德阳镇数里外有一座山,叫清风山,不高,却是周围十几里内最高的山,站在山顶,左边可以看到德阳镇全貌,右边可以看到壮阔的碧波河。

    原本这里只是一片荒山,可这一天山上来了很多人。

    整个山头都被一片素白遮蔽,那不是雪,而是白绫,白纸钱。

    压抑的气氛下,无数低沉的哭泣让人心酸。

    上百座新坟伫立,每一座坟丘都代表着一个生命的逝去,若是老死之人,或许活着的人不会太悲伤,可坟冢内,很多人正是大好年华离开了尘世。

    数天过去,德阳镇蓝家牛家为死去的亲人超度,今天是下葬的日子。

    蓝霜跪在坟前,双目通红,他已经流不出眼泪,身躯轻微颤抖,心头恨,恨血莲教妖人,他原本有一个美好的家,可现在,母亲,弟弟都已经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躺在坟冢内。

    这一切,都是拜血莲教所赐!

    “娘,弟弟,你们在这里看着,接下来,我将用我手中的剑,宰掉一个又一个血莲教妖人为你们报仇,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若是在我有生之年能杀光血莲教之人,我再回来看你们,不灭贼寇,誓不回还!”

    刻骨铭心的痛和仇恨,化作蓝霜一句誓死不归的誓言。

    拜,再拜,蓝霜不停的磕头,脑袋在地上砰砰作响,他知道,这一去,或许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

    最终,他起身,抓起身边一柄利剑,深深的看了一片坟丘一眼,毅然转身下山。

    不远处的牛家坟地也是一样,牛健他们拜别安葬的亲人,带上武器离开。

    清风山下的人更多,数万人汇聚。

    在数万人中心,有一万人最为醒目,他们身穿甲衣,刀剑加身,身边有马匹嘶鸣,一个个站在那里,看着山头。

    这一万来人,是德阳镇组建准备奔赴县城的武装力量,兵甲并非制式,显得有些凌乱,有的甚至显得陈旧,却保养良好。

    站在那里,有人期待,有人激动,有人忐忑,有人不安,有人恐惧。

    这一去,生死难料,不知道有几个人还能回到家乡。

    天下大乱乾坤劫,仗剑杀敌血流干,遇敌须得三分狠,一去安能把家还!

    原本躁动的人群,在蓝家牛家仅剩的成员穿着孝衣从山上下来之后渐渐安静了下来。

    站在人前,蓝霜一脸平静,深吸口气,埋藏内心的悲伤大声道:“诸位,生命之于美好,便是春花秋月,可是,天下大乱波及苍生,我蓝家的遭遇诸位有目共睹,若不平定这场乱世,你们身后的家人亦难逃这血染的乾坤,我们每一个人的力量都有限,但我们合在一起,就是一股让人颤抖的力量,我会和你们一起,用手中的利剑,捍卫身后的家人,不为建功立业,不为高官厚禄,只为守候身后那一片净土,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受到蓝霜这番话的影响,在场的人目光渐渐坚定了下来。

    但他们并非训练有素的军人,无法一起大声回应将气氛推向顶峰。

    杂乱的气氛中,德阳镇新任镇守唐旭带人出现,他身后跟来的人很多,每个人手持一个托盘,托盘中装着烈酒,迅速分发到每一个出征的人手中。

    他站在前方,举杯大声道:“诸位,我能做的不多,唯有薄酒一杯为你们践行,愿你们平安归来!”

    说完,唐旭将酒一饮而尽,酒杯落地粉碎,他再度大声道:“诸位保重!”

    气氛有点尴尬,下面的人并非训练有素,喝下了酒,有人沉默,有人苦笑,有人茫然。

    唐旭不以为意,也没期望这帮临时组建起来的人有多大的凝聚力,看向蓝清风他们点头说:“蓝叔叔,牛叔叔,诸位,保重了”

    “镇守大人,能在这出征之际来送别,感激不尽,请回吧,接下来我们要出发了”蓝清风适当表示感谢说道。

    “也好,我就不打扰了,蓝叔叔,记得带上名册和征召令,到了县城自然有人会安排你们”最后告诫一番,唐旭带人离开。

    “出发!”站在人前,蓝清风手一挥朗声道。

    下一刻,万人齐动,往县城方向而去,周围,无数出征之人的亲人含泪告别。

    一身孝服的蓝欣一送再送,她不知道,这一别是否还能看到亲人归来。

    当人群快要离开德阳镇的时候,蓝家牛家的人放缓脚步,最后,蓝清风牛栏山他们径直走向路边的一个凉亭。

    凉亭中,白杨负手而立,单独一个人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

    因为事先支会过,示意蓝清风他们直接过来。

    这次出征,蓝家牛家家主亲自带队,是以蓝清风牛栏山牛家蓝霜他们全都要去,若是死在战场上的话,这两家恐怕不久后就要成为德阳镇的历史。

    “蓝伯伯,牛伯伯”看到他们过来,白杨神色复杂的点头道。

    蓝清风看上去苍老了太多,此时看着白杨豁达笑道:“白少,这一别恐怕再没有归来之日,以后,蓝家牛家就需要白少多多照顾了”

    “我会的”白杨点头,心情复杂,你们都走了,若是无法归来,给你们把家照顾好又有什么意义?

    “少爷,如果还能活着回来,我们继续履行当初的誓言”牛健上前一步说。

    “你们一定能平安归来的,到时候估计一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了,届时别忘了我才好”白杨点头道。

    “大将军啊,我没干过,不知道行不行”牛健挠头道。

    笑了笑,白杨看向蓝霜说:“蓝兄,兵法我不懂,那些兵书想来你都已经记熟,功名利禄马上取,接下来就要看你的运用了”

    “我明白,兵法之道,博大精深,单单鼓舞士气就有很多说法,之前我试着尝试了一下,目前看来是失败的”蓝霜苦笑道。

    “没关系,慢慢来,毕竟之前你没有接触过兵法”白杨鼓励道。

    然后,他手一挥,边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箱子。

    蓝清风他们瞪眼,对于白杨这变戏法般的手段内心震惊不已。

    “蓝伯伯牛伯伯蓝兄,我能做的不多,一百套禁武堂送来的宝甲,十三万行军丹,一品坚甲符三万张,一品止血符两万张,一品疾行符三万张,一品利刃符一万八千张,二品金坚符一万张,二品生肌符一万两千张,目前我能做的就这些,如果用完,让人回来,我再给你们准备”

    “蓝兄,兵法之道,在于活学活用,希望你能用这些东西拉拢人心,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最终攀登高位,灭尽敌寇”

    白杨指着边上的一大堆箱子说道。

    震惊,当白杨说出他提供的东西后,在场的人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有了这些东西,哪怕一帮乌合之众都能立马战力十倍增加!

    “白少,这,太贵重了”蓝清风惊骇道。

    白杨摇头说:“目前我能做的就这些了,后续有好东西我再给你们送去,战场厮杀我不行,天下还是要你们来守护,什么都别说,活下去才有希望”

    张了张嘴,蓝清风沉声道:“多谢白少了,大恩大德铭记于心!”

    这些东西是这几天白杨加班加点搞出来的全部存货,一股脑拿出来,只为了增加蓝霜他们的实力。

    没有提供科技武器,毕竟那些拿出来影响太大了,而且数量无法保证。

    不过提供的已经足够了,只要他们度过了最初战场的适应期,蓝霜的兵法运用娴熟,未来很难说陈王朝不升起一颗冉冉的将星。

    “他们都走远了,带上东西出发吧,我等着你们大捷的消息,就送到这里了”白杨看了一眼远处说道。

    离愁别绪什么的最揪心了。

    蓝清风他们挥手让人过来将东西收好严加看管,最终面对白杨一拱手说:“白少,告辞了,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保重”白杨点头,看着他们策马离去。

    最终,凉亭中就只剩下白杨和一身孝服的蓝欣了。

    谁都没有说话,看着蓝霜他们远去。

    当他们走远后,一个娇小的身影来到了凉亭。

    “?;ɑ?,你……?”看到来人,白杨诧异。

    来的是?;ɑ?,此时她不再是一身红衣,反而穿上了一件贴身漆黑铠甲,腰挂长剑,尽管萌萌的面孔此时也显得英气勃勃。

    “白大哥,我也要去参战了”?;ɑǹ醋虐籽钜Я艘ё齑剿?。

    白杨皱眉问:“你走了,牛家的产业怎么办?”

    “白大哥帮我打理好不好?”?;ɑㄐΦ?。

    张了张嘴,白杨叹息一声问:“决定好了?”

    “嗯,娘亲和哥哥们的死,让我知道了不能再无忧无虑,我也要学着长大”?;ɑㄆ嗳灰恍λ档?。

    白杨默然,人生,唯有经历过才会成长。

    深吸口气,?;ɑǹ醋虐籽羁嗌溃骸鞍状蟾?,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心里有你,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欢,如果,如果未来有一天,我以一个女儿身掌握千军万马,不再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那时候,白大哥你会不会多看我一眼?”

    摇摇头,?;ɑㄔ诎籽钜凳裁吹氖焙蛐Φ溃骸鞍状蟾?,什么都别说,我知道我是在痴心妄想,我走了,如果我能在这场浩劫中活着回来,我希望到时候能像小猫姐姐一样站在你身后,为你分忧解难……”

    说完,?;ɑú桓籽钏祷暗幕?,快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