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箓分很多种,有辅助类专门提升人体的各项能力,有攻击类能化作不同类型的攻击手段,有治疗类专门对付各种病症伤势,还有封印类,针对性的封印某些存在……

    如此种种,符箓千变万化种类繁多,又根据种类效果品阶延伸出无数单独的符箓品种,哪怕一个从事画符千年的专业符师也不可能掌握所有的符箓刻画方式!

    吸收了传承玉佩中的符箓基本知识,白杨了解到,符箓一到九品,辅助类常见的就有三千八百多重,攻击类更多,有一万四千多重,治疗类相对少一点,但也有三千二百多种,封印类最少,却也有一千多种……

    根据不同种类,品阶越高数量就越少,到了九品层次,每一种都只有两位数甚至不到的数量了,当然,到了那个地步,效果逆天。

    这些还只是常见的而已,一些不常见的,诸如某个人自己创造出来的,某些宗门独有的,已经被淘汰在历史的鬼知道还有多少。

    回忆关于符箓的基础介绍,白杨一阵头大,虽然这只是阵法的一个分支,可专研下去的话穷极无尽年月都不可能有一个尽头。

    “想那么多干嘛,现在先用一种符箓试试手再说,看看我能不能画出来,万一我是画符天才呢,对于这种副职业我是新手小白,就最简单的好了”

    揉了揉眉心,他决定不想了。

    之前他接收的信息只是最基本的介绍而已,不涉及专业的画符。

    接着他意识再度沉寂到传承玉佩中去挑选真正的符箓刻画秘籍,传承空间中关于阵法符箓的介绍化作无数的书籍堆积成一座座大山,是名副其实的书山。

    接收过几次传承的白杨知道,空间中书籍光芒最为暗淡的表示越低级越基础,照着这个标准找没跑了。

    书籍太多,哪怕是不刻意去寻找,他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几十本最为基础符箓刻画秘籍。

    “疾行符,坚甲符,清风符,引水符,燃火符……根据之前的《符箓初解》介绍,这十多种符箓是一品符箓中最简单也是最入门的符箓刻画秘籍,烂大街那种,最适合入门级学徒学习”

    意识看着这些秘籍白杨心头嘀咕,一时拿不定注意先学习哪一种。

    疾行符贴在身上能让人的速度提高一倍,坚甲符能让人皮肤如坚甲可低于普通刀剑,清风符可以吹起一阵凉风,引水符能在干燥的地方弄出一个水球,燃火符相当于打火机……

    总之每一种符箓的效果都是不一样的。

    “既然是实验,就随机选一种好了,坚甲符,就你了”随意选了坚甲符作为实验对象,白杨意识触碰书籍,顿时有关于坚甲符的种种都烙印在了他的脑海。

    符箓并非拿着一支笔鬼画符一样画一些线条就叫符箓,涉及的知识很专业,根据不同用途和品阶的符箓,需要用到不同的材料,当然,有些材料是相通的。

    看过《符箓初解》白杨就知道,一品符箓所需要的载体,也就是符纸,其实绝大多数都是通用的,不过这种符纸可不是普通的纸张,而是由数十种材料经过特殊加工工艺制造出来的,这个世界就有人专门干这个,所以很好买到,在这个地下空间这种符纸堆了一大堆,是白杨花大价钱让王二吉在县城买的。

    有专门制造符纸的当然就有人专门从事刻画符箓‘墨水’的商家,材料并不值钱,值钱的是成品符箓,因为没几个人会。

    剑云的神道传承中关于符箓的传承很完整,六品以下大多数符箓秘籍都有,甚至还包含了每一种品阶大多数符纸的制作工艺流程和刻画符箓所需‘墨水’的配方。

    “以后符纸和‘墨水’都需要自己生产,一直去买的话量大得不偿失,当然,现在还早,还是先实现量产再说吧”

    符纸是现成的,而且都已经剪裁好了,一尺来长巴掌宽的大众标准尺寸,‘墨水’也是配置好了的,接下来直接画就好了。

    画符要用到笔墨纸砚,而且这些工具都是专业的,和普通书写的笔墨纸砚都不一样,比如符笔,笔尖是特殊的动物毛发经过秘法处理的,笔杆也是特殊材料……

    这些专业知识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白杨也只是了解一下而已,有钱,直接买就是!

    “坚甲符只是最基本的符箓而已,必须三十个呼吸差不多一分钟内在收尾笔墨干枯之前一笔成型,笔画之间的线条回转不能出一丝差错,错一丝就废了”

    桌子边,白杨什么都准备好了,脑海中再次回忆坚甲符的画法,很简单也很困难。

    简单是这种符箓一笔成型,有的线条需要重叠,有的地方需要拐弯,总之扭来扭去百十个弯就差不多了,然而困难的是这玩意不能出一点差错,手稍微抖了一下或者某个地方线条粗一点就废了。

    “光想没用,开始吧,当初高中千军万马我都杀过去了还怕你一个画符!”

    在桌子上铺好一张明黄色表面带着‘磨砂’的符纸,用镇纸压好,他手持一支通体洁白的符笔就开始了。

    坚甲符的墨水已经准备好,是一种黑褐色看似粘稠但却很‘清澈’的液体,有淡淡的土腥味,根据坚甲符的介绍说,这种墨水由数十种材料调制而来,其中涉及一些动物的血液以及植物汁液还有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

    总之,此时在白杨看来,地球那边一些算命的拿着一支毛笔沾上朱砂画符纯粹是在骗鬼,看到没,这才叫专业。

    将洁白的笔尖渗入墨汁中,肉眼可见,原本通体洁白的符笔从笔尖开始吸收墨汁,从下到上,不一会儿整个符笔都变成了和墨汁一样的颜色。

    有点神奇,这符笔整个就跟海面一样。

    “也是,画符的时候需要一笔成型,弯弯曲曲的线条延伸开来怕不下百米,中途断墨就尴尬了”

    心头想明白了,白杨提笔,轻轻的落在了符纸上。

    吧唧……

    “我去,这就费一张符纸了?”白杨当场傻眼。

    落笔的时候快了一点点,符纸上出现了黑乎乎的一坨墨汁,接下来没法搞了……

    不信邪了,他意念控制另外一张符纸飞来,继续。

    第二次,他落笔更轻更慢,然而手腕一抖,一笔还没有画出五厘米,其中一个地方线条粗了一倍,又费一次……

    再来,第三次,他画着画着没墨了……

    第四次,超时了还没有完成一半……

    严格的说起来,白杨并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连续几次失败后,他不得不感叹自己压根就没有成为符师的天赋,单单是心平气和这点就做不到。

    将符笔一丢,他感叹道:“正常的画符不适合我,估计研究几个月能画出一张完整的符,但有那么多时间我做点其他什么不好?果然还是要开挂啊”

    放弃了手动亲自画一张符的打算,白杨心念一动,丢一边的符笔飞起,一张符纸平铺,符笔沾染墨汁,落笔开始画符。

    念力控制符笔画符,白杨能细致入微的观察到任何一丝变化,比用手可要方便多了。

    沾染墨汁的符笔在符纸上游走,复杂的线条纹路快速成型,一分钟后,符笔离开符纸,最后一笔和落笔之处相连形成一个完整的回路,在符纸上就出现了一个完全用线条勾勒好似一副铠甲的图案!

    图案很抽象,但却是那么个意思。

    当最后一笔刻画完成之后,完全由特殊墨汁勾画的图案好似有微弱的土黄色光芒亮起,然后很神奇的,那刚刚才画上去的墨汁飞速往符纸中渗透,一下子就干枯了,甚至肉眼看都不像是画上去的,仿佛那些线条就是长在符纸上的天然纹理!

    “当真神奇,当特殊材料制造出来的符纸上用特质墨汁根据顺序勾画出图案后居然有这样的效果,这到底是化学反应还是物理反应?”

    这些东西白杨一时想不明白,但他却知道,这张符纸却是画好了。

    果然还是得开挂啊……

    拿起符纸轻轻抖了一下,白杨很满意,这玩意算得上是他亲手画的第一张符纸,虽然是开挂画出来的。

    “当深入了解后,才知道使用符箓一共有三种最基本的方式,第一种是口诀,口诀的话应该是特殊音节震动空气从而形成特殊波动激活了符文,第二种是武者体内特殊的能量,血气真气真元什么的,形成特定的波动激活符纸,第三种就是神道修士的神魂之力,也可以说是精神波动,三种方法都可以激活符文展现出它应有的效果来,啧,声控密码物理密码和电子密码?”

    回忆符文的使用方法,白杨心中相当古怪。

    “虽然很有纪念意义,但我还是得实验一下你的效果”

    心头自语,白杨嘴里在短短三秒钟内吐出二十多个古怪的音节,这些音节单独拆开来的话是陈王朝的一个个文字,但组合起来就让人听不懂了,就好像用汉语说‘红鲤鱼与绿鲤鱼’飞速说一百次一样,让人舌头打转。

    当白杨说出声控密码……哦不,口诀之后,符纸一颤,闪电般爆成一团土黄色光芒落到他身上,当光芒消失,白杨身体表面有轻微的土黄色光芒流转,很暗淡,不注意看根本就看不到。

    用事先准备好的一把普通水果刀在身上划了一下,根本无法划出伤口,好似身上穿了一件坚甲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