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涩一笑,蓝霜低头陷入沉默之中。

    多杀血莲教妖人,谈何容易,不说血莲教那庞大的势力,单单是蓝霜自身只有武者境界的修为又能做什么?

    说白了,哪怕是血莲教的人站着让蓝霜杀,杀到他累死又能杀多少?

    读懂了蓝霜心中的无奈,白杨思索片刻,眼睛一眯说:“一个人不管修为再高,但力量总是有限度的,眼下有一个机会……”

    蓝霜心头一动,不明所以的抬头。

    白杨正要继续说下去,灵堂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转身看去,却是一个白衣青年快步走来,他看上去也就一二十岁的样子,有点小胖,却不难看,姿态从容。

    在这个微胖青年身边还跟着几个黑衣护卫,警惕打量周围。

    这个人的到来,下人并未报上名讳,显然不是蓝家相熟的人。

    “有客到”不知道怎么称呼,下人只能如此提醒。

    对方应该有点来头,蓝清风起身走过去疑惑问:“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我蓝家遭逢大难,如若有其他事情的话,请改天再来”

    对方很客气的拱手道:“在下唐旭,奉县尊大人之命前来暂代德阳镇镇守一职”

    蓝清风微微皱眉,苦笑一声道:“原来是镇守大人,失敬,只是,我蓝家如今……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这个新来的镇守不去管理德阳镇的烂摊子跑这儿来干嘛?

    “千万别这样说,冒昧打扰倒是我的不是了,蓝叔乃德阳镇中流砥柱,接下来需要仰仗的地方还很多,蓝家遭遇,虽然我初来乍到,却有所耳闻,深表同情,蓝叔,节哀顺变”唐旭一脸理解的说道。

    这就是新镇守了?县尊大人动作够快的。

    白杨在边上看着没有说话,他能看出,这个唐旭并非练武之人,体质和自己一样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讲拳头的话在这个世界几乎是战五渣。

    暗中用念力观察了一下对方,他也并非血莲教的人假扮,如此白杨就放心了。

    就怕宰了一帮血莲教的人又来一帮没完没了。

    唐旭和蓝清风寒暄两句,接过下人递上的三炷香,他也规规矩矩的上香,然后径直走向白杨。

    眉毛一挑,白杨不说话。

    冲着我来的?

    这家伙刚来到德阳镇就急急忙忙的跑来这里,要说是来专门吊销的鬼都不信,而且现在的蓝家情况摆在这里,他也不可能找蓝家商量事情……

    “想来这位就是白少吧?”唐旭来到白杨两米远拱手道。

    “我是白杨”白杨点头,一副你有话直说的样子。

    左右看了一眼,唐旭低声道:“白少,可否借一步说话?”

    “好”白杨回答,看了其他人一眼示意稍安勿躁,迈步走出灵堂来到外面的院子一个角落,左右没人了,白杨这才转身问跟来的唐旭:“镇守大人,不知找我何事?”

    “白少千万别这样,叫我唐旭,小唐或者唐老弟都可以,在白少面前我可不敢自称什么镇守大人”唐旭苦笑一声。

    能来德阳镇暂代镇守一职,这家伙精明得很,当然知道白杨的一些事迹,哪儿敢冲大拿,规矩得很。

    “好吧,那我叫你唐兄好了,唐兄找我何事?”白杨无奈问。

    没在这个事情上纠结,唐旭左右看了一眼,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白杨说“白少,这里有一封县尊大人的亲笔信,你看了就知道了”

    心头疑惑,白杨接过信件,当着唐旭的面打开快速浏览。

    信中大概的意思是说,这个唐旭是县尊大人的一个侄子,来到德阳镇暂代镇守一职,希望白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照顾一番云云。

    翻来覆去的看了两遍,白杨无语,接着看向唐旭笑道:“我明白县尊大人的意思了,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有什么帮忙的尽管说”

    什么叫力所能及?说白了就是看心情……

    唐旭显然知道这只是白杨的客套话,也不点破,沉吟片刻说:“白少,眼下我刚来德阳镇,有件事情迫切需要处理,但现在的情况,却需要白少帮忙了”

    心念急转,白杨秒懂,问:“是关于德阳镇组建一支万人武装人员的事情?”

    “不错,如今天下大乱,这条命令是从王都颁布下来的,各地都需要组建人手以应对当下局面,我了解了一下,如今德阳镇蓝家和牛家是最大的家族,如果没有他们带头的话,这条命令很难开展,只是,如今蓝家和牛家这样,我也不好把这条命令传递下来,所以……”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现在的局面你也看到了,让我怎么去说?”白杨无语道。

    “鉴于蓝家牛家的情况,五天时间,我可以把时间放宽到五天,五天之后,无论如何也要看到他们的行动”唐旭委婉道。

    这估计也是看白杨的面子了,如若不然的话,他完全可以用王朝大义来直接命令蓝家牛家行动起来。

    “好吧,我会给他们说的”沉吟片刻,白杨点头道,这个避免不了。

    唐旭松了口气,显然知道白杨的分量,如果白杨从中作梗的话,那就没法搞了,于是他一脸感激道:“那就多谢白少了”

    心头一动,白杨问唐旭:“唐兄,可否告知,当万人队伍组建起来,他们是奔赴其他地方还是负责留守德阳镇?这些人最后又会听谁的命令?”

    “这……既然白少问起,那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当这些人组建好之后,将会第一时间奔赴县城听候差遣,最后具体谁指挥我也不知道,总归来说,他们的去处无外乎三个方向”

    “第一,奔赴各处镇压犯上作乱的血莲教妖人,第二,与叛军作战,第三,负责镇压那些乘机搞事的山贼流寇,第三个去处可能性最大,毕竟他们并未经过训练,无法和叛军以及组织严密的血莲教战斗”

    唐旭直言不讳的说道。

    白杨点头,懂了,到时候具体的去向恐怕还得具体安排。

    接着唐旭补充了一句说:“其实,我从县城出发的时候,青木县周围几十个镇,大部分都已经组建好人手奔赴县城了,如今县城数十万敢战之师汇聚,白兄是没有看到那种画面,刀山剑林,宛如一片洪流,震撼心灵”

    “呵,只是,最后又有多少人能活着回到自己的家乡?”白衣苦笑一声。

    天下大乱,苦的是底层人士……

    他如何想不明白,其实民间组建的这些武装人员,性质其实就是炮灰!

    要这些乌合之众去平定天下?

    别逗了。

    同时,白杨心中也很震动,一个镇要组建一支万人武装人员,而一个县辖下有数十个镇,加上县城本身,那就是数十万大军了,姑且说是五十万吧,一个郡城下面就是数十个县,会聚集起多少人手?

    几百万!

    那么一个州府呢?几千万!

    整个王朝?

    ……!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是全民皆兵了吧?

    也只有这个人人尚武的玄幻世界才能有这样的局面了,一个个因为练武,不畏死亡,聚集起来就是一支大军!

    当然,还是那句话,这种聚集起来的‘军队’其实只是乌合之众,没法和正规军比。

    “白少,蓝家和牛家你就帮忙说一下,其他方面我亲自去,那么我就先告辞了”最后唐旭看着白杨说道。

    “嗯,正事要紧”白杨点头。

    看着唐旭离去的背影,白杨的身躯忍不住抖了一下。

    这个陈王朝,无边疆域,恐怕接下来真的要成为尸山血海了,当数十万数百万甚至数千万人汇聚成洪流在一起厮杀,那是一副何等震撼人心的画面?

    在那种可怕的对抗中,什么武士武师甚至宗师大宗师恐怕都要被碾压成渣!

    “白少,没事吧?”

    唐旭走后,蓝清风蓝霜他们过来看着陷入沉思的白杨担忧问,还以为白杨出了什么事情。

    “没事”白杨摇摇头道。

    “那白少为何愁眉不展?”蓝清风问。

    看着蓝清风,白杨想了想说:“蓝叔叔,王朝征兵令依旧是要执行的”

    “这我早有预料,王朝命令无法违抗,只是,眼下我蓝家……”蓝清风苦笑。

    “五天,唐旭说可以给五天时间,五天后,无论如何都要见到人”白杨实话实说。

    松了口气,蓝清风说:“有五天时间就好,尽管匆忙,但让我妻儿下葬却是足够了”

    “嗯”白杨点头,然后看向蓝霜,目光闪烁道:“蓝兄,要杀血莲教妖人,眼下就有一个机会!”

    蓝霜不笨,目光闪烁仇恨的火焰眯眼道:“少爷的意思是……?”

    “没错,乘着这个全民皆兵的时刻,是最容易闯出一番成就的时候,一旦在后续的征战中表现突出,掌握大权也不是不可能的,一旦手中大权在握,蓝兄,还怕杀不了血莲教妖人吗?”白杨眯眼道。

    “可是,我本领低微……”蓝霜随即苦笑一声说。

    “位高者,掌握大局才是关键,一个人实力再强又能砍多少人?军伍中最容易掌握权力,尤其是在当下的乱世,只要蓝兄展现出应有的军事才能,掌握大权指日可待!”白杨给他打气道。

    “但我并不懂军事啊”蓝霜再度苦笑。

    白杨一笑眯眼说:“不懂就学,而且,这不还有我么”

    “你?难道白少爷要加入军队?”蓝霜愕然。

    汗了一个,白杨摇摇头,咧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不懂军事,我可以教你啊,我这里有孙子兵法一册估计足够你崭露头角了,再不行的话还有孙武兵法,更有三十六计……嘿嘿,搞不好未来陈王朝的兵马大元帅你都有希望坐一坐!前提是在接下来的行军打仗中别死了……”

    (这也是搬运工的本职工作,嗯,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