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吧,杀了我们,反正有数千人陪葬,死后也不算孤单”无比凄惨的血娘子狞笑,她浑身是窟窿,仿佛感觉不到疼痛,笑声让人发寒。

    牛家蓝家几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浑身颤抖不知所措。

    敌人就在眼前,挥手可灭,可是,杀了他们却要牵连数千无辜之人,他们并非血莲教那帮心狠手辣的家伙,断然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然而不杀这些不共戴天的仇人,又如何对得起死去的亲人?拿不定主意,一个个看向白杨。

    搞得我是万能的一样,白杨无语。

    听了林冰儿的介绍,他眉毛一跳自语道:“寄生虫?”

    嗯?

    对于白杨嘴里蹦出来的这个词语周围的人没听懂。

    摇摇头,白杨也不理会地上不停狞笑的血娘子,迈步走向了蜚袁。

    “你是白少?”看到白杨走过来,蜚袁表情不自然说。

    白杨哑然,笑问:“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白少的大名我有所耳闻,只是一直不曾当面见过而已”蜚袁点头说,然后尴尬道:“白少,你也别怪我们与血莲教的人助纣为虐,实在是我们被嗜心丸控制,不得不听他们的命令……”

    白杨挥手打断对方说:“我懂,这帮妖人手段歹毒,无所不用其极,你们也是无奈”

    在说话的时候,白杨看着蜚袁上下打量。

    不知道为什么,被白杨看着,蜚袁只觉浑身发毛,他体型都快赶上白杨两个了,面对此时白杨的目光,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这白少的目光,看得让人心脏砰砰直跳啊……

    鬼知道这条壮汉在想什么,白杨念力延伸出去,穿透他的皮肤,深入心脏观看,这一看还真看到在蜚袁的心脏中有一条虫子。

    好恶心,这是看到那条虫子后白杨心中的第一反应。

    在蜚袁的心脏心房中盘踞着一条黑漆漆的虫子,只有婴儿小指头那么大点,肥嘟嘟胖乎乎,浑身光滑,脑袋上长着锋利的口器,想来这就是所谓的嗜心虫了。

    “唔……”当白杨用念力观察那条嗜心虫的时候,蜚袁脸色一白捂着胸口一脸难受。

    白杨真切的看到,当自己念力看到那条嗜心虫的时候,它身躯扭动了一下,是导致蜚袁痛苦的主要原因。

    “白少……你……”蜚袁痛苦的看着白杨,以为是白杨在针对他做了什么手脚。

    白杨皱眉挥手没有说什么,陷入沉思。

    这嗜心虫果然歹毒,体内有数之不尽虫卵,稍微惊动就会让人痛苦不堪,或许是蜚袁体内还有压制这种虫子药物的原因,意念接触对方只是扭动了一下并未产下虫卵。

    要摆脱这种虫子的威胁,白杨一下子就想到了两种办法,第一是药物驱除,这个恐怕要血莲教的专用驱虫药,然而真正的解药显然对方是不会拿出来,地球那边的蛔虫药之类的吃了恐怕适得其反,第二种办法就是开刀取出,不过更危险,先不说在心脏上开一道口子人还能不能活这种科学问题,单单是惊动了嗜心虫估计就没好下场。

    “那么只有我亲自来了”白杨眉头舒展说。

    “嗯?白少什么意思?”蜚袁没听懂,下意识问。

    白杨看着他笑道:“你不要反抗,我帮你取出嗜心虫接触威胁”

    “什么?”蜚袁惊呼,有点不敢相信,同时也有点惊喜,若是能取出嗜心虫的话当然再好不过了。

    然而真的可以吗?

    “张嘴,而且,不要运转血气阻止体内的异样”白杨说道。

    蜚袁不明所以,下意识张嘴。

    白杨的念力如今能够控制数十公斤物品,一个小小嗜心虫当然不在话下,直接将其控制并未杀死。

    接着,白杨控制嗜心虫顺着蜚袁心脏上的血管离开心房,然后七拐八拐进入肺部,顺着气管出现在蜚袁喉咙。

    “咳咳……”

    蜚袁喉咙收缩,咳嗽几声,吧唧一声,一口浓痰咳出掉在地上,痰中一条恶心的黑漆漆小虫子不停扭动。

    “这是嗜心虫?我感觉好多了”蜚袁瞪眼,有惊讶又惊喜的说,然后一脚将其踩死。

    噶……那边前一刻还不停狞笑的血娘子声音戛然而止。

    “如何?”白杨转身看着她笑道。

    血娘子一脸见鬼的表情尖叫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安然取出嗜心虫,这不可能……”

    不再搭理这疯婆娘,白杨看向牛栏山他们说:“牛伯伯蓝伯伯,仇人就在眼前,送他们上路吧,那些被嗜心丸控制的人交给我处理”

    “多谢!”蓝清风如释重负的看着白杨点头道。

    如此一来,大仇可报,又不会牵连无辜。

    “你们,全都不得好死……”血娘子最后疯狂尖叫。

    牛栏山浑身噼里啪啦作响,运转家传铁牛劲,沙包大的拳头咣咣砸在血娘子脑袋上怒吼道:“贱人给我死,还我妻儿命来!”

    砰砰砰,牛栏山一拳一拳的砸下,饶是血娘子的脑袋坚硬,最后愣是被砸成了烂西瓜。

    边上的蓝清风他们也开始动手,没有心慈手软,一剑一个,将血莲教的人全部砍了!

    白杨也没有闲着,有了之前成功的经验,那些被嗜心虫盘踞在心房还没醒来的人就好办了,念力控制嗜心虫,在他们昏迷中将其取出,后面的过程取出之前就把虫子弄死了,之前让蜚袁体内的嗜心虫活着出来只是想刺激一下血娘子而已。

    取虫子这个对于白杨来说没有太大难度,唯一麻烦的是被嗜心虫控制的人分散各处,不得已他用念力刺激那些昏迷的人醒来,让他们去将其他人抗过来。

    有蜚袁在边上事情很顺利。

    如此忙活了近两个小时,再三确认后,德阳镇中所有被嗜心丸控制的人解除威胁。

    最后,白杨看着蜚袁说:“蜚袁大哥,这些血莲教妖人的尸首你收好,或许不久后县城方面就会派来官员接管这里,你们也算是有个交代,在这段时间,麻烦你联合其他捕快兄弟管理好德阳镇的治安”

    “多谢白少,你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我代表数千兄弟对你说声谢谢,另外,我们会管理好这里治安直到官员到来,然后,白少的功劳我们也会如实上报的”蜚袁点头一脸感激不尽的表情说。

    “不要让这里再度陷入混乱就好了,其他的我不在意的”白杨挥挥手说,转身走向早已经等在一边的蓝清风他们。

    “白少,多谢了”

    看到白杨过来,仅剩的蓝家牛家父子当即冲着白杨跪倒下去。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白杨大汗,手忙脚乱的把他们拉起来。

    牛家蓝家家人惨死,没有人明白心中那种痛苦,白杨帮他们报仇,那种感激之情无法用言语形容。

    “白少,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估计我蓝家也没有什么你看得上的东西,小女还尚可入眼,就交给你了,无论是当做婢女丫鬟还是收入房中悉听尊便”蓝清风起来后拉过边上的蓝欣往白杨身边一推说道。

    “我家花花也交给白少了”牛栏山把?;ɑㄍ籽钌肀咭煌扑档?,完了加没头没脑的加一句:“一样”

    “爹,哪儿有你这样的”蓝欣无语道极致跺脚道。

    “额……”?;ɑǖ屯?,脸红红的不敢看白杨。

    白杨瀑布汗,这都什么跟什么,无语道:“使不得使不得,大家都是朋友,千万不能这样,对了,你们死去的家人尸骨还没有安葬,先超度亡魂再说”

    不得已,白杨只能转移话题了。

    他决定,接下来一头钻进地下‘实验室’,不是发生大事儿绝对不出来,天底下哪儿有将闺女硬塞给别人的道理……

    牛家蓝家被残杀的家人尸体被随意抛在荒郊野外,还是蜚袁带人帮忙找到的。

    看到家人惨死的尸骨,蓝家牛家的人恨欲狂。

    “血莲教妖人,我蓝霜发誓,有生之年见一个宰一个”蓝霜跪倒在家人尸体边上仰天怒吼。

    “我牛健发誓,在我生命最后一刻之前,见一个血莲教妖人杀一个”牛健浑身颤抖咬牙切齿道。

    面对这样的画面,白杨只能出言安慰,逝者已逝,其实说再多都没有意义。

    蓝家和牛家尽管之前被血莲教一锅端,但下人还没有死绝,看到主子回来后从各个隐藏地点出来。

    不久后,德阳镇蓝家牛家之中,白绫高挂,沉寂在悲伤的气氛中。

    作为好友,白杨无论如何也要亲自前去哀悼的,先去了蓝家。

    面对灵堂中停着的妻儿尸首,蓝清风苍老了几十岁,麻木的接待前来哀悼的人。

    “娘,哥,你们安心上路吧,仇人已经被我们手刃,愿你们在地下安息”蓝欣跪在灵堂,已经是泣不成声。

    白杨站在蓝欣身后,看着一身孝衣勾勒出优美身姿背影的蓝欣,脑海中鬼使神差的蹦出一句话:想要俏一身孝……

    额,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心虚的摇摇头,抛开杂念,白杨接过下人递上来的三炷香,拜了拜插进香炉后,蹲在蓝欣蓝霜他们身边说:“节哀顺变,死者不能复生,大仇已报,他们泉下有知一定会安息的”

    “可是,死的只是德阳镇的血莲教妖人而已,在陈王朝境内,还有无数血莲教妖人在作乱,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相同的悲剧在上演”蓝霜拳头紧握咬牙切齿道,指甲已经刺破掌心都没有发觉。

    “那就多杀血莲教妖人就是”白杨拍了拍他的肩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