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武徒,纵然穿上铠甲也想阻我?”血娘子心头愤恨,双目寒光闪烁。

    作为武士境界的她来说,城墙上那些穿着铠甲拿着奇怪兵器的山民不过只是蝼蚁,挥手可以灭掉一片。

    此时她在镇中房顶上飞驰,脚尖一点就是百十米距离,快到极致,那帮山民妄图阻她,她要让对方知道什么叫残忍!

    然而接下来她就深刻的认识到了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舀。

    城墙上,柱子带人守着这边,注视着前方的镇子,忠实的执行白杨的命令,不放过任何人出去。

    无聊啊,都没有发挥的机会。

    然而血娘子冲过来,这让这帮不安分的家伙眼睛一亮。

    早就听虎子跟着白杨到迷河林中是如何灭掉无数武道高手大杀四方了,虎子也老是在他们面前吹嘘,让一个个羡慕不已。

    这会儿血娘子冲过来,他们终于可以体验吊打所谓的高手的乐趣了,激动哇,就是一个太少了点。

    管他呢,总比没有好。

    “兄弟们干活了,开火,但别弄死了啊”柱子咋咋呼呼的嚷嚷。

    “队长你就看好吧,死不了,最多弄残”边上一个山民回应,比柱子还激动。

    虎子老大不是吹嘘跟着少爷在迷河林中如何如何牛叉吗?咱这会儿也能搞一把。

    作为感官敏锐的武士境界强者,虎子等人的话语血娘子当然听到了,脸色变得阴沉如水,这些该死的贱民,居然把我当猎物了。

    老娘不敢去和白杨刚正面,还怕你们这些垃圾?

    她浑身真气吞吐,犹如幻影,速度越发快了,奔向城墙,要宰掉那些大言不惭的贱民!

    距离城墙还有三百米,对她来说也就几步的距离,可这三百米对接下来的她来说,却是一道跨不过去的天堑!

    城墙上,遵循柱子不弄死的原则,只有十个山民冲着血娘子举起了枪械。

    十支巴特雷遥遥对着飞驰而来的她!

    砰砰砰……

    连番巨响传来,枪口喷射火焰,子弹呼啸横空而出,比声音还快!

    当血娘子被巴特雷指着的时候,脸色狂变,她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尤其是被枪支指着的地方,皮膜好似针扎一样刺痛。

    那是武者强大的直觉感觉到了危险反馈到身躯上的反应。

    躲,这个念头出现在了血娘子脑海中。

    可躲得了?巴特雷发出的子弹比声音还快!

    嗡,血娘子感觉到躲避不了,浑身真气喷薄笼罩自己,周围空气都在颤抖,想要以此抵挡巴特雷的子弹。

    然而没用,巴特雷现在虽然没有使用特种子弹,可也不是武士的真气能抵抗得了的。

    噗噗噗……

    血娘子只觉周围真气颤抖,被洞穿,接着身躯剧震,刺痛传来,手臂,双腿,腹部,血花四溅,一个个透明窟窿出现在身上。

    不得不说武士境界的身体素质就是好,被巴特雷的子弹近距离击中也没有被撕碎,只是被洞穿了而已。

    然而骨头被打碎这就没法搞了,动都动不了,她一头栽倒下去,吧唧一下摔在地上还滚了几圈。

    嗯,超速前行是有关心的。

    “哎,可惜了,这么不经打,才一轮就躺了,去两个人给绑了,等下交给少爷”柱子端着枪有点可惜的说,挥手吩咐人过去。

    “是啊,太不经打了,虎子老大说,武师之境的强者经打一点,要用高射机枪轰才能轰死,也不知道啥时候我们也能猎杀那样的强者”

    其他人也有点郁闷。

    两个山民从墙上下去,快速奔赴栽倒在地上的血娘子,嘴里骂骂咧咧。

    血娘子仰面朝天,一脸生无可恋,这世界她搞不懂了,说来你可能不信,老娘一个武士八层的高手,居然连几个武徒渣渣的衣角都没哎到就被搞残了……

    她肩膀,手臂,双腿,腹部此时都有透明的窟窿,血水横流,骨头断裂,动都动不了,躺在地上彻底懵逼。

    “艹,这还高手呢,一点都不经打”

    俩山民走过来,不满的踢了她两脚,然后拖死狗一样拖走,少爷说了,对血莲教妖人没必要讲仁慈。

    事实是和血娘子一样遭遇的还有其他倒霉蛋。

    毕竟德阳镇中不止一个血莲教成员知道白杨的可怕,尤其是看到一个个隐藏起来的同伴被白杨揪出来后,就更害怕了,逃命要紧。

    他们从隐藏地点跑出来,隔得近的被白杨抓住,远的就悲剧了。

    冲向城墙想跑路的他们可没有血娘子的修为,面对重火力巴特雷,山民们遵循不弄死的原则,尽往人家手臂和双腿这些地方招呼。

    然后吧,一个个逃命的家伙手臂和双腿被巴特雷的子弹崩断,那画面就没法看。

    德阳镇四周的城墙上不时响起枪声,每一次都有一个血莲教成员躺下。

    看到这些,牛栏山蓝清风一脸懵逼。

    这是在对付血莲教?打地鼠吧……

    十多分钟后,白杨骑着银狼在整个德阳镇转了两圈,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死角。

    之所以是两圈,他怕自己走过的地方有血莲教的人转移过去出现漏网之鱼。

    两圈下来,银狼身后拖着一溜被捆住的血莲教成员,足足五十多个,其中三个还是武士之境的高手呢。

    这帮以心狠手辣著称的血莲教成员落到白杨手中才明白什么叫做残忍,被那坚固的银色锁链锁住,挣脱不能,银狼拖着走,一路撞在阻碍物上无不骨断筋折,尤其是和地面摩擦,差点没起火,皮肉翻卷被磨掉一层!

    那种痛苦的滋味比生不如死还生不如死。

    两圈下来,白杨大概觉得已经没有漏网之鱼了,示意银狼往德阳镇门口那边跑去。

    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中,一溜血莲教成员被带到了城门下,蓝清风他们这个方向。

    “蓝伯伯牛伯伯,都差不多搞定啦,该你们报仇了”白杨骑在银狼身上说。

    有点懵的蓝清风他们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深吸口气从墙上跳下,来到白杨身边感激道:“白少,多谢”

    “不谢,这帮家伙就交给你们处置了,对了,柱子他们抓住了一些活口,马上就送来,我先问问他们还有同伙没”白杨点头道。

    翻身下地,让银狼回归山林,免得吓到德阳镇中的居民,接着柱子他们也将抓住的凄惨活口送来,躺了一地。

    啧,那画面没法看,不管是白杨抓住的还是柱子他们抓住的,没一个完整的。

    眼神巡视,白杨走向一个相对完整,还没有凝练出血气的血莲教武徒渣渣跟前,蹲下,精神力浸入他的脑海将其控制后问:“你看看,你们的人差不多都在这里了,还有漏网之鱼不?”

    对方已经被白杨控制,容不得撒谎,站起来巡视一圈,清点人数,然后看向白杨说:“全都在这里了”

    “那行,你躺会儿”白杨点头,看向蓝清风说:“蓝伯伯,你看着办吧”

    蓝清风他们点头,想到了惨死的家人,咬牙切齿双目发红。

    “贱人,你也有今天,杀我妻儿,现在是你偿命的时候了”牛栏山看着身上满是窟窿的血娘子,走过去一脚踩在她的伤口上咬牙切齿道。

    “哈哈哈,蝼蚁而已,若不是姓白的,你们能奈我何?呸”血娘子含恨一口血水吐出瞪眼道。

    “老子叫你嘴硬”牛栏山这暴脾气,怒吼一声,脱掉鞋子臭脚抬起一脚含恨踩在了血娘子的脑袋上。

    别说,她脑袋挺硬,被踩进地面也没碎。

    “我血莲教不日就要崛起,席卷天下,你们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哈哈哈”血娘子还在笑,笑得让人浑身发麻。

    白杨看着,没说话,但别说,这什么血娘子和当初易容后的花三娘一毛一样,若不是确认花三娘死了被自己烧成灰,白杨都怀疑这就是花三娘复生。

    “牛兄,仇人就在眼前,我们并非血莲教那帮心狠手辣的家伙,宰掉他们报仇吧”蓝清风在边上抽出利剑说道。

    “杀!”蓝霜怒吼,利剑出鞘,噗噗噗的就砍下四五个人头。

    就在要继续动手的时候,血娘子说话了,只听她尖叫道:“杀吧,杀了我们,德阳镇还有数千人陪葬,值了,哈哈哈”

    听到这句话,牛栏山蓝清风他们动作一缓,看向白杨不知所措。

    “杀不得,牛兄,蓝兄,杀不得啊”就在此时,不远处一个声音焦急大喊。

    众人看去,却是之前被白杨弄晕的武者六层驻军头头蜚袁,那家伙此时醒了。

    “血莲教妖人,人人得而诛之,为何杀不得?”牛栏山瞪眼。

    “牛兄,德阳镇驻军以及所有捕快衙役全都被他们喂了嗜心丸,一旦杀了他们得不到解药,三天后,数千人都要死啊,所以杀不得”被捆住的蜚袁焦急道。

    “可恶!”牛栏山怒吼,咣一脚踩在血娘子腿上,咔擦一声给她踩成奇形怪状。

    这可怎么办?

    众人目光看向白杨,拿不定注意了。

    杀了这帮血莲教的人固然大仇得报痛快了,却会牵连数千人!

    “嗜心丸?”白杨皱眉看向冰清玉洁她们问。

    林冰儿上前开口道:“少爷,血莲教的嗜心丸极其歹毒,是专门炼制出来控制武师之境以下武者的药物,服下之后,药丸内的嗜心虫会盘踞在人的心脏内,一旦得不到解药压制,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产卵孵化,从心脏开始将一个人啃食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