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死了!”

    “快,去禀报大人,有敌人来犯”

    “弓箭手,弓箭手呢?死哪儿去了……”

    白杨一枪干翻城墙上那个喊话头目,上方一下子就变得乱糟糟,呼喊声尖叫声此起彼伏。

    城墙上方鱼龙混杂,此时大概有百十来人,后续还有更多的人涌上去。

    那些人有身穿铁甲的军人也有身穿长袍的捕快,看上去乱七八糟的。

    “何人前来放肆!还有你们,乱糟糟成何体统,平时的训练都丢狗身上去了?”

    一声怒吼在镇中响起,下一刻一个身高两米左右的壮汉出现在了城墙上,他浑身肌肉简直要爆炸,手持一柄桌面大的金属巨斧,跟个野蛮人似的。

    “此人叫蜚袁,原本是王朝驻德阳镇军队的一个大队长,武者六层修为,如今看来他也已经被血莲教控制了”蓝清风在白杨身边沉声道。

    血莲教自称掌控了德阳镇一切,显然已经将德阳镇所以武装力量都掌控了,无法掌控的诸如禁武堂已经被除掉。

    “少爷,要杀掉他吗?”赵石在白杨边上问。

    此时赵石手中提着一根火箭筒,跃跃欲试的样子很想给对方来一发。

    “蓝伯伯,你觉得呢?”白杨询问蓝清风的意见。

    他们这次是来报仇顺便铲除血莲教妖人的,可不是来攻城,德阳镇中的驻军也好捕快也罢,都只是被血莲教控制,所做的一切都身不由己,能少造杀孽就尽量少杀一点。

    当然了,若是遇到抵抗也就另当别论了。

    蓝清风表情变换,最终咬牙到:“白少,我还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他们身不由己是无辜的,若是能少殃及无辜的前提下灭掉血莲教的人当然是好的”

    懂了,白杨点头,对身边的赵石嘀咕了两句。

    赵石听明白了,然后冲着那边城墙上的蜚袁大声道:“蜚袁是吧?现在回头还来得急,赶紧开门投降争取宽大处理,反抗到底死路一条!”

    “呸,哪儿来的家伙大言不惭,小心爷爷的斧头不长眼睛”城墙上的蜚袁呸了一口,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口号?

    看到了下方人群中的蓝清风他们,他顿时鼓着眼睛说:“原来是蓝兄和牛兄你们,我对你们的遭遇感到万分同情,想来这是搬救兵来了,但是没用的,放弃吧,还有,我劝你们要么有多远走多远要么归顺,别自误啊”

    “少爷,他不投降,要不给他来一发?”赵石没搭理蜚袁的话,转身问白杨。

    来一发个毛线,白杨翻了个白眼,摸着下巴琢么片刻,打了个不响的响指说:“用不着那么麻烦”

    接着他伸手冲着城墙上一指,在一群人见鬼的目光中,上面的人全部躺了,包括那个武者六层修为的蜚袁。

    城墙上,捕快也好驻军也罢,眼皮一翻躺了一地,手中的兵器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

    上方连一个武士都没有,哪儿用得着那么麻烦,白杨意念覆盖过去全部干翻。

    “这……”牛栏山瞪着一双眼睛一脸见鬼的表情。

    什么情况?

    “赵石,让兄弟伙冲过去,占领城墙,只准进不准出”白杨指着那边说。

    这是打仗吗?应该是吧……

    可画风有点不对啊,不应该真刀真枪的干外加炮火连天吗?这么轻松让我们很尴尬的……

    脸皮抽搐,赵石冲着那边大喊:“兄弟们,干活儿了”

    那边已经失去了抵抗,后续虽然源源不断的有人涌上城墙,但有一个算一个,上来就躺!

    五百全副武装的山民冲过去,面对德阳镇紧闭的大门,火箭筒轰轰几下就将一米厚的木质大门轰成碎片,大门留下五十人看守,其他人上城墙直接占领这一边。

    “蓝伯伯牛伯伯,你们先别轻举妄动,等我把其他三个方向搞定再说”上了城墙,白杨对蓝清风他们说道。

    随后,在他们一脸纠结的注视下,白杨让牛健扛着自己在城墙上跑了一圈,十分钟不到,德阳镇四个方向的城墙全部在葫芦山谷武装人员的控制之下!

    不费一兵一卒,甚至连刀子都没动一下,德阳镇被攻陷了……

    呸,这是在过家家吧?

    一切都很顺利,当白杨回来这边之后,蓝清风忍不住忐忑问:“白少,情况不对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城中的血莲教妖人居然无动于衷?”

    “他们怕了呗,估计已经在准备跑路了”白杨微微眯眼道。

    “???”牛栏山没懂。

    白杨顺便解释了一句说:“简单的说,血莲教不止一次派人追杀我,而且都是高手,但全被我干掉,这会儿他们看到我亲自前来,怂了,就这么简单”

    蓝清风他们张了张嘴无言以对,还有这么一出?

    “那怎么办?白少,可不能让他们跑了啊”牛栏山急了。

    血海深仇,怎能让敌人跑了?

    “放心,跑不了,其实如果不是怕他们跑了,根本就用不着带这么多人来,我一个就够了,现在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把血莲教的人全部抓住,然后交给你们处置”白杨看着广阔的德阳镇说道。

    “白兄,德阳镇错综复杂,而且还有数十万人居住,血莲教妖人忌惮白兄,但他们若是藏起来的话,想找到无疑大海捞针啊”蓝欣皱眉道。

    “这个简单”白杨自信一笑说。

    对于别人来说估计是大海捞针,但对白杨来说,你就是藏到地下老鼠洞都没用!

    经过白杨对血莲教的了解,但凡正式成员身上都有一个独特的标志,男的身上有黑色莲花图案,女的身上有血色莲花图案,这就好办了,念力一扫无所遁形,都盖着戳呢,好分辨得很!

    伸手冲着远处的山林招了招手,体型庞大的银狼幻影般冲了过来。

    翻身骑在银狼背上,白杨说:“你们等一下,很快的”

    说着,白杨伸手向前一指,银狼闪电般冲出,它速度够快,快速奔跑起来白杨觉得要不了多久就能把德阳镇逛一圈,念力扫过,一个个将血莲教的家伙找出来就是了。

    “那是异兽吧?”牛栏山浑身一抖,看着远去的银狼惊骇道。

    吞了吞口水,蓝清风僵硬的点头道:“应该是吧?白少居然有一头异兽……”

    说道这里,蓝清风看向自家闺女蓝欣。

    蓝欣内心之无语,读懂了自家老爹的眼神,意思是让她赶紧把白杨‘拿下’,跺脚,蓝欣纠结道:“爹,我们这是在报仇呢”

    “哦对,报仇,报完仇再说”蓝清风有点尴尬,深以为然的点头,正事儿要紧……

    虽然有点让人哭笑不得,但也是人之常情,有白杨出面,报仇的事情估计稳了,然而金灿灿的大腿也是要抱的,尤其是在遭逢大难后。

    闺女啊,你咋就还没和他滚床单呢?蓝清风心中感叹。

    不知道蓝清风心中的想法,要不然白杨估计甩手不干了,合着我这儿帮你报仇呢,你就在算计把我弄上你闺女的床了?哪儿有这样的……

    白杨骑着银狼在德阳镇中飞驰,一路所过自然是鸡飞狗跳惊叫连天,庞大的银狼进入城中,但凡看到的人无不惊恐。

    这些白杨不管,念力全开,扫描念力覆盖范围内的所有人,地下都没放过。

    德阳镇是小地方,血莲教不可能派遣真正的高手过来,在几乎开了挂的白杨面前,这里的血莲教成员就是个悲剧。

    当银狼跑过一栋民房的时候,白杨眼睛一眯,手腕上的锁链横飞而出,变成手腕粗细,一头冲进民房中,一头栓在了银狼的腰上。

    民房中,三个伪装成平民的血莲教成员心惊胆战的潜伏着。

    “血娘子自作主张,坏了大事,提前将那个煞星给招惹过来了”

    “该死,原本上头想要平定郡城和县城后再收拾他的,这会儿上头焦头烂额,根本无暇顾及到我们这里……”

    噗……

    窗户破碎,一条银色锁链冲进来,在三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锁链蜿蜒将他们捆住,下一刻,锁链崩得笔直,他们三人一震,身躯直接撞破墙壁横飞出去,在地上一路被拖着跑,几秒钟就被沿途遇到的东西撞得七荤八素头破血流。

    这才只是开始而已,银狼在德阳镇中飞驰,锁链冲入一个又一个建筑甚至隐藏的地下入口中,将隐藏起来的血莲教成员捆住,后面拖了一长串。

    一个个和地面摩擦摩擦,皮开肉绽凄惨无比,连狡辩的机会都没有。

    对这些血莲教的家伙,就不用讲道理讲人权。

    “以为伪装成平民就没事了?你们身上的‘戳’已经出卖了你们,没错,老子就是在欺负你们!”

    一路所过,白杨心中冷笑。

    银色锁链完全延伸出去足足七公里长,拴住德阳镇中所有血莲教的成员不成问题,这玩意连当初玉飞龙那个宗师之境的强者都能拴住,德阳镇的血莲教成员根本就别想挣脱,一旦被拴住反抗都做不到!

    银狼力气够大,拖着一串血莲教成员满城跑一点都不带吃力的。

    “该死,那家伙是怎么认出他们的,让那几个小贱人逃走居然招来了这个煞星,连藏在地下都被拖出来了,不行,我得先走,以为派人封锁全城就能拦住我了?我可是武士!”

    一个隐蔽的阁楼上,血娘子看着远处飞驰的银狼咬牙切齿,身影一闪,直接向着反方向跑了,她准备冲破防线跑路。

    德阳镇还是别管了,保命要紧。

    别指望血莲教的人有多大的职业操守。

    那个方向是柱子带人在守,看到有人冲来顿时眼睛一亮大喊:“兄弟们干活了,开火……!”

    没有被白杨抓住也不知道是血娘子的幸运还是不幸……

    (不知道咋的,这章写着写着就出现了莫名喜感,是石头不够严谨吗?汗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