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阴暗,周围还有上百全副武装的山民守护在这里。

    此时这里静悄悄,气氛有些微妙。

    小猫浑身颤抖,内心惶恐,只觉头皮发麻,当即跪倒在白杨身前颤声道:“少爷,我从未想过那些,小猫不敢的……”

    白杨笑了笑,弯腰去抚她,小猫力量甩出白杨几条街,在白杨的一再坚持下她才站起,忐忑不已。

    摸了摸小猫的脑袋,白杨笑着说:“我知道的,小猫乖,别多想,你是我最最可爱最最听话的小猫,别听老单那个瞎子乱说”

    “少爷,小猫真的没想那么多,我只是想多为少爷分忧而已,没想到差点酿成大错,小猫再也不敢了,以后我会本分的做好自己的事情,服侍少爷就是我的全部……”小猫浑身颤抖看着白杨道。

    “我的猫儿啊……”白杨轻抚小猫的脸颊,接着组织了一下语言说:“现在知道了吧,人生烦恼读书起,读书能让人开慧明智明理明心,但因为读书了,增长了见识,脑袋里面装的东西多了,所以各种各样的烦恼也就来了”

    “当一个一无所知的人,明明了人情世故,明白了礼仪规矩,内心就会被束缚在条条框框之内,不读书,人会一直愚昧懵懂,可读书了,却有万般烦恼,你说,读书是好还是不好?”

    “少爷,我不懂……”小猫摇头,不知所措。

    “不懂好,最怕的是懂了却装作不懂,我相信你,我知道我的小猫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不会做让我不高兴的事情,但很多时候,我们是一个团体,我处于顶端,我一个人相信你是没用的,要所有人都相信才行”

    “以后,就目前的局面,百个人以上的武装人员调动,你都先通知我一声吧,不为别的,就当做给下面的人看,其他的该如何还是如何,我无所谓的其实,主要是要稳住下面的人心”

    “毕竟,一个团体,若是有两个能做主的声音,那就是混乱的开始”

    “猫儿,你是我在这个世界最亲近的人,所以我才给你说这些,你不要多想,少爷我相信你,就如同你无怨无悔将整个人整颗心都系在我身上一样”

    “走吧,蓝伯伯他们恐怕都等得心急了”

    白杨一脸微笑的说,最后牵着依旧轻微颤抖的小猫往山洞外走去。

    来到山洞口,白杨看着背靠石头晒太阳的单秋林撇嘴道:“老单,你是不是闲的蛋疼?没事说些乱七八糟的这不是给人添堵么”

    “我可什么都没说”单秋林装无辜。

    “呸,别人看你只是一个瞎眼的残疾,可你这家伙内心比任何人都明白……算了,玩你的破木头去吧,多事儿”白杨翻了个白眼,牵着小猫走了。

    单秋林仰头向天,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语道:“我知道自己是在多事儿,可这些事情总是需要有人说出来的,人心易变,谁能保证尝到权利的滋味后人心不会有想法?你的女人心性很可怕,若是放任自流,谁能预料最后会是什么样子,现在这样就好,当一回恶人就当恶人吧,反正我只是一个瞎眼的残疾,谁会在乎呢……”

    牵着小猫的手来到会客厅,小猫乖巧的没有说话,再不复之前指点江山的状态。

    看到白杨出现,蓝清风他们起身,紧张的看着白杨。

    “蓝伯伯牛伯伯蓝兄你们请坐,事情我都知道了”白杨表情严肃的说道。

    “那白少……”牛栏山看着白杨欲言又止,血海深仇,他恨不得立即就杀向德阳镇将血莲教妖人千刀万剐。

    “在这里我要说声对不起,因为我的一时疏忽大意,忘了德阳镇还有这样一个隐藏的毒瘤才酿成了这次大祸”

    “白少别这样说,对于白少来说,对方根本无关紧要,当然不用放在心上……”

    白杨挥手阻止了蓝清风,目光闪烁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对方的所作所为,必须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用他们的鲜血来告慰逝者的在天之灵!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动身,将德阳镇的血莲教妖人一网打??!”

    “白兄,不需要谋划一番吗?”冷静下来的蓝欣皱眉道。

    再怎么说那也是血莲教的人,又不是大白菜等着我们过去拎刀子乱砍。

    “虽说狮子搏兔尚且用全力,但对付几个德阳镇的血莲教喽啰还是很简单的”白杨点头道,接着对边上的赵石说:“安排两千人立即出发,把德阳镇围了,血莲教妖人,不要放走任何一个,另外,我会手书一封,让人快马加鞭送往县城交给县尊大人,最后,这里也要提高警惕别被人算计了”

    “好的少爷,属下马上去办”赵石回答,立即去准备。

    在说话的时候,冰清玉洁四姐妹很懂事的给白杨拿来了笔墨纸砚,白杨吩咐完,立即挥毫唰唰唰写下一封简短却说明情况的信,封好后让人送去县城方面。

    “走吧”最后,白杨看着在场的众人说道。

    两千全副武装的武装人员从葫芦山谷出发,如一股钢铁洪流般奔赴德阳镇,白杨亲自带队前往,身负血海深仇的蓝家你家父子当然一路随行。

    才离开葫芦山谷大门百十米,白杨眼睛一眯,念力一动,空间袋中的血纹剑出现,唰一声横空飞出,只在视线中留下一道淡淡的红色痕迹。

    数百米外,几个隐藏起来的黑袍人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噗嗤噗嗤的声音中,他们就已经人头落地。

    血纹剑归来,白杨翻手收起,地上一滴残余血液被烟尘掩盖。

    “白少,发生什么事情了?”看到这一情况的蓝清风问,心中惊骇,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识到白杨的手段。

    “没事,几个血莲教妖人的眼线而已,被我解决了”白杨点点头说,然后吩咐随行的虎子道:“安排一队狙击手前行,若是观察到血莲教还有眼线,不用我说了吧?”

    “属下明白”虎子点头回答。

    不一会儿,二十个全副武装的山民脱离大队,快速在山林间奔行远去。

    好可怕的部队,他们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却善于利用地形和周围的事物隐藏自己,饶是以我的眼光不注意都无法发现他们是怎么消失的!

    看到二十个人飞速消失在道路两边,蓝清风他们心中无不惊骇。

    这个世界的武道修为手段加上地球的特种兵狙击手隐藏方法,此时总算是展现出了应有的效果,白杨很满意。

    当然,这点手段在这个世界真正的高手眼中当然是不够看的。

    大队人马出动,当然不可能隐瞒得住,但只要在到达目的地之前让敌人不知道具体情况就可以了。

    白杨预料这一路上血莲教的眼线不会少,是以才派出了一队狙击手出去提前解决沿途有可能存在的眼线。

    事实是白杨的做法完全正确,沿途血莲教的眼线还真不少,可不管他们如何隐藏,都无法逃脱被阻杀的命运。

    二十个狙击手,他们都装配了巴特雷狙击枪,狙击枪上的瞄准镜自带红外线功能,只要是有血有肉的活人,不管隐藏在什么地方,自身都会散发热量,会清晰的被人的肉眼通过红外线瞄准镜观察到。

    一颗子弹过去,两公里内,枪枪爆头,在巴特雷狙击枪的特种弹头面前,树木山石都要被洞穿!

    砰砰砰……

    大队人马一路前行,前面山林间不断传来枪响,只有白杨才知道,每一声枪响都代表着一个血莲教眼线的丧命!

    至于枪声会暴露行踪的问题这是必然的,但无所谓,只要不让那些眼线带着自己这边确切出动多少人的消息回去就足够了。

    距离德阳镇还有十公里左右,白杨挥手吩咐道:“德阳镇周围的地形大家都知道,现在分出一千五百人,从山林绕道,将其他三个方向给我围了,只准进不准出!”

    “好的少爷”赵石回答。

    他手一挥,一千五百人迅速进入山林很快消失。

    都是修炼了雷霆秘典的武徒,体质远超地球人很多倍,翻山越岭如履平地,快速奔赴德阳镇周围。

    剩下的,白杨带着五百人正面走向德阳镇的这个方向。

    越是靠近德阳镇,蓝家牛家仅剩的人就越是被仇恨和怒火填满内心,都没有心思去感叹白杨带来的这支特别的武装队伍。

    远远的,德阳镇高大的城墙已经遥遥在望。

    距离那边还有三公里的时候,赵石就已经带着剩下的五百人率先冲了过去,距离德阳镇大门五百米开外做好准备。

    几乎是在同一个时候,德阳镇的其他三个方向,也已经被葫芦山谷的武装人员包围了起来。

    “尔等何人,胆敢犯上作乱!”

    当葫芦山谷的武装人员出现在德阳镇外,那边第一时间警觉,有大队人马奔赴城墙之上,一声怒吼远远传出。

    “血莲教的家伙?”白杨眼睛一眯。

    他此时距离德阳镇城墙还有八百米,念力延伸过去,将说话之人笼罩,在对方身上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了血莲教的标志,一朵黑色莲花图案。

    心头冷笑,他翻手间手中出现一支巴特雷狙击步枪。

    手持巴特雷,白杨拉动枪栓抬枪瞄准到开枪只用了两秒钟时间。

    砰~

    一声枪响,一粒子弹横空而过,德阳镇城墙上那个喊话的血莲教武徒境界小头目脑袋炸裂。

    哗!

    小头目死了,城墙上的官兵一下子骚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