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镇虽然只是陈王朝一个边陲小镇,可单单只在镇子里就生活着几十万人口,若是将现在控制那里的血莲教妖人灭掉,接下来怎么办?

    小猫可以带人以帮助蓝家牛家报仇甚至是斩妖除魔的名义去对付德阳镇的血莲教妖人,可她不是陈王朝官员,灭掉德阳镇的血莲教妖人后,无法名正言顺的接管那里,而一旦那里成为无//政//府状态,必将一盘散沙,从而滋生出各种事端!

    这些情况,都是小猫此时在考虑的。

    所以她说,灭掉血莲教的人容易,了不起就是乱刀砍死,可灭掉之后的管理才是最重要的!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人上一万要出坏蛋,德阳镇几十万人,若是没有人管理的话天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如今多事之秋,牵一发而动全身,任何一个决定都有会影响到未来,是好是坏很难预料,所以此时面对蓝家牛家的请求小猫不得不谨慎。

    当然,这些话小猫没有说出来,现在牛家蓝家身负血海深仇,根本不可能考虑到这些,也不可能去考虑这些。

    看着前方陷入沉思的小猫,在场的人心中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小猫的来历他们都是知道的,迷河林中的一个山民,之前的人生甚至都没有出过远门,这个远门还包括距离村子最近的镇子,最开始连字都不认识,可如今,这才多长时间?她就已经成长到能平静一言决定一方安定无数人性命的高度了!

    不得不感慨,人的命运真的很神奇,很多时候遇到一个对的人,完全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走向。

    蓝家和牛家仅剩的诸位看着小猫,等待着她下决定。

    他们此时恨不得飞到德阳镇中去将血莲教妖人千刀万剐,可以他们的力量去了无疑是送死,目前来说,只能借助白杨麾下的力量。

    稍微思索,小猫看向蓝清风他们说道:“蓝伯伯,牛伯伯,我明白你们的心情,但如我刚才所说,灭掉德阳镇的血莲教妖人容易,可后续的烂摊子更重要,兹事体大,我无法立即下决定,所以请你们稍等一下,我去禀报少爷,请少爷拿主意”

    最终小猫还是决定去找白杨,尽管德阳镇的血莲教成员无足挂齿,可那里的几十万人却不能不谨慎对待,还有蓝家牛家的血海深仇,也要让白杨知道才行。

    “那就麻烦小猫姑娘了”蓝清风深吸口气点头道,他明白,若是白杨知道了这件事情,必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诸位稍等”小猫点头,快步往山谷深处而去。

    那个通往地下的山洞口,单秋林随意的靠在一块石头上,身边放着一柄破木剑,懒洋洋晒太阳,一脸淡然的听着边上一个山民禀报外面的情况。

    “单公子,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之前蓝家牛家家主回去,还没有来得及告诉禁武堂的人就遭逢大难,现在已经回来寻求帮助,少夫人正在接待他们”全副武装的山民将情况大致给单秋林说了一遍。

    单秋林表情平静的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面对一脸平静仿佛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的单秋林,山民挠挠头站到一边。

    脚步声响起,小猫独自来到了这里。

    “单公子安好,我有事情要进去见少爷”小猫走过来和单秋林打招呼。

    单秋林动作不变,微微点头道:“小猫姑娘不必和我打招呼,你是白兄最亲近的人,进去找他必定有要事,请便就是,最后,呵,你的做法是对的”

    “嗯?”小猫愕然,不明所以。

    单秋林的前半句她听懂了,来到这里和单秋林打招呼只是礼貌性的问候,她找白杨当然不用和单秋林打招呼,然而单秋林那句‘你的做法是对的’却让小猫不得其解。

    “呵呵,没什么,你进去吧”单秋林笑了笑挥挥手道。

    看了看神神道道的单秋林,心中有疑惑,小猫进入山洞,不久后来到出产地乳精华的地方,再前面她也进不去了,只能拉动绳子通过铃铛提醒里面的白杨。

    在地下几百米深处,白杨忙了几个小时,才勉强将搬运下来的各种材料和从地球那边弄过来的一些设备分门别类的放好,刚刚忙完就听到了铃铛响起的声音。

    “啧,还要不要然安心搞研究了……小猫?这个时候找我什么事情?”白杨自语嘀咕。

    念力一动,打开了进来的两道门,意思很明显,让小猫下来,他是懒得上去了。

    小猫很快下来,看到白杨后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再度变成了那个乖巧的小猫。

    白杨随意坐在一个木箱子上,看着小猫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说:“猫儿过来”

    小猫嘴角带着羞涩的笑,来到白杨身边,乖乖坐到他腿上靠在白杨怀里。

    搂着小猫柔软的腰肢,白杨亲了她一口问:“猫儿找我什么事儿?我可是记得我说过,不让任何人打扰我哦,没有合适的理由我可要‘惩?!憷病?br />
    说话的时候,白杨的手也不老实,在小猫身上游走。

    他忙着自己的事情,这会儿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小猫面红耳赤,双目水汪汪的看着白杨说:“少爷,猫儿找你有正事儿呢,先听我说”

    “猫儿说吧,我听着”白杨点头,但是手不停,直接从小猫衣服领口伸了进去,他家小猫鼓鼓囊囊的胸脯怎么玩都玩不腻……咳咳……

    “少爷呀,之前你说让蓝伯伯和牛伯伯会德阳镇告诉禁武堂的人说‘花三娘’是血莲教妖人假扮的,可他们才刚刚走到德阳镇门口……”

    小猫断断续续的将情况给白杨说了一遍,之所以是断断续续,是因为白杨的手让她无法集中精神,浑身发软。

    在小猫说到一半的时候白杨的动作都停下了,表情变得平静,眉头微微皱起。

    听完后他把手从小猫领口缩回来,目光闪烁,拍拍她屁屁说:“是我疏忽大意了,低估了血莲教的心狠手辣,此时说什么都无法挽回已经发生的事情,这事儿没完,无论如何也得给蓝家牛家讨一个说法,走,我去见见他们”

    “少爷,灭掉德阳镇的血莲教妖人容易,但是,灭掉他们后,德阳镇该何去何从?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现在德阳镇的主要官员必定都是血莲教的人,一旦将他们铲除之后,那里就成为了无秩序状态了,接下来的局面怎么应对?”小猫跟在白杨身后往外走的时候问。

    白杨转身,看了一眼小猫说:“我家小猫很霸气哟,不过你考虑事情还有所欠缺,正如你所说,血莲教的人灭了很容易,但你却不知道如何处理接下来的局面,其实很简单,灭掉那里的血莲教妖人,然后修书一封给县城方面的官府就完事了,他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我们不掺和其中,这样一来,可以将我们从这件事情摘出来,也能卖县尊大人一个人情,毕竟灭了血莲教的人,也算是他的政绩,他会记得这个好,对谁都有好处”

    “就这么简单?”小猫眼睛一亮,顿时觉得心思通透。

    白杨点头道:“就这么简单,是你把事情想复杂了,记住,咱们不惹事儿,但也不怕事儿,能从乱局中把自身摘出来置身事外当然好,但谁要是惹到咱们就砍死丫的”

    “我明白了少爷,看来我要学的事情很多呢”小猫若有所思道。

    说话的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外面出产地乳精华的地方,在白杨关门的时候,小猫问白杨:“少爷,刚才我进来找你的时候,单公子说了一句话我没懂,你能帮我解释一下吗?”

    “老单?他说了什么?”白杨哑然。

    “我来找你,他说我的做法是对的,我完全没有头绪,想不明白单公子是什么意思”小猫皱眉纠结道。

    白杨脚步一顿,心念闪烁,笑了笑,看着小猫说:“聪明如我家猫儿都不懂吗?”

    “我不懂呢少爷,单公子那句话什么意思呀?”小猫眨眼问。

    看着眼前的小猫,白杨伸手轻抚她的脸颊,想了想说道:“她的意思很明显,小猫你来找我是对的,没有犯错”

    “犯错?”小猫不懂。

    “不,不是你现在理解的会在处理血莲教事件上的犯错,而是你自身和我之间定位的犯错,说白了就是规矩,你守住了规矩!”白杨的手摩擦小猫的脸说。

    “少爷,我不懂”不知为何,小猫此时内心很忐忑,身躯微微颤抖,有一种自己在万丈悬崖边转了一圈的感觉。

    “我的猫儿啊,你完全有能力带着山谷中的人去给蓝家牛家报仇这点没错,但若你真的这样做了,本身是没错的,我也不会怪你,可别人就有看法了!当初在迷河林中的时候,我不在,你带着虎子他们灭掉敌人是权宜之计,那证明了你的能量和手腕,可现在在葫芦山谷,我还在这里,调动山谷中的武装力量,说白了只有我有这个权利,而你若是带着他们去给蓝家牛家报仇的话,你明白其中的意义吗?”白杨笑道。

    小猫心头一沉,张了张嘴一句话说不出来,身躯下意识颤抖,不知为何,此时她无比心慌。

    “若你那样做了,往小了说,我们是亲密无间的两个人,没什么大不了,甚至我还乐见其成你有这样的手段,可往大了说,你作为我的女人,却去调集只听命于我的武装力量,形同‘后//宫’干政!这就是越权,明白了吗?”白杨平静的给小猫解释。

    心头一颤,聪明的小猫当然知道那种意义,到这个时候,她才算是真正明白了单秋林的那句话。

    ‘你的做法是对的’

    若自己擅自带人去给蓝家牛家报仇,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干涉武装力量的调动,说得严重一点,你小猫是想干嘛?想翻身‘做主’?

    嗯?!

    (这章出来估计有人要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