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之境的修为,一步就能横跨上百米,顷刻间冰清玉洁四姐妹就护着蓝清风牛栏山远离德阳镇的大门数百米远。

    可是牛栏山蓝清风他们毕竟只是武者,速度跟不上冰清玉洁她们四姐妹,拖累了逃离的步伐,血娘子修为远超她们,是以很快被她追上过来。

    “两位家主,回山谷去”林冰儿沉声道。

    奔逃中她当机立断,别看外表只是一个柔弱的小女子,但她伸手一推,蓝清风牛栏山就被抛飞出去了数十米远!

    “走,我们在这里完全是拖累,她们施展不开手脚”蓝清风不是傻子,明白林冰儿的用意,对身边的牛栏山说道。

    两人拔腿狂奔,迅速往葫芦山谷方向冲去。

    “该死的几个小贱人,我先杀你们,再去宰了那两条冥顽不灵的老狗!”血娘子冰冷道,手中两把匕首吞吐阴冷锋芒,划出道道诡异的残影刺向了冰清玉洁四姐妹。

    没有了牛栏山和蓝清风拖累,冰清玉洁四姐妹总算能放开手脚施为了。

    不过她们暂时没有和血娘子硬拼,而是快速闪身躲避继续奔逃,远离德阳镇大门。

    她们都是武士境界的高手,速度极快,不是那些德阳镇门口的武徒能比的,飞快远去。

    远离德阳镇门口那些人数千米后,原本一直躲避的冰清玉洁四姐妹心意相通的对视一眼,不再逃命,反而正面向着血娘子包围过去。

    之前她们被那些手持穿云弩的人牵制,无法施展手脚,现在远离了那些手持穿云弩的人,面对血娘子她们也能刚正面!

    “找死!”血娘子冷哼,身影更加飘忽,出手越发毒辣。

    之前短短时间的追杀中,她居然没有能碰到冰清玉洁四姐妹的衣角,这让她觉得不可思议,这几个小贱人明明才武士一层的样子,但身法却精妙无比,加上四姐妹牵制,她居然奈何不得。

    不笨的她当然知道冰清玉洁四姐妹修炼了高明的武技功法,作为一个有想法的女人,当然不愿放弃,不但要抓住冰清玉洁四姐妹杀死她们,还要逼问出功法让自己的实力更上一层楼,这样才能在后面的乱局中获得更高的地位!

    “真以为我们四姐妹怕你?”

    林冰儿冷哼,没有了蓝清风牛栏山拖累,没有了穿云弩的牵制,她们下一刻展现出了非同寻常的手段。

    四姐妹身影鬼魅飘忽,分属血娘子周围将她包围,手中长剑剑气吞吐,交织成一片剑网将血娘子笼罩。

    四姐妹心意相通,手中长剑几乎是笼罩了血娘子浑身上下必救的所有要害。

    顷刻间,角色翻转,血娘子感受到了可怕的压力和?;?!

    “贱人,就凭你们也能伤我!”血娘子尖叫。

    只听她周围空气嗡鸣,浑身漆黑真气澎湃,如炸弹爆裂,气流涌动,硬生生的用真气抗住了冰清玉洁四姐妹的合围绝杀手段。

    她这一下子爆发,搅乱了冰清玉洁四姐妹联手的节奏,抓住机会,手中两把匕首翻飞,毒蛇般刺出,叮叮叮的声音中,居然将冰清玉洁四姐妹手中的长剑给挑飞了。

    “看你们怎么死”血娘子乘胜追击,手中匕首幻影般刺向了林玉儿的脖子。

    林玉儿脸上出现一丝冷漠的笑容,面对却必杀一击,她闪电般抬手,指尖一抹凝练到极致的刺眼锋芒吞吐,直接就对上了那吞吐锋芒的匕首。

    ?!?br />
    空气发出一声脆响,有一圈圈涟漪扩散出去,地面飞沙走石。

    林玉儿一指居然将血娘子匕首上的锋芒给点碎了,以武士一层的修为挡住了血娘子武士八层的一击!

    挡是挡住了,但她却不好过,指尖出现了一道细小的伤口,有血液滴落,毕竟修为差距摆在那里。

    这怎么可能!

    血娘子心中惊呼,自己全力一击居然被这小贱人挡住了?

    “死的是你!”

    林冰儿在血娘子身后冷声道。

    噗嗤……

    一声闷响,她同样指尖吞吐凝练到极致的刺目锋芒,一指点在了血娘子的后背,凝练的真气吞吐,直接洞穿血娘子的肩膀!

    夺命星光指,冰清玉洁四姐妹都有修炼,这才是她们的底牌,用剑不过只是障眼法而已。

    “该死!”

    血娘子怒吼,闪身躲避。

    之前若不是她以高出冰清玉洁四姐妹的修为预感到了危险,恐怕林冰儿那一指就不是洞穿她肩膀那么简单,而是从她背心洞穿她的心脏!

    噗噗……!

    就在血娘子躲避的时候,身上再度传来两次剧痛,另一边肩膀和右手手臂有血花绽放,被一抹指劲洞穿!

    冰清玉洁四姐妹,可是有四个人!

    “杀!”林冰儿冷哼,身影飘忽,指尖锋芒吞吐,一指点出,直指血娘子的心脏要害。

    别看她们四姐妹在白杨身边是柔柔弱弱任由欺负的乖乖女,但本身出自血莲教,该有的狠辣心性还是有的,此时形式翻转,既然有机会就不会放过血娘子!

    “小贱人你找死!”血娘子惊叫,身影在虚空扭曲,手中匕首划过,欲要斩下林冰儿的手臂。

    可是,林冰儿根本不和她硬碰,身影闪烁躲避。

    噗噗噗……

    血娘子身上传来三次剧痛,被其他三人用夺命星光指法点在了身上。

    冰清玉洁四姐妹修炼夺命星光指,心意相通连武师都能周旋,更何况一个血娘子?

    身上连番受创,血娘子心中恨欲狂,可也知道了自己已经奈何不了她们,若是再对决下去搞不好会死,只得拼尽全力跑路了。

    轰!

    她身上真气喷薄,如一股黑色旋风围绕她旋转,真气化作一抹抹密集锋芒撕裂空气。

    面对拼命的血娘子,冰清玉洁四姐妹只能暂时退避寻找机会杀她。

    可她们后退的时候,血娘子抓住机会,向着德阳镇的方向电射而去。

    “几个小贱人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不得好死!”留下这样一句话,身上有着几个窟窿的血娘子眨眼远去。

    “别追,德阳镇还有血莲教高手蛰伏,再加上那些穿云弩,我们过去是找死,回山谷,将情况告诉少爷再做打算”林冰儿拦住其他三人沉声道。

    “嗯,我们回去”

    都知道厉害关系,对视一眼,四姐妹向着葫芦山谷方向而去,不久后追上了蓝清风牛栏山,一同回去。

    葫芦山谷城墙上,蓝霜兄妹和牛健兄妹四人站在这里,极目眺望德阳镇方向,没有人说话,眉头微皱心绪不宁。

    “之前我们应该和爹爹一同回去的”

    站立良久,蓝霜开口打破沉默。

    “我老爹他们只是回去揭发血莲教妖人而已,到时候处理血莲教妖人有禁武堂出面,应该不会有问题吧”牛健挠挠头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惊肉跳很不安”蓝欣皱眉道,眼皮直跳。

    “白大哥已经派了他的几个侍女过去帮忙,应该没事的,她们都是武士境界的修为,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踏足武士境界”?;ɑㄓ械阆勰降乃?。

    几人沉默,武士啊,和武者有本质区别,一旦跨过那道坎,将能凝练出真气隔空伤敌,完全不是武者能比拟的。

    “几位公子小姐,那边好像有人回来了,咦?是少爷身边的几位侍女和各位的父亲”

    就在此时,边上一个全副武装的山民端着望远镜看着德阳镇的方向惊讶道。

    “我看看”蓝霜心头咯噔一声,夺过对方手中的望远镜向着那个方向看去。

    心头的不安越发强烈了,父亲才离去没多久,为何回来?

    双方相隔很远,通过望远镜也只能看到他们快速回来的影子,无法看清具体,但看到他们匆忙的样子,蓝霜知道出事儿了!

    将望远镜还给山民,他第一时间从城墙上跳了下去奔向那边。

    “哥,等等我”蓝欣也跟着跳了下去。

    接着,牛健?;ɑㄒ哺?。

    ……

    半个小时后,葫芦山谷深处的会客厅中,冰清玉洁四姐妹带着蓝清风牛栏山回到这里,牛健?;ɑɡ端缎酪苍谡饫?。

    此时,牛栏山和蓝清风好似苍老了二十岁,一脸悲苦,双目满是血丝,冲天怒火在心头无法发泄。

    牛健?;ɑɡ缎览端且桓龈鋈纺蟮酶掳透掳妥飨?,浑身颤抖青筋必露。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短短的时间内,除了父亲之外他们的家人全部都死了!

    全都死了??!

    “我这就去德阳镇宰了血莲教的一帮杂碎!”牛健怒吼一声,浑身颤抖的就要往外冲。

    “我也去”蓝霜咬牙道,手中长剑不断颤抖嗡鸣。

    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妹妹没有了,母亲也没有了,这让他们如何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

    “混账,给我回来,你们去送死吗?”蓝清风怒吼道。

    血莲教现在已经控制了德阳镇,这个时候去下场不言而喻。

    “可是,爹,弟弟和姨娘母亲他们死得好惨啊”蓝霜红着眼睛转头咬牙切齿道。

    深吸口气,蓝清风看着上首坐着的小猫祈求道:“小猫姑娘,无论如何,也要请白少帮我们做主啊,只要能报仇,我可以付出一切!”

    小猫一脸平静道:“少爷在忙,他说过,只要不是天塌下来,谁也别去打扰”

    蓝清风牛栏山张了张嘴,内心焦急,这可如何是好?

    “小猫姑娘,我们的家人全都被血莲教杀了……”

    小猫站起来挥手阻止想要说什么的蓝霜,看着德阳镇方向一脸冷漠的说:“血莲教妖人而已,还用不着去打扰少爷,灭掉他们容易,只是灭掉他们后,我在考虑德阳镇那个烂摊子怎么收拾……”

    霸气!

    看着此时的小猫,所有人心头一凝,控制整个德阳镇的血莲教成员在她口中轻易可灭,哪儿来的自信?

    这还是在白杨面前如猫咪般乖巧人畜无害的女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