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蓝清风牛栏山暴起冲向‘花三娘’的时候,包围他们的人群中,数十人第一时间拦在了‘花三娘’前方。

    这数十人是王朝驻扎在德阳镇的守军,身穿铁甲,手持长枪,气势惊人。

    能在这个玄幻世界能成为军人的,至少都是武徒三层以上的人,他们修为或许并不高,但人数众多,军阵排列,足以绞杀高手!

    ‘花三娘’冷漠的看着,眼睛都不曾眨一下,并未将蓝清风牛栏山放在眼中。

    “两位,得罪了,杀!”

    周围,德阳镇的黑衣捕快全都抽出腰间雪亮长刀围杀过去。

    捕快不同于军人,军队负责征战,那是暴力部队,捕快大多都只是为了抓一些作奸犯科的罪犯,他们协同作战能力不如军人,但单独厮杀却不弱于普通军人。

    此时他们围杀蓝清风和牛栏山,各施手段,数十柄长刀如林,寒光闪闪,伴随着破空声,如一片刀网要将两人绞碎!

    “杀!”

    牛栏山怒吼,体内响起噼里啪啦的爆鸣,身躯膨胀一圈,皮肤变成铁灰色,如金属打造,好似一头发狂的奔牛冲进了人群中。

    锵锵锵……

    一柄柄长刀劈砍在他身上,响起金铁交击之声,伴随着火花,却没有伤到他丝毫。

    这些捕快只是武徒而已,而且还是武徒低阶,只懂得粗浅打磨筋骨的手段,招式也称不上精妙,而牛栏山却是武者九层,有血气护体,哪儿是这些捕快能比得上的。

    他如一头发狂的奔牛在人群中冲过,沙包大的拳头横扫。

    砰砰砰……

    所过之处,一个个黑衣捕快无不喷血倒飞,骨断筋折,甚至他们手中的长刀都被崩断!

    武者九层的牛栏山,足以碾压这些武徒境界的捕快!

    蓝清风同样在行动,他身影飘忽在人群中穿梭,体表变得蓝色,浑身散发冰冷气息,双手如穿花蝴蝶一样舞动,手掌印在捕快身上,无不被他轻易击飞。

    而且,被他打飞的人,身上寒气直冒,有冰晶凝结,倒地后浑身苍白打哆嗦。

    牛栏山修炼家传铁牛劲,力大无穷身坚如铁,蓝清风家传寒冰劲身影飘忽具有强烈冰冻效果,两人在人群中横冲直撞,一群捕快四处抛飞无人能拦住他们丝毫。

    “杀!”

    就在他们快要接近‘花三娘’的时候,那些身穿铁甲的军队齐声怒吼,动作整齐划一,向着他们两人递出了手中的长枪!

    如此,军队和捕快的区别就展现出来了,虽然这些军人单体实力和捕快不相上下,可他们气息拧成一股,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起码十倍提升。

    锵锵锵……

    数十杆长枪齐出,有四支枪尖刺在了牛栏山身上!

    若是普通人的话,身上当即就被洞穿几个透明窟窿,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长枪不但没有能给牛栏山造成伤害,反而被他暴力崩断,持枪的军人更是被震飞!

    蓝清风也不甘示弱,顺手夺过一把长刀,刀锋一闪,劈开刺向他的长枪,噗嗤噗嗤的声音中,他前方六个持枪军人脑袋被斩下,人头滚滚血浪冲天。

    “妖女受死!”牛栏山红着双眼咆哮。

    他和蓝清风联手,摧枯拉朽冲破人群来到‘花三娘’前方,宛如金属浇筑一般的拳头轰了过去,划破空气发出嗡嗡爆鸣声。

    “还我妻儿命来!”蓝清风目光冰寒,手中长刀劈出,幻影般划出十多道残影罩住了‘花三娘’各处要害。

    “哼,你们还不配让我亲自动手!”‘花三娘’不屑道,脚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飞退而出。

    “哪里走!”牛栏山咆哮,乘胜追击。

    蓝清风心头一跳,暗道一声不好,当即提醒道:“牛兄小心!”

    可是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外围再度出现了百十个人将他们包围,人人手持漆黑弓弩!

    “王朝禁武堂穿云弩,在灭掉德阳镇禁武堂分部后得到了一百具,足以洞穿武士真气的穿云弩,也让你们尝试一下滋味”顷刻闪身出去百米远的‘花三娘’冷笑道。

    咻咻咻……

    下一刻,周围百十张穿云弩对着他们两人扣动了扳机,一支支漆黑的弩箭穿过空气发出刺耳尖啸,让人耳膜生疼。

    “完了!”蓝清风绝望,心中恨欲狂。

    妻儿当着面被杀,敌人就在前方却无可奈何,而此时面对足以射杀武士之境高手的穿云弩,更是只有被宰杀的份!

    叮叮?!?br />
    就在他们绝望的时候,周围响起了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声音。

    下一刻,四个白衣曼妙女子出现在了蓝清风牛栏山周围,四个女子长相绝美,而且一模一样,她们持剑而立,身上有洁白的真气闪烁,尤其是她们手中的长剑,更是有锋锐的剑气吞吐。

    正是赶来的冰清玉洁四姐妹,她们已经是武士境修为,运用夺命星光指中的身法闪避,挑飞了穿云弩射出的弩箭。

    从这就能看出一门高级武技的重要性,穿云弩虽然号称能射杀武士之境的高手,但也要看是谁。

    夺命星光指本身就以快为根本,到了冷镜那个层次,一指点出就是千百道指劲,虽然此时冰清玉洁四姐妹远远不及那个层次,可修炼这套武技却让她们眼光非同寻常,捕捉到穿云弩弩箭的轨迹,用步伐闪避,长剑挑飞,救下了牛栏山和蓝清风。

    当然,这也是她们四姐妹合力的结果,若是单独一个人面对上百具穿云弩也无可奈何,说不定会被第一时间射杀,绝对无法救下蓝清风和牛栏山。

    “两位家主,我们来迟一步”林冰儿持剑而立微微偏头说道。

    白杨吩咐后她们就第一时间赶来,可依旧慢了一会儿,毕竟牛栏山蓝清风骑的是快马,她们凭双腿还无法保持最高速度奔袭数十公里。

    “你们是白少的那几个侍女……?”蓝清风惊讶,和白杨见面的时候见过她们,当时只觉她们漂亮却没有想过有如此身手。

    “我家少爷不放心两位,特地派我们来帮忙,可是还是慢了一步,还望见谅”林冰儿回答,但注意力却击中在对面的‘花三娘’身上。

    像,真的很像,根本就是当初真正花三娘易容后的样子,若不是提前知道对方是假的,冰清玉洁四姐妹都还以为花三娘还活着了。

    蓝清风一下子想了很多,万万没想到冰清玉洁四姐妹居然是白杨派来的,四个看上去一模一样的柔弱女子,居然全都是武士境界的高手!

    那个白杨,果然来历神秘,身边的女人都有这样的身手。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们四个叛徒,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转身杀了身后的两人,争取减轻身上的罪孽”那边‘花三娘’看到冰清玉洁四姐妹后,眼睛一眯冷声道。

    “原来是你,血娘子,当初三娘走后是你来接手了德阳镇”林冰儿看了对方一眼了然道,居然认出了这个人。

    “别说我没有给你们机会,现在将功赎罪还来得急,要不然我就要亲手清理掉你们这些叛徒!”‘花三娘’不,应该是血娘子冰冷道,她身手阻止了周围手持穿云弩的人。

    林冰儿没有回答,左右看了一眼低声道:“妹妹们,?;だ都抑髋<抑髯?,我们回山谷”

    “几位,请求你们帮忙,杀掉此人为我们的妻儿报仇!”蓝清风死死的盯着伪装成花三娘的学娘子祈求道。

    在他看来,冰清玉洁四姐妹都是武士境界的高手,杀掉血娘子绰绰有余了。

    “蓝家主,并非我们不愿帮忙,而是办不到,周围一百张穿云弩,我们稍微一个疏忽就会被射杀不说,血娘子本身就是武士六层的高手,现在或许修为更高,我们更是没法在一百具穿云弩的威胁下杀掉对方,最后,她凭什么能一下子掌控德阳镇?暗中必定还有高手,所以我们必须第一时间离去”林冰儿快速说道。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从蓝清风牛栏山暴起动手到这个时候也才区区半分钟不到而已。

    “既然你们冥顽不灵,那就别走了,给我杀!”学娘子冷笑下令。

    周围还未放下的一百具穿云弩当即冲着他们射出可怕的弩箭。

    “走”林冰儿沉声道。

    她们四姐妹身影闪烁,幻影般游走在蓝清风牛栏山周围,手中长剑吞吐剑气,将一支支弩箭挑飞。

    但弩箭太过密集,她们也才初入武士境界不久,不敢有丝毫疏忽大意,无法长时间如此高强度战斗,随时都会香消玉殒。

    蓝清风牛栏山知道厉害,虽然大仇在心怒火冲天,可此时保命要紧,跟着林冰儿她们飞速离开。

    “想走?”学娘子冷笑,变戏法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两柄暗红色的尺长匕首握在手中,看着护住蓝清风牛栏山冲破人群跑出去数百米的冰清玉洁四姐妹目光闪烁嗜血的光芒。

    嗡……

    血娘子周围的空气轻微嗡鸣,有淡淡的黑色真气弥漫,下一刻,她身影好似凭空消失,出现在了且战且退的冰清玉洁她们周围,手中暗红色匕首吞吐漆黑锋芒,如同毒蛇獠牙般阴毒的刺向林冰儿致命之处。

    “姐姐小心”林洁儿惊呼,身影一闪出现在林冰儿身前,手中长剑嗤嗤吞吐剑气,叮叮两声挡住血娘子的匕首。

    可差距摆在那里,她身躯一震倒飞,嘴角溢血被震伤。

    血娘子轻松倒退十多米眼睛一亮说:“你们这几个小贱人进步不小啊,可惜,作为叛徒都要死!”

    说着,她身影一闪再度冲了过去,速度更快,如同鬼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