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着赵石安排人将材料搬到地下的这段时间,白杨去见了蓝清风他们。

    在会客厅内,蓝清风将关于王朝颁布下来的命令说了一遍,然后和牛栏山一起看着白杨等他给意见。

    王朝颁布征召令,在民间组建武装力量应对当下乱局,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

    听完后白杨和不久前的蓝霜他们一样心头升起这样的疑虑。

    “那么你们现在是怎么想的?”白杨琢么片刻看着蓝清风问。

    与牛栏山对视一眼,蓝清风苦笑道:“王朝颁布的征召令是一定要遵守的,若是违抗命令的话将万劫不复,可是,组建人手后,后续会发生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是以我们拿不定注意,想要听听白少的意见”

    “这样啊……,那么当万人队伍征召完毕后,这支队伍到时候听谁指挥?是负责守卫德阳镇还是开赴其他地方?”白杨问了这两个关键点。

    “不知道,命令只是说让我们先组建人手,完毕后听从镇守大人的下一步安排”蓝清风纠结。

    目前颁布的命令只是征召人手,后面怎么安排谁都不知道。

    心念一动,白杨想到了什么,问:“对了,现在德阳镇的镇守是谁?”

    “名叫花三娘,是一个很平易近人的女子,很是有些手腕,将德阳镇管理得井井有条,不过此人平时比较低调,我们也只见过几面而已,白少不知道?”蓝清风愕然回答。

    噗……

    白杨一口茶水当即喷了出来,一脸无语问:“啥玩意?花三娘?”

    “对啊,有什么不对吗白少”牛栏山挠头问。

    在他看来,尽管一个女子成为镇守也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吧,王朝女子当官的不在少数。

    不止是白杨,此时站在他身后的冰清玉洁四姐妹都美目圆瞪一脸不可思议。

    花三娘不是死了吗?

    心念转动,一拍脑门,白杨说:“我懂了”

    “白少懂什么了?”蓝清风好奇问。

    摸了摸下巴,白杨看了看周围都是信得过的人,对蓝清风他们说道:“王朝的征召令你们继续执行,后面怎么样先别管,不过你们现在必须要尽管去做一件事情,刻不容缓!”

    “什么事?”牛栏山不明所以。

    白杨站起来冷笑道:“你们回去,立即前往德阳镇禁武堂分部,告诉那里的人,如今德阳镇的镇守花三娘是假的,她是血莲教妖人伪装!”

    “不会吧?”牛栏山瞪眼。

    “什么不会,花三娘我亲自弄死了一个还有假?放心,对方绝对是血莲教妖人伪装,你们只管去告诉禁武堂就是,说不定还能立下大功一件,而且我猜测,王朝肯定是颁布了这样一道征召令的,却绝对不可能如此含糊不清,就是那假的镇守搞的鬼,是血莲教的阴谋,至于具体想搞什么鬼才知道”白杨言之凿凿的说。

    当初他被花三娘带到县城去,当时花三娘跟着走了的,白杨还问过她如果她离开了德阳镇怎么办,当时花三娘说这个就不劳白杨费心了。

    如今看来,德阳镇的镇守依旧是血莲教妖人假扮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事情就严重了”蓝清风凝重道。

    “所以要快,在对方真正目的展露出来之前抓住控制或者砍死对方”白杨眯着眼睛说。

    牛栏山迟疑道:“那么我们现在就回去揭发她?”

    “牛伯伯你觉得呢?”白杨无语。

    蓝清风目光闪烁,知道白杨不会骗他们,当即站起来说:“牛兄,走,我们回去,前往禁武堂揭发如今的镇守花三娘,如白少所说,或许还真的是大功一件!”

    “那行,白少,我们先回去,后续情况会第一时间派人送来,告辞了”牛栏山也是个急性子,当即站起来说。

    看着蓝清风和牛栏山离去,白杨摸了摸下巴,总觉得有点不放心,对身边的冰清玉洁四姐妹说:“冰儿,你们暗中跟上去,如果在抓捕‘花三娘’的行动中出现意外的话,你们出手帮一下”

    在白杨看来,如今的冰清玉洁四姐妹都是武士之境的修为,尤其是修炼了冷镜的夺命星光指,四个加起来武师之境的强者都能周旋甚至击杀,去暗中帮助绰绰有余了。

    德阳镇这样一个小地方,血莲教不可能安排一个武师或者宗师来坐镇吧,当初的花三娘也才武士九层而已。

    如此一来就妥了,他继续跑地下去进行自己的研究,不过得先将拿过来的设备以及搬运进去的材料整理一下才行……

    “蓝兄,你脑袋好使一点,白少说的是真的吗?如今的镇守花三娘是血莲教妖人伪装的?”

    在回德阳镇的路上,牛栏山有点不确定的问。

    “白少这么说,想来千真万确了,他没有必要骗我们”蓝清风沉声道。

    “可是,花三娘看上去不是坏人啊”

    “坏人会将自己是坏人写在脸上?你应该明白越是坏人平时看上去就越是人畜无害”蓝清风撇嘴说。

    他俩问答几句,快马加鞭奔赴德阳镇。

    可是,当他们距离德阳镇大门还有几百米的时候,脸色一变,当即勒住奔驰的马匹。

    “血腥味,很浓郁的血腥味!”蓝清风沉声道。

    “出事儿了!”牛栏山双目中凶光闪烁。

    就在此时,从德阳镇的大门内,一群人快速冲了出来,有百十个,呈包抄之势冲向了蓝清风和牛栏山。

    包抄过来的,有德阳镇的黑衣捕快,也有身穿铁甲的军队!

    “我乃蓝家家主蓝清风,你们这是何意?”蓝清风内心警惕,冲着跑来的人沉声道。

    牛栏山拳头捏得咔吧咔吧作响,咬牙道:“干,果然出事儿了”

    包抄过来的人不说话也不动手,只是相隔数十米将他们围住。

    接着,人群后方一个女子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赫然就是如今德阳镇的镇守‘花三娘’。

    这个花三娘和当初白杨第一次见到经过伪装的花三娘一模一样,甚至言行举止都是一样的!

    “蓝家主,牛家主,我们又见面了”‘花三娘’一步一步走过来面带微笑的说。

    周围包围蓝清风牛栏山的捕快军队只是包围,默不作声,但随时都会冲上去乱刀加身。

    目光闪烁,蓝清风皱眉看着‘花三娘’说:“镇守大人,你这是何意?”

    ‘花三娘’走过来,距离蓝清风两人十多米外,轻笑一声说道:“德阳镇禁武堂分部已经被我连根拔起,驻扎在德阳镇的两千守军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德阳镇一千捕快也尽在我的掌握,荣华富贵,就看两位家主如何选择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蓝清风沉声道。

    “还不懂吗?你们既然去找那个人,想来我的身份你们已经知道了吧?不过可惜,我动作比你们快了一点,提前下手将德阳镇掌控在了手中!”

    “如今陈王朝天下大乱,人王之境的兵马大元帅带着八千万精锐叛变,烽火四起,又有我血莲教布局多年,陈王朝风雨飘摇必定飞灰湮灭,这个时候若是你们归顺我血莲教,未来高官厚禄荣华富贵指日可待,你们觉得呢?”‘花三娘’一脸微笑的说道。

    “你果然是血莲教妖人”牛栏山双目爆瞪指着对方说。

    ‘花三娘’一笑摇摇头道:“别说那么难听,自古成王败寇,当陈王朝不存在之后,我血莲教浮出水面,届时,陈王朝才是乱臣贼子!所以,现在是你们选择的时候了,是继续忠于摇摇欲坠的陈王朝,还是归顺乘势崛起的血莲教?”

    “走!”蓝清风当机立断,爆吼一声,腾身而起就要后退。

    但下一刻他表情一僵,身躯僵直不动。

    在人群后方,数十个人被押了过来,男女老少都有,赫然是蓝清风牛栏山的家人。

    “在你们去找那个家伙的时候,你们家的老窝已经被我搞定了,你们的儿女,是死是活就看你们的选择了,若是选择反抗,满门人头滚滚,若是选择归顺,将这嗜心丸吞下吧!”‘花三娘’轻笑道,手中出现一个洁白如玉的瓷瓶。

    嗜心丸,血莲教专门炼制用于控制人的丹药,服下之后,若是得不到解药,将生不如死!

    “爹,你们快走,我蓝家后辈,绝不妥协邪//教妖人!”被人押解的蓝青浑身是血咬牙切齿大声道。

    “爹,你们快走,去找白少爷,若是我们死了,求他帮我们报仇!”牛江冲着牛栏山大吼。

    此时,原本在德阳镇的蓝家牛家直系后代,全部都被抓住,锁链加身。

    “你……!”

    蓝清风牛栏山看到这一幕,汗毛直竖冷汗滚滚,怎么会这样?

    咬牙切齿,却又拿‘花三娘’无可奈何。

    “我的时间很宝贵,如何选择两位家主请尽快哦”‘花三娘’眉头微皱道,显然不怎么耐烦了。

    蓝清风牛栏山暗中对视一眼,接着齐齐看向‘花三娘’大吼一声杀,腾身而起冲了过去。

    “给你们机会不知道珍惜,找死!”

    ‘花三娘’脸色一沉皱眉道。

    手一挥,后方,一道道刀锋斩下,噗嗤噗嗤的声音中,人头滚滚,牛家蓝家被抓住的后辈子弟,蓝清风牛栏山的姬妾女人,全部被斩!

    “??!我要杀了你这个妖女,还我儿女命来”牛栏山恨欲狂,歇斯底里的咆哮,不要命的扑向花三娘。

    任何人,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女和女人被人宰猪一样杀掉恐怕都会发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