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禁武堂的人彻底离去后,小猫这才再次看向他们带来的东西。

    行军丹小猫没有听说过,但对方送来的铠甲无疑是宝物,能抵御武士境界的真气攻击,穿上这样一套铠甲,哪怕只是武者境界的修为,甚至可以说在德阳镇这个小地方都可以横着走了。

    武道修炼很难,德阳镇就有几十万人,可到如今也还没有一个本土武士境界的强者。

    曾经修为最高的车家家主也才武者九层而已。

    “小猫姑娘,没事吧?”

    这边的动静被蓝清风他们知道,闻讯赶来这里询问情况。

    “没事,让你们担心了”小猫转身看着他们笑了笑。

    旋即,她心中一动,看着蓝清风他们说:“蓝伯伯你们来得正好,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帮我一个忙?”

    “小猫姑娘但说无妨,我老牛绝不推迟”牛栏山把胸口拍得啪啪作响。

    这会儿他和牛健都有点狼狈,之前他们父子俩干了一架,结果是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了谁,这让牛栏山心中窃喜,让自家儿子跟着白杨的决定是对的,这才多久,儿子的修为都赶上自己了!

    白杨这条金大腿抱得太正确了。

    “并非什么要事,之前王朝禁武堂给少爷送来了一些东西,看,就在这里,铠甲和一种叫行军丹的丹药”小猫指着边上说。

    蓝清风上前,看到箱子中漆黑的铠甲,眼睛瞪圆说:“这种铠甲我看不出材质,但无疑是难得的宝甲,单一一套就足以当做传家宝!”

    “这种铠甲,送来的禁武堂负责人说,它足以抵挡武士之境强者真气攻击,我不知道真假,所以想试验一下”小猫点头道。

    “能挡武士境界的攻击!”

    牛栏山蓝清风他们惊呼,面面相窥,这可真心是宝贝了,而且这样的铠甲足足一百套!

    这是禁武堂的人送来的,白杨什么时候和王朝禁武堂有这样的关系了?

    反应过来,蓝清风好奇道:“小猫姑娘想怎么实验?这里根本就没有武士境界的强者”

    “武士自然是有的,但我并不是想要破坏铠甲,等下我让人用金属架子撑起一套,你们全力攻击铠甲,看看效果是否属实”小猫说道。

    虽然吃惊于葫芦山谷有武士境的强者,但蓝清风和牛栏山却什么都没问。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东西先搬进山谷中,然后让人竖起坚固的金属架撑起一套铠甲让人猛攻就是。

    撑起的铠甲通体漆黑,并非黑得发亮那种,貌似经过了磨砂工艺处理,一点都不反光。

    这些铠甲都是全身甲,穿上能将一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而且结构巧妙,接口处可以延伸,只要体型相差不是太大都能装备上。

    “嘶,好可怕的铠甲”看着人立而起的铠甲,牛栏山倒吸一口冷气。

    尽管只是一套铠甲,但却犹如面对一头蛰伏的猛兽。

    铠甲的并非鳞甲,而是板甲,在关节之处都有漆黑的尖刺,看上去狰狞无比,头盔形似猛虎,胸口有一个猛虎浮雕,手套如鹰爪,穿上这样一套铠甲,根本就是一个暴力机器,横冲直撞就能杀伤敌人。

    “那么开始吧,麻烦了”小猫点头道。

    牛栏山站出来说:“我来!”

    没人和他抢,只见他深吸口气,运转家传铁牛劲,浑身噼里啪啦的爆鸣,整个人都膨胀一圈,皮肤变成了铁灰色,犹如一头发狂的奔牛。

    轰!

    地面一颤,他冲向竖起的铠甲,不需要任何招式,只是用尽全力一拳打在了铠甲上。

    刺耳的爆鸣声中,竖起的铠甲被打飞出去数十米远!

    有人快速捡过来,众人一看,纷纷惊骇。

    牛栏山全力一拳打在铠甲上,居然没有能在上面留下丝毫印记,铠甲除了沾染灰尘外光亮如新!

    “好宝贝啊,若是能穿上这样一套铠甲,老牛我足以单挑十个同级别的人”牛栏山双眼放光的说,恨不得将铠甲吃了。

    “感觉怎么样?”蓝清风问他。

    “啥感觉?”牛栏山没懂。

    “就是你打在铠甲上的感觉啊”蓝清风无语。

    挠挠头,牛栏山说:“这套铠甲坚固无比,我的力量根本无法崩碎甚至在上面留下丝毫印记,还有一点,这套铠甲不知是如何锻造出来的,我能感觉到,它能将我的力量削弱五成,也就是说,若是有人穿上铠甲的话,真正能对对方造成伤害的只有五成力量!”

    嘶,周围响起一阵抽冷气的声音。

    穿上铠甲相当于就能无视对手近半的力量,这就牛逼大发了。

    尽管只是简单的实验,但小猫完全肯定了送来铠甲的禁武堂成员所描绘的,这些铠甲真的能抵挡武士境界的真气攻击。

    那么接下来就没必要实验了。

    “蓝叔叔,你们听说过行军丹吗?”小猫让人收拾起铠甲后问。

    蓝清风点点头道:“这个我还真知道,行军丹并非什么珍贵的丹药,不能帮助修炼增加武者的修为,它只是一种王朝军队食用的粮食,虽然口感不怎么样,但吃下一粒就能让人一天不会觉得饥饿,避免了行军打仗时携带大量的粮草”

    和禁武堂成员所说的一样,接着小猫又让蓝清风辨认了一下,对方送来的的确是行军丹无疑。

    这些东西要如何处理还得白杨来拿主意,在牛栏山他们眼巴巴的目光中,小猫也只能将其入库。

    这边事情还没完,被白杨派出去的虎子就带着人回来了。

    跟着他回来的还有三艘长达五十米的货船,货船上堆满了各种金属材料草药等等乱七八糟的物品。

    “少爷说过,东西弄来了第一时间给他送去,去安排人来搬东西吧”小猫对赵石说。

    虎子他们平安归来,明显没有遇到任何意外,接下来一通忙活。

    人群边缘,?;ɑê屠缎啦⑴哦?,两人心情复杂,尤其是她们看小猫的目光,内心五味杂陈。

    “除了出身之外,我没有任何地方比得上她”看着井井有条处理各种事情的小猫,?;ɑň澜岬?。

    蓝欣笑了笑道:“喜欢一个人不犯法,但如今看来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走吧,努力修炼,说不定什么时候乱局就波及到这里,每增加一丝实力到时候就多一分保命的把握”

    “蓝姐姐,你就这样放弃?甘心吗?”?;ɑǹ醋爬缎赖谋秤拔?。

    脚步顿了一下,蓝欣轻松道:“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何来甘心不甘心一说?”

    “我不会放弃的,虽然一开始只是爹爹的要求,但越是了解他,就发现他这个人越是好玩,如果能和他在一起的话,一辈子应该能很开心吧”?;ɑㄗ飞侠缎赖牟椒ニ?。

    蓝欣没有说话,目光闪烁,心道傻丫头,你现在觉得好玩,当你真的陷进去之后,才知道那有多痛苦……

    小猫看了一眼蓝欣?;ɑㄋ堑谋秤?,内心有点小纠结,要如何说服她们给少爷生宝宝呢?

    这是个问题!

    小猫一直都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很卑微的位置,她无法给白杨生宝宝,就在想办法给白杨张罗能帮他生宝宝的女人,至于其他女人跟着白杨会不会动摇她的地位这种事情她没想过……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处于地下的白杨是不知道的,他也没有用念力延伸出去看。

    将地乳精华喝完后,他开始蛋疼的嗑药,一二十万壮气丹,吃得他想吐。

    “娘的,这念力何时才能到极限……”

    咯吱咯吱,坐在一个木箱上,白杨将嘴里的壮气丹咬得咯吱咯吱作响心中骂骂咧咧。

    喝下地乳精华,吃了近万枚壮气丹,他这会儿的念力控物重量已经提升到了五十八公斤,进步飞速。

    然而还是没法用念力包围自己实现肉身飞行的梦想。

    “我的体重现在是一百五十斤,吃完剩下的十九万壮气丹念力控物估计能增加到七十八公斤,不知道那个时候能不能实现肉身飞行的梦想……吃得想吐啊”

    念力控物和他的那种赤红火焰都是异能,和神道修士息息相关又没有关联,成就阴神没有让异能火焰再度变异,也没有让念力控物的重量发生改变。

    这些问题他现在都还没想明白,干脆不想。

    如果这会儿他意识沉入识海的话,就会发现在他的识海之中‘水流’涌动不断壮大,好似要汇聚成海洋一般。

    他是野路子出身的神道修士,没有时时刻刻观察识海情况的习惯,此时压根没注意到。

    当当当的声音突然在地下空间回荡,声音是从角落一个铜铃中发出来的。

    “东西送来了”白杨眼睛一亮,走向门口。

    铜铃有绳子和外面链接,约定好了如果虎子把东西弄回来就拉响铜铃提醒他。

    “总算是能开始我的研究了,壮气丹一时半会儿吃不完,在研究中当零食吧”

    心中如是想,当他来到出产地乳精华那个山洞的时候,已经有人将各种材料源源不断搬运进来了。

    指挥他们将东西放入地下空间分门别类放好的同时,白杨惯例询问外面的情况。

    “蓝清风和牛栏山来了?禁武堂把东西送来了?”

    得知这两个情况白杨微微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