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轰鸣,尘土飞扬,两匹烈马在路上飞驰,骑马的人面带急色,闷头赶路,两人并未交流。

    两匹马都是难得一见的好马,高两米,肌肉线条优美,至少价值百万钱,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

    这样的马按道理来说主人都无比爱惜,可在不停的催促下,两匹马已经气喘吁吁汗出如浆。

    “快到了”看了一眼前方高大的城墙,其中一人瓮声瓮气的说。

    啪,鞭子呼啸,马屁唏律律嘶鸣,向着前方奔驰而去。

    “来人止步!”

    当骑马的两人来到城墙边上的时候,被一队身穿雪亮铠甲的人拦住。

    马匹止步,人力而起,赶来的两人翻身下地,其中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的中年人说道:“我们要见白少”

    骑马来到这里的两个人,一个长相儒雅,一个却身如铁塔,对比强烈。

    门卫认出了两人,当即换了一副面孔说:“原来是蓝大人和牛大人,请进去吧”

    来到葫芦山谷的,赫然是德阳镇蓝家家主蓝清风和牛家家主牛栏山,他们一脸急切,不知来到这里所为何事。

    两人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却也为这里的变化感到吃惊。

    他们被人直接带到了山谷深处,小猫得到消息亲自接待,蓝霜牛健他们也很快赶来。

    “蓝伯伯,牛伯伯,不知你们前来所为何事,其实无需亲自前来,遣人过来通知一声即可”下人上茶后,小猫看着他们一脸微笑道。

    白杨不再的时候,小猫再度变成了那个智珠在握波澜不惊的女孩。

    “对呀爹,出啥事儿了?是不是要干架?和谁干架?”牛健瓮声瓮气的问,一副兴致勃勃的表情。

    蓝霜无语,皱眉看着蓝清风问道:“爹,难道是德阳镇也受到波及了?”

    “老蓝,你说”牛栏山自觉口才不行,让蓝清风说明情况。

    面对在场的一众小辈,蓝清风巡视一圈说:“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们拿不定主意,想听听白少的意见,对了,白少呢?”

    “少爷现在有事情,不方便见客,还望见谅,如若两位伯伯不急的话,可以先在此住下,等少爷忙完了再来见两位伯伯”小猫点头道。

    既然蓝清风和牛栏山是来找白杨的,她没有自作主张的询问什么事情。

    聪明如她,知道什么该自己做主什么不该自己做主。

    蓝清风牛栏山对视一眼,有点无奈,这就没法搞,白杨在忙。

    想了想,蓝清风看着小猫说:“那我们就先住下吧,不过只能待三天时间,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小猫姑娘通知一下白少,我们的确遇到点事情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会的”小猫点头,吩咐下人带他们下去休息。

    在蓝清风他们下去后,小猫沉吟片刻,还是没有去打扰白杨,在之前白杨就告诉过她,接下来自己要做一些事情,不要让人打扰。

    “爹,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如此火急火燎的跑来”门外,牛健问牛栏山。

    他父子俩都是大块头,站在一起有得一拼。

    “没你的事儿,乖乖跟着白少就好”牛栏山摇摇头说,显然是知道自家儿子不是动脑子的那块料,接着他微微愣了一下,看着自家儿子眼睛一亮说:“狗曰的可以啊,进步不小,来来来,和老子干一架试试你的斤两”

    牛健挠头说:“爹,我不跟你打,万一把你锤死了我会招雷劈的”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不打也得打,看招”牛栏山不管那些,体内噼里啪啦的爆鸣,身躯都大了一圈,举起拳头就扑向了牛健。

    “嘿,怕你呀,看拳”牛健不甘示弱,和他老爹打成一团。

    砰砰砰的闷响拳拳到肉,让人脸皮抽搐,这对父子是真打……

    ?;ɑㄔ诒呱衔媪?,自家老爹和哥哥太丢人了。

    蓝清风父子一副见怪不怪,没搭理。

    “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蓝欣比较关心蓝清风他们为什么来这里,开口问。

    蓝清风皱眉,想了想摇摇头说:“的确出了点事情,不过这不用你妹操心”

    “爹,我们都已经长大了”蓝霜开口道。

    微微一愣,看着自己的儿女,蓝清风这才发现他们都已经长大了,再不是当初咿呀学语的小不点。

    时间过得真快,往昔种种仿佛昨日。

    “既然你们想知道的话,告诉你们也无妨,也想想应对之策,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今天,我和老牛都接到了王朝颁布的命令,德阳镇需要组建一支万人队伍听候差遣应对当下乱局,而我们蓝家和牛家首当其冲,每一家要出两千人,还得家主亲自带队,所以不知道如何是好,才特地前来询问白少帮忙拿主意”蓝清风将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蓝欣蓝霜他们面面相窥,面对这种情况还真不知道如何处理。

    “爹,德阳镇要从民间组建一支万人队伍,我们蓝家和牛家各占了两千,那么还差六千怎么办?还有,其他城镇是否也是一样?然后,这支组建起来的队伍最终听谁指挥?”蓝霜一连问出这些问题。

    “剩余的六千当然是从镇子的其他方面组建,摊派到我们两家的各两千,其他镇子也是一样,至于最后听谁指挥,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蓝清风皱眉道。

    蓝霜兄妹陷入沉思,王朝已经乱到这种地步了吗?需要从民间组建队伍应对乱局,只是,如此一来,他们蓝家将得到什么失去什么?要如何应对这道命令?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钛合金铠甲的山民火急火燎的从外面跑来,微微点头打招呼后直接进入客厅去找小猫去了。

    客厅内,小猫看着进来的山民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禀报少夫人,山谷外来人了,恐怕需要少爷亲自去接待”山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

    小猫平静问:“需要少爷亲自接待?来的是什么人?”

    “来的是禁武堂的人,而且是从县城来的”山民回答。

    小猫沉吟片刻说:“少爷现在不方便见客,我去看看”

    “可是,对方指名道姓的要见少爷啊”前来禀报的山民纠结了。

    “少爷让我全权处理这里的事情,他现在有事,走吧”小猫说道。

    最终小猫还是没有去打扰白杨,带着闻讯赶来的赵石前往葫芦山谷口。

    葫芦山谷门口城门外,二十个身穿黑甲的禁武堂成员静静的站着,看不到面容,默不作声,给人无比阴冷的感觉。

    周围护卫葫芦山谷的人如临大敌,这可是王朝禁武堂的人,招惹不得。

    很快小猫带人来到门口,面对禁武堂的人依旧面不改色,平静的问:“各位前来所为何事?”

    “白杨呢?”二十个黑甲禁武堂成员中有人站出来声音冰冷的问。

    “我家少爷现在有事脱不开身,这里的事情全权交给我处理,有什么事情和我说也是一样”小猫平静道。

    “你是小猫?”对方问。

    “我是”

    “那好,东西交给你也是一样,当初在迷河林中,白杨将巨蟒尸体交由我禁武堂帮忙炼制物品,如今已经完成,按照当初的约定,他应得的部分我们已经带来,战甲一百套,巨蟒肉炼制的行军丹十三万枚,请清点查收”对方一指身后说道。

    小猫抬头看去,这才发现在这些人身后对着一堆木箱。

    稍微思索,小猫想起在迷河林中白杨的确和禁武堂有这么一出交易,只是当初负责此事的左刀好像已经死在了迷河林中,禁武堂还讲信用?

    明白了什么事情她就不纠结了,过去清点物品。

    打开其中一个箱子,里面躺着一套冰冷漆黑的铠甲,这是全身甲,但又和眼前禁武堂成员身上穿的不一样,看着更加冰冷渗人。

    “这种铠甲,用那条巨蟒的鳞皮为主材料,加入了其他材料锻造而成,能抵御普通武士境界武者的真气攻击”在小猫观看铠甲的时候,负责送东西来的禁武堂首领在边上介绍道。

    小猫点头,自认为禁武堂的人不会骗人,然后去检查所谓的行军丹。

    丹药装在箱子中,一个个瓷瓶码放得整整齐齐。

    “这种行军丹,是以那条巨蟒蕴含特殊能量的血肉为主材料辅以其他药材炼制而成,服下一粒,可确保一个人一天不用吃东西,每一瓶一百粒,一共十三万?!倍苑皆俣冉樯艿?。

    小猫拿起一瓶,倒出一??戳丝?,丹药花生大小,暗红色,有一股微微刺鼻的香味。

    随意看了看,小猫看着对方点头道:“东西我代我家少爷收下了,辛苦各位,饭菜已经准备好,还请各位进去歇息吃顿便饭”

    小猫很聪明,没有一件一件的去实验铠甲和丹药的真实性,如若真的那样的话,就得罪禁武堂了。

    王朝禁武堂,想来为了这点东西还做不出欺骗的事情。

    “任务已经完成,我们还有事情,就不打扰了,告辞”对方拒绝,转身挥手示意其他人离去。

    翻身上马后,对方看着小猫说:“你不错,这个地方也不错”

    “多谢夸奖”小猫平静面对。

    她知道,自己没有仔细检查这点对方很满意,若自己斤斤计较的话又另当别论了。

    在对方转身的时候,小猫对身边的赵石小声嘀咕了两句。

    赵石点头转身离去,不一会儿就抱着一个箱子冲出来,追上禁武堂成员的步伐递上箱子说:“各位辛苦,一点茶水钱,不成敬意,无论如何也要收下”

    “好”为首一人没有拒绝,收下箱子,策马离去。

    小猫深知人情世故,对方虽然是任务前来,却也给出了足足百万钱的幸苦费,这点钱不多,却让大家都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