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王朝境内,亿万众生人心惶惶躁动不安。

    一尊人王崛起,天下震动,还没有等各方势力反应过来,这个新晋人王直接降临王都,各方势力关注,目光一下子投向这个地方。

    新晋人王来到王都想要做什么?

    不等人们从这样的想法中反应过来,旷世大战在这位人王归来不足半天时间发生。

    “薛武峰,给我滚出来!”

    伴随着这样一声大怒吼,旷世大战就此爆发。

    下一刻,王都境内,半个城池都在颤抖,一轮血色骄阳升空,映照天地血红一片,宛如修罗地狱降临世间。

    “原来是大王子殿下!不,现在应该称你为白衣武王”血色骄阳中,传来一声不可思议的声音。

    陈永发晋升人王归来,强势无比,一来就找上了陈王朝兵马大元帅薛家家主人王之境的薛武峰。

    陈永发消失数百年,人们以为他已经陨落在某处,王朝陛下,也就是陈永发的弟弟追加他白衣武王的封号以祭奠自己的哥哥。

    曾经陈永发武力力压王朝境内无数天才,武道修为惊人,才有了这个武王的封号。

    哪知他消失数百年,人们都已经将他遗忘的时候却强势归来,已是人王之境!

    “休得多言,杀!”陈永发如一轮金色骄阳升空,撼动世间,直接强势对着同为人王之境的兵马大元帅薛武峰出手。

    “武王殿下,你这是何意?”薛武峰沉声道。

    “小雨因你薛家的人算计而死这是其一,你薛家把持王朝兵权,一再压迫我陈氏王权,这是其二,你薛家不灭天理何在!”

    陈永发咆哮,声音传遍九天十地。

    他一拳打出,天宇颤抖,一道金色长虹横贯苍穹,化作一杆恐怖绝伦的长枪刺向那血色骄阳。

    陈王朝很多上层势力都知道,薛家权势滔天,把持王朝七成兵权,加上薛武峰是人王之境的修为,一再压迫王朝权利,早就让如今的陈王不满。

    但是奈何,如今陈王修为不够,麾下更无人王强者守护,只得一再忍让,这更加助长了薛武峰的嚣张气焰。

    如今陈永发归来,得知这一情况,加上昔年心爱的女子也是薛家之人算计而死,新仇旧恨爆发,直接就杀上了薛家!

    这是一个讲究极端武力的玄幻世界,一言不合就开干,是以,这场战斗就这么爆发了。

    陈永发并非没有脑子的人,知道一旦和薛家翻脸对整个王朝势力将造成动荡,可自己归来早晚会被知道,那时薛家就会做好各种准备,最后局面将会更为不利。

    是以他直接就快刀斩乱麻杀上了薛家,打乱薛家后续有可能的安排。

    薛武峰纠结,陈永发说他把持兵权压迫王朝权利这他无话可说,然而第一个理由是几个意思?小雨是谁?压根不知道啊。

    薛武峰可不知道数百年前他薛家一个人在青木县干的那点屁事。

    此时说什么都没用,已经撕破脸皮,只能开干。

    灭掉陈永发,王朝正统陈氏恐怕更加奈何不了我薛家!

    打着这样的心态,薛武峰对于陈永发强势出手。

    在他看来,这陈永发‘闭关’数百年虽然成为了人王,可也只是新晋人王而已,自己已经踏足这个层次上百年,足以将其碾压!

    面对那横贯苍穹足以刺穿虚空的金色长枪,薛武峰并指如刀劈出,天地扭曲,方圆百里虚空褶皱,一道血色刀锋杀气腾腾的斩下,带着灭绝一切的气势。

    两个人王之境的强者大战,足以打爆一方地域,下方的王都各种阵法闪现,方才挡住他们战斗的余波。

    “杀!”陈永发低吼。

    金色长枪与血色刀锋相遇,天宇颤抖,刺目的光华照耀九天十地,人们再无法看到内中情形。

    人王之境的强者出手,顷刻间就能碰撞无数次,王都上空彻底化作一片混沌之地,无人能看到内中情形。

    这样的情况只僵持了几个呼吸,一道血色长虹横跨天际消失无踪。

    “这都是你陈氏逼我的,从此,我薛家反了,我将带领八千万大军推翻你陈氏王朝!”

    当那血色长虹消失后,一个愤恨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

    “再见之日,就是斩你之时”陈永发强势回应。

    他没有能第一时间杀掉薛武峰,但薛武峰却败了,并非陈永发不想追下去将其灭掉,对方毕竟是老牌人王强者,一时根本杀不掉,而且薛家反了,后续动荡,他必须要亲自坐镇王都以防意外发生。

    陈永发强势归来,直接将蠢蠢欲动的薛家逼反,天下震动,兵烽四起,这是一场浩劫,必将席卷无数生灵。

    薛家反了,王朝八千万军队被薛家经营得铁板一块,当然也跟着反了,大战一触即发。

    就在这个当头,一直不安分的血莲教乘机搞事儿,教主直接发出声音,将带领血莲教众灭掉陈王朝!

    无数人心肝颤抖,血莲教加入这场乱局,乱上加乱。

    这还不算,周围几个王朝本身就虎视眈眈,乘着这个机会,各自调遣大军奔赴边境,目的不言而喻。

    这样的局势下,整个城王朝都在动荡,风雨飘摇。

    在整个陈王朝都人心惶惶的时候,陈永发和当今陈王却一脸微笑没有一点压力。

    王宫一间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中,陈永发和当今陈王陈永信相对而坐,面对珍馐美味却无动于衷。

    陈王一身金袍威严无双,虽然他年纪比陈永发要小,外表却看上去比陈永发要老很多,如今陈永发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外表,陈永信却看上去三四十岁。

    “王兄,多谢了”陈永信端起酒杯说。

    陈永发一脸微笑的摇摇头说:“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而已,陈氏王朝权柄,岂能容许他人染指,王弟,你下了一手好棋,当初我的决定是对的,你比我更适合继承王位”

    陈永信轻笑道:“王兄,如今薛家已反,就能正大光明的清君侧,乘着这个乱局,血莲教也必定会浮出水面,正好一网打尽,那些依附薛家阳奉阴违的家伙,也才好下刀,还有,周边王朝虎视眈眈,唯有将内部安定后,才能对他们举起刀锋!”

    陈永发微微点头道:“可是王弟你想过没有,这是一步险棋,稍一不慎将万劫不复”

    “在王兄没有归来的时候,我只有五成把握灭掉薛家和血莲教稳定局势,如今加上王兄,现在有八成把握”陈永信自信道。

    “薛武峰,我亲手斩他”陈永发点点头道,没再说什么。

    “好!”

    当下陈王朝境内的乱局可谓陈永发一手造成,但若真将这当做是一场没头没脑的复仇行动就大错特错了。

    这根本就是陈永发兄弟俩搞出的把戏,为的就是逼反薛家,让血莲教浮出水面彻底一网打??!

    王道心学,走一步看百步,岂是一般人能揣测的?

    陈王朝屹立数千年,真以为一点底蕴都没有?一个薛家掌控兵权就能让王室忌惮?一个血莲教藏头露尾就让他无可奈何?

    笑话,王朝只是想要一个契机将其彻底一网打尽而已。

    而陈永发归来,这个契机就成熟了!

    虽说这场乱局必将波及苍生造成生灵涂炭,可王道博弈,本身就以苍生为棋子,王道无情,唯权永恒!

    然而这些和白杨没有一毛钱关系,他在得知陈王朝乱局开始后,就立即带着虎子等人赶往葫芦山谷方向。

    好在德阳镇紧邻迷河林,算得上是陈王朝边陲,天大的余波还未波及到这里来。

    在这里,天高皇帝远,人们依旧该干嘛干嘛。

    只是,在这正常的生活下,人们心底依稀有些不安,稍有不慎就会被席卷近这场浩劫之中。

    舟船行驶在碧波河上,白杨看向德阳镇的方向,那边巡逻卫兵明显比曾经严密了十倍,官府的捕快成群结队出现,驻扎的军队已经上了城墙,就连禁武堂都没有闲着。

    “老哥回去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必定是有目的的,他不是傻子,不可能想不到如今的局面,只是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感受到德阳镇方向隐约的压抑气氛白杨心中不解。

    摇摇头,他不去想这些,管他吊事,没有去德阳镇,让船只拐了个弯,直接向葫芦山谷的方向而去。

    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曾经荒芜的山谷大变样,首先是入口之处,一堵高达百米的城墙拔地而起,如一条巨龙横卧在地上,将山谷内部彻底隔绝。

    很难想象,这堵高百米的城墙是人力修建起来的,没有任何机械加入其中!

    在城墙中间有一个二十米高三十米宽的大门,边上还有两个十米高的小门,再在靠近山体的地方,有一个更大的门户,高八十米宽百米,下方挖通链接碧波河引入河水方便船只进出。

    “不错,在城墙上架上百十个导弹发射装置,千军万马也别想进入山谷”白杨看着城墙满意点头。

    山谷内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但他很快就可以看到了。

    此时,在城墙上,几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白杨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