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白杨来说,这什么赌局刺激个毛线,别说九亿美金了,就是再多万倍他的心情也不会起伏丝毫。

    王清雨在他边上微微侧目,知道白杨不是个安分的主,跑这儿来绝对要搞事儿,却也没有想到白杨刚上桌就玩这么刺激。

    那是九亿美金!不是九块,折合人民币都是五十多亿了,这要是输了……

    啧,总之心情复杂。

    白杨给了她一个安啦的表情,仿佛在说输不了。

    王清雨抿嘴没说啥,她知道白杨的本事,即使是万一输了也没啥大不了的。

    然而白杨这样的手笔直接就让周围的其他人蒙圈了,一个个见了鬼的表情。

    宋一道唐十六浑身一抖,差点没吓尿,大爷,你要不要这么玩?

    九亿啊,而且是美金,他们虽说一个个家大业大,但一次性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要是家里知道拿来赌绝逼打断四肢。

    太特么刺激了,老白你要不要这么搞,我们还玩个蛋蛋?

    宋一道无语,看了看其他人苦笑道:“玩不起,即使上去输了也赔不起,这把我放弃”

    不放弃也没办法,宋一道这会儿的筹码满打满算也就千把万,边凉快去。

    “这就没法玩”唐十六一脸便秘,自己筹码不多,压上去也赢不了多少,要是一旦输了的话……干脆上吊算了。

    其他人面面相窥,脸皮直跳,这哪儿跑来的疯子,简直没法愉快玩耍。

    “跟不起,这把弃权……”

    “算了,我再看看”

    有一个算一个,当白杨压上九亿美金后,全部都怂了,赢了赢不了多少,输了搞不好要倾家荡产。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白杨微微一笑。

    他的目的就是让宋一道这帮人下场,要不然赢他们的钱有毛意思?要赢就赢歪果仁的。

    饶是那金发帅哥心理素质超好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眼皮直跳,见过玩的没见过这么玩的,九亿美金啊,就那么眼皮都不眨一下的丢出来,这家伙钱多得烧不完是吧?

    不知不觉,他脸上已经有一滴冷汗滑落,这把赢了也只能赢一亿,可要是输了,实打实的九亿就得拿出去!

    也不是没见过大场面的人,那家伙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白杨问:“这位兄台确定吗?”

    “听说你们歪果仁都很干脆,怎么这会儿反而变得婆婆妈妈了?”白杨笑道。

    点点头,金发帅哥眼中莫名升起一丝疯狂的念头,看着白杨说:“好,我跟你赌,不过我现在还可以追加吧?”

    “完全没问题”白杨耸耸肩。

    哗啦,对方直接将自己身前的筹码全部推出去,死死的盯着白杨说:“我这里还有十九亿三千万的筹码,加上之前压的一亿,凑个整,就当二十亿好了,你敢赌吗?”

    白杨一脸轻松,表情不曾变过一丝,笑道:“当然没有问题,你要是还有更多的资金也可以压上,我跟你赌!”

    下意识吞了口口水,金发帅哥看了看自己的筹码,想了想赌就赌,反正都是赢来的,心头一动,看着白杨笑道:“既然你这样说,我就再追加,之前他将自己手中的一些公司股份折算成现金从我这里借走了五亿,他也用自己的股份抵押了五亿!”

    说道这里,他分别指了只宋一道和唐十六,然后啪一声丢出一张银行卡在桌子上,看着白杨带着点疯狂的说:“这张卡里,还有二十亿美金,加上他们两人的股份,我全压上,一共五十亿,你,敢赌吗?”

    这家伙近乎疯狂的举动,吓得周围其他人心肝乱颤,五十亿啊,而且是美金,就这么丢出来了?

    其中几个人浑身发抖,自己家里面的总资产也没这么多!

    “有何不敢?跟你赌了”白杨似笑非笑的说,波澜不惊,心中有点诧异,唐十六也输那么多?傻逼啊,不知道收手?

    对方往椅子上一靠,看着白杨眯着眼睛说道:“规矩你都知道,我输了了不起输九亿,可是你输了却要输五十亿,你的筹码不够啊,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拿得出那么多钱来?”

    白杨眉毛一挑,没想到对方在这儿等着自己,想了想微笑道:“我现在手中的确那不错那么多钱来,不过这个简单,我和这家娱乐场所的老板有交情,借他个几十亿应该是没问题的,所以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其实他和长春谷的老板有毛交情,但借钱还不简单,稍微催眠一下,借到钱了了不起等下赢了还了就是,非常时刻非常行非常手段嘛。

    白杨压根就没想过自己会输。

    他会输吗?

    “没看到钱,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对方眯着眼睛说。

    居然不相信老子,白杨翻了个白眼,看了看其他人,也是一脸怀疑,白杨撇撇嘴,直接对身边的服务员说:“把你们老板叫来”

    “好的”对方表情微微一僵,然后用对讲机通知上去了。

    白杨这是用了点手段了,精神力直接控制对方,要不然对方甩你个毛帐,不过接下来来的不是老板,而是一个经理,如法炮制,一级一级上去,十分钟后真正的老板来了。

    然后在其他人见鬼一样的表情中,白杨和对方进行了一场短暂而‘友好’的谈话,最后四十一亿美金的筹码就送来了!

    ‘我擦,白杨啥时候这么牛叉了,居然和长春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也有交情?我咋不知道’宋一道有点懵。

    有锤子交情,白杨不过是用了点手段借钱而已,很快就可以还了,而且还没利息。

    然后他看着对方笑道:“现在可以开局了?”

    对方冷汗直冒,看了看白杨,一咬牙说:“开,不过我要亲自洗牌”

    “随便”白杨无所谓道,看你个歪果仁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对方显然不敢大意,毕竟这一局太大了。

    将用过的牌拿走,重新要来了五副新的扑克牌,将花人大小王找出,让白杨验牌,确认无误后花里胡哨的洗牌。

    白杨打了个哈欠,你倒是快点啊,嘴角勾起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

    对方会记牌是绝对的,哪怕不用念力观察,凭白杨的肉眼也看出地方在洗牌的侍候玩猫腻,而且,白杨还细致入微的用念力观察到,对方的眼睛里还戴着一般人肉眼分辨不出来的隐形眼镜,估计能看穿牌!

    高科技出千啊,啧啧。

    无所谓了,麻痹你花样再多还能玩过老子开挂的?

    对方牌足足洗了三分钟,这才将手一顺,两百张牌就一字排开的摆在了桌子上。

    深吸口气,他看着白杨说:“谁先抽?”

    “看你急不可耐的样子,你先来吧”白杨撇撇嘴。

    对方也不客气,毕竟事关五十亿的赌局。

    下一刻他看向桌子上的牌,浑身一僵,哎麻痹,那二十张十点的哪儿去了?

    他带着特殊的隐形眼镜,能看穿牌,然而此时目光一扫,五副扑克牌,二十张十点的牌全没了!

    他洗的牌,也记住了牌的顺序,当然知道哪张牌在什么地方,目光看向原本应该是十点的位置,然而那张牌却是九点!

    不可能!

    他浑身颤抖,牌是自己洗的,白杨隔很远动都没动,抱着双手没接触过牌,不可能把牌换了,那么到底哪儿去了?

    “快点啊,我赶时间”白杨催促道。

    对方冷汗都下来了,浑身一抖,看了白杨一眼,一咬牙伸手抓向了哪张九,万一眼镜出错了呢,高科技很多时候都靠不住。

    然而拿起来一看,真的是张九,怎么可能?

    不对,这张九下面还有一张牌,之前两张牌严丝合缝的重叠在一起他一时没注意到。

    周围的人面面相窥,这洗牌摆拍的技术不咋样啊,看上去挺专业呢。

    然而全都看着,没有做声,目光闪烁不知道打什么主意。

    白杨笑了笑,就在对方拿起那张九的位置拿了下面一张牌,是张方片十,拿起来笑道:“哥们,你洗牌的技术不咋样啊,两张牌都重起了,上面一张你拿到了什么?下面一张我拿到了十”

    说话的时候,白杨将牌摊开!

    对方眼睛一瞪,这怎么可能?自己洗牌,十点原本就在那里,但两张牌却重起了,上面是九,下面是十?

    白杨心中冷笑,麻痹跟老子玩?还玩猫腻?玩不死你!

    二十张十,全部都和九点重了,上面一张是九,下面一张是十,白杨用念力在他洗牌的时候搞的鬼。

    规矩是手指砰到哪张牌就不能改变了,那好啊,每一张十上面都严丝合缝的盖着一张九,你只能砰上面一张,下面的十是老子的!

    你换牌拿?其他地方最大的是八点,老子拿九点一样赢你!

    ?;ㄑ?,个歪果仁,哥是开挂的,你算老几?

    对方浑身颤抖,有点不知所措了,就如同之前他出千别人抓不到把柄一样,他找不到白杨搞鬼的把柄,就没法揭穿,只能哑巴吃黄连。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颤抖着拿了五张九点,加起来四十五点。

    然而白杨每一次都在他拿牌的地方拿起一张,正好是十点,加起来五十点,完爆对方!

    “啧啧,我的点数比你多哦,貌似你输了,五十亿,我就不客气了”白杨看着对方和好整以暇的笑道。

    “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正好所有的九点都在十点上面?所以,你出千!”对方双目寒光闪闪的盯着白杨说。

    白杨撇嘴道:“输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