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猛男客气的拦住了白杨和王清雨。

    他们清一色的黑西装,耳朵里面带着耳麦,衣服下鼓鼓囊囊的明显藏着真家伙,双手布满老茧,明显是长期使用武器的结果。

    这几个家伙明显杀过人,而且不是一个!

    这种人,要么是真正上过战场退下来的特种兵,要么就是脑袋别腰上的雇佣兵没跑了。

    面对四个人如刀子一样的目光,白杨面不改色,就连他身边的王清雨也是一样。

    这点场面,对两人来说都只是毛毛雨了。

    尽管白杨和王清雨身上穿的价值不菲,而且是从千万级别的豪车下来,但长春谷有规矩,不是会员,没有人介绍,不能进就是不能进!

    好在这里是顶级娱乐场所,没有让他们站着干等,有服务员端上瓜果饮料让他们在边上休息。

    “这个地方不错,我以前居然不知道”打量周围奢华低调有内涵的装饰,白杨评头论足。

    王清雨在他边上似笑非笑的说:“杨杨要不要办张会员卡?听说这里能随时找来各种女明星哦”

    白杨嘴角抽搐,看着身边的王清雨一脸古怪,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摇摇头道:“没时间来玩,还是算了”

    大爷的,鬼知道女孩子的心思是怎么想的,如果顺着王清雨的话头说下去,搞不好会被‘家暴’……

    “真的不考虑一下?我不吃醋的”王清雨笑眯眯的说。

    “考虑你个大头鬼”白杨敲了敲她的小脑袋。

    王清雨抿嘴笑了笑,天知道她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等待的时间不长,满头大汗一脸苍白的宋一道就急匆匆的跑来了。

    “白哥,白大爷,哪儿呢”那家伙来到休息厅四处打量焦急的喊。

    白杨无语,站起来说:“你瞎啊,这么大个人你看不到?”

    “我这不是急晕头了嘛,快快快,救命啊白大爷”宋一道麻溜跑过来哭丧着脸说,活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啧啧,宋大少居然也有今天,简直要庆贺一下才行”白杨打量着宋一道笑道。

    所谓的最佳损友大概就是这样的了吧?

    “白大爷,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这些,帮我度过难关再说,以后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宋一道抓着白杨的手不放,就差哭诉了。

    “放开你个死玻璃,还有,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儿子我一准掐死免得被气死”白杨甩开宋一道无语。

    俩大男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听说这个长春谷只要你有需要,同性之爱也能帮忙牵线的说……

    王清雨站在边上,落后白杨半步左右,一脸恬静的微笑,不说话。

    “清雨姐?你们……真的……?”宋一道看到王清雨,微微诧异了一下,看了看白杨又看了看她。

    “宋一道,我们又见面了”王清雨礼貌性的和宋一道打招呼。

    严格的说起来,之前的宋一道家和王家家世相差不是太远,可王清雨和白杨确定了关系,这就要超出老大一节了。

    宋一道是个二代,但不代表傻,对很多东西很敏感,是以王清雨明显比他小,他却要叫一声姐,这就是现实。

    “嫂子好嫂子好”宋一道连忙换了一副嘴脸。

    脸颊微微一红,王清雨有点羞涩,但还是坦然接受了这个称呼。

    白杨给他肩膀轻轻一拳将他视线转移过来没好气道:“看啥呢,这是我媳妇,多看一眼我锤死你”

    “不敢不敢,对了,白哥,白大爷,你可一定要帮忙啊,话说你真没钱?”宋一道反应过来,紧张兮兮的看着白杨说。

    耸耸肩,白杨无奈道:“我是真没钱,现在钱都是媳妇在管”

    看了看王清雨,宋一道同情了白杨一秒钟,差点没哭,说:“那咋搞?”

    “搞你妹,走走走,看我去大杀四方”白杨一挥手大大咧咧的说。

    “妹我没有,姐倒是有一个,要不给你介绍?”宋一道打蛇随棍上,别看王清雨在边上,若是能和白杨攀上亲戚,啧啧,不要太爽。

    “滚蛋吧你”白杨无语道,还嫌老子不够乱呢?

    接着白杨转身看向王清雨说:“清雨,那笔钱还剩多少?”

    “抛去前期的开支,还剩下八十五亿多点,人民币”王清雨张口就来。

    “差不多了,折合下来有十多亿美金,够了,前面带路”白杨点点头,然后对宋一道没好气道。

    “大爷,你这叫没钱?”宋一道瞪眼。

    “你知道个屁,这是办正事的钱,也就是你,换个人我管他死活,赶紧的,带路”白杨无语道,想踹他。

    “嘿嘿,那感情好,对了,那什么,要不要换成筹码?放心,这里走银行内部系统,不用担心被扣税,只是最后他们抽取百分之零点五的佣金”宋一道嘿笑道。

    马蛋,别看百分之零点五少,当数额到一定地步后,那也是一笔天文数字。

    想了想,白杨点头道:“也行”

    王清雨在边上适时的递过来一张交行限量黑卡,钱都在里面。

    换筹码这样的事情当然不用亲力亲为,有的是服务员代劳,等下直接送到赌桌那边去,白杨直接兑换了相当于十亿美金的筹码,要玩就玩大的!

    这会儿有宋一道带路,没有人阻拦。

    途中,白杨问宋一道:“真输了那么多?就你一个人输?”

    “真输那么多,而且刚刚又输了一亿,当然不可能我一个人倒霉,唐十六那家伙比我好不的哪儿去,不过他家有钱,无伤大雅,其他人也输得底掉,只是没我们这么惨”

    “又输一亿?你咋不去死?谁赢了?什么来头?”白杨瞪眼,真想一脚踹死宋一道算了。

    宋一道挠头,哭丧着脸说:“赌桌上就这样,再多的钱都能飞快变成别人的,我们十来个人,几乎全输,就一个人赢,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

    “啥玩意?对方什么来头你们都不知道还和人家玩?”白杨瞪眼,你特么傻逼吧。

    “谁知道对方手气那么好?我们原本自己玩,觉得无聊,然后通过这家娱乐场所介绍对手,哪儿知栽了,到现在还不清楚对方为毛手气那么好呢,估计是被坑了,但却找不到证据”宋一道欲哭无泪道。

    “咋不坑死你们这帮王八蛋,越活越回去了,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还玩个蛋?能靠谱点不?”白杨无语。

    俩人嘀嘀咕咕往豪华包间走,途中宋一道给白杨讲解规则。

    听完后白杨心里有谱了,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鬼都不信。

    自己随机抓牌凑点子,看似公平全靠运气,但是狗屁,人家根本就不需要出千,只要稍微有点技术的赌徒,会快速记牌就可以了,赢死你们这帮王八蛋!

    他们娱乐的包间外站着几个大块头黑人白人,一看就是保镖,却没有进入包间的资格。

    这些保镖不是宋一道他们的,而是那个赢钱的金发帅哥的。

    无视他们的目光,宋一道推开门,白杨带着王清雨从容的进去。

    当他们进去后,里面一二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中途插队,见谅见谅”白杨一脸微笑的打招呼。

    那边唐十六立马起身扭动圆滚滚的身躯跑了过来,带着点讨好的说:“白哥来啦,接下来就指望你了”

    “指望个毛线,我自己玩,你要是输了别指望我还你钱”白杨没好气道。

    你说你们这帮家伙是不是闲得蛋疼,玩什么不好偏偏玩赌//博?别看一个个家大业大的,输红了眼金山银海都能输出去。

    唐十六灿灿一笑,眼珠子一转指挥边上等着的服务员搬椅子。

    打量了一眼,这个包间除了唐十六和宋一道没有一个白杨是认识的,不过都年轻,明显是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的二代,不过此时一个个都跟霜打的茄子似的焉儿了吧唧。

    微微点点头后白杨看向了那个赢钱的金发帅哥,微微有点意外,这哥们我认识啊。

    也谈不上认识,白杨见过,当初在旧金山发达谷赌场意念看到过,这家伙是那边的‘技术指导’!

    对方貌似不记得白杨了,毕竟当初发达谷那么多人,白杨又没有逗留多久,时间过去这么久还记得才怪了。

    对方上下打量了白杨一眼,一眼就看出白杨不是职业赌徒,暗自轻蔑一笑,一脸疑惑的看向宋一道问:“这位是?”

    “我的一个朋友,听说这边在玩刺激的,也想玩玩,没关系吧?”宋一道立即说道。

    对于这金发帅哥来说,白杨想玩简直就是送钱,当然没有问题,点头道:“当然,人多玩起来热闹一点”

    白杨先让王清雨坐下,然后落座,巡视周围一眼说:“规矩我都知道了,直接开始?”

    其他人对视一眼,不认识白杨的人面面相窥,这儿哪儿来的二笔,你以为这是在玩呢,但没表示什么,除了多看了王清雨一眼外都在想着这么翻本的问题。

    他们什么美妞没见过,随便一块筹码就能包一个一线明星,王清雨出彩也抵不过输钱后心头滴血的心情。

    “等等,他上把的钱还没给”金发帅哥指向宋一道说。

    看了宋一道一眼,对方一脸无辜,恰好这个时候服务员将筹码送来了,白杨直接丢过去九千万美金的筹码说:“我帮他给了,现在开局吧”

    “好,痛快,我已经习惯了,这把再来一亿,不知道这位兄弟玩多少?”对方微笑道,没收回九千万美金的筹码,再度丢出一块价值千万美金的筹码。

    “你都说痛快了我当然要痛快一点,九亿一千万美金,就当九亿好了,玩一把刺激的”白杨直接将托盘都给推了出去,他了解过了,私人凑的局,押注没上限。

    狗曰,老子一把搞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