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谷’并不是一个山谷,而是一个隐于魔都之中的娱乐场所,这里不对外开放,采用会员加介绍担保的方式吸引人们来这里玩,外界很少有人知道。

    只要有钱有地位,在这里几乎能享受到一切你想象中的服务。

    在这里你想玩女人?简单,白领学生护士……,清纯的萝莉的火辣的妖娆的应有尽有,甚至哪怕是明星,只要你点名,别管对方在什么地方,都能在十二个小时内躺到你的床上!

    想玩点刺激的?黑拳,真人搏杀,绝对血腥爽到爆,赌,只要你愿意,多大都可以玩,甚至能给你联系国外的赌徒网上实时对赌,du,这玩意你想什么样的都能给你搞来,实弹射击,体验硝烟的铁血豪情,野外狩猎,让你体验大自然的生存法则!

    等等一切享受,这里都能给你安排。

    只要你有钱,当然,有地位就更好了。

    能开得起这种地方还没有被查封的,来头肯定不小,事实是单独的某个人地位再搞都支撑不起这个场子。

    真正的老板不止一个,隐没在幕后,解决一切黑的白的麻烦。

    ‘长春谷’是一个很大的娱乐场所,占据很大一片区域,其中一个足有上千平方的豪华套房中,宋一道就在这里。

    在这个套房中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二十人,男女各占一半,其中还有几个黑人和白人,男的帅女的靓,哪怕长得一般,倒腾倒腾回头率绝对小不了。

    从这些人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来看,无一不是出自上流阶层。

    此时他们围着一张很大的桌子团团坐,桌子上堆满了各种价位的筹码,最小的都是一万,最大的金色筹码价值千万!

    扑克牌就是他们的‘娱乐’的道具。

    在桌子边,一个身穿黑丝风衣的白人男子一脸微笑,他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西方特有的英俊,一双淡蓝色的眸子很迷人,他视线不时扫过其他人,隐隐约约带着点嘲笑。

    在他身前的筹码最多,占据了桌子上总和的三分之二!

    “还要继续吗?如果不玩了就散了吧”目视周围的人,这个金发碧眼的西方帅哥标准的普通话说道。

    听到这话,其他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因为他们全都或多或少的输了。

    其中宋一道和另外两人输得最惨,底裤都差点输掉。

    “继续!”宋一道脸色阴沉的说道,左手小手指头控制不住的颤抖。

    输了三亿美金,欠了五亿美金,回去后哪怕是亲生的也绝逼被打断双手双腿,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他和几个哥们在这里来娱乐,起初哥儿几个玩点小的,玩着玩着就有人提议哥几个玩着没意思啊,输赢都是自家人,然后吧,就通过‘长春谷’的关系,介绍来了几个对手。

    好家伙,这一下就栽了,手中的钱就更泄洪似的被赢走。

    赌桌上就是这样,一旦输了就想回本,然后越陷越深,最终无法自拔。

    “抱歉,我的时间很宝贵的,还有人等着我去玩”那金发帅哥耸耸肩说,优雅的靠在舒服的椅子上,有金发长腿美妞给他捏肩按摩。

    “怕我们没钱?我这里还有八千万美金的筹码,再玩一局?”宋一道身边,一个胖子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丫赫然就是唐十六,也不知道咋就和宋一道掺和在一起了。

    他和宋一道是一起来的,自己也输得不要不要,哪儿能就这么算了。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艰难的挪动身躯凑宋一道身边小声嘀咕:“我说一道,白哥什么时候来?他行不行啊,如果他来都不行的话,老子回去会被锤死的”

    “老白说行就一定行,现在没得选择了,难道你还敢让家里知道你输了那么多钱?狗曰你不比老子输得少吧?妈的,你家大业大最多回去被打断一只手,老子回去双腿搞不好都保不住”宋一道脸色苍白咬牙切齿的说。

    “妈的,最开始是那个狗曰的说要找其他人玩的来着?”唐十六一身肥肉颤抖道。

    他俩在这里嘀嘀咕咕,对面那金发帅哥笑道:“那开始吧,还是老规矩?”

    “干,这把我来四千万”唐十六深吸口气,看着对方咧嘴道,将自己身前的筹码推出去一半。

    宋一道看了看自己身前的筹码,不足两千万了,咬牙推出去一半。

    其他人纷纷拿出筹码开始新的一局。

    这帮家伙玩得很特别,什么梭哈金花之类的不玩,就特么比点子大小,五副扑克牌不要花人和大小王,打乱之后每个人随意抽五张比加起来的点子大小。

    没那么多乱七八糟豹子之类的规矩,五张牌加起来最大的点数是五十点,谁点子大谁就将桌子上的筹码全部通吃。

    所以说这种玩法估计就没有人干过。

    因为每一家上桌的筹码数量都是不一样的,假如宋一道点子最大,但他才压了一千万,但唐十六压了四千万,他赢的时候也只赢一千万,三千万是要退给唐十六的,但是,如果唐十六赢了,宋一道要多加三千万陪给对方。

    所以,宋一道他们的钱就是这么输的……

    对面那金发碧眼的帅哥笑了笑说:“呵呵,那我凑个整,一亿美金”

    哗啦啦,十块一千万的筹码被他推了出去。

    桌子上除了他之外,压得最多的也就五千万筹码,这一下其他所有人脸皮一抖,麻痹狠啊,如果他赢了,其他人全都要输一亿,而且是美金!

    所以说,钱就是这么输的!

    “拿新的扑克牌来”宋一道红着眼说,内心焦急不已,老白你快点来啊。

    他这是在拖时间。

    “无所谓……”对面似笑非笑的说。

    然后用过的扑克被叫进来的服务员拿走,新的上来每个人检查,确认无误后抽掉花人和大小王打乱放在桌子上。

    五副扑克牌,一共有二十张十点,理论上最大可以出四副五十点的牌,如果遇到这个时候,同样大小的牌,谁压的筹码多谁赢,就是这么狠!

    这种玩法,不但要运气还要魄力!万一就出现同样的牌了呢?

    这个操蛋的规矩是他们商量着订的。

    “你帮我摸牌”宋一道咬牙,对身边的女孩说。

    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带着女伴,宋一道带来的是他的相亲对象,一个十九岁的少女,长相清纯,看上去柔弱让人很有?;び?/望。

    这个女孩只是一个市值上亿公司老总家的闺女而已,看到这种动不动就几千万人民币的牌局,早就吓傻了,这会儿听到宋一道的话差点没晕过去。

    “我?”她声音颤抖道。

    “对,就是你,或许你运气好能抽到大牌”宋一道肯定,他是没办法了。

    “我不敢”对方摇头,输了可是数亿人民币啊,卖了她都值不了那么多钱。

    “没关系的”宋一道苦笑道,都这会儿了还管那么多。

    这种随机自己抽牌凑点子,作弊出千的机会很多,毕竟碰牌了就有机会出千,但规矩是手指砰到哪张牌就不能改了,众目睽睽下理论上说出千的机会很小。

    但真正会出千高手这就是个屁。

    宋一道他们懂个毛线,到最后输了才发现自己被坑,但是抓不到对方的把柄有毛用。

    “那好吧”女孩被宋一道说得没办法,只能战战兢兢的去抽牌。

    众目睽睽小,一个一个来,洗好的拍被专业洗牌的服务员一字排开,每一张间隔一厘米,手指碰到哪一张就是哪一张。

    一家一张轮着来,抽足五张后开牌。

    赢得最多的金发帅哥先来,随意抽了一张,他稍微看了一眼,是张黑桃十,嘴角一勾,这帮垃圾简直就是送钱啊。

    接着下一个,运气没那么好,只抽了一张梅花三。

    轮到宋一道的‘女朋友’抽,哆哆嗦嗦的抽了一张方块五,宋一道脸皮一抖,哪怕接下来全抽的是十,也只有四十五点了。

    狗曰的唐十六更倒霉,抽了一张黑桃一。

    “握草”他忍不住爆粗口,搞不好几千万就没了,最后说不定还得再赔进去几千万,换算成//人民币就是几亿!

    一轮一轮的抽牌,五张过后开牌。

    宋一道只抽到了三十一点,唐十六倒霉,只抽了二十三点。

    这一局还有更倒霉的,最小的一家只抽了十二点,五张牌啊,这倒霉催的……

    “呵呵,不好意思,我四十八点,最大”金发帅哥摊牌,三张十,两张九。

    “握草!”宋一道浑身一抖,他妈,除去压上去的一千万,还得再陪九千万,对方压的可是一亿!

    金发帅哥没动桌子上的筹码,而是目视所有人笑道:“各位的筹码好像不多了哦?差的是转账呢还是用筹码补上?”

    补个毛线,唐十六和宋一道俩家伙底裤都快输光了,拿毛来陪?

    就在这时,宋一道的手机响了,拿起了一看,眼睛一瞪,白杨打来的,接通后焦急的问:“老白,不,白哥,白大爷,你跟哪儿呢?”

    “人家不让我进去,赶紧的,出来接一下”白杨在电话那头没好气道。

    “好嘞,等着”宋一道立刻回答,挂断电话看着对面说:“等等,有人给我送钱来了,马上去取”

    白杨说过自己没钱,然而宋一道先用这个说法稳住赢家再说。

    “没关系”赢了的金发帅哥无所谓道,也不怕人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