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一千多万的布加迪虽然还算不上世界上最顶级的豪车,但行驶在路上还是很吸睛的,一路惹来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啧,今天的气氛有点不对哈”一只手开车,白杨摸着下巴看向窗外心头嘀咕。

    此时他刚从别墅区出来不远,一路所见,到处都是拿着玫瑰花的男女。

    搞什么灰机?

    白杨有点懵,才过完年没多久,这又是玩的哪一出?

    没多久他就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合着特么今天是情//人节!

    “都是一帮闲得蛋疼的家伙,打着西方情//人节的旗号用尽手段打炮?这会儿花店老板笑了,等下饭店老板要笑,接着KTV老板笑了,最后宾馆老板笑了,一个月后医院的医生笑了,抓收入哇……”

    心头无语,一个西方节日搞得如此火爆,说白了不就是为了男女那点事儿?如果没那回事的话谁特么管你是什么节日,爱死哪儿死哪儿去。

    狗日,卖套套的估计今天得笑疯……

    车开出去不到十分钟就有一个红灯,白杨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停下安静等待,足足一分半钟呢。

    闲得无聊,他给自己点上根烟,摇下车窗看着路边的男男女女。

    “哎,有好戏看”眼睛一亮,白杨看向一边,聚精会神的看戏。

    那边,距离白杨几十米外,两个年轻男女貌似气氛不是很好,女孩怒气冲冲的在前面走,男孩抱着一捧玫瑰在追。

    白杨的感官很强,尽管相隔几十米也将他们之间的对话听了个清楚。

    那对男女,男的看上去二十多岁,一身得体的西装,显然精心打理过,不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身上穿的不超过五百块。

    反观女该,二十岁左右,长得还行,打扮时髦,酒红色的头发,或许是为了彰显美丽,一件紧身长袖体恤外加一个小马甲就是上身打扮了,下身小短裙肉丝袜高跟鞋,画了浓妆仰着下巴跟个骄傲的小孔雀一样,不过此时脸色不是很好。

    “丽丽等等我,你听我说……”男孩在后面追,一脸焦急的说。

    女孩迈步快走,根本就不听,冷笑道:“你还想说什么?我告诉你,我们完了,你别再跟着我,要不然我报警了!”

    “丽丽,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你就舍得这样结束了吗?”怀抱玫瑰的男孩一脸凄然。

    “呵……说得你有多好似的,我为什么舍不得?感情,感情能当饭吃吗?看你那点出息,你能给我什么?一捧玫瑰,还是你省吃俭用下来的吧,今天这个日子,你连请我去高档餐厅消费一顿都办不到,我为什么还要守着你过苦日子?”女孩冷笑道。

    男孩听了这话脸色一白,脚步一顿不知道说什么,毕竟对方说的都是事实。

    女孩貌似说上瘾了,转身不依不饶的说:“你可以说我拜金,但那又怎么样?难道有错吗?你既然什么都给不了我,我为什么不选择放弃?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说你一定有出息,好,我相信你,可最后呢,我等了你三年,等来的是什么?你现在拿着两千多块钱的工资,房租加上平时开销就要去大半,剩下的还得给你老家的父母一半,你说,这样的你,我跟着你干嘛?你问我舍得这么多年的感情吗,那么我问你,既然你喜欢我,难道就舍得我跟着你吃苦?嗯?你说啊”

    “可是……”男孩无言以对,张了张嘴居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别可是了,我们和平分手吧,这样大家都好,没必要纠结,就这样,再见……”女孩看了对方一眼,摇摇头转身就走。

    男孩抱着玫瑰花一脸凄然的站在路中间,周围的人对他指指点点,有嘲笑有同情有感同身受。

    情//人节分手,恐怕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众生百态,这样的事情时时刻刻都在很多地方上演吧”白杨默然。

    他们双方都没有错,男孩有追求爱情的权利,眼下却没有给对方幸福的本事,女孩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却不想将自己的青春浪费在所谓的爱情上。

    孰是孰非谁对谁错谁又说得清楚?

    “那女的虽然说得句句诛心,但却是事实”白杨自语,

    原本这事儿他就当看了一场戏,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不得不做点什么了。

    那女孩说得好听,可是没走出二十米,前方就有一辆小奔驰停着,她径直走过去,显然目标就是那辆车,而在那辆奔驰上,一个中年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走过来的女孩,一副快到碗里来的表情。

    “丽丽,你骗我!”

    原本差点已经接受现实的男孩,当看到女孩拉开车门的时候一下子反应过来,对方并不是因为自己给不了她幸福而分手,而是她提前找到了一个能给她‘幸?!娜?。

    既然如此,为何之前你还要和我虚与委蛇?

    大吼一声,男孩抛下玫瑰花大步冲了过去,拉着女孩的手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在车上中年男子似笑非笑的目光中,女孩一脸焦急,转身啪一个耳光甩在男孩身上说:“你给我放手,再拉拉扯扯的我报警了,你每个月两千多块钱的工资能睡我,人家年薪几十万也是睡我,我为何要跟着你?醒醒吧,这就是现实,你现在努力还来得急,以后找一个比我年轻漂亮的!”

    那男的彻底被打醒,放开对方的手凄然道:“好,好,好,谢谢你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这就是大城市,呵呵,我还是回老家吧,这不是我的世界,我看不懂这个繁华的世界……”

    说完,男的转身失魂落魄的就要走。

    女孩咬了咬嘴唇,转身就要上车。

    可就在这个时候,嗡嗡嗡一阵咆哮响起,一辆烧包的布加迪停在了边上。

    布加迪的引擎声音很大,顿时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身穿订制得体西服的白杨从车上下来,径直走向那男的,微微弯腰笑道:“少爷跟我回去吧,老爷在家都等急了,你出来体验生活也够了,家里几十亿的家产还需要你继承呢,回去学着打理集团吧”

    “???”男孩懵逼。

    周围所有人懵逼。

    哎哟我擦,这特么是惊天大逆转啊,富家公子体验生活寻求真爱却敌不过现实,然后回去乖乖继承家业赢取白富美过上‘不幸福的日子’……

    自动的,人们脑海一下子勾勒出无数个版本来。

    啊个屁,白杨拉着对方的手就走:“少爷走了,老爷还等着呢,给你介绍了一个集团的小姐等着你回去订婚,先去搞一套几百万的装备再说,你这穿得也太低调了点”

    把一脸懵逼的男孩塞车上,白杨发动车子嗡嗡嗡跑路。

    那女孩傻逼了,反应过来尖叫道:“亲爱的,你等等我,我是爱你的,之前是在考验你啊,我和你过情//人节,等下就去开房,你要什么姿势都可以,等等我啊……”

    女孩一连摔了几个跟头,哪儿追的上布加迪,悔恨交加忍受周围众人的嘲笑。

    开奔驰的男的一脸晦气,发动汽车走了,同时也有点后怕,那女的可是大家族‘少爷’看上的,老子还是不要招惹了,狗曰的小贱人,这是给老子找麻烦呢。

    最后,那个叫丽丽的女孩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位兄弟,前面放我下来吧,这车我坐着害怕,不过谢谢你了”

    车子开出去两条街,冷静下来的男的看着白杨苦笑道。

    “嘿,你到是个明白人,要是你没完没了的觉得自己真是什么大少爷的话我一准丢你下去”白杨耸耸肩说。

    “我就是大山出来的小人物,哪儿敢奢望那样的事情,总之谢谢你了,以后有机会……算了,估计是没机会的,就这样吧”对方摇头苦笑道。

    “那行,兄弟振作起来,众生百态,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不必羡也不必厌,自己开心就好”白杨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最终让对方在路边下车。

    看着远去的布加迪,男孩苦笑一声自语道:“这样也好,所谓的爱情,没有谁对谁错,我无法适应这样的生活,还是回到家乡吧,村里供我上大学,我却迷失在这花花世界,也是时候回报家乡了……”

    然后,男孩径直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收拾行李去了火车站……

    途中发生的事情不过只是白杨生活中的一段插曲而已。

    仁者见仁,女孩本身没错,她不想把爱情当饭吃,想过好生活,没有人能说什么,男孩暂时没有本事,留不住对方,这也是事实。

    开车出去的白杨走了没多久,突然一个急刹车,一拍脑门,他明白了。

    “我就说嘛,之前打电话给清雨的时候他语气带着点雀跃,原来是这么回事,今天情//人节??!虽说这什么节日无聊加蛋疼,但女孩子就喜欢这个调调,我也得表示表示……”

    摸着下巴琢么片刻,白杨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和对方嘀嘀咕咕了足足十多分钟后才挂断,然后一脸微笑的开车往魔都杀去。

    “无论如何,有了约定,我肩膀上就有一份责任,让你开心是我应该做的,给你个小惊喜,别太意外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