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边上,面对一脸微笑的陈永发,老实说白杨压力很大。

    人王层次的强者,举手投足间都有着毁天灭地的威能,此时他面前就活生生的站着一个。

    面对这样的存在,白杨也无法保持平静,内心充满震撼,那如天神般的英姿,比骄阳还炽烈的光芒深深的烙印在他心头。

    “前辈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面对一脸微笑的陈永发,白杨强压心头的悸动想了想问。

    “别叫我前辈,如果不介意的话,称呼我一声老哥如何?”陈永发目视白杨笑道。

    鬼才介意,简直太不介意了,白杨当即顺杆子往上爬改口道:“见过老哥”

    “哈哈,好,你这个老弟我认下了”陈永发上前,亲切的拍了拍白杨的肩膀说。

    白杨心头古怪,这老头也太好说话了点,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值得高兴的,和一尊人王拉上关系,扯虎皮做大旗也能唬住一群人。

    在场除却白杨之外,没有人敢说话,面对陈永发这样一尊人王强者,他们脆弱如蝼蚁,对于白杨能和陈永发攀上关系,内心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就算了,根本提不起那样的心思,也不敢有那样的心思。

    看着白杨,陈永发说:“接下来我要回一趟王都,处理一些事情,顺便帮你弄来雷霆秘典的后续功法,或许要花一段时间,但不会太久”

    “没关系,你忙你的,我不是很急”白杨摆手道,让一尊人王专门帮自己跑腿,白杨自认为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你呢?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陈永发再问。

    他问的是你,而不是你们,显然,在陈永发眼中只有白杨一人,其他人根本就无法入眼,哪怕是和白杨关系最为亲密的小猫。

    “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儿了,我们也得离开了”白杨想了想说。

    来到迷河林本身就是为了寻找陈永发获得雷霆秘典的后续功法,现在功法有了着落,自然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如此的话,我可以带你们一程”陈永发点点头道。

    接着,他看向边上拎着破木头片子的单秋林,上下打量一眼直言不讳的说:“小子,我很看好你,可愿拜我为师?”

    单秋林瞎眼看不到,愕然片刻才问:“前辈说的是我?”

    “没错”陈永发点头道。

    很平静的笑了笑,单秋林摇头道:“多谢前辈的一番美意……”

    “那就算了”陈永发不等单秋林把话说完点点头道,随即再不看单秋林一眼,转身看向冰清玉洁四姐妹眉头微皱道:“血莲教的人?”

    面对陈永发的目光,冰清玉洁四姐妹浑身冰寒,有一种被神龙盯着的蝼蚁之感,身躯轻微颤抖不知道如何回答。

    白杨站出来打圆场说:“老哥,她们曾经是血莲教的人,但现在改邪归正跟随我了”

    陈永发点点头没说什么,转身,目光巡视周围一眼,伸手一挥,不远处一颗大树上无数树叶脱落,向着远处激射而去。

    接着他转身看着白杨说:“走吧,对了,你们去什么地方?”

    “迷河林外围,一个山村,距离大概……”白杨将戈多村的位置叙述清楚。

    陈永发点头表示明白,轻轻挥手,在场包括银狼在内,每个人身上都有淡淡金光闪烁,他一步踏出,消失在天边,同时,白杨等人也如同流星一样划过天际瞬息远去。

    斗转星移般,一两个呼吸间,白杨再看清楚周围景物的时候,发现已经回到了迷河林外围的戈多村。

    这也太快了点吧?得多快的速度?为毛没有和空气摩擦起火燃烧起来?

    包括白杨在内,所有人心头震撼,前一刻他们还在万里之外的迷河林深处!

    “我先走了,拿到雷霆秘典处理好事情后再来和你把酒言欢”站在戈多村的中间,陈永发看着白杨点头微笑道,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去看周围的任何人。

    “那行,老哥你先忙,对了,之前那些树叶是什么意思?”白杨点头道,然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

    人王之境的强者,举手投足间都有自己的用意,那些被他弄飞的树叶绝对不可能是没有意义的举动。

    “我发现当时在周围有一两千血莲教的妖孽,挥手灭了,不管怎么样,我也是王室子弟,对于这些一心想推翻秩序的妖孽,当然见一个杀一个……”

    声音还在耳畔回荡,陈永发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这就走了?太干脆了,这就是大人物的行事风格吗?一点都不拖拖拉拉。

    这么说来,迷河林深处的血莲教成员一个不剩全部死了?遇到陈永发这样一个人王之境的强者,活该那些家伙倒霉……

    当陈永发离去,白杨脑袋乱七八糟想着的时候,周围玉飞凤等人长长的松了口气,浑身已经是冷汗打湿了衣衫。

    面对一个人王,他们压力太大了。

    “少爷,是你们回来了?”不远处,一个戈多村的山民一脸见鬼表情不确定的问。

    这是一个村民妇女,端着一个木盆,里面装着换洗的衣服,一脸呆滞的看着这边,手中木盆咣当一声掉在地上也没发现。

    这么大一群人‘凭空出现’,对于一个山野村民来说何等震撼可想而知。

    “是我们”白杨点头道。

    那妇女反应过来,眉开眼笑扯开嗓门大喊道:“少爷回来啦……”

    接着,呼啦啦一群山民就围了过来。

    白杨不动声色将几件东西收进空间袋中,一脸微笑的和围上来的山民打招呼,陈永发虽然走了,但却给白杨这个忘年交留下了几件物品。

    迷河林深处的铁剑门遗迹周围,陈永发真正晋升人王的时候弄出的动静太大,那种气息让万物恐惧灵魂颤抖。

    那些进入迷河林中的血莲教成员也不例外,甚至亲眼看到了那天神般的姿态。

    他们震感,惊恐,知道自己恰好遇到了了不得的事情。

    然而不等他们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无论他们隐藏在什么地方,分散在何处,一枚树叶横空飞来,但凡是血莲教成员,有一个算一个,都被一枚树叶贯穿脑袋死得不能再死。

    人王之境的强者,要杀人太简单了,地图炮一样的攻击让人无所遁形。

    唰,一个身影出现,看着不远处的十多个血莲教黑袍成员尸体,一脸懵逼,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检查一番,确定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死了?怎么回事?一片树叶杀死了他们?谁干的?”

    浑身是伤的叶商函愕然自语。

    他侥幸从冷热泉之处活下来,但一路被追杀,之前摄于陈永发晋升人王散发的气息,和追杀他的血莲教成员都不敢动弹,结果莫名其妙的血莲教的人就全部死了,谁来给他解释解释?

    类似的情况出现在各个地方,每一个被血莲教成员追杀的人都愕然的看着那些尸体一脸懵逼,啥情况?

    “之前那是什么情况?”

    一个山头之上,仅剩一只手的姜山看着远处倒吸一口冷气问。

    宗师之境的玉飞龙深吸口气说:“那股气息,很强,超越了大宗师,恐怕是人王之境的强者,我们好像亲眼看到了一尊人王崛起!”

    “什么?之前的异像是有人晋升人王?”姜山一脸惊骇,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没错,我亲自接触过大宗师,但大宗师的气息,比之之前的气息万分之一都不如,必定是人王无疑”玉飞龙很肯定的说道,眼神中充满了惊骇和向往。

    木彤站在边上,没想那么多,此时指着远处开口道:“大师兄,姜公子,我们的机会来了”

    姜山和玉飞龙看向那边,眼睛一亮。

    远处,是曾经铁剑门遗留下来的一处废弃药园,很多地方都已经坍塌破碎沦为废墟,杂草灌木横生,但却有零零星星的一些珍贵植物药生长。

    其中有一种植物药尤其珍贵,只有一尺来高的植株,却有婴儿手臂粗,苍劲有力,叶片如翡翠晶莹剔透,顶端一枚拳头大的红色果子生长。

    果子晶莹剔透,如同红翡翠,内部好似有血丝在游走,异香扑鼻。

    生生果,姜山和他小师妹木彤冒着危险进入迷河林的目标,吃下去之后,能让人断肢再生的神奇宝药。

    尽管这只是一片废弃的药园,却有一头猛兽盘踞,显然这里一些药物对其有很大的帮助,能促使其进化。

    那是一头体长二十米的黑豹,身上有银色纹理,皮毛如绸缎,气息强大无匹。

    但是,此时这头可怕的黑豹却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好机会,他摄于人王的气息不敢动弹,杀了取药,正好我看到了几种解毒药和对伤势有巨大好处的滋补药”玉飞龙眼睛一亮。

    话音落下,他闪电般冲杀了过去……

    戈多村中,白杨打发了一群围上来的山民,和老村长寒暄一番后,跑属于自己的屋子里关上门窗掏出几件物品细细打量。

    “这老哥真心没谁了,留下这三件东西,足够我横行无忌,只要不遇到人王之境的强者!”打量手中的东西,白杨差点没有笑出来。

    陈永发走了,但却秘密交给了白杨几件保命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