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之中,陈永发临空而立,天地间的滂沱能量汹涌而来,进入他的体内,滋养他的血肉身躯。

    他运转自创武神秘典中的炼体法门,引导滂沱的能量滋养身躯,细胞快速分裂生长,原本干瘦的身躯肉眼可见的膨胀起来。

    面颊不再凹陷,变得饱满,棱角分明,面容刚毅,整个人都再度显得年轻了十多岁,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青壮年。

    浑身肌肉生长,呈现完美的流线型,丝毫不显臃肿,给人无与伦比的美感。

    他身高足足一米九五,长发及腰,临空而立,身形堪称完美,皮肤略微偏向古铜色,浑身上下都在闪烁晶莹的光泽,宛如一尊神祗降临世间。

    天地间无尽能量涌来,他的改变还未停下。

    已经趋于完美的身躯,肉眼可见的干瘪下去,浑身毛孔有血液喷薄而出,乌黑恶臭,头发枯萎,化作飞灰,体内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骨骼破碎,一块块碎骨从体内被挤出。

    他并非受伤,而是在用天地间的能量锤炼体魄。

    之前的身躯得不到能量滋养,完全跟不上如今的境界,此时他破碎自己的身躯,排挤陈旧的血液骨骼,在滂沱能量的滋养下,新的骨骼快速生长。

    新生长出来的骨头,宛如黄金浇筑,在绽放神光,骨骼中的骨髓造血,每一滴血液都鲜红透亮,如同血珍珠,新血如江河咆哮,涌向四肢百骸。

    他的皮肤枯萎,如树皮般开裂,最后脱落离体,新的皮肤生长,依旧呈现古铜色,可却在绽放金属光芒……

    这个过程足足反复了九次,他的身躯趋于完美后又枯萎再生,如此九次,他身上绽放刺眼的金光,宛如一轮骄阳悬挂在天穹之上,让人无法直视。

    那种盖压一切的气息散发,整个无边无际的迷河林万物蛰伏,瑟瑟发抖。

    呼!

    一个多小时后,陈永发所谓的调整自己一下结束,轻轻呼出一口气,前方虚空出现褶皱,层层叠叠辐射出去,形成一股风暴。

    好在是在极高的天穹之上,如若在地面的话,他呼出的那一口气,就足以形成灾难,让方圆万米一切被撕裂!

    人王层次,绝非等闲,一举一动都有着惊天动地的威能。

    这个层次的强者,足以镇压一方,开辟王朝,独坐九重宫阙,言出法随,亿万众生都将匍匐在脚下。

    他在铁剑门传承空间修炼数百年,身躯得不到能量供应,境界到了,但实力却不相符,如今来到外面的真实世界,天地能量供应,才算是真正的踏足人王这个恐怖的层次。

    此时他站在天穹之上,长发狂舞,目光若星空般深邃,浑身神光绽放,如烈日悬挂苍穹,人王威严尽显无疑。

    陈永发晋升人王弄出的动静太大,引动天地能量波动,天下间各处强者都感觉到了。

    迷河林更深处,一座大山伫立,深入云端之上,有天河倒悬般的瀑布垂落而下,在下方形成一个方圆百里的水潭。

    在这个水潭之下,极深之处,一头漆黑的庞然大物赫然睁开眼睛,暗金色的眸子仿若能看穿虚空,目视远处,有人性化的情绪波动。

    它身躯扭动,外面百里水潭掀起无边大浪,口吐人言,声音冰冷道:“你是谁?动静小点,吵到我睡觉了,小心我吃了你!”

    它的声音穿透虚空,传递到陈永发耳中。

    陈永发如天神临空,浑身金色光芒炽烈如骄阳,听到声音,微微转头,目光闪烁,看穿虚空,面向声音来源的方向,一脸平静说:“一头兽王?不过只是一条小蛇而已,再多嘴,小心我斩了你,拿你为我踏足人王祭刀!”

    陈永发出身高贵,陈王朝王室子弟,从出身到成长,实力力压当代,心有傲骨,说话不容置疑,此时踏足人王,一头兽王居然敢多嘴,他直接了显露出了杀机,霸道无比。

    远处水潭中那个庞然大物,暗金色的瞳孔收缩,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身躯一扭,往水潭下更深处潜去,显然是在忌惮陈永发,直接怂了。

    陈永发踏足人王,威势滔天,气息波动出去,整个迷河林无尽生物蛰伏,瑟瑟发抖。

    连迷河林中的霸主都怂了,谁敢吱声?

    数万里之外的州府,一座雄城伫立在大地上,城墙高千米,如一条巨龙横卧,城墙通体漆黑,有神秘光泽闪现,那是阵法在运转。

    在这座庞大的城池中,玉家占据很大一片底盘修建庭院,广厦万间。

    此时,在玉家庭院深处,一座和华丽精美建筑群格格不入的茅草屋中,一个头发雪白的老人赫然张开眼睛,一脸惊骇的看向天边。

    他是玉飞凤的爷爷玉昌松,武道大宗师,只是这个消息如今还秘而不宣而已。

    此时他惊恐的开口喃喃自语道:“人王的气息,是谁踏足了人王之境?一定要查,查到是谁,舍弃一半的家财也要送上对方满意的贺礼!”

    “人王啊,若是有心争霸天下,拥者无数,有机会打下一片疆域坐拥九重宫阙……大宗师,呵呵,哎……”

    玉昌松叹息,自嘲,苦涩一笑,看了看周围装逼用的茅草屋建筑,挥手间拍成粉末。

    不久后,玉家行动起来,发动一切关系四处打听是谁晋升人王。

    这种新晋人王,哪怕送上贺礼对方不屑一顾,但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要不然对方不爽的话,挥手间就能灭了你。

    不但是玉家,整个陈王朝境内,类似玉家这样的家族,甚至比他家更强大很多倍的家族都在行动。

    靠的近的生物能直观的感受到人王的气息,离得远的,就唯有大宗师之境的强者根据天地元气变化判断。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尊人王出现,消息满天飞,无数人一边羡慕嫉妒恨,一边打听信息准备贺礼,若是能得到那样的人物正面看一眼,那也是无上荣耀。

    整个陈王朝境内,如今已知的人王境界强者只有五个,其中一个是兽王,盘踞在迷河林深处,另一个是陈王朝兵马大元帅,统帅三军震慑四方。

    第三个是野生的,行踪飘忽不知所踪,连男女都不知道。

    第四个血莲教教主,一心想推翻陈王朝。

    第五个,自己开宗立派,总体来说偏向于王朝正统,要不然血莲教早就翻天了。

    而现在,再度出现了一尊人王强者,可以说他的态度很有可能颠覆如今陈王朝的格局。

    王朝势力追查无数年都没有找到,隐藏得极深的血莲教总坛,一间阴暗的大殿中传出一个声音。

    “又出现一尊人王了,若是能说服对方加入我血莲教的话,就有四层把握能推翻陈王朝,再等等看吧,先查清楚是谁,后续试着接触一下……”

    一座云雾缥缈的孤峰之上,下方云海翻腾,古朴的凉亭中,一个身穿灰衣的老人放下茶杯站起来看向远方的天边喃喃自语道:“是谁踏足了这个层次?可惜,对方并不想被人知道……”

    陈王朝王都,兵马大元帅府中传出一个声音,“去查是谁晋升人王”。

    这里只是下达了一个命令而已,并没有说明目的,毕竟,如今的兵马大元帅本身就是一位人王强者。

    王宫深处,九重宫阙之上,一个金袍中年男子赫然起身,看向远处的天边,一脸惊容。

    他眼中闪烁丝丝忧虑之色,却被本身威严掩盖。

    最终,他下达命令说:“传本王命令,去查清楚是谁晋升了人王,若能接触,请他到王宫一叙……”

    新出现一尊人王强者,天下震动。

    不说陈王朝境内,就是邻国也有动静。

    江王朝传出声音,查清楚陈王朝境内是谁晋升人王,若是能加入我国,高官厚禄待之,若是反抗,杀!

    大月王朝传出声音,查清楚陈王朝谁晋升人王,若不归顺,杀!

    ……

    这个世界,王朝林立,陈王朝也是有敌人的,如今在陈王朝境内再度出现一尊人王,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严重威胁,要么收复要么在对方还未加入某个势力的时候除掉!

    一时之间,以城王朝为中心,方圆数个王朝无边疆域变得暗流涌动。

    而在迷河林中,陈永发当空而立,目光巡视四方,嘴角出现一丝冷笑,旋即浑身炽烈的金光隐没,变得和正常人无异。

    此时的他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身形完美面容英俊,根本看不出是一个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

    下方的白杨等人目瞪口呆,一个个忍不住浑身颤抖。

    “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吊的样子”白杨喃喃自语。

    事实是当陈永发真正的开始蜕变的时候,他们根本就看不到对方了,只看到一枚金色骄阳悬挂苍穹,无法看到内中详情。

    陈永发一步踏出,出现在白杨身边笑道:“傻了?”

    张了张嘴,白杨反应过,最终竖起大拇指憋出两个字说:“你?!?br />
    “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我感觉到你在为我高兴”陈永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