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门传承空间的山脚下,小猫她们无法上山,焦急等待,猜测白杨在山上面对陈永发的种种遭遇。

    上山的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隔,她们想尽办法也无法上去,从其他地方也不行。

    正在她们毫无对策的时候,猛然间,整个空间开始剧烈颤抖。

    轰轰轰……

    一声声巨响传来,大地上出现一道道恐怖的裂缝,大山在崩碎坍塌,虚空扭曲伴随闪电和火焰。

    面对这末日般的恐怖情况,一种大恐怖笼罩心头。

    “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会这样”古奇峰声音颤抖道,一脸惊恐。

    周围那可怕的画面,虽然他自身有武师之境修为,但能感觉到,轻易一个虚空扭曲波动或者闪电火焰都能灭杀他无数次!

    “难道是那个醒来的陈永发弄出的动静?这也太可怕了!”胡图惊骇。

    面对如此画面,小猫等人直接懵了,不知所措。

    大地在颤抖,一道道裂缝横陈,有的地方在崩碎,有的地方在坍塌,还有地方直接轰隆隆拔高。

    整个空间此时都呈现一种破碎状态。

    嘶啦,宛如破布被撕裂的声音传来,虚空中一道漆黑裂缝出现,宽千米,蜿蜒数十里,一座大山跌落其中,被吞没消失不见。

    所有人瞪眼失声,太恐怖了,那座大山,足足两千米高,从地上隆起,顷刻消失在裂缝中。

    轰隆……

    另一边,大地坍塌,出现了一个上万米直径的天坑,漆黑渗人,宛如黑洞,那一块区域消失无踪,裂缝愈合消失,大山再无踪影!

    咔擦!一道蛟龙般的闪电贯穿,将一座大山击成粉末,有一团火球落下,很大一块区域被燃烧成虚无,虚空一个无形的扭曲,方圆万米凭空泯灭成空白。

    类似的场景,在这个空间各个地方上演,整个世界都在毁灭。

    “快看周围”林冰儿惊叫。

    众人一颤,看向远方,只见空间边缘那灰色雾气涌动,向着这个空间中心涌来,所过之处一切都被吞没消失。

    “这个世界要毁灭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怎么办?”玉飞凤呢喃,浑身忍不住颤抖。

    面对这种情况,她们的一切手段和智慧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根本没法进行有效的自救。

    “少爷”小猫歇斯底里的尖叫,冲着山上的方向,眼中满是绝望。

    嗷呜……!

    银狼咆哮,可它也在颤抖,没有丝毫反抗的可能。

    “我明白了!”单秋林此时淡淡的说道。

    这里的所有人,唯有他最为平静,不悲不喜,此时猛然来了这么一句。

    整个世界都在崩塌毁灭,他们如一叶扁舟,随时都会被覆灭。

    “老大啊,你明白什么了?我们能活下去吗?”古奇峰焦急问,实在是不想死。

    单秋林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笑容,有点可惜的说道:“我所说的明白,并不是说明白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动静,而是我的另一套剑法在这种情况下终于想明白了,可惜,或许我们都要死了吧,无缘将其展现给世人了”

    “……”

    大爷,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琢么你的剑法?玩呢……

    山上,白杨面对正在崩塌毁灭的世界,差一点就闪身跑路回地球那边去了,画面真的太恐怖,不远处的一座山头凭空化作粉末,地面一道深渊突然出现,闪电如蛟龙在虚空游走。

    万一落到自己这个地方咋搞?

    每一个可怕的景象都能让他死无数次!

    一百颗核弹爆炸恐怕才能造成这样的画面吧?

    他们所在的地方很平静,强忍着跑路的冲动,听到陈永发的话下意识问:“走?问题是我们这个时候怎么走?”

    他们这个位置到达出口的地方可是有数百公里远,哪怕是用飞的,估计还没靠进出口整个世界就完蛋了。

    “这个简单,空间已经在崩塌,处处是裂缝,我可以带你直接离开到达外界”陈永发淡淡的笑道,一点都不急的样子。

    “那赶紧的啊,对了,还有我的那些人”白杨催促,这个时候忘记了陈永发的强大,一心都想快点离开这里。

    特么再不走就要完蛋啦。

    “那是当然”陈永发点头道。

    接着他挥挥手,一道道洁白的光芒从指间飞出,如流星一样划过天际飞向远方。

    包括白杨也是一样,身上一道白色光芒落下,笼罩在他体外,好似整个人都在发光。

    “走吧,以我现在的状态进入虚空裂缝虽然能离开,但很危险,好在入口还在”陈永发开口道。

    然后,他一步迈出,凭空消失。

    我擦,瞬移?

    白杨瞪眼,这太太快了点,一眨眼人没了!

    陈永发踏步离去的时候,白杨的身躯也不受控制的高速移动起来,身外白光莹莹闪烁,如流星划过天际,太快了,哪怕是以他的感官也看不清周围飞速倒退的场景。

    陈永发挥手间打出的无数白光分别落到了空间内所有人的身上,他们体外绽放光芒,身躯不受控制的飞速划过天际离开,几乎是眨眼就来到空间入口,然后进入那雾气般涌动的入口消失不见。

    轰轰轰,当他们离开后,整个空间崩塌的速度瞬间提升百倍,无数裂缝在大地肆虐,虚空扭曲,闪电穿空,烈火焚烧,周围灰色雾气涌动翻滚,飞速吞噬一切。

    半分钟不到,这个空间彻底消失,一切都变成了虚无。

    一眨眼间,白杨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铁剑门后山的山崖边,身上的白光消失了,陈永发就站在身边。

    “少爷”一声惊呼在边上传来,接着一个软玉温香的身躯紧紧的抱住了白杨,在颤抖。

    白杨一看,是小猫,周围其他人都在,一脸茫然和惊骇。

    人都在,没事就好,白杨松了口气,生怕自己带进去的人死在那毁灭的空间之中。

    “猫儿乖,没事了啊”白杨轻轻拍打怀中小猫的后背安慰,他知道小猫一定吓坏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好担心少爷你的安全”小猫声音颤抖道,还没有平静下来,实在是之前太危险了。

    就在这个时候,白杨他们所有人心头一颤,一种恐惧之感笼罩在心头,下意识的抬头看向悬崖远方。

    在那边,那个空间的入口之处,空无一物的虚空扭曲,如波纹涟漪般一圈圈向着四面八方辐射。

    那波纹所过之处,一切都在扭曲,那是一种足以摧毁一切的恐怖波动。

    “无妨,空间崩塌的余波而已”陈永发淡淡的说道。

    随即,他伸手向前一压,没用任何波动,就好似抚平了褶皱的一块布一样,那恐怖的波动消失无踪,笼罩在白杨他们心头的恐惧感消失。

    怎么做到的?这就是人王之境顶尖高手的手段吗?

    白杨心惊,他能感觉到,若是任由之前那涟漪辐射出去,恐怕方圆千里别想有一件完整的物品!

    “握草!”心头想到了什么,白杨一脸纠结的大叫一声。

    “少爷怎么了?受伤了吗?”小猫立即抬头关切问。

    “那到不是”白杨一脸纠结的摇头。

    “那白兄为何如此”古奇峰忍不住插嘴问。

    仰头看天,白杨无语道:“我的二十来架灰机,全没了,价值十多亿美金呢”

    “白兄是说你那些飞行器?也对,毁灭在了空间中,的确可惜了”胡图同情的看着白杨说。

    陈永发看着白杨歉意道:“抱歉,以我刚才的状态,实在是无法带更多的东西出来了”

    “没事,反正老美多的是,到时候我直接去拿”白杨耸耸肩说。

    咦?为什么有是老美?

    或许是八字不合吧,白杨心头古怪。

    “老美是谁?他有很多那种飞行器吗?”玉飞凤问。

    这个问题白杨拒绝回答。

    “白小友稍等一下,那个空间精气能量全无,我空有境界却无太多手段,蓉我先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陈永发此时看向白杨说道。

    随即,他一步迈出,眨眼间就出现在了万米高空,在白杨他们眼中,陈永发凭空消失不见。

    干瘦的陈永发来到万米高空,临空而立,面对这久违的世界,他四处打量了一眼,然后,张嘴深深吸了一口气。

    嗡嗡嗡……

    随着他吸气,以他为中心,千米内天地扭曲,形成一个恐怖的旋涡,一股风暴随之产生,气流不断向着他汇聚。

    “你们看天上”

    地面,虎子肩抗火箭筒指着天空惊叫。

    众人抬头,就看到陈永发临空而立,以他为中心,虚空扭曲成一个肉眼可见的旋涡,滚滚气流向着他汇聚。

    心头一动,白杨开启慧眼看去,顿时瞪大眼睛。

    在慧眼的观察下,他看到,以陈永发为中心,天地间各种能量向着他汹涌汇聚而去。

    那些能量,如同一条条光带,五光十色,从天地间各个地方出现,向着陈永发汇聚,最后通过他的口鼻进入他的体内。

    “这是在吸收天地间的元气调整自己?也太恐怖了点吧”白杨心惊,严重怀疑这老头能一口气将世界‘吸干’!

    以恐怖的姿态吸收天地间的各种能量汇聚在体内,陈永发干瘦的身躯得到这些能量的滋养,肉眼可见,干瘦的身躯吹气球一样鼓胀起来……

    (亲们元宵节快乐,吃汤圆了吗?反正我没吃,因为石头不喜欢吃糯食……哭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