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牙舞爪的大树下,陈永发随意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带回忆之色,慢慢述说自己的大致经历。

    白杨听得入迷,在边上席地而坐,下意识从空间袋中拿出花生啤酒边吃边听,权当听故事了,听到精彩之处,也是跟着激动不已。

    他们在这边闲聊,可把山脚下的小猫等人急坏了。

    前一刻她们还在山顶的大树下,眨眼间他们就来到了山脚下,面对陌生而熟悉的地方,一个个面面相窥一脸惊骇。

    “少爷!”小猫惊叫,一脸焦急,仗剑不管不顾就要往山上冲去。

    白杨和陈永发那邪门的人呆在一起,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发生点什么意外的话,小猫不敢想象自己会怎么样。

    “小猫妹妹冷静,去不得”玉飞凤闪身拦在小猫身前摇头道。

    人家挥手间就让他们这么多人出现在几十公里外,手段何其惊天动地,这个时候冲上去找死吗?

    “你走开”小猫瞪着玉飞凤咬牙切齿沉声道,此时她担心白杨,玉飞凤居然跑出来拦住她的去路,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小猫妹妹,你听我说,这个时候你上去……”玉飞凤一脸严肃的劝解,觉得上去是在制造麻烦。

    可小猫根本就不听,手中破空剑指着玉飞凤说:“我再说一遍,你让开,我要去找我家少爷,不管你是谁,什么身份,如果再拦着我的话,我就不客气了,我保证,必定杀了你!”

    不在白杨身边的时候,小猫变成了那个一脸冷镜甚至冷漠的女人,此时玉飞凤被小猫持剑指着,虽然明知小猫只是一个武者之境的小人物,可也觉得浑身发寒。

    小猫说能杀了她,她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大家别冲动,或许情况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坏”古奇峰在边上打圆场,这怎么好好的就要干起来了呢。

    “是啊是啊,白兄吉人自有天相,那邪门的家伙单独留下他,不像是有恶意的样子,所以我们都要冷静,等着他下来”胡图也在边上开口。

    虎子肩抗火箭筒,站在小猫身边寒声道:“闭嘴,你们都滚开,谁要阻止我们去找少爷,现在就先做过一场再说,生死无论!”

    “胡公子,古公子,玉小姐,你们还是让开吧,少爷的安危,比我们的生命都重要,不能出任何意外,哪怕我们实力不够,用命也要给少爷争取一点时间!”

    冰清玉洁四姐妹站在了小猫身边,看着玉飞凤他们沉声道。

    嗷呜……

    边上银狼一声咆哮,浑身银光绽放,幻影般冲了出去,向着山上的方向电射而去。

    砰……!

    下一刻,刚刚冲出去白多米的银狼,在就要踏足上山的石阶的时候,被无形的力量阻挡,一下子倒飞而回。

    众人一惊,什么情况?

    吼!银狼发出一声低吼,再度向前冲去,结果依旧,刚刚要踏足石阶的时候又倒飞而回。

    它不管不顾,一个劲的往前冲,一次又一次倒飞回来。

    要说忠心,恐怕除了小猫之外要数银狼对白杨最为忠心了,担心白杨,它一次又一次冲向石阶,每一次都被一股力量反弹回来,可依旧锲而不舍。

    异兽一生只认主一人,一旦认主之后,哪怕主人再怎么十恶不赦都会一如既往的忠心跟随,甚至对本身再不好异兽也不离不弃,而且在主人死后,大多数异兽都会选择陪葬,即使不选择陪葬的,也会守在主人的墓穴前直到老死。

    古奇峰胡图他们看着银狼的举动,心中感叹,异兽认主,很多时候相当于第二条生命,忠心的异兽会用生命去?;ぶ魅?。

    此时银狼的举动足以说明一切。

    可是,异兽太难以驯服了,它们很多时候哪怕死也不会被人驯服,所以说有一句话说得好,别人家的东西都是好的……

    其他人被银狼的举动吸引了目光,小猫闪身从玉飞凤身边掠过,向着山上的方向冲去。

    可结果也是一样,刚刚靠近石阶就被一股力量给反弹了回来,她不信邪,再一次冲过去,结果也是一样。

    “冲!”虎子怒吼一声,扛着火箭筒往前冲,但依旧无法踏上石阶,一旦靠近就被震回来。

    不但是他,其他白杨的护卫手下也是一样的结果。

    没有人能靠近石阶,原本他们之前上去过,畅通无阻,可这个时候,好像被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封锁,但凡靠近都会被反弹而回。

    “没用的,上不去,是那个人的手段,我们只能等”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单秋林开口说话了。

    小猫一脸焦急,可眼神平静,心中思索着各种情况,听到单秋林的话,停下脚步跑过来问:“单公子,这是怎么回事?”

    单秋林别看残疾,但小猫他们可是知道这残疾人有多强大,或许他知道是什么原因。

    摇摇头,单秋林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刚才听动静,你们都无法靠近石阶,我猜想,一定是那位陈永发前辈的手段,他不想我们打扰,所以还是放弃吧,继续下去的话,或许会惹怒对方,反而对白兄不利”

    听了这番话,小猫她们冷镜下来,是啊,我们虽然担心少爷的危险,但自己的举动或许会惹怒陈永发,反而对白杨不利。

    可是,就这样干等着也不是办法啊……

    山脚下的事情白杨当然不知道,此时他喝着小啤酒听陈永发讲故事,一脸津津有味的样子。

    这老头几百年前就有资格稳定人王了,何其强大,如果要对小猫他们不利的话,自己担心也没用,不过看样子他应该是无害的。

    陈永发说了很长时间,说了很多事情。

    当初他在青木县和那个叫谷雨的女子分开后,心灰意冷,来到了迷河林中,发现了铁剑门遗迹,偶然进入了这个铁剑门的传承空间。

    “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世界的周围都是白茫茫的雾气,那是空间的边缘,雾气中就是空间乱流,很可怕,哪怕是超越了王级的强者进去都会被灭杀”陈永发一脸严肃的说。

    白杨好奇,打断他的话头问:“超越了人王层次的强者都会被空间乱流灭杀,那么这个空间是怎么搞出来的?”

    陈永发笑了笑回答道:“办法很多,阵法之道就能办到,用特殊材料绘制阵法,当阵法运转后,就能强行开辟出一个空间来,一般人随身携带的空间装备就是这么来的,当然,越是强大的空间就越难开辟,这其中的道理很复杂,材料,天时地利,人的修为手段等等,根据不同用途的空间,材料阵法等等都是不一样的,这个你不用了解,除此之外更强者直接一强大的手段强行开辟空间,但那个层次我也不知道……”

    好吧,白杨闭嘴,也就是说自己知道了也没有毛用呗。

    接下来陈永发继续说道:“我来到这个空间的时候,这里生机勃勃,草木葱翠,毒虫猛兽奔走,阵法运转绽放神光”

    “其中很多地方都很危险,植物都是致命的,有堪比大宗师之境强者的猛兽,还不止一头!”

    陈永发说道这里的时候,白杨心中忍不住猜测,这个空间变得如此死气沉沉而脆弱,搞不好就是陈永发这老头搞的。

    不知道白杨心中的想法,陈永发继续说:“这里是铁剑门的传承之地,我当年了解过这个泯灭在历史中的门派,他的开派祖师,是一位超越了人王的恐怖存在,挥手间堪称毁天灭地,不过他却逝去了很多年,后来的铁剑门弟子,再也没有能达到他那个层次,甚至连修行到人王之境的都很少,到了陈王朝开国太祖御驾亲征这里的时候,连人王层次的强者都没有,就此被灭,强大的铁剑门泯灭在历史中”

    超越了人王的存在,不知道何等强大,反正白杨是无法想象的,点点头,示意你继续吹,我听着就是。

    “当时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是大宗师之境的修为,逐步探索这个传承空间,灭杀了一些强大的猛兽,花了几个月时间,才破除了一个又一个的阵法,获得了铁剑门的所有传承”

    “那时因为小雨的事情,我心灰意冷,一心都扑在了修炼上,获得了那些武道神道传承之后,我开始留在这个空间专研,与自己的所学加以印证”

    “就在这个位置,我一坐就是十多年,将所有武道功法和神道手段融会贯通,创造出了一部属于我适合我的全新功法,接下来就是修炼了”

    “那个时候我心有执念,想找事情让自己忘记小雨,新创造出来的功法还不完善,一下子迷失,让自己沉睡无法醒来”

    “我因为心中的执念而沉睡,也因为那股执念才能醒来,所以,当你动了半块残镜的时候,我的意识得以苏醒”

    陈永发跟个话唠似的,噼里啪啦的说了很多。

    听完,白杨心中惊叹,这陈永发本身就天纵奇才了,从书信上薛长空的说辞来看,他能力压当代无数天才,实力恐怖,获得了铁剑门的各种功法武道传承,加以印证融为一炉,必定无比强大。

    是以,白杨忍不住好奇问:“那么你到底创造出了什么功法?”

    貌似很牛叉的样子,说出来我听听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