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暗死寂的空间,气氛诡异,白杨等人只觉浑身冷飕飕头皮发麻。

    张牙舞爪的大树下,陈永发盘腿席地而坐,他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虽然看上去年轻,四十岁左右,但身躯干瘦,身上布满了尘土,头发如鸡窝,衣服破破烂烂。

    用一句话来形容,他这幅模样形似出土千年的干尸!

    可此时,原本一直闭目安静坐着没有丝毫声息的他,却张开了眼睛看着白杨等人。

    他这一下来得太突然,让人心头发毛。

    “什么鬼!”白杨颤声道,这老头不讲究,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天知道这老头有没有危险,白杨念力锁定对方,血纹剑出现在手中,锁链随时会上去将其绑住,还有异能火焰差点就忍不住给他烧过去了。

    按照书信上的说法,这老头几百年前就有问鼎人王的资格,自己的准备貌似没有什么卵用,所以白杨随时准备跑路。

    “少爷小心”小猫焦急道,挡在了白杨身前,持剑而立。

    其他人也是一样,武器对准睁眼的陈永发,汗毛倒竖,没有轻举妄动。

    虽然此时陈永发看上去风一吹就会倒下的样子,但他们的生命本能却提醒他们这老头炒鸡危险!

    呜呜呜……

    银狼低吼,浑身都在颤抖,尾巴夹着随时都要跑路的样子。

    可睁眼的陈永发不说话,眼珠子轻轻转动了一下,然后才出现了一丝神采,明显有点茫然。

    下一刻,他目光一凝,只是一个眼神,一股滂沱的压力笼罩在所有人心头,只觉浑身冰寒动都不敢动弹一下,仿若被洪荒猛兽盯上了一样。

    面对那双眼睛,没有人敢直视,好似两把天刀蕴藏其中,看一眼自己就要被撕裂一样!

    那种感觉转瞬即逝,顷刻间他的眼神变得平静,古井不波,压力一下子消失。

    “错觉?为何刚刚看着他的眼神,我好像看到日月星辰更替四时花开花落的画面!”白杨心中惊悚,这老头不得了!

    其他人一言不发,动都不敢动一下,好像动一下就要死去一样。

    陈永发依旧不说话,眼珠子动了动,然后脸皮抖动了一下,然后是脖子,接着是四肢。

    他不知道多久没有动过了,身躯好像生锈的机器,这会儿启动,每动一下身上都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白杨严重怀疑他动作大点身躯都要散架!

    咔咔咔……

    让人牙酸发毛的声音中,陈永发活动胳膊腿,然后动作僵硬的站了起来。

    众人下意识后退,白杨一句‘诈尸啦’差点就要说出来,憋得好辛苦。

    随着他站起来,身上的衣服化作尘埃跌落,接着他身躯一震,身上的污垢好似一团烟雾一样离开他的身躯,鸡窝一样的漆黑头发如水般抖动一下,变得直顺。

    他很瘦,就好像一具骷髅身上蒙了一层人皮,全身骨头清晰可见。

    在场的女人,在陈永发身上污垢离体的第一时间闭上了眼睛。

    这老不羞的,没见这里有女人么?然而没有人敢说话,喘气都得小声点,千年老妖怪就问你怕不怕!

    然而对方根本就不觉得羞耻,很平静的活动关节,光着屁股走了一圈,然后翻手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套白色长袍不疾不徐的穿上。

    嗯,套上衣服的样子很滑稽,就跟一根竹竿搭了块布一样兜风,可没有人敢笑话他……

    他手上戴着一枚黑色的戒指,白杨严重怀疑那玩意是穿越者的标配空间戒指,哥也有,还是袋子,体积就比你那戒指大……

    “其……他人……走远……点……”活动了关节,穿上了衣服,陈永发开口说话了。

    声音很僵硬,好似生铁摩擦,让人很不舒服。

    之前好似死去了一样的陈永发复活了,数百年前就有资格稳定人王之境的他醒来,没有惊天动地的威势,就那么睁开了眼睛。

    这醒来的场面和自身的威名一点都不相符嘛,白杨心中忍不住嘀咕。

    “少爷,我们快走”小猫强忍心中恐惧,拉着白杨的手臂说道,视线没有离开陈永发,这老头太邪门了。

    “他留下”陈永发指着白杨说。

    第一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很僵硬,这句话说得很顺溜,声音平和,语气居然带着友好。

    从他之前活动关节的状况来看,说话也已经适应了。

    “不行,我家少爷也得跟着我们离开,你留下我家少爷想干嘛”虎子瞪眼道。

    尽管心中恐惧陈永发,但他的忠心却第一时间担心白杨的安危。

    脸皮有些僵硬的笑了笑,笑容真心难看,陈永发温和的说:“你们这些小娃娃,我若是对你们不利,一个念头你们就死千百次了,都走,他留下,放心,我不会对他不利”

    “不行!”

    几个声音异口同声的说道,冰清玉洁小猫等人站在白杨周围寸步不离。

    陈永发看了白杨一眼,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轻轻一挥衣袖。

    “哎我去,人呢?”白杨瞪眼惊叫。

    对方就那么一挥手,周围的冰清玉洁小猫虎子古奇峰以及银狼全部消失无踪,这里就剩下了白杨和陈永发两人。

    一眨眼,人没了!

    “他们没事,被我送到山脚下去了”陈永发看向白杨温和的笑道。

    白杨瞪眼,真心见了鬼了,这个地方距离山脚下起码五十公里,对方一挥手他们那么多人就出现在了五十公里以外去了?

    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你留下我干嘛?”白杨忐忑道,这老头不会是憋久了想那什么吧?我可不干,等下对方要是来硬的我誓死不从!还有什么黄皮葫芦见鬼去吧,这老头太可怕了,估计是得不到了。

    哎?老头,葫芦,难道真的要上演葫芦娃?

    白杨心头乱七八糟的想。

    “你要走,我自然不拦着,不过你就不想和我聊聊吗?”陈永发表情温和的看着白杨笑道。

    那我还走个毛线,看这老头人畜无害的样子,妥妥的粗大腿??!

    “那个,你是陈永发?”白杨小心翼翼的问。

    陈永发笑了笑,两步走到边上,坐在了一块石头上说:“来来来,我们也算老朋友了,别那么拘谨,坐下说”

    “我还是不坐了,腿脚不听使唤”白杨尴尬一笑道。

    这老头太吓人,白杨之前差点吓尿。

    陈永发不以为意,眼神变得很沧桑,叹息一声说道:“我是陈永发,你在青木县城中看到的那个老头就是我”

    “额……你怎么?”白杨上下打量陈永发不知道说什么好,现在的你看上去也就四十左右,在青木县中看到的都七老八十了好吧?

    “外面现在是何年月?”陈永发摇摇头问,没有回答白杨的这个问题。

    挠挠头,白杨不好意思道:“谁关心这个问题啊,要不我给你问问?”

    “不用了,过后我自己弄清楚吧,呵呵,你活得很轻松,我很羡慕,然后,谢谢你”陈永发微微笑了笑说。

    “谢我什么?”白杨茫然问。

    “谢谢你帮我查清楚小雨的死,谢谢你将我唤醒”陈永发平静的笑道,然后向白杨伸出右手。

    “偶然而已,不用谢,额,你要什么?”白杨笑道,面对陈永发的手势有点不懂他的意思,顺着对方的视线,才发现他要自己手中的半面残镜,笑了笑给他递了过去。

    心头他鄙视自己,没出息,这老头有什么好怕的,让自己居然都如此小心翼翼了,可问题是这老头几百年前就快人王之境了啊,我能不怕吗?万一对方一个喷嚏就弄死自己了咋办?

    拿着半面残镜,陈永发的目光变得更加沧桑了,轻轻抚摸,眼神中有无尽缅怀之色在闪烁,然后他招手,地上的另外半面残镜和书信落入他手中,他很认真的看,眼神凄然。

    ‘最是人生的一次错过,一时的分别称为永远的遗憾’白杨心中莫名叹息,知道他在怀念那个叫谷雨的女人。

    没有打扰,白杨静静等着。

    足足一个多小时后,陈永发抬头,翻手间手中的东西消失不见,他看着白杨说:“薛家,在陈王朝势力不小,甚至王上都要礼让三分,但那已经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如今不知道怎么样,不过小雨被薛长空算计,以至满门死亡,这笔账得算到薛家头上!”

    白杨心中吐槽,这老头是要搞事呀,听口气他想灭掉薛家?你行不行啊,看上去风一吹就倒下的样子……

    他口中的薛家可不是青木县被白杨搞掉的薛家,而是陈王朝王都的薛家,顶级大家族,连陈王朝的王上都要礼让三分的恐怖存在!

    接着陈永发继续说道:“当年小雨亲口对我说他要嫁人后,那时我心灰意冷并未察觉到其中的隐情,心中凄苦,一头扎进了迷河林,不知不觉深入这里,偶然进入了这个铁剑门的传承空间……”

    难道说每一个强者的情商都那么低?为毛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呢?话说你当年都那么吊了,直接抢了不就是了嘛……

    白杨心中那个无语,没打扰,听陈永发说他的情况,估计他也是憋太久了,想找个人倾述。

    不知不觉,白杨坐在了地上,身边摆着啤酒花生,一副你说我听着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