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参天大树生长在悬崖边缘,光直径就有百米粗,无比苍劲,通体银色,表皮张裂如龙鳞,有神秘的纹理若隐若现,枝丫似放射状的闪电张牙舞爪,最顶端都快生长到这个空间的顶部触碰到上方涌动的雾气了。

    大树的树根如一条条巨蟒交织,穿透岩体,下方垂落道悬崖深处。

    在这棵大树上,有一条伴生藤蔓,十来米粗,如同一条蛟龙盘绕在树上。

    邪了门的是,这条藤蔓的表皮如龙鳞,若不是有细小的分枝和枯萎的树叶,还真的以为那是一条蛟龙尸体缠绕在树上!

    地球那边有记录最高的大树也不到两百米而已,可想而知这两棵植物有多么庞大。

    “重点?重点是那根古怪的老藤结的果实,或许那就是你所说的生机”白杨目光灼灼的看着那边说道。

    大树和老藤的叶子都已经掉光,枯萎死亡,光秃秃,搞不好和这个空间其他东西一样脆弱。

    然而在这一切都显得无比脆弱的空间,那条缠绕在大树上的老藤居然结出了果实,用屁股想都知道那颗果实很非凡,尤其是那颗果实看上去还有生机的情况下。

    在距离地面两千多米高的地方,老藤的末梢,一枚尺长的果实悬挂,它太醒目了,尽管只有一尺来长,可却带着一股生机,让人想不关注都不行。

    “果实?什么样的果实?”单秋林好奇问,瞎子就这点不好,看不到。

    其他人目光灼灼的看着那棵果实,呼吸急促心情紧张,尤其是古奇峰玉飞凤胡图三人,眼神中都快冒绿光了。

    看了其他人一眼,白杨眯着眼睛说:“一个黄皮葫芦,悬挂在大树两千米高的地方!”

    那个黄皮葫芦看上去很普通,静静的悬挂,可在这死寂一片的世界居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带着生机的葫芦,能普通?

    不过白杨心头有点古怪,死寂的空间,奇怪的大树,邪门的老藤,都很庞大,可却只长出了一个尺长的黄皮葫芦,对比起来有一种莫名的喜感有木有?

    你要长到房屋大小才正常嘛。

    那破葫芦中不会蹦出一个小孩吧?大喊一声:呔,妖精放了我爷爷……

    收回乱七八糟的思绪,白杨看向前方,无论如何,他也要把那个葫芦搞到手。

    “那个葫芦和这个空间的其他物品都不一样,带着隐隐约约的生机,必定非凡”玉飞凤深吸口气说道。

    作为大家族出来的人物,见识眼光还是有的,那个葫芦恐怕是了不得的宝贝。

    “你们说,这个空间变成现在这个脆弱的样子,会不会是被这个葫芦吸收了一切精华造成的?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这个葫芦就了不得了”古奇峰颤声说,喉咙起伏,在吞口水。

    虎子在边上,用火箭筒指着他说:“你别打注意,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家少爷的”

    “额,我们一起看到的,你怎么就说是你家少爷的了?”古奇峰无语道。

    “哼哼,这个空间都是我家少爷找到的,你们只是顺道来看看而已,想动这里的东西门都没有”虎子不管那么多,认定了这里面的东西都是白杨的。

    这里就胡图古奇峰玉飞凤三个是外人,听了虎子的话相当无语,尤其是看到白杨带来的所有人都将武器不着痕迹的对着他们三个的时候,郁闷得简直想吐血。

    胡图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闭嘴,看着边上东张西望的白杨忍不住问:“白兄,你在找什么?”

    白杨到处打量,没有去看树上的葫芦,甚至开启慧眼和念力观察周围,一脸古怪。

    听到胡图的话,他摸着下巴纠结道:“通常这个时候,应该都会在暗中跳出几个人来大喊一声哈哈哈东西是我的你们都死开,我在找那些人……”

    这又是什么梗?古奇峰他们面面相窥,什么时候出现了有好东西的时候就一堆人跑出来抢的惯例了?

    好吧,只能说白杨被地球那边类似的桥段洗脑了。

    “一个蕴含生机的黄皮葫芦?老白你去弄下来看看”单秋林拎着破木头片子直指本质的说道。

    “对,白兄,你弄下来看看,放心,我们绝对不抢,毕竟我们也打不过你不是,要不我代劳?”古奇峰在边上唰存在感。

    “少爷,我去给你拿来把,我应该上的去”小猫开口,对其他人不放心,万一他们抢了葫芦跑路咋办。

    “不急,那个葫芦是这个空间最特别的,搞不好有危险,再看看再说”白杨打量周围说。

    越是到了关键时刻他越谨慎,很多看到好东西就恶狗扑食一样的家伙都死了。

    他们位于悬崖边,距离大树还有一段距离,前方有一堵几米高的围墙,墙上有门洞,可以直接到达那可大树那边。

    嗯,搞不好曾经那可大树是专门用来遮阴的……

    “少爷,我去探路”虎子很识趣的说道,带着十多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向那边。

    很快他们穿过门洞,传来声音说:“少爷,这边没有危险,大树下有一个小土堆,两块破镜子和一些纸,没什么特别的了”

    手一挥白杨说:“走,我们过去看看”

    过去的时候他心头还在琢么,那个黄皮葫芦会不会正好掉下来然后裂开跑出一个葫芦娃呢?黄皮葫芦,蹦出的搞不好是金刚葫芦娃……

    事实是白杨想多了,从围墙的门洞到达另一边,脖子都快仰断了也看不到大树的顶端,葫芦也没掉下来,倒是看到了虎子所说的那些东西。

    大树伫立在悬崖边,老藤在大树的根部生长盘旋上去,虎子所说的那些东西距离大树还有一段距离。

    然而看到那些东西,白杨下意识止步,眼睛一瞪,一脸见了鬼的样子。

    “少爷怎么了?”林冰儿看到白杨奇怪的举动忍不住问。

    她们四姐妹持剑分散在白杨四周,小猫在的时候她们存在感很低,一直识趣的没有说话抢小猫的镜头。

    小猫在白杨身边,看到那些东西后,也是一愣,然后古怪的看着白杨。

    “我去,那些东西这么会在这里?难道那个土堆……”白杨看着前方喃喃自语。

    虎子所说的两块破镜子就在土堆边上,原本应该是完整的,被人从中间劈开,边上有一叠纸张,上面有字,无论是破镜子还是纸张都有一段历史了,不注意看和之前他们看到的差不多。

    然而白杨和小猫却认得,这不就是当初他们在青木县薛家宝库中看到的玩意么!

    当初在蝴蝶谷的时候,陈永发老头化作一团光芒消失,带走的半面残镜和书信,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有什么不对吗?还要不要葫芦了?”看不到的单秋林催促道。

    其他人都看向白杨,没搭理他,毕竟白杨的举动太古怪了。

    没理会他们,白杨看向残镜和书信前方的土堆,不高,也就一米而已,由灰尘树叶堆积而成。

    念力渗透进去,白杨再次一脸见了鬼的样子。

    握草了,陈永发那老头真的在这里!

    土堆中,可不就是陈永发老头?他安详的闭目盘坐,没有呼吸,好似睡着了。

    不过此时白杨看到的陈永发形象,却不是在青木县中看到的那么苍老,此时看到的他最多也就四十岁的样子,很帅气的中年帅哥。

    仔细回忆,可不就是青木县中谷家废墟墙上画像的形象?

    “没有声息,身上没有任何波动,死了?”白杨嘀咕,不知道要不要过去。

    “你又神神道道的发什么神经?”玉飞凤在边上皱眉道,搞不懂白杨这个不靠谱的家伙为什么这个时候停下脚步了。

    虽然看到了残镜和纸张,却没在意,在外面的建筑中这样的东西多了。

    没理她,白杨念力控制一块石头飞了过去,砸在了土堆上,里面的陈永发依旧没动静。

    接着他干脆意念一点点的移开了他外面的尘土和树叶,整个人出现在了白杨他们的视线中。

    “居然有一个死人?白兄你怎么发现的?”古奇峰瞪眼。

    “我们之前看到了太多白骨,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不过全都只是白骨而已,唯有这具尸体是完整的,不注意还以为是活人,这个人生前必定无比强大,死去了不知道多少年月也肉身不腐”胡图沉声道。

    看了看极高的大树上那个黄皮葫芦,又看了看地上的残镜书信,再看了看陈永发的尸体,白杨挠挠头,有点举棋不定。

    想到了当初陈永发消失时的话,那时他指着迷河林的方向对白杨说两人会在那个方向相遇。

    结果我来了你死了?

    你怎么能就死了呢,雷霆秘典的后续功法还有没有?你如果死了我不就白忙活了嘛……

    见陈永发没反应,白杨试着走过去,一步一看,最终来到了他两米外,其他人也跟了过来,不明白白杨为何这么怕这个死人。

    几百年前这老头都貌似可以问鼎人王了,就问你怕不怕!

    “这半块镜子就是当初在薛家宝库中的那块,这老头怎么带来的?”弯腰捡起其中一块残镜白杨嘴里嘀咕,翻来覆去的看,确定就是当初那块没错,甚至他的意念还能在上面看到自己的指纹……

    “少爷小心!”冰清玉洁四姐妹惊呼,挡在了白杨身前。

    “怎么了……额……”白杨抬头,顿时浑身汗毛直竖觉得冷飕飕的。

    就在他前方,之前还死了一样的陈永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