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空间灰暗死寂,极远处的边缘和天穹灰色雾气涌动,让人心头压抑。

    小猫紧紧的跟在白杨边上,手中抓着破空剑,突然开口道:“少爷,你看那边!”

    所有人都被她的声音吸引,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在他们前方数千米远,有一条干涸的河流,宽上万米,深上百米,宛如一条峡谷,河床漆黑干裂,一道道裂口如同大地伤痕。

    在干涸的河床上,无数白骨横陈,都是水中生物的骨骼。

    那些骨骼,大的有数十米长,小的也有数米长,颜色灰白,半掩在河床中,乱七八糟,让人毛骨悚然。

    在无数庞大的骨骼中,有一具骨架尤为醒目。

    那好像是一条巨蟒的骨架,蜿蜒起码千米长,单一的一根骨头直径都有几米粗,骨架相对比较完整,让人震撼。

    “那是一条蛟龙的骨骼,老天,这个地方曾经居然有活着的蛟龙?”胡图惊呼道。

    那具骨架太庞大了,光脑袋就一座小山大小,狰狞的牙齿有十来米长,头上中心位置有一根五十米长的漆黑度角,宛如神枪一样直指苍穹。

    那种苍凉洪荒的气息,让人呼吸都下意识屏住。

    “蛟龙啊,哪怕是最弱小的,战力也堪比大宗师,一旦发狂,翻江倒海,毁灭一座城池也是等闲”古奇峰沉声道。

    “怕毛线,都已经死了,骨架而已,我们过去看看”白杨咬牙说道。

    蛟龙,听说过无数次,还没有真正见过呢,虽然远处的只是一副骨架,但他也要去看看,听说这种强大的生物浑身都是宝,骨头应该也值老牛鼻子钱了吧?

    “少爷,我们用热成像仪观察过周围了,没有发现任何生命体的特征,这个空间,到目前为止,真的没有活物”虎子此时在边上说道。

    点点头,白杨吩咐道:“留下五十个人看管直升机,随时准备接应,其他人和我一起过去看看,探索一下这个古怪的地方!”

    白杨是老大,说的话没有人反驳,至于玉飞凤他们,反驳无效,你爱跟着就跟着,不跟着拉倒……

    一行人走向那条干涸的河床,沿途地面严重沙化,很多时候一脚踩下去半个脚掌都要陷进地面。

    植物很多,但都已经枯败,轻轻砰一下就变成碎片,很多时候动静大一点都能让其粉碎,一切都显得无比脆弱。

    他们来到了河床边,近距离观察那具骨架,心头更加震撼,骨骼晶莹剔透宛如金玉,表面布满了神奇而复杂的纹理,蛟龙这种生物天生就神秘而强大,从骨骼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无法想象千米长的庞然大物若是活着该有多么恐怖的威势!那天在冷热泉看到那条巨蟒我就差点尿裤子了”虎子声音颤抖道。

    目光巡视,白杨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向着那具庞大的骨架丢了过去。

    砰……

    石头砸在骨架上发出一声闷响,在寂静的空间传递出去很远。

    可接下来,那庞大的骨架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完整的骨架表面,一道道裂纹出现,最后整个骨架砰一声化作碎片,跌落在河床上,地面颤抖,溅起无边的烟尘。

    “没想到这具骨架都如此脆弱,就连脑袋上的度角都粉碎了”胡图挥手间拂起一阵狂风将烟尘吹开,看着河床上一堆碎片愕然。

    “没道理啊,这里的树木,植物,骨骼,哪怕是经历漫长岁月都不应该如此脆弱才对,可偏偏这就是事实……”玉飞凤皱眉不解。

    不说其他,单单是那庞大的骨架,再怎么样它也是蛟龙的骨骼,哪怕经历万年也堪比百炼精铁吧?可为何脆弱如腐烂的树木?

    谁也不知道原因,心头好奇却也得不到答案。

    看了一下河床泥土的纹理,白杨指着上游的方向说:“我们沿着岸边往上走,那边山体起伏,有建筑存在,过去看看”

    “少爷,这个地方让人不安,我们还是离开吧”小猫劝解道,这个空间太邪门了,和剑林所说的传承之地完全不一样。

    “再看看,暂时没有危险,如果遇到不对的情况,我们第一时间离开”白杨捏了捏小猫的手掌说道。

    虎子带着一百个身穿钛合金铠甲全副武装的山民分散四周,给白杨他们开路。

    事实是这个空间真的没有任何活着的生物,一切都脆弱无比,一路沿着河道向上,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途中他们看到了很多东西。

    有数百米高的大树,老皮张裂如龙鳞,可触碰之下顷刻粉碎崩塌。

    有动物的骨骼,看上去坚硬无比,可依旧脆弱无比,一碰就碎,简直豆腐渣。

    还看到了人类的骨架,骨架边上有金铁武器,可结果也是一样,无论是洁白如玉的骨架还是锋锐无匹的兵器都脆弱无比,一碰就碎!

    不久后,他们前进了几十多公里,来到了起伏的大山脚下,山上有恢弘的建筑群,可此时不但感觉不到金碧辉煌,反而显得暮气沉沉宛如死域。

    “这一路走来,我想了一下,这个空间中的物品,之所以如此脆弱,唯有两种可能”站在山脚下,玉飞凤左右张望一眼沉声道。

    白杨一直都和这妞不对付,撇撇嘴说:“放屁只放一半?要说就说,不说就闭嘴”

    古奇峰和胡图面面相窥,眼神交流很是无语,大爷,这可是我们女神,你这样说话真的好吗?

    “哼,出现这样的情况,第一种可能,因为这个空间是人为开辟出来的,里面的一切都需要外界能量的支持才能运转,铁剑门覆灭了这么多年,空间无人打理,里面的一切都在从本质上**,第二种可能,就是这个空间中,有什么东西,将一切的精华都吸收了,让这里的东西看上去只是空有其表,本质上它们已经腐朽不堪”玉飞凤冷哼道。

    “说了等于没说,走,我们上山,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宝贝,来都来了也不能空手而归,砖头也给他搞两块走”白杨一指上山的路说道。

    大哥,你又不是小偷,还贼不走空???

    上山有一条宽阔的石阶,直通山巅的建筑群。

    白杨用意念仔细观察,在这条石阶内部,有一些模糊的神秘痕迹,判断应该是阵法,从而得出,原本这条路其实是很危险的,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切阵法都已经失效。

    心中古怪,这他娘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山的路很长,堪称山路十八弯,在周围的山体中,遮天蔽日的大树生长,但都已经死亡**,林间毒虫猛兽尸体横陈,腐朽脆弱。

    若那些植物和动物都活着的话,必定很惊人,大树千米高,枝繁叶茂的时候必定如华盖遮天,数十米数百米甚至上千米的猛兽骨骼都不少,活着的时候是屠城毁山的可怕存在!

    来到山上的建筑群中,他们四处游走,花了几个小时看了个大概,建筑比较完整,不过大多都空空荡荡,哪怕有人工制造的物品,不管是木质还是金铁的都腐朽不堪,一碰就碎。

    这他喵的根本就是一个豆腐渣世界嘛,白杨在心中无语吐槽。

    说好的传承呢?木有,什么都木有,捡到的刀剑,虽然寒光闪闪看上去锋锐无匹,但一碰就变成碎片,说好的危险也没有,建筑群中曾经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阵法,但都已经失灵没有运转。

    “走那个方向,我感觉到了一丝生机!”

    来到这个空间后一直都没有吱声的单秋林突然开口道,手中的木头片子指着建筑群后面的方向。

    “老单你确定?话说你不是瞎了吗?”白杨相当好奇。

    “这个空间之所以这个样子,恐怕答案就在那边,而且,我在剑冢中领悟到的东西只是有了一个思路,来到这里后却开始逐渐完善了”单秋林平静道,没有和白杨打嘴仗。

    “神神秘秘的,话说你领悟的那什么快点啊,我还想看看你又搞出什么玩意了呢”白杨撇嘴。

    他们七拐八拐花了一个多小时穿过建筑群,来到了后方。

    后面已经没有路,是一个悬崖,更远处数千米外已经是空间的边缘,灰色雾气涌动。

    “那边”站在悬崖边,单秋林一直左手方向说道。

    他眼睛看不到,也不知道是咋分辨方位的。

    “你们怎么不说话了?”单秋林指了方向后,发现没有人吱声,疑惑问。

    白杨吞了口口水,一脸纠结道:“老单,其实来到这里,我们大概都发现了你所说的目的地,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你们看到了什么?”单秋林无语问,你们都特么欺负我是瞎子是吧?

    “一棵树,一颗很大很大的大树,起码三千米高,枝丫都已经快到这个空间的最高处了,但依旧枯死**,在上面,有一条干枯的老藤缠绕,如蛟龙一样苍劲,老单,你能想象到,一条老藤表面居然有龙鳞一样的皮吗?不过这条老藤也已经枯死了,估计和其他东西一样脆弱,但这不是关键……”白杨目瞪口呆的说道。

    “你能不能一下子说重点?”单秋林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