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天地森然,洪荒大山深处,毒虫猛兽蛰伏。

    夜空中,有展翅数十米的猛禽盘旋,冰冷的眸子如刀般注视着下方的密林,缠绕的老藤交织,有巨蟒在其中静静的等待猎物,林间,体长十数米的猛虎无声无息前行……

    丛林中,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猎杀与被猎杀的自然法则,尤其是夜晚,更是最为?;氖焙?!

    沙沙沙沙……

    树叶轻微摇晃,一个黑银闪过,眨眼远去,宛如幽灵。

    这是一颗高达数百米的大树,老皮张裂如龙鳞,苍劲古老,枝繁叶茂中,有一条斑斓巨蟒蛰伏,当那黑影闪过的时候,它原本想要扑上去猎杀,可生命本能的感受到了?;?,浑身一抖静止不动,直到黑影远去,它才慢慢游动身躯准备离去。

    唰……

    又一个黑衣出现在大树上,那是一个人类,黑袍加身,看不到面容,阴森冰冷,抖手间,一抹锋芒一闪即逝。

    噗嗤,斑斓巨蟒脑袋和身躯分离,血液喷薄嗤嗤作响。

    “逃?看你往哪里逃!”第二个黑影声音不含丝毫情绪波动自语,身影眨眼远去,追着第一个黑影的脚步。

    唰唰唰……,顷刻间,又五个黑影来到原地,稍作停顿追逐而去。

    后面几个黑影是一伙的,他们身上的气息冰冷阴寒,体内蕴含可怕的力量,一旦释放出来,能轻易灭杀猛兽。

    黑暗中,玉飞龙快速奔行,为了迎合夜色,他穿上了一套黑色衣服,这样便于隐藏。

    状态很不好,他脸色苍白,失血过多,脖子之处有一道寸长的伤口,鲜血淋漓,差一点就身首分离,一直逃命他连疗伤的机会都没有。

    除此之外,在他脸颊上还有一道伤口,深可见骨,肩膀被一支箭矢洞穿,血液已经打湿了半身衣服,而且箭矢上还有毒,他浑身难受,伤口发黑,脑袋发晕,随时都会倒下。

    “阴魂不散,血莲教,当诛!”咬牙切齿,心中恨欲狂,可没有办法,他只能逃命。

    王朝禁武堂郡城堂主,宗师之境修为,居然如同丧家之犬一样被追杀,说出去都可笑,可这是事实。

    身后追杀他的人足足六个,一个真人境界的神道修士,一个武道宗师,四个武道武师,面对这样的阵容,他不逃命就只有死。

    事实是负责追杀他的人原本有十一个,其中还有一个宗师与四个武师,都在沿途被他宰掉,可他也负伤了,强弩之末,随时都会倒下。

    血莲教在冷热泉周围布下杀局,死了太多人,禁武堂是重点照顾对象,除了他之外,全部死了,一个都没有能活下来,左刀,邵阳等等,全部都在掩护他离开的途中被杀死,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死去,那种心情让他发狂。

    血莲教犯上作乱,禁武堂的成立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对付这样的不法分子,反过来,一有机会,血莲教也会倾尽一切灭杀禁武堂的人。

    “这里已经是迷河林深处,?;刂?,随时都会遭到毒虫猛兽的致命攻击,形势对我不利,后面有追兵,前途渺茫,或许我无法活着离开这片洪荒大山了,不知小妹如何,希望她已经找到那个姓白的,如若找到,活命不成问题……”

    玉飞龙心念闪烁,他几乎已经绝望,看不到活命的机会。

    咻……

    夜色下,一声尖利至极的破空声响起,横空而来。

    噗嗤,一抹赤红光芒一闪即使,玉飞龙身躯一个趔趄,轰一声栽倒下去,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

    一直银色箭矢穿透了他的右边肩膀,差点将它身躯撕开!

    “该死,破罡箭,禁武堂绝密武器,能穿透宗师之境的罡气,怎么会落入血莲教妖人手中,一帮吃里扒外的家伙,若是我能活着回去,一定要查出来满门抄斩!”

    玉飞龙目光冷冽,认出了差点撕开自己的银色箭矢,这种东西是王朝禁武堂的绝密武器,却落到血莲教的人手中,不用说都是内奸干的。

    “王朝禁武堂郡城分堂堂主玉飞龙,州府玉家大少爷,宗师之境修为,逃?你往哪里逃?追了你上万里,此时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吧?”

    一个阴沉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一个黑影顷刻间出现在他百米之外的一颗大树树梢上。

    此人手持一张两米长的漆黑大弓,背上背着一壶银色箭矢,腰间挂着两把短刀,笼罩在黑袍之中看不到面容。

    “若是正面厮杀,我轻易斩你!”玉飞龙咬牙,翻身而起,轰隆一声,地面炸开,他人已经冲出去了数百米远。

    不宜战斗,唯有逃命。

    “跑得了吗?”那持弓黑衣人冷哼,张弓搭箭,银色箭矢绽放赤红光芒激射而出,宛如一道流星划过夜空,速度比声音还快。

    轰,地面炸开一个十多米的大坑,破罡箭威力可怕,堪比导弹,玉飞龙险而又险的避开了。

    可他脚步一顿,一脸绝望。

    不知什么时候,在自己周围,出现了四个黑袍人挡住了他所有的去路。

    难道今日就是我葬身的时候吗?玉飞龙心中自语,翻手间,一杆丈长金色长枪出现在手中,一股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气息出现在他身上。

    “飞龙枪?你爷爷玉昌松还真是舍得,居然将他教给你了,想来你已经学会了飞龙枪法了吧?只是现在你能使出几层威力来?”

    玉飞龙前方,一个黑袍人冷声道。

    他身躯比较消瘦,夜风吹拂,他黑袍咧咧作响,诡异的,他临空而立,好似没有重量,这并非阴神,而是肉身飞行!

    在他脚下,一块丈长的黑布抖动,上面有无数可怕的恶鬼图案,承托得他凌空飞行。

    “可以让人飞行的神道器物!”玉飞龙心中一沉。

    杀!

    一声冷哼,玉飞龙持枪冲出,脚下山石崩塌,手中金色长枪颤抖嗡鸣,有璀璨的金色光芒在夜空绽放,宛如一枚金色太阳。

    昂……

    龙吟咆哮,长枪递出,一条百米长的金龙张牙舞爪横空而出,宛如黄金浇筑,活灵活现,所过之处罡风凌冽,撕碎巨石大树。

    武道宗师,绝非等闲,拼命之时,爆发出来的力量惊人至极!

    “垂死挣扎而已!”站在黑布上的黑袍人冷哼。

    脚尖轻点,脚下黑布抖动,有恶鬼咆哮的声音响起,黑布涌动漆黑雾气,内中有狰狞怪物冲出。

    那是一条百米长的巨蟒,没有丝毫血肉,只是一具骨架,通体漆黑,每一根骨头都仿若金铁锻造,眼窝中有黑芒闪现,邪恶阴森。

    轰……

    狰狞的漆黑骨蟒和金龙在夜空中相遇,可怕的爆炸轰鸣,周围飞沙走石,波纹激荡,大树折断横飞,巨石粉碎。

    “没想到飞龙枪配合飞龙枪法施展,居然能凝聚武道意志灭杀生魂,可惜,你还能使出第二击吗?哈哈哈……”

    黑袍人冷笑,脚尖一点,再度一条漆黑巨蟒冲出,张牙舞爪向着玉飞龙冲了过去。

    神道器物,有不可思议的手段,那块黑布,尽管只是一块黑布,却用秘法刻画阵法,内中收取生魂将其凝练驱使,一条异兽巨蟒的生魂被灭杀,这个真人境界的神道修士也心疼不已,但若能杀了玉飞龙,一切都值得,只要生魂真灵不灭,大不了再度凝练就是!

    一击之后,玉飞龙脸色更加苍白,摇摇欲坠,宗师之境的罡气几乎消耗殆尽,面对又一条生魂巨蟒,他根本无法对抗。

    “杀!”

    目光闪烁,最后关头,他咬牙,翻手间手中出现一枚漆黑玉佩,玉佩中有金色丝线游走,神奇无比。

    咔擦……

    漆黑玉佩被他捏碎。

    嗡……

    刹那间,金光大放,照亮夜空,如同一枚骄阳升腾,内中一条数百米长的金龙飞出,宛如活物,横空咆哮,震慑四野。

    “玉昌松居然舍得耗费自己近半修为封印一道武道意志给你防身,可见对你的重视,杀了你,恐怕你玉家也会发狂吧”

    黑袍人大吼,有些激动,有些忌惮。

    数百米长的金龙横空,巨蟒生魂刹那粉碎,所过之处巨树崩碎大地崩塌。

    噗,龙爪拍过,一个武师之境想跑的黑袍人被拍成碎末,真元喷薄都无法抵挡丝毫。

    轰,龙尾一扫,将那手持大弓的武道宗师粉碎,他主修弓箭,身躯脆弱,无法抵挡可怕的威力。

    最后,金龙向着那站在黑布上的神道真人冲了过去。

    “该死,你爷爷玉昌松居然已经大宗师了,不!”黑袍人惊叫。

    他祭出脚下神道器物黑布妄图抵挡金龙,黑布顷刻放大,遮蔽这方夜空,内中鬼哭神嚎,一个个狰狞的生魂冲出,想要灭杀金龙。

    嗡……

    这一方天地都仿佛要坍塌,可怕的涟漪辐射出去,方圆千米,一起都被扫平。

    咳咳……

    玉飞龙出现在数千米外,大口咳血,跌跌撞撞的逃命,他看到,前方的黑暗中好像有光,没有犹豫,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原地,烟尘散尽,有两个狼狈的黑袍人从乱石中出现,看到眼前的场景面面相窥。

    追杀玉飞龙的神道真人死了,武道宗师也死了,我们怎么办?追还是不追?

    玉家老祖玉昌松,居然已经大宗师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