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声愤怒的咆哮震动山野,让方圆数十公里内的鸟兽不安,甚至离开自己的巢穴选择离去,物竞天择,面对强大的存在,生物本能的会选择回避。

    一条银色锁链横跨天际,一头栓在一座高千米的大山之上,一头却是拴着穿裤衩的大猩猩。

    大猩猩怒吼咆哮挣扎,锁链哗啦啦作响,牵连之下,那座大山都在颤抖,有乱石滚落。

    这头大猩猩很强大很可怕,不过这条锁链连当初比大猩猩更强大的蟒蛇都能锁住,拴住它自然不在话下。

    一开始大猩猩被银狼打伤,白杨用锁链将其捆住,它一头撞进山体,它太重了,扯不出来,白杨干脆直接控制锁链在山体上缠绕几圈栓牛一样将其拴住。

    锁链最长能延伸到七公里,在山头上饶了几圈还有剩余……

    此时锁链崩得笔直,大猩猩咆哮,气浪翻滚如狂风吹拂,地面被他踩得坑坑洼洼,想要冲过去撕碎白杨等人,可被锁链束缚,它只能干瞪眼。

    距离大猩猩百米开外,白杨一群人站在那边围观,不时冲着它指指点点嘀嘀咕咕。

    银狼趴在白杨边上,冲着大猩猩龇牙咧嘴,喉咙中不时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似乎在警告它。

    “少爷为什么不杀了它?它是异兽,而且那么大的个头,一定很好吃”虎子在白杨边上挠挠头问,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自从跟着白杨吃了几次异兽的肉,那帮家伙就喜欢上了这一口。

    左右看了一眼,白杨低声道:“先不用杀,我决定把它留着坑人!”

    虎子吃过开慧果,一点也不笨,眼珠子一转,低声问:“少爷想留着大猩猩坑血莲教的人?”

    白杨啥也没说,拍了拍虎子的肩膀转身离去,丢下一句把那家伙给我看好了。

    看着咆哮不止的大猩猩,虎子挠挠头咧嘴笑了笑嘟囔道:“血莲教的人肯定会追着冷热泉之处侥幸活着的人来到迷河林深处,然后少爷在恰当的时候放出这头大猩猩……”

    踱步来到百十米外,这里古奇峰和胡图俩逗逼躺地上哼哼唧唧要死不活。

    他俩脸色苍白身上血迹斑斑,甚至很多地方都变形了。

    变形的意思是他们骨头断了,不过还能哼哼证明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微微咧嘴,白杨心头无语,这俩就是个逗,明知干不过大猩猩还跑去唰存在感,拦都拦不住,这下安逸了吧。

    “没死呐?”白杨蹲下,用手指头挨个戳了戳他们幸灾乐祸的说。

    俩家伙倒吸一口冷气,浑身颤抖,胡图表情扭曲战战兢兢道:“白……白兄,停手,疼疼……疼疼疼……”

    “现在知道疼了?大猩猩没一巴掌拍死你们算你们运气好”白杨耸耸肩说。

    古奇峰一脸幽怨道:“我们这不合计着它被你家狼崽子打败了嘛,谁知道还那么猛,还是白兄你好啊,给我们留活的,等下我们能动了就过去将它宰了!”

    “你们等下宰大猩猩的时候我再给它松绑”白杨站起来拍拍手说。

    “为啥?不是,白兄啊,合着你留下大猩猩不是要我们亲手干掉它报仇???”胡图傻眼道。

    “要干掉大猩猩我还等你们?别闹,我有用途,还有,你们自个的伤势想办法收拾一下,万一血莲教的人来了你们这样连跑路都做不到”白杨转身就走。

    胡图和古奇峰面面相窥,这个仇估计是报不了了暂时。

    “糊涂鬼……”古奇峰深吸口气说道。

    胡图闭目,身上真元澎湃鼓荡,眼睛都不睁开嘟囔道:“别闹,我运功疗伤呢”

    “不是,我这里有疗伤药,不过我手断了,肋骨也断了,动弹不得,你帮忙,拿出来我们吃了,能加快伤势恢复”古奇峰艰难说。

    “你不早说,在哪儿呢?”胡图睁眼埋怨,他知道古奇峰是大家族的少爷,身上不缺这些玩意。

    “在裆部”古奇峰纠结道。

    “呸,老子不要”胡图嫌弃道,放裆部的疗伤药往嘴里丢?

    麻痹,想想都膈应。

    “那你宁愿这样躺几天?”古奇峰一脸吃定对方的样子。

    “你他喵的就不能换个地方放啊,护体金光符你放裆部,疗伤药你也放裆部,你咋不把你那把剑放裆部?”胡图睁眼咬牙切齿。

    不和胡图瞎扯,古奇峰咧嘴道:“快点,现在浑身都疼”

    胡图无语,只能强撑着伸出完好的右手向着古奇峰的裆部摸了过去。

    “握草,别抓我的鸟,等下给我搞石更了”古奇峰眼睛一瞪。

    “呸呸呸,谁特么愿意抓你的鸟,老子也受伤了,手在抖好不好,不是,你特么到底放哪儿了?”古奇峰一脸膈应,想吐。

    “下面一点,对,蛋蛋下面……”

    噼里啪啦……

    就在这时,几米外一阵木片跌落的声音响起。

    古奇峰和胡图表情一僵,眼神看了过去,就看到光头的玉飞凤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俩,脸色先是惊愕,然后嫌弃,最后恶心……

    “飞凤妹妹,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古奇峰大急,强忍浑身疼痛说。

    胡图也立即解释道:“对啊,飞凤妹妹,你听我们解释,其实吧,我只是在他身上找疗伤药,我们真不是那种关系……!”

    之前胡图和古奇峰受伤,玉飞凤将两人拉过来,转身去找木板准备给他们正骨固定,哪儿知道回来居然正好看到胡图给古奇峰‘打飞机’的一幕……

    “呸,两个死变/态,恶心死了,污眼睛,给我去死,以后再别出现在我眼前……”玉飞凤脸色苍白大骂,转身就跑,她忍不住想吐,两个大男人居然是那种关系,呕……

    “完了完了,飞凤妹妹误会了,都怪你,以后我还怎么去追求她”胡图瞪着古奇峰咬牙切齿道。

    “怪老子?谁让你不快点拿出来的”古奇峰不干,反唇相讥。

    “艹,谁让你特么放那儿了?”

    “狗曰,你还要不要吃疗伤药了?赶紧的……”

    俩逗逼的世界常人无法理解,继续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搞不好还真的会成为‘情侣’……

    意念看到古奇峰他们那边发生的事情白杨也是目瞪口呆,浑身一抖,加速离开,以后古奇峰这俩二货手中的任何东西都不能碰,太特么恶心了。

    找到小猫,白杨带着她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小声问:“猫儿,你从剑林的武道传承中了解到的铁剑门传承之地在什么地方?”

    没有问为什么,白杨的问题小猫有问必答,看了看周围,仿佛是在确定方向,然后悄悄指了一个方向小声说:“少爷,就在那边,距离我们这边用少爷的话来说应该有三十多公里,原本那个地方是曾经的铁剑门的后山深处,不过我们这个位置本身就处于铁剑门的后山位置……”

    经过小猫的述说,白杨了解到,铁剑门真正的传承之地,位于铁剑门后山的一处悬之处。

    那个悬崖深不可测,下方云雾缥缈深不见底,估计是宗师之境的武者掉下去都要被摔成肉泥。

    然而铁剑门的传承之地并不在悬崖下,而是在悬崖上!

    是的没错,那个传承之地不在地上,而在空中,距离悬崖边缘几公里远虚空中,如果将悬崖的边缘当做参照物的话,那个传承之地还在地平线上方三公里高的位置!

    传承之地平常肉眼看不到,隐没在虚空之中,处于另一个空间,只有一个很小的能进去的门户,而且还在移动!

    当初的剑林剑云两个人之所以能进去纯粹是运气,当初他们俩是猎人,猎杀一只猛禽的时候没杀死,反而被带着乱飞偶然闯了进去,得到传承从此开启自己传奇的一生。

    “难怪那个地方没有被曾经的陈王朝太祖洗劫,一个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铁剑门传承之地这件事情,再一个,处于虚空中的传承之地,一般人又不会飞,也进不去??!”

    白杨心头嘀咕,惊奇不已。

    另一个空间,听上去就很吊有没有,不过考虑到这个世界连空间装备都存在也就释然了。

    武装直升机就能载着自己等人飞进去,毫无压力。

    心头有了想法,白杨再问小猫:“那猫儿你再仔细回忆一下,剑林留下的信息中,有没有关于传承之地危险情况的介绍?”

    小猫仔细回忆了一下,皱眉说:“剑林前辈留下的信息中说,那里面危险无比,自成一方天地,有强大的异兽守护,处处?;?,哪怕是他们后来大宗师之境进去也险些丧命,不能完全探索那个传承之地”

    白杨就不懂了,你特么传承之地搞那么危险干啥,到底是想留下传承还是想坑人?

    不过这种心态白杨也了解,传承很重要,不搞危险点万一被人闯进去那还玩个蛋蛋。

    问明白了一些具体情况,白杨看了看天色说道:“让虎子他们准备一下,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如果老单还没有回来的话,我们就自己进去看看,反正那家伙也不在乎什么传承不传承的”

    事情就这么说定,晚上行动,能不能找到陈永发就看这一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