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河林深处,洪荒大山伫立,原始老林幽森,毒虫猛兽蛰伏。

    一声震天咆哮,惊起鸟兽无数。

    轰隆隆,地面轻微颤抖,伴随着古木折断倒塌的声音。

    一头体型庞大的猛兽在林间奔袭,所过之处宛如地震,它体型太过庞大,皮糙肉厚,横冲直撞,拦在它前方的古木直接撞断,地面被踩出一个个大坑,有裂缝蔓延。

    在这头猛兽前方,两个狼狈的人影奔逃,身影闪烁,他们速度很快,却没法拉开与身后猛兽之间的距离。

    嗖嗖,两个人一步百米,眨眼远去,在林间穿梭。

    轰,猛兽如炮弹出膛,飞跃而过,速度不比他们慢,进行扑杀。

    两个逃命的家伙快哭了,被身后这头猛兽追杀了数千里,简直没完没了。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摊上你这么个坑货,好端端的在山崖上拉什么粑粑,掉下去砸在这家伙头上,这都被追了数千里,都怪你!”他们的两人中,其中一个咬牙切齿的说。

    “还说我呢,原本人家追了数百里就放弃的,是你说要搞一搞看能不能干掉它,这会儿好了,在人家身上捅了一刀,没杀死不说,还给整发狂了,你特么现在居然怪我”另一人也是反唇相讥。

    “快跑,又来了,我擦,危险……”

    嗡,空气爆鸣,后方的猛兽扑杀过来,直接将一颗十数人合抱的大树撞断,地面颤抖,泥土纷飞,出现一个数十米宽的大坑。

    一兽两人,一追一逃,往迷河林深处快速前进。

    两人沿着前方的山体向上,来到山巅,眼睛一瞪。

    “握草,前面是什么?一大片遗迹?铁剑门曾经的遗迹?”其中一人瞪眼道。

    “快看,那边有人,咦?熟人,有救了!”另一人惊喜道。

    身后猛兽穷追不舍,两人对视一眼,停顿片刻,都没有来得及打量前方的遗迹,飞速往有人的方向跑去……

    白杨和小猫骑乘银狼回到山洞这边,发现虎子等人已经来到外面开阔地带架好武器严阵以待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白杨第一时间问。

    虎子指着山那边沉声道:“少爷,我们也不知道啊,之前听到动静觉得估计要出事儿,我们就跑外面来警戒了”

    没出事就好,白杨松了口气,看向猛兽咆哮的方向皱眉。

    从那恐怖的声音判断,是向着这个方向来的,而且是一个很可怕的大家伙,搞不好还是异兽!

    “少爷,有两个人向着我们这边跑来了!”此时,远处一颗大树顶端负责观察的山民放下望远镜冲着白杨的方向大声说。

    “是什么人认识吗?”白杨问。

    “他们速度太快,看不清,不过感觉有点熟悉……”

    熟悉?也就是说见过了,搞不好是冷热泉那个地方的人跑这里来了,不过会是谁呢?

    对方还没有进入白杨的念力范围,没法提前发现。

    轰……

    远处的山头颤抖,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山巅之上,仰头咆哮,震动四野,那恐怖的声音,让方圆数十里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那头穿裤衩的大猩猩?”看到山巅之上的猛兽,白杨瞪眼下意识自语。

    山巅之上,一头恐怖的大猩猩站着那里咆哮,浑身漆黑毛发如钢针,身高目测有二十米,足足七层楼那么高,浑身肌肉简直要爆炸,凶厉之气让人胆寒。

    它张嘴咆哮,口中可怕的獠牙让人惊悚。

    白杨觉得有点眼熟,很快就认出了这家伙,居然是自己能穿越两个世界不久后在迷河林中遇到的那头大猩猩。

    之所以能认出,是因为这家伙依旧穿着裤衩,而且还是虎皮裤衩,不过现在却换成了黑虎皮的。

    相比起当初看到这家伙的时候,它的体现更大了,而且也变得更加可怕!

    山头轰鸣,有乱石穿空横飞,那头可怕的大猩猩居然凌空扑了下来,足足扑下上百米的悬崖,将下面巨大的树木压碎两棵,地面颤抖好似地震。

    “救命啊,帮帮忙!”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相隔老远传来。

    相隔老远,当看到两个人后,白杨眼睛一瞪,居然是那两个逗逼。

    可不就是古奇峰和胡图嘛,这俩家伙此时狼狈无比,一身衣服破破烂烂不说还布满了腐烂的树叶和污泥,甚至还有血迹。

    他们一边跑一边大口喘气,身上热气蒸腾,显然是给累的……

    “别过来,要不然不客气了!”白杨大喊。

    显然知道了这俩坑货打的什么主意,明显是想祸水东引将大猩猩的麻烦带给自己等人。

    “前面的哥们别这样嘛,帮帮忙”古奇峰咧嘴说道,不但没有离开反而加速跑了过来。

    “我怎么觉得之前的声音有点熟悉?还有,之前看到的人也很熟悉”胡图边跑边说。

    “别说,还真是……对了,我想起了了,可不就是白兄的声音嘛,他们就跑迷河林深处来的,这下有救了,我说糊涂鬼你不会是给大猩猩打傻了吧,现在才反应过来”古奇峰眼睛一亮说。

    “乌鸦笑猪黑,你自己还不是才反应过来”胡图和他呛声。

    没工夫和胡图斗嘴,古奇峰大声嚷嚷道:“白兄救命啊,帮忙干掉大猩猩先”

    你妹,这俩坑货!

    白杨无语,跑另外一个方向会死啊,不知道虎子他们实力低微吗?如果大猩猩跑来伤到了算谁的?

    这会儿不是计较的时候,等下再收拾你们。

    心念急转,白杨让小猫在原地别过去,一拍银狼的脖子示意它带着自己过去帮忙。

    嗷呜……!

    银狼咆哮,浑身毛发根根炸起,带着白杨冲了过去。

    吼!

    大猩猩咆哮,不过却止住了动作,停在一块巨石上,恐怖的双目看了过来,闪烁凝重的神色。

    “白兄,还是你靠谱,一来就吓住了大猩猩,咦?这是你家狼崽子?长这么大个儿了?”古奇峰和胡图跑过来,看着白杨眉开眼笑的惊喜道。

    “你俩就是坑货,现在先边上玩去”白杨看着他们一指旁边无语道,随即目光看向大猩猩。

    啸……

    天穹之上此时一声鸟鸣响起,却是玉飞凤站在巨大的鸟头上盘旋在百米高的空中。

    “小心,这头大猩猩不比你杀死的巨蟒弱多少!”玉飞凤手持巨门??醋畔路降拇笮尚沙辽嵝?。

    然而此时人家大猩猩貌似不爽一只傻鸟在自己脑袋上飞,浑身有黑色光芒闪烁,身躯一伏冲天而起。

    轰隆,脚下的巨石粉碎,大猩猩横空,顷刻来到巨鸟身边,可怕的巴掌呜一声就拍在了巨鸟头上。

    噗,好似一个西瓜被拍碎,血雨喷洒,玉飞凤的坐骑巨鸟尸体栽倒下来。

    “不……”玉飞凤在感觉到危险的第一时间就闪身跑了,此时落到地上看到被拍死的巨鸟惊呼。

    那可是她哥的坐骑,却顷刻被大猩猩拍死……

    咚!

    地面颤抖,大猩猩落地,龇牙咧嘴的看着白杨他们这边,双臂捶打自己的胸膛,冲着这边咆哮,好似在说老子也是很吊的……

    “呜呜呜呜……”白杨身下的银狼喉咙发出一声声低吼,瞪着大猩猩随时都要扑过去。

    “哎,白兄,那大猩猩好像在挑衅你家狼崽子?”古奇峰在边上惊奇道。

    看了看身下的银狼,又看了看大猩猩,想了想,白杨翻身下地,拍了拍银狼的爪子说:“去试试大猩猩的斤两,小心一点,不敌的话立即回来!”

    “嗷呜……”

    银狼咆哮,好似一道银色闪电一样冲向了大猩猩。

    “额,白兄,会不会不妥?大猩猩多可怕你也看到了,万一你家狼崽子不敌的话会死的”胡图在边上愕然道。

    “我知道,给我说说你俩是什么情况?”白杨注视着冲过去的银狼,还不忘问狼狈的逗逼二人组。

    那边,银狼冲去,很快就接近了大猩猩,就体型而言,它俩几乎不相上下,但到底谁更厉害只有干过才知道。

    大猩猩不惧,浑身在徜徉漆黑光芒,嘶吼着扑向银狼。

    银狼不和它正面厮杀,幻影般灵巧躲避,地面轰鸣,泥土和石块横飞,地面被大猩猩拍出一个数十米的大坑。

    尽管只是一个交锋,白杨心中有谱了,银狼速度很快且灵巧,而且聪明,和大猩猩周旋,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大猩猩打不到它。

    古奇峰和胡图咋舌,银狼速度太快了,却也没有忘记回答白杨的问题。

    胡图抢先说道:“白兄,这个事情就说来话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白杨看着那边打断道。

    “我来说吧,简单点就是,那天你从冷热泉走后,周围起雾了,是血莲教的阴谋,想要杀死那里的所有人,然后我们有一部分人再度进入冷热泉到了传承之地中,接着好不容易又从那把传承之剑撕开的裂缝出来,绕到血莲教的人身后,摸索着走出了浓雾区域开始跑路,不过除了我和糊涂鬼之外,其他人都走散了”古奇峰三言两语噼里啪啦的说道。

    “然后我俩遇到大猩猩,一路被追杀到了这里”胡图补充。

    不等白杨继续问话,边上的玉飞凤紧张问:“那我哥呢?怎么样了?”

    “不知道”

    古奇峰和胡图同时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