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旷的剑冢之地,白杨紧张的看着小猫,生怕她出现什么意外。

    从外表看,小猫没有任何伤势,可天知道那传承会不会给她把‘软件’更换了……

    睫毛颤抖,闭目的小猫慢慢张开眼睛,双目中闪过一丝迷茫。

    心头咯噔一声,白杨心道不会吧,真出事儿了?顿时怒气上涌,瞪着那边的单秋林纠结道:“老单,你干的好事儿,我……”

    “少爷怎么了?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抢了少爷的武道传承,不过传承都在我脑海,我抄录出来给少爷好不好?别生气了好吗?”

    眼神有些迷茫的小猫看到白杨生气的表情,顿时有些忐忑的说。

    嘎……

    白杨表情定格,眨眼看着小猫惊喜问:“猫儿你没事?”

    “我没事呀,就是传承信息太多,我脑袋有点晕,如果不是因为吃了……的话,我恐怕得昏迷几天呢”小猫摇摇头道。

    白杨明白她所说的意思,有玉飞凤在边上,小猫没说出开慧果几个字。

    但心中依旧有点不放心,看着小猫,在玉飞凤莫名其妙的注视下说:“床前明月光?”

    “地上鞋两双”小猫抿了抿嘴唇说,脸有点红。

    “一对狗男女”白杨接下句。

    小猫看了玉飞凤一眼,微微低头说:“其中就有你……”

    呼,没事了,白杨彻底放松下来,自家小猫没有被夺舍,这首面目全非的静夜思是白杨和小猫约定好的暗号之一,小猫能回答上来证明没事。

    听到白杨和小猫你一句我一句的歪诗,边上的玉飞凤一愣,随即脸蛋一红呸了一声,暗道白杨就不是个好东西,居然做出这样的诗词来,无耻下流,亏他还那么洋洋得意……

    “猫儿啊,没事就好,吓死我了”白杨紧紧的抱着小猫,之前他真怕小猫出什么意外。

    然而小猫又忐忑了,说:“少爷,我真不是故意抢夺你的传承的,刚才单公子的话我都听到了,他原本是想将传承给你的,要不我抄录出来给少爷吧?不过信息量太多了……”

    “安啦,没事的猫儿,你得到传承比我得到更让我开心”白杨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

    他是真不在意,就一堆神道传承就够自己忙活的了,武道还是算了吧,毕竟自己又无法修炼,拿来也没用。

    玉飞凤在边上羡慕嫉妒恨,那么多人为了所谓的传承拼死拼活,你们居然跟这儿推脱,太气人了。

    “对了”小猫突然想起了什么说的,从白杨怀中起身,然后走到那把传承之剑边上,伸手将插在石质地面的长剑拔了起来。

    ?!?br />
    剑体拔出,一声清脆的剑鸣响起,久久不绝,不用说,光听声音就知道是好东西,没见那些买西瓜的都要拍拍听声音嘛……

    白杨好奇问:“怎么了猫儿?”

    小猫握着传承之剑,但并未在意这把珍贵的剑体,另一只手握住传承之剑的剑穗,用力将其扯下,摊开手掌递给白杨说:“少爷,传承信息中说,这块玉佩中有铁剑门的铸剑之法,更有铁剑门神道炼器之法!”

    微微愕然,随即白杨恍然,难怪在剑云的神道传承中差了一种炼器‘生活职业技能’,原来在这儿呢。

    接过小猫手中的玉佩,白杨意念渗透进去,果然,里面是一个白茫茫的空间,内中书籍堆积如山。

    “如此一来的话就齐活儿了!”白杨把玩玉佩惊喜道。

    现在可不是研究的时候,白杨收起玉佩,看向小猫手中的长剑打量说:“除了好看一点,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

    “少爷,这把剑是曾经剑林前辈的佩剑,之前内中蕴含了剑林前辈的意志,所以显得非凡,如今传承被我得到,它也只是一把普通的剑体而已,不过却比一般的长剑锋利就是了”小猫将传承之剑递给白杨看说道。

    白杨点头打量,伸手想要拿在手中仔细观看,可在小猫手中平静的剑体却轻轻一颤,有一股凶厉之气爆发,伴随着清脆的剑鸣声。

    “我去,活的?还不给碰”剑体突然的异样让白杨吓了一跳,后退一步瞪眼道。

    那边单秋林发话了,说:“这把剑已经有了灵性,认小猫姑娘为主,不会让不是主人的人碰的,如果万一将来小猫出了意外,这把?;够嶙苑夥扇虢ZV?,等待下一任主人”

    “呸呸呸,你个瞎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家小猫出意外”白杨翻了个白眼说。

    “小猫的东西就是少爷的东西,这把剑不让少爷碰,小猫不喜欢,我把它扔掉好不好少爷”小猫拎着传承之剑厌恶道。

    “别,不碰就不碰把,丢了怪可惜的,拿去卖估计也不少钱呢”白杨赶紧阻止。

    那边玉飞凤看不下去了,对小猫说:“小猫姑娘,你未免对这个坏蛋太好了吧?我都看不下去了,你的世界只有他吗?就没有为自己想过?”

    原本玉飞凤是一番好意,可小猫却瞪着她厌恶道:“我不喜欢你这个女人,少爷就是小猫的天,他的一切都比小猫任何都重要,你想要挑拨我和少爷?若是再说这样的话,不管你是谁,我都会对你不客气的!”

    “哼,愚不可及,好心当做驴肝肺”玉飞凤咬牙,觉得小猫没救了。

    看了玉飞凤一眼,白杨撇撇嘴对小猫说:“猫儿,别理这小妞,来来来,我们看看这把剑有多锋利,就用这把剑实验一下”

    说话的时候,白杨指向边上的钛合金长剑。

    小猫一下子就变得眉开眼笑了,点点头嗯了一声,右手握着传承之剑,左手抽出钛合金长剑,双手舞动,两把剑对砍。

    ?!?br />
    一声脆响,坚固而锋利的钛合金长剑切豆腐似的被砍成两节,切口平滑无比!

    嘶,倒吸一口冷气,这把传承之剑也太锋利了点,不愧是能灭杀人王的大宗师级别强者剑林前辈的佩剑。

    “少爷,这把剑叫破空”看着手中安然无恙的传承之剑,小猫对白杨说道。

    原来这把?;褂忻?,白杨点头。

    左右看了看,这里没什么事儿了,于是白杨冲单秋林说:“老单,这地方黑漆漆的没啥看头,我们走啦,你走不?”

    “你故意的吧?明知我还有事儿”单秋林无语道。

    “那你赶紧将那什么破剑法搞出来,我们接下来还有事儿呢”白杨摆摆手说。

    “又不是生孩子,你说快点就能快点啊”单秋林之无语。

    你自己玩吧,白杨带着小猫骑上银狼离开剑冢。

    玉飞凤左右看了看,得,压根没自己什么事儿,还是走吧。

    等白杨他们离开后,这个剑冢之地就安静了下来,单秋林也不以为意,盘腿坐下,不久后他身上有一股古怪的气息在酝酿……

    白杨和小猫离开剑冢后,让银狼拔腿狂奔,避开玉飞凤,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小声问小猫:“猫儿啊,什么事儿?居然还专门避开他们”

    左右看了看,小猫在白杨耳边用极其低微的声音小声道:“少爷,得到剑林前辈的武道传承后,我知道了铁剑门的一个秘密!”

    “啥秘密?说说看什么情况”白杨眨眼好奇问。

    “少爷,这铁剑门遗迹中,还有一个传承之地!”

    “嗯?”白杨愕然,咋又跑出来一个传承之地了?

    见白杨不明白,小猫解释道:“少爷,当初的剑林和剑云两位前辈的铁剑门传承也不是凭空得来的,而是在这铁剑门遗迹中得到,那个地方用少爷的话来说,处于另一个空间之中,是铁剑门从古到今最大的秘密也是底蕴所在,由曾经铁剑门的创派祖师以及后续无数强者开辟完善而来,存在了无数年月,就是曾经的陈王朝太祖御驾亲征都没有能找到那里”

    小猫这样一解释白杨就懂了,他们得到的只是剑林和剑云的传承,而非铁剑门的传承,而剑云和剑林崛起之初的机缘就是这铁剑门的传承之地。

    貌似挺复杂,不过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然后小猫继续说道:“少爷,那个地方我知道在哪儿,剑林前辈的传承信息中都说了,还有,剑林和剑云两位前辈,曾经进入那个传承之地,也只是得到了无数年来铁剑门历史上两位前辈的传承而已,剑林前辈得到的只是一部《真无剑典》,如今被我得到,至于剑云前辈得到的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还有这回事,白杨想了一会儿很多事情都想通了。

    自己得到了神道传承,却不知道铁剑门真正的所谓传承之地,是因为剑云就是个坑货,没有留下这些信息,反而被获得了武道传承的小猫知道了。

    “铁剑门的传承之地,铁剑门的传承之地!这是要开启新副本的节奏了,对了,搞不好那个陈永发老头就在铁剑门的传承之地中!”

    心念闪烁,白杨目光灼灼,觉得这事儿靠谱!

    吼……

    就在此时,迷河林外面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可怕的咆哮,响彻天地,惊起鸟兽无数。

    “什么情况?”白杨看向声音的来源皱眉沉声道,以为虎子他们出什么意外,带着小猫返回山洞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