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猫指的方向,数千米外,有一座庞大的山体耸立,高数千丈,直插云天,半山腰以上云遮雾绕。

    山体呈现黑色,冰冷深沉,雄浑滂沱,有飞瀑奔腾而下,有鸟兽蛰伏山上。

    那座大山却给人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没有丝毫生机,山上没有多少植物生长,即使是有,也是叶飘凋零。

    好古怪的感觉!

    白杨皱眉,问小猫:“单瞎子跑那里去干嘛?话说他看得到吗?”

    小雨摇头,一脸疑惑的说:“我也不知道,少爷离开后,单公子没事就喜欢一个人转悠,然后很多时候都对着那座山沉思,就在今天早上,他带着小狼去了那里,现在还没回来呢”

    抬头看了看天色,这边日上中天,大概计算了一下,单秋林居然带着银狼去了那个山上差不多十来个小时了。

    “这瞎子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神神道道的估计有什么发现,我们也去看看”白杨摸着下巴琢磨片刻做出决定。

    说走就走,白杨并没有带其他人,就和小猫往那个方向而去。

    一声尖利的鸟鸣响彻天空,白杨抬头一看,顿时撇嘴。

    却是玉飞凤的那只坐骑猛禽,此时盘旋在数百米的高空冲着迷河林外冷热泉的方向悲鸣,玉飞凤此时站在鸟头上看着迷河林外的方向出神。

    看了一眼没管她,白杨和小猫继续前进,几千米不是很远,很快他们就到了山脚下。

    站在这座暮气沉沉的大山下,一个人显得太过渺小。

    这一路行来,白杨发现了银狼走过的痕迹,还有一些毒虫猛兽的碎尸。

    这瞎子把我家银狼当做苦力了吧?

    白杨无语,如果是单秋林杀死了沿途的毒虫猛兽,那应该是剑斩的痕迹,很好分辨的……

    “少爷,单公子他们应该去了山体的上半部云雾之中”小猫指着山上的方向说。

    “我们去看看”白杨点头。

    两人刚刚踏出一步,小猫动作一顿,惊讶低头。

    “怎么了?”白杨问。

    小猫手中拿着一柄阔剑,此时抬手看着阔剑疑惑道:“少爷,我好像感觉就在刚刚,我手中的剑颤抖了一下”

    “有这样的事儿?”白杨不解,仔细观看,并无什么奇怪之处。

    “应该不是错觉,可是现在又没有任何异动了”小猫看着白杨很肯定的说。

    小猫手中的阔剑,还是白杨从地球那边带过来的钛合金材质长剑,没什么特别之处,可小猫却说他们踏足山体范围的时候它颤抖了一下!

    这座山有古怪,白杨皱眉。

    “我们继续向上,这座山虽然给人怪怪的感觉,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沉默片刻,白杨带着小猫继续前进。

    呼……

    一声呼啸传来,玉飞凤从天而降,落到距离白杨两人十多米外的一块岩石上,仰头看着山头沉声道:“这座山很诡异,最好别上去”

    “你来干嘛?”白杨看着她无语。

    神色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白杨一眼,玉飞凤或许是想到了在迷宫中自己不堪一面被白杨看到是事情,目光闪烁,抬手冲着白杨说:“你自己看”

    看毛线,白杨撇嘴,随即眉毛一挑。

    玉飞凤手中握着巴掌长的漆黑巨门剑,可这会儿她手中的巨门剑却在轻微颤抖。

    “看到了吗?巨门剑虽然算不上什么绝世神兵,却也远超普通兵器,可是,当踏足这里,我感觉到它好像在害怕!”玉飞凤看着白杨凝重道。

    “你家的巨门剑成精啦?还知道害怕?”白杨瞪眼。

    “你爱死不死”玉飞凤咬牙,转身腾身而去。

    “少爷,玉飞凤姑娘好像对你……”小猫一脸古怪的看着白杨。

    “没有的事儿,这妞发神经呢,别理她,以为我不知道?现在对我示好其实是想让我冒险去救她哥,鬼才有那个闲心”白杨撇嘴,压根就不在意。

    “哦”小猫点头不再说什么。

    上山有一条石径,不知道多少岁月过去,长满了青苔,枯枝树叶树根已经将石径掩埋,不注意还发现不了。

    通过意念观察,白杨猜测,这座山上历史上曾经必定发生过什么大事,很多地方他都看到了掩埋在角落的白骨,还有破碎的兵器。

    尤其是山体上,还有很多剑斩刀劈的痕迹,有的长达千米,有的崩塌山体,不过岁月过去,这些痕迹都被大自然掩埋。

    搞不好曾经这座山上有宝贝,然后被陈王朝洗劫了,白杨心中恶意猜测。

    一路向上,踩着腐烂的树叶,周围光秃秃死气沉沉,气氛渗人。

    “少爷小心!”

    小猫一声惊呼,踏步出现在白杨前方,手中钛合金长剑出鞘,一抹锋芒闪过,噗嗤一声闷响,有东西跌落。

    一只体长一米的黑毛老鼠,刚刚冲出洞口准备对白杨两人展开袭击就被小猫一剑劈杀。

    这么大个儿老鼠,吃什么长的。

    耸耸肩,白杨看着小猫说:“猫儿不错哦,堪称身手了得了”

    “少爷别笑话我啦,我还差得远呢”小猫低头有点害羞,见识过太多高手,她这点本事真心不咋地。

    “我是认真的”白杨揉揉她的脑袋说。

    他当然是认真的,以小猫的身手,在这个世界虽然是战五渣,可在地球那边,绝对能吊打一群所谓的精英特种兵都不带喘气的。

    上山的路并不好走,不时出现一些毒虫猛兽袭击他们,好在都很弱小,小猫自己就能解决,白杨没出手,觉得让小猫练练手也不错。

    一路向上,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已经到了山体上半部云雾遮蔽中,途中死在小猫手里的毒虫猛兽不少。

    好在如今小猫也是武者,一般的野兽还真奈何不了她。

    最后,他们前方没有路了,脚下是一个位于云雾缥缈中的巨大平台。

    平台面积不下于一个足球场,青色石质地面枯枝树叶覆盖。

    透过枯枝树叶,白杨念力看到,原本平整的石质地面坑坑洼洼,布满了刀劈剑斩的痕迹,有碎骨横陈,这里曾经经历过惨烈的厮杀,无尽的岁月过去,那种厮杀的气氛仿佛依旧存在,让人发毛。

    “这个地方好古怪”一个沉凝的声音在白杨和小猫两人后方响起。

    白杨转身,无语的看着玉飞凤说:“你跟来干嘛?”

    “又不是你家的,我为什么不能来?”玉飞凤瞪眼。

    得,老子不搭理你。

    白杨撇嘴转身,看向平台前方,不过却注意到,来到这里,玉飞凤手中的巨门剑颤抖得更为剧烈了,好像是在害怕惊恐颤抖。

    在平台尽头,山体之上,有一个漆黑的洞口,高数十米,如同一个猛兽的嘴巴,单秋林和银狼的脚印一直进入了洞口之中。

    嗷呜……

    洞口中传来一声狼嚎,接着地面轻微颤抖,轰隆隆的声音中,一道巨大的银色身影从洞口冲出。

    冲出的是银狼,来到白杨身边围着他打转,最后干脆爬在白杨身边用脑袋轻轻蹭他。

    “居然长这么大个了,感情那巨蟒的蛇胆是强效饲料?”白杨看着身边的银狼无语。

    这家伙通体银色,几天不见居然长到体长近二十米,站着足足两层楼高,张嘴的时候白杨估计自己还不够它塞牙缝的。

    “呜呜……”银狼蹭白杨,喉咙呜咽,亲昵无比。

    摸了摸银狼的脑袋,白杨发现,它头顶中心,蓬松的毛发下,有一根银色的独角,一尺来长,手腕粗,相比起它的体型来说,真心有点袖珍。

    吃了巨蟒蛇胆居然变异了,也不知道这独角有什么含义。

    心头嘀咕,白杨带着小猫翻身骑在银狼背上拍拍它脑袋说:“走,带我去找单瞎子去”

    呜呜……

    银狼回应,起身拔腿狂奔,带着白杨小猫冲进了洞口。

    不远处的玉飞凤皱眉,看了看前方的洞口,又看了看手中不断颤抖的巨门剑,最后一咬牙快步跟上……

    这个漆黑的山洞不是很深,也就一两百米就到了尽头,是斜着向下的,深入山体腹地。

    在这个山洞的尽头,是一个足足十来个足球场大的空间,并不漆黑,顶部偶尔有拳头大的夜明珠镶嵌发光,将空间照得朦胧。

    瞎眼的单秋林就在这里,他手中依旧拎着个木头片子,正一步一步走得很慢的瞎逛。

    他是瞎子,名副其实的瞎逛……

    “老单,你搞毛呢?”白杨在银狼的带领下来的这里,冲着单秋林嚷嚷。

    “你来了”单秋林点头,丝毫不觉得意外。

    白杨和小猫从银狼身上下来,走过去问:“有什么发现?”

    单秋林闻言,抬起唯一的右手冲白杨说:“你看”

    “怎么回事?”白杨瞪眼。

    单秋林手中拎着木剑,可这会儿,他手中那把木剑在不停颤抖,随时都会崩碎一般。

    锵锵锵……

    不但如此,就连小猫手中的钛合金长剑都在颤抖,甚至因为剧烈而发出声音。

    “你再看”单秋林放下手臂,脚尖在地上一抹,抚去尘土,地面出现一个凹痕。

    “这好像是一把剑的凹痕?”白杨皱眉,问题是老单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看出来了?尽管我看不到,但我猜测,这个地方,应该是历史上铁剑门的埋剑之地,俗称剑冢!”单秋林嘴角含笑道。

    合着你就发现了这个?洞口石壁上被青苔遮蔽,房屋大小的剑冢两个字我都看到啦!

    心念一动,白杨貌似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