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你吃东西了吗?饿不饿?小猫去给你做吃的好不好?”从白杨怀中抬起脑袋,小猫大眼睛眨呀眨的看着他问。

    她从未变过,至少在白杨面前是这样,自始至终,小猫都一如曾经遇到白杨的时候,满心都是他,将他当做自己的一切。

    “我暂时还不饿,不过猫儿去给我弄点果汁吧,我教过你的,我去看看其他人怎么样了”白杨揉了揉她的脑袋说。

    内心千般愧疚不知道如何说出口,很多东西他无法言明,剪不断理还乱。

    人就是这么复杂而矛盾,一面在坚持自己想要坚持的,另一面却要去面对现实,很多时候人能左右自己的命运,却无法去左右人情世故。

    “好的少爷,我很快了弄好了,这两天我知道了另一种果汁的做法,就是把不同的水果混合在一起,味道很特别哦,少爷等我”小猫甜甜的笑,欢快的转身。

    谢谢你,我的小猫,在我最美好的年华,有你陪伴……

    看着小猫的背影,白杨心头轻叹。

    转身的小猫,脸上依旧带着甜甜的笑,但睫毛微微颤抖,嘴角轻轻抿起,她知道白杨有很多话欲言又止,但她没去追问。

    少爷身上有女孩子的味道呢,对方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呢?一定很漂亮吧……

    她心中自语,没羡慕,也没有嫉妒,能跟在白杨身边,她就很满足了。

    “人世间,有的不止是踩人向上的实力,还有亲情,友情,爱情,仇恨,慈悲,名利……众生百态交织,纵然有经天纬地的实力和智慧,又怎能超然世外?身在红尘中,就有牵绊,就有无奈……”

    带着复杂的心情,白杨离开山洞,外面,虎子等人各自忙碌。

    “少爷回来啦?需要什么东西我们立刻去准备”虎子第一时间咋咋呼呼的来到白杨身边咧嘴问。

    不久前白杨回来让他们准备各种食材,他这会儿以为白杨回来还是要这些东西。

    “不用准备东西,对了虎子,铁剑门遗迹探索得怎么样了?”白杨收拾心情,摇摇头平静的问。

    抬头看向前方连绵无尽的铁剑门遗迹,开启慧眼看到,遗迹上空灾气死气凶气澎湃,风云涌动,让人心惊不安。

    那些各种代表着危险的气息在蛰伏,在酝酿,若是贸然闯入,必定万劫不复。

    肉眼不可见的东西,开启慧眼却能看出一二,如果不是没有找到陈永发老头白杨有点不甘心,恐怕早就转身跑路了。

    谁有功夫在这儿冒险挖坟玩鬼吹灯啊……

    “少爷,我们已经尽力了,利用无人机的雷达扫描绘制了三维立体地图,不过,真正明确的地方不到三分之二,很多地方用少爷的说法,磁场变幻莫测,严重干扰设备,无法探明情况,我们试图亲自前往查看,可危险无比,差点死人,及时退出等少爷回来安排”虎子挠头回答,有些不安,怕自己等人没有完成任务被白杨责备。

    说话的时候,虎子递上一个平板电脑,点开里面的一个软件,一个立体的三维地图展现出来。

    “没关系,安全为重,辛苦你们了”白杨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低头看向平板电脑。

    地图背景是黑色,由绿色的线条组成离体地图,很多地方模糊空白,是未知的危险区域。

    在整个地图上,山川河流甚至一些建筑的形状清晰可见,还用各种颜色标注了不同危险程度的生物盘踞地点。

    “整个铁剑门遗迹居然如此庞大,按照真实比例放大,面积恐怕不下于地球上一个中等国家版图了”

    观看地图,白杨心中震撼。

    将目光从平板电脑上移开,眉毛一挑看向左边一个方向。

    那里是前往迷河林外围的方向,他们就是从那个地方来的,有一座巍峨的大山。

    此时,大山上有破空声传来,几个优美如仙的女孩踏着树梢腾空而来,一步近百米,翩若惊鸿。

    “少爷”

    她们是冰清玉洁四姐妹,曼妙的身姿来到白杨身边,一个个惊喜不已。

    点点头,白杨疑惑看着她们问:“你们这是……?”

    林洁儿抢答,邀功一样说道:“少爷,我们之前在山上修炼武技,夺命星光指已经初步掌握且能够施展,刚才过来的时候施展的是配套的步伐,另外,我们四姐妹都已经踏足武士境界了”

    “武士?”白杨眼睛一亮,没想到她们四姐妹居然突破了。

    “是的呢,估计是吃了异兽的肉的缘故,我们才能在短时间内突破”林冰儿点头道,眼中难掩欣喜。

    之前她们是武者,而今踏足武士,加上修炼了夺命星光指,实力何止暴增十倍,尤其是四姐妹心意相通,联手起来对付比她们强的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恭喜了”白杨笑着点头道,是真心为她们感到高兴。

    “我们一定努力修炼争取更多的帮到少爷”林洁儿很认真的点头。

    “少爷,果汁好了,我用了十多种不同水果,每一种水果的用量我都反复试验过,口味很好的,少爷尝尝看”小猫此时用木盘托着一杯色彩斑斓的果汁过来说道。

    果汁是用玻璃杯装的,这种器皿当然是白杨从地球带来。

    不同颜色的果汁在杯中交织,好似七彩云霞,很漂亮,而且有淡淡的清香弥漫,让人闻一口就神清气爽。

    白杨端起来尝了一口,眼睛一亮,真心好喝,各种味道充斥口腔,当真是百般滋味无法用言语形容。

    “好喝,谢谢猫儿”白杨由衷的赞叹。

    “少爷喜欢就好,不够我再去做”小猫很开心的笑。

    冰清玉洁四姐妹对视一眼,有小猫在,白杨跟前她们的存在感就很低。

    林玉儿这会儿好像想到了什么,拍了拍脑袋说:“对了少爷,有一个人你要不要见一见?”

    “还有别人,谁?”白杨愕然。

    “玉飞凤”林冰儿眨眼道。

    在林玉儿说话的时候,白杨就已经将意念扩散出去了,看到了玉飞凤。

    此时玉飞凤距离白杨他们数百米远,坐在一颗庞大而茂密的树冠之中看着远处发呆,情绪貌似不怎么好。

    她之所以这样恐怕是和冷热泉那边有关,怎么跑这儿来了?白杨目光闪烁心道。

    因为树叶遮挡的缘故,白杨之前并没有注意到她,毕竟他的念力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扫描周围。

    “她什么时候来的?”白杨问林冰儿她们。

    “那天少爷离开后不久她就来了,一开始嚷嚷着要找你,可少爷不在,时间一长她也就不提了,变成了这样”林冰儿回答。

    心头疑惑,白杨对小猫说道:“带我过去看看”

    “好的”

    小猫点头,伸手搂住白杨的腰,腾身而起,一步十多二十米,带着白杨前往玉飞凤所在的位置。

    没办法,虽然白杨真实的战斗力吓人,可身体素质而言却只是个战五渣……

    “妹子,你这样子是被谁始乱终弃了?”

    在小猫的带领下,白杨来到玉飞凤不远处看着她古怪的问。

    这棵树足够大,哪怕只是一根枝丫也足足一两米粗,玉飞凤就坐在一根树杈上。

    哗啦啦……

    边上的树叶摇晃,一个庞大的鸟头伸出,双目寒光闪闪的盯着白杨。

    “哪儿来的死鸟,居然吓我,信不信我把你烤了吃了?”白杨瞪眼嚷嚷。

    玉飞凤看向那个鸟头呵斥道:“不得无礼”

    听到玉飞凤的声音,鸟头摇晃,缩回树冠之中,接着,玉飞凤看向白杨不自然的笑了笑,轻轻叹息一声没有说什么。

    “哎哎,话说你这个无法无天的大小姐情绪不对啊,真的被人始乱终弃了?”白杨一脸惊奇的问。

    之前意念观察就发现玉飞凤情绪不对了,当然也看到了只巨大的鸟,说这些话也只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而已。

    神色复杂的看了白杨一眼,玉飞凤摇摇头道:“我只是在担心我哥他们而已”

    当时冷热泉周围血莲教设伏欲要灭杀所有人,玉飞龙让出自己的坐骑让玉飞凤跑路来找白杨,后面的事情她不知道怎么样了,此时满心都是她哥玉飞龙等人的安危。

    玉飞龙?白杨眉头一皱,对那一见面就对自己喊打喊杀的家伙心中并无好感,当即撇嘴道:“死了没?”

    “你这人就不能积点口德?”玉飞凤咬牙。

    估计两人是天生八字不合,一见面就开始掐架。

    “没事儿你自己玩吧,谁有心情关心你哥他们的死活”白杨撇嘴,转身示意小猫带他下去。

    看到白杨要走,玉飞凤顿时焦急道:“白杨,我哥他们,包括冷热泉周围的人都中了血莲教的埋伏,如今生死未卜,你能不能……”

    “不能,想都别想,血莲教布下杀局,我可不想去掺和,再说我有那个能力吗?”白杨知道玉飞凤想说什么,果断摇头道,示意小猫带他离开。

    别说冷热泉那边的事情他无能为力,这会儿即使是去了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这事儿不提还好,一提白杨就觉得糟心的烦,当时在冷热泉营地的时候,周围那些人的嘴脸他是看到的,除了极个别的,他巴不得全部死光。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和血莲教的人狗咬狗去吧。

    “只要不是笨蛋估计都知道跳下冷热泉跑传承之地中躲起来,至于能不能活天知道,管我鸟事”

    心中嘀咕,来到地上,白杨左看又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一拍脑门对边上的小猫愕然道:“对了猫儿,单秋林那个瞎子呢?跑哪儿去了?还有小狼崽,是不是去勾引母狼去了?我记得银狼没多大吧,就知道好那一口了?”

    他这一连串的问题,小猫眨眼片刻才反应过来,转身,一指前方铁剑门遗迹某个山体说:“少爷,单公子和小狼去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