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的木箱静静摆放在地上,打开后里面是一张金色的丝布,丝布上秀有锦绣云纹,精美华丽神秘高贵。

    再仔细一看,丝布上甚至还有隐隐约约的五爪金龙图案!

    “一块布?给我一种古怪的感觉?”白杨愕然。

    尽管这块布精美华贵,但也没道理啊。

    同时白杨也不得不感叹古代的刺绣技术,上面的纹饰以及隐隐约约的金龙图案,这种刺绣手法估计现在就没有人能弄出来。

    这块金色丝布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保存完好,仿佛新的一样。

    这么大个箱子,当然不可能只有一块布,下面还有东西。

    白杨跟寻宝似得,没有用念力观察,而是慢慢揭开这块丝布,下面到底有什么呢?

    期待的目光中,精美华贵的丝布被揭开,下面的东西出现在白杨眼中。

    两套衣服!

    准确的说,是一套漆黑的铠甲和一套金色袍服,摆放得整整齐齐。

    铠甲漆黑,包括头盔,上身甲,肩甲,护手,手套,腰带,下身甲以及足具,是一套完整的铠甲,部件一件不少。

    “这……!”

    看到这套铠甲,白杨震撼。

    他不是金属专家,当然没法一眼看出这套漆黑铠甲的材质,可依旧被它的巧夺天工给震撼。

    头盔好似黑龙脑袋,狰狞霸气,獠牙龙须龙角齐全,特殊的结构布置一点不显突兀,真的好似一个沉睡狰狞的龙头,在龙口中有面甲,若是戴上头盔的话,能将面甲放下来挡住面部。

    身甲上的漆黑鳞片,森然冰冷,结构布置巧妙,仿若龙鳞,手套和足具形似龙爪,冰冷渗人。

    好家伙,白杨看到这套铠甲,想象了一下穿上的样子,根本就是一条直立的黑龙,霸气无双,杀气腾腾!

    在这套漆黑铠甲的边上,那套金色袍服依旧惹人瞩目,上面有精美的金色云纹,金龙图案真的是金丝秀刻镶了金片宝石的。

    “这他娘的是龙袍吧?”白杨震撼。

    对于历史知识他知道得很少,对于这套铠甲和袍服的样式,无法分辨出具体年代,但他敢肯定,这套铠甲和龙袍,必定是历史上华夏某位帝王的行装!

    在箱子中铠甲和龙袍的边上,还摆放着一柄剑,金色剑鞘黑色剑柄,并未出鞘,却给人高贵尊荣之感。

    “龙甲龙袍一柄剑,狗曰的小东瀛,居然将华夏的这种东西抢了去”白杨心中骂娘。

    虽然华夏现今也有保存完好的龙袍就在故宫博物馆,可那是‘我大清’时期的了,而眼前的这套铠甲龙袍,明显历史时期还要提前不知道多少年!

    那么问题来了,这套铠甲和龙袍,为何给白杨心底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奇怪,看上去是很震撼很漂亮,那种感觉又是从何而来呢?”

    白杨百思不得其姐,哦解。

    念头一动,边上的龙袍在意念的控制下飞起,凌空展开,全貌展现在白杨面前。

    精美,漂亮,震撼,华丽,高贵,威严……

    白杨将这套几十斤重的龙袍展开,心中一连用了很多个词语去形容,却都不恰当。

    漆黑铠甲太重了,超过一百斤,他无法念力控制展开,但依旧有办法,锁链飞出,将其串联,凌空拼接展现在眼前。

    完整的一套铠甲,霸道,凌厉,杀气腾腾……

    龙盔,龙袍,一把……天子剑?

    “太震撼了,若是展现在世人眼中,必定引发轰动,迄今为止,整个华夏都没有这样的文物展现出来”

    看着前方的两件完整物品,白杨心头感叹。

    这两件东西,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价值,其代表的意义本身就非凡。

    然而怪了,心底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从何而来?

    翻来覆去的看,转圈的看,白杨依旧不甚明了。

    伸手抓住锁链吊着的金鞘黑柄长剑,很有分量,怕是有三十斤左右,剑鞘上有细密的龙鳞,一点都不滑手,剑柄是一条漆黑小龙,张口吐出剑身藏在剑鞘中。

    唰一声抽出,尽管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月,但这把剑依旧寒光凛冽杀气腾腾。

    “这把剑,经历不知道多少岁月,但锋利程度,恐怕现在的科技锻造出来也要费一番手脚”打量剑身,白杨感叹。

    剑身上没有任何标识,铠甲和龙袍上也没有,无法从这些物品上分辨出是历史上华夏哪位帝王的物品。

    找专家鉴定?拉倒吧,先不说他们搞不搞得懂的问题,等他们搞明白不知道猴年马月去了。

    这些东西虽然高贵威严,却依旧是无法和异界的东西比的,这点白杨可以肯定,毕竟那边是玄幻世界,他估计血纹剑就能轻易将这些东西撕成碎片。

    来来回回的打量,白杨依旧搞不懂那种古怪的感觉从何而来。

    最后,他一拍脑门,自己怎么这么笨,很多东西,是肉眼看不到的!

    “恐怕只有阴神出窍看一看了”他自语。

    大年初一,难得的好天气,外面艳阳高照,白杨还不想死,阴神在白天出窍简直是自杀。

    箱子里除了这些东西没有其他了,带着几件东西,他来到了别墅的地下室,关上门,也不开灯,这里漆黑阴凉。

    用锁链将龙盔龙袍天子剑凌空固定,他走到边上坐下。

    有了上次出窍的经验,他闭上眼睛,思维沉入识海,直接和空空荡荡识海中的阴神合二为一,阴神闭眼,凌空轻轻一跃……

    地下室中,好似有阴风吹过,白杨头顶一股黑气飞出,然后又转了回去。

    “我擦,阴神块头太大了,地下室站不下……”

    张开眼睛,白杨想骂娘。

    咋办呢,他回忆真阳观想法中剑云留下的关于阴神的备注,仔细观看后才知道了阴神的一些特质,比如不受引力束缚能自由飞行,还能自由变化大小形状,一个念头的事情,毕竟阴神只是有形无质的存在。

    他之前不懂,但懂了就妥了。

    阴神再度出窍,一股黑雾从他头上飞出,扭曲变化成正常大小,并且在第一时间于体表燃烧薄薄一层异能火焰护体,火焰很小很细微,不至于把别墅给点了。

    阴神站在头顶,白杨再度看向前方的龙盔龙袍天子剑!

    “握草,好可怕!”

    当换做阴神观察前方的东西后,白杨震撼,惊恐骂娘,阴神颤抖差点崩溃。

    那肉眼观察原本平淡无奇的龙盔龙袍天子剑,在阴神的观察下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它们静静的存在于那里,可本身却有淡淡的金霞绽放,如烟似雾,神秘华贵。

    几件物品都在绽放金霞,有淡薄有浓郁,整体却显得暮气沉沉,随时都会消散一样,可这并不影响那金霞给白杨的阴神带来的恐惧感。

    龙袍之上,淡得快要消散的金霞涌动扭曲,内中一条几近透明消散的金龙盘绕游弋,张牙舞爪,威严霸道高贵……

    龙盔上的金霞更加淡薄,几近看不到,依旧有一条淡淡的金龙在金霞中盘绕,张牙舞爪杀气腾腾。

    天子剑上的金霞反而要浓郁一点,也就那么一点,金霞中依旧有一条淡淡的金龙盘绕。

    金龙高贵神秘,凛然不可侵犯,哪怕它们已经快要崩碎消散,哪怕暮气沉沉,白杨的阴神看到,依旧忍不住颤抖,就好似蝼蚁看到了神龙!

    “这是什么鬼!”白杨颤抖自语。

    心头有一种感觉,若是那些物品上金霞中的金龙冲着自己吼一嗓子的话,搞不好自己的阴神都要崩溃。

    还好的是,那几件物品上的金龙暮气沉沉,没有意识,本能的盘绕在物品上,没有对他展开不友好的举动。

    金霞如雾涌动,白杨的阴神颤抖,好似被火烧,若不是外面有异能火焰燃烧的话,他觉得自己搞不好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心念急转,白杨一下子就想到了很多。

    古代帝王,又称天子,龙子,代天行法,是上苍之子。

    传闻帝王有龙气护体,国运加身,邪魔退避,万法不侵。

    阴神,说白了也只是阴邪之物而已,如此一来,在那金霞面前感到恐惧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些东西,曾经是某位帝王的物品,被使用穿戴过,甚至是经常使用穿戴,或许也是因为这样才沾染了帝王龙气,并且一直到现在”

    “地球这个世界,不通神道修炼之法,没有人能看到,哪怕是帝王,也只是有那样的说法,却并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无法正确运用”

    “在异界,人间帝王国运加身龙气护体,有正确使用之法,运转国运龙气,轻易就能灭杀神道修士……”

    心念急转,白杨看着前方的几件物品眼神火热,若是自己能收取上面的龙气,并且加以利用的话!

    可惜,这几件物品上的龙气太少太淡了,随时都要崩碎消散。

    这没办法,毕竟他们只是华夏历史上某位帝王的物品,沾染了一点龙气,不是帝王本身,哪怕是帝王本身,因为地球太小了,权利比不上异界,恐怕是汉武帝秦始皇身上的龙气都没法和异界一个陈王朝帝王身上龙气的百分之一相比。

    “不管怎么样,有总比没有好,一定要收取,让这些龙气变成自己的”白杨心中发狠,决定乘着这个时候研究一下其他的传承,找到收取这些无主龙气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