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钟声过后,又是一年过去,时间不会因为谁而停下脚步。

    在这个辞旧迎新的夜晚,有人睡得着就有人睡不着。

    从东瀛回来,在机场和白杨分别后,在苏溪水的护送下,王清雨回到家,苏溪水客气一番离去后,她和家人打了个招呼,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再也没有出来。

    新年过节的,家人团聚,原本应该开心的气氛,却因为王清雨的反应让这一大家子都显得心事重重。

    王家,在国内也是有着很大影响力的,老爷子可是根红苗正老红军,曾在中枢任职,虽然退下来一些年加上年纪大了身体不行影响力逐年下降。

    青黄不接,这就导致了王家在走下坡路。

    如今王家最出众的一位是王清雨的父亲王建荣,任某省三把手,这还是王家倾尽资源推上去的,但以他家的能量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想要继续向前,就需要王建荣自己的手腕和能力。

    这不上不下的相当尴尬。

    除此之外,王家有一个市级一把手成员,其他的相比起来就有点尴尬了,无论经商或者为官都没有太大建树。

    眼看王家日薄西山,多少人想要看着他家倒下分一杯羹。

    可好死不死的,如今一个让王家再度雄起的机会就摆在眼前,这让很多人心惊胆战。

    如果王家的闺女王清雨真的和那个无法无天的小子走到一起,后果想想都不寒而栗,虽然那小子无官无职的,可一旦发飙谁拦得???

    这怪不得王家想趋炎附势借白杨的东风,毕竟人之常情仁者见仁。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王家东奔西走也知道了一点风声,原本心中正高兴呢,巴不得王清雨和白杨牵扯不清,然而王清雨回来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是几个意思?

    搞不懂啊,想问又不知道怎么问,一帮王家老老小小差点没急出心脏病来。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清雨丫头的事情,她自己做主!”

    最终王家老爷子发话,毋庸置疑,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房间内,原本优雅得如同白莲花一样的王清雨,此时却卷缩在被子里,看着窗外一脸无神,像一只被丢弃的小猫般让人心疼。

    脑袋里面混混沌沌纷纷扰扰,她理不清任何头绪,不知道该想点什么,就那么枯坐着。

    不知不觉,时间流逝,天亮了……

    因为王清雨的关系,王家一大家子都没有能把这个年过好,一个个心中焦急又无奈。

    天亮了,枯坐一夜的王清雨显得无比憔悴,她动了一下,伸手抓起手机,拿起,迟疑了一下又放下,再拿起,再放下。

    如此犹豫了近一个小时,她最终下定决心拨打了某个电话。

    嘟嘟嘟……

    电话接通这个过程中,王清雨的心并不平静,丝丝涟漪扩散,她不知道这个电话过后会是什么样子。

    自己的决定,对方的态度,将会形成两个极端完全不一样的结局。

    “是我”

    电话响了三声,对面传来了白杨有些迷糊的声音。

    “我是王清雨”沉默片刻,王清雨声音有些沙哑的说。

    那边白杨的声音顿了一下,然后不再迷糊,很认真的说:“你说,我听着”

    这是到最后做决定的时候了。

    沉默片刻,王清雨长长的出了口气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的回答是……我依旧坚持自己一开始的决定!”

    说出这句话,王清雨的心反而平静了,再无波澜,无论结果如何,她都能平静面对。

    对面的白杨听到最终答案后,顿了片刻问:“想好了?”

    “想好了!”

    “那好,一切照旧吧”白杨很认真的回答。

    王清雨有点没懂,下意识道:“嗯?”

    “之前定下的三个月后我们订婚啊,就这么定了”白杨在那边笑道,声音一下子温和了很多。

    尽管自觉能面对任何接下来的情况,但听到白杨的回答,王清雨依旧愣了一下,然后脸颊微红,轻轻嗯了一声。

    接下来,两人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王清雨平静下来,打破沉默很认真的说道:“白杨,你是否想过,我们在一起对你来说不公平?尽管你或许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以后,凭我们的关系,王家将得到很多很多……”

    白杨在电话中打断她说道:“你不要多想,婚姻不是买卖,重要的是我们未来会在一起,其他的都无关紧要,并且,我能帮到你们家,这也证明我这个女婿还是有点用处的,你会为我感到自豪吗?”

    “嗯,谢谢你”王清雨点点头,笑了,很好看,尽管白杨看不到。

    “媳妇乖,昨晚一定没睡好吧?再休息一下”对面的白杨柔声道,态度一下子就转变了。

    一下子无法适应白杨的态度,王清雨反而愣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说道:“白杨,我们之间,并不存在爱情……”

    “哈哈,无妨,媳妇你没听过日久生情吗?时间一久,爱情也就有了”白杨在那边嘿嘿笑道。

    “你……就是个大牛虻!”王清雨啐了一句。

    “媳妇你真污”白杨在那边怪叫。

    “不和你说了,我要睡觉了”王清雨无法适应身份角色的转变,说完想挂电话。

    白杨连忙说了一声等等,沉默片刻很认真的说道:“清雨,未来我们会在一起,我的事情你了解一些,但不了解全部,我或许无法时时刻刻陪着你,但我们既然决定在一起了,未来,我会尽量做好丈夫这个角色,担负起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这是我的承诺”

    “我也会做好一个妻子的义务和责任”王清雨同样很认真的说道……

    电话最终还是挂断了,王清雨心情平静下来,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很快就安然睡去,睡得很香,很甜,很美。

    当下午王清雨睡醒,很平静的当着所有家庭成员宣布了自己和白杨的决定之后,王家全体成员先是一愣,然后沉默,最后眉开眼笑。

    最后的最后,举家欢腾,各种祝福送给王清雨,不管心中充斥着何种念头,至少这一刻家里人对王清雨的祝福是发自内心的。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王家王清雨几个月后要和一个叫白杨的人订婚的消息在某个圈子迅速流传开去,然后,各方面都动作起来了。

    登门拜访的人将王家门槛差点踩踏,平时一些个人是请都请不来。

    不久后,几份文件迅速专人送到了王家,但凡当官的都暂时停职,却不是坏事,根据各个级别,分别道党校去学习,这是要生了,哦不,升了!

    呵……这就是特么的现实?。?!

    其实很多一直都在关注这件事情的人,当得到确切消息之后,愣了一下又表情古怪。

    预料之中也在预料之外啊。

    “原本只是一场儿戏般的事情,可最终居然真的成了”

    很多人苦笑不得纷纷感叹。

    王家发生了什么变化或者说以后会发生什么变化白杨不知道,他和王清雨通话结束的时候依旧还未起床。

    放下电话,他原本微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平静了下来。

    起身,穿上衣服,来到窗边,看着远处逐渐升高的太阳一阵出神。

    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白杨就那么看着天边一动不动。

    “谁的流年动了谁的心弦,我这样到底是对是错,不忍伤一个人的心却必定会伤了人的心,人都是矛盾的动……”

    发呆很久,白杨苦涩一笑,弹飞烟头,这些不过都只是小事儿而已,走一步看一步吧。

    摇摇头,他若无其事的在新年的第一天平静洗漱。

    和父母吃饭的时候,白杨很平静的宣布道:“爸妈,我决定了,而且和清雨商量好了,就按照你们所说,两个多月后订婚,你们负责张罗啊,我什么都不懂”

    “啥玩意?”白建军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愕然。

    甄国萍拍了白建军一巴掌,眉开眼笑道:“我儿子要订婚了,我们不久的将来要抱孙子了,好事儿!”

    白杨瀑布汗,我的妈耶,这才刚提个头你就想到孙子这种事情上去了……?

    “哈哈,好,好事,果然是好事儿,这大年初一小白你就给了我们一个惊喜啊”白建军反应过来哈哈大笑,就差整二两庆祝一下了。

    “嗯,这事儿你不用管了,老爹老妈给你弄得妥妥的”甄国萍立即给白杨打包票。

    实在是搞不懂父母的心态,白杨放下饭碗丢下一句我吃饱了出去玩就跑路了。

    纷纷扰扰的事情,他实在是不想去想,驾车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别墅,把门一关,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监视,他决定做点事情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心念一动,一个精美的木箱出现在了身前。

    木箱精美无比,堪称巧夺天工,暗红色,有着历史的厚重感。

    这个木箱是从东瀛带回来的,第一次接触这个木箱的时候,白杨内心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这会儿乘着没事儿他决定搞个究竟,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箱子没有任何锁具,直接就能打开,念头一动,箱子开启,看向里面,白杨一愣!

    “居然是这么个玩意,可为何给我奇怪的感觉呢……?”

    (诸事繁多,晚了点,说声抱歉,但依旧两章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