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嘛,吃吃喝喝,家长里短,其实也就那样,再也找不到小时候的那种感觉。

    吃饱喝足,然后白杨就开始无聊了。

    春晚?拉倒吧,白杨看得直犯困,但父母乐呵,他也只得强打起精神陪着,毕竟一家子这样聚在一起的机会不多。

    “找机会把春晚导演收拾一顿,看看这都什么玩意,也就那么两个节目能看的”看着电视屏幕中的画面白杨心头嘀咕,感觉自己的眼睛受到了*********你小子屁股下面长痔疮了吧?”看到在沙发上扭来扭曲的白杨,白建军没好气道。

    甄国萍看了白杨一眼,撇撇嘴说:“我也知道无聊,不是演员们编不出好节目,但是,很多东西,大家都懂……”

    好吧,这个国家需要‘正能量’,白杨仰天长叹。

    “希望以后的将来这样的情况能得到改善”白建军笑了笑说。

    “你看我干嘛?未来的事情谁说得清楚”甄国萍没好气道。

    眼看父母这就要杠上了,白杨在边上默不作声修炼隐身术,看着电视画面魂游天外,实在是打不起精神啊……

    叮咚!

    手机来短信提示了,白杨精神一怔,谁会在这个时候发短信给自己呢?

    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宋一道,话说这小子又有一段时间没冒泡了,白杨好奇对方会说点什么,毕竟这大过年的。

    然而看了内容,白杨手指噼里啪啦在屏幕上按了一通差点破口大骂。

    “我说你小子能不能有点诚意?群发有意思吗?还春节快乐,我快乐你一脸!”

    发送,手机一丢,白杨决定不理会那小子了。

    “你大爷,那么多人要问候,我挨个想词我想得过来吗?”

    不一会儿宋一道的信息又发过来了。

    “那你也不能这样敷衍了事吧?”

    “嘿我祝你春节快乐你还不乐意了?”

    “就不乐意……”

    这俩家伙估计也是闲的蛋疼,居然就春节祝福的事情展开了激烈讨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如果面对面的话口水恐怕都得喷几斤。

    白杨在这边忙着打口水战,那边的白建军和甄国萍也没有闲着,他们的手机亦是响个不停。

    然而瞄了一眼他们的手机,白杨感叹,还是不是一家人了?

    给甄国萍和白建军的短信就要真诚得多,每一条都不一样,而且一看就知道对面的人必定是搜肠刮肚编写出来的。

    这也难怪,白建军如今可是大老板,下属,合作伙伴等等,谁不巴结着?甄国萍如今好歹也是个官,谁会忽悠这个未来之星?

    就这么无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十二点,到了这个时候,一家人的手机简直是被狂轰滥炸,一条条短信刷屏似的到来。

    白建军甄国萍的不提,白杨的也没有闲着,熊大他们一帮人的,白杨的‘合作伙伴们’,还有当初被他收拾的一帮精英战士也不知道哪儿搞到了他的号码,挨个发来……

    “亏得这帮家伙还记得我,必须要意思意思”眼珠子一转,管他是谁,但凡给自己发短信的都发了两百红包过去,新年嘛,图的就是个乐呵,不在乎多少。

    个把小时后,该问候的都问候了,然后继续无聊。

    看着窗外黑漆漆静悄悄的夜空,白杨直翻白眼,这还是过年吗?连个炮仗都没有,更别说烟花了。

    特么大城市静止燃放烟花爆竹……

    “小白呀,早点睡,明天一早和我们去拜年去,七大姑八大姨家估计得忙活几天”凌晨一两点的时候,甄国萍看着白杨说。

    “不去,还拜年呢,咱家我都不能待,搞不好家里要被挤爆”白杨摇头不干。

    乞丐还有三个穷亲戚呢,更何况白杨家,然而拜年有毛用啊,我这么大个人又没有人给发压岁钱。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咱家虽然情况好了,但也不能忘本”甄国萍杀气腾腾的看着白杨说,大有一副你小子不去我就马上修理你的架势。

    “那我也不去,我觉得拜年什么的都是虚的,要真有诚意,挨个亲戚家送点钱更实在”白杨撇嘴。

    说是什么拜年,有意思吗?

    “哎我说小白,你们年轻人现在不都流行那什么吗?哦对,装13打脸,借着拜年的机会岂不是更好?你看啊,咱家现在条件好了吧?亲戚谁看不顺眼你就直接打脸岂不很爽?还有你们的同学什么的,话说你小子就没有看你不顺眼的?”白建军看着白杨眨眼道。

    这都什么老爹,怂恿自己儿子去踩人……

    爹啊,我打脸都打到东瀛去了,让我去踩几个目光短浅的家伙我丢不起那人。

    白杨摇头,说啥都不去拜哪门子年。

    “得了,别为难他了,当初的小孩长大了,心思多”甄国萍摇头道,不纠结这个事情。

    “哎,原本还想出去显摆显摆呢”白建军有点遗憾。

    咱家现在条件辣么好,日进斗金,然而亲戚不知道,这憋在心里多难受不是?

    嘿,人就是这么矫情,别人巴结的时候要么端着要么客气着,别人不理会又记恨着别人,自己富裕了表面上低调其实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安啦,老爹老妈,你们也早点睡吧,明早我出去找朋友玩”白杨站起来打了个哈欠。

    “去吧去吧,省得在眼前碍眼”白建军赶苍蝇似得挥手,然后‘不怀好意的’看向甄国萍。

    话说这老两口越活越年轻的说。

    “老不羞,儿子在呢”甄国萍脸色一红。

    “我们这不都忙嘛,难得在一起”白建军眨眼道。

    咳咳,人到中年,如狼似虎,咳咳……那个,都懂……

    回到自己的房间,白杨脑袋中屏蔽父母的话,看着熟悉的地方,他有些出神,尽管自己一段时间没有在这个房间住了,但一切依旧,摆放的物品都没有变过,而且很干净,显然父母经常打扫。

    看了看门外的方向,白杨沉默片刻,以后要多陪陪父母了,别到了想要陪的时候却追悔莫及。

    躺在熟悉的床上,白杨沉沉的进入了梦乡,家的味道,让人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