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路上行人见少,哪怕是国际大都市的魔都,随着返乡大潮过去,夜幕下这个城市也显得有些冷清。

    时间还早,白杨不急,驾车往家的方向赶,上高速,下高速,七拐八拐,到家楼下的时候天还没亮。

    念力看到家里父母还在熟睡,可熟睡中的他们依旧微微皱眉。

    心中很不是滋味,父母含辛茹苦的将自己拉扯大,如今还要为自己担惊受怕。

    并未上楼打扰父母,白杨就呆在车里,开着空调等天亮。

    咄咄咄咄……

    这时车窗被轻轻敲响,一个打扮普通的男子来到车边,宽松的衣服下肌肉呈现流行型,那偶露锋芒的眼神,昭示着这家伙分明就是一个杀人机器!

    “上来坐会儿?你们辛苦了”白杨摇下车窗点头道。

    这个人白杨认识,当初和苏溪水他们一起训练的人之一,被白杨收拾过,他前往东瀛之前,奉命来负责?;ぐ籽畹母改?。

    他们同期训练的人,一共来了十二个,隐藏在各处。

    这些人原本就是精英中的精英,后来又吃了百果酿增强体质,高强度专门训练下来,给他们一把武器,收拾普通一共连的士兵跟玩似的。

    这样的十二个人?;ぷ约旱母改?,可见国家对自己的重视,这份情白杨默默记在心中。

    “不辛苦,白先生,我继续执行任务了”对方有些敬畏和崇拜的看了白杨一眼说道,并没有上车,只是过来打个招呼而已。

    想了想,白杨看着他说:“以后你们或许要长期负债?;の野致?,我会和上头打好招呼,把你银行卡号码告诉我,我给你转一千二百万过去,分发给其他人”

    ?;ぷ约旱母改?,接下来随时都会有危险,白杨不会亏待这些人。

    “多谢白先生”对方没有拒绝,军旅出身的他们不会矫情,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

    别人给的他们或许拿着烫手,但白杨给的就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

    这点白杨很欣赏,得到银行卡号码后,直接用手机操作给他转账搞定。

    待到对方隐没在黑暗中之后,白杨想了想,念力无声无息的散发出去,精神波动催眠这十二个人,心灵暗示他们,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哪怕是死了也要保证自己父母的安全!

    对于父母,白杨不想让他们出任何差错,这些人,白杨不会亏待他们,除了让他们认真?;ぷ约焊改竿?,没有改变他们的任何思想。

    更远处,白杨念力观察到了隐藏起来的熊大等人,给他发了个短信过去,他们可以撤离了。

    得到白杨的指示,双方并未照面,熊大等人无声无息消失在夜色中。

    “得为未来做打算了……”

    看着窗外的晨曦,白杨心中自语。

    心念闪烁,白杨想了很多,计划了很多。

    时间悄悄溜走,天亮了,整个世界又鲜活了起来,变得喧闹,变得喜气洋洋。

    因为今天,是大年三十,华夏普天同庆的日子。

    念力看到父母已经醒来,白杨下车,面带笑容的上楼。

    曾经在这个小区生活了几年,白杨还是认识很多人的,和早起的他们微笑打招呼。

    “哟,小白这一身不错啊,哪儿买的?赶明儿我给我儿子也置办一套去,过年了得穿体面点”

    “这一打扮,真是俊俏,我记得小白你还没媳妇吧?考虑下我闺女呗……”

    和相熟的人打招呼,一个个说话都很平易近人。

    白杨对每一个人都很客气,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一样。

    但他却超级汗颜,叔叔,就这一身把你家房子卖了也买不起呀,还有阿姨,你家闺女现在才上初中吧,我的个天,白杨直接跑路。

    站在自己家门口,白杨掏出钥匙开门。

    “爸妈,我回来了”开门后,白杨如同曾经无数次回家一样打招呼。

    房间内起床已经洗漱好的白建军甄国萍身躯一顿,如释重负。

    “回来就好”白建军看向白杨笑道,眼中忧虑已经消失。

    “臭小子玩疯了是吧?这大过年的还往外跑”甄国萍直接跑过来揪耳朵。

    “老妈饶命,我再也不敢了……”白杨怪叫逃命。

    这一家子没一个是傻子,很多东西尽在不言中,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

    白建军甄国萍并未询问白杨的任何事情,人回来证明都解决了,吵吵闹闹一番,甄国萍手一挥如同大将军指挥部下似的说:“走走走,今天你们爷俩都得听我指挥,进行大采购,一个都别想跑!”

    白杨和白建军父子俩面面相窥,得,有罪受了,但没办法,只能垂头丧气的跟上。

    关门下楼,白建军充当司机,白杨坐副驾驶室,甄国萍坐后面。

    值得一提的是,白杨家换车了,当初的奔驰换成了宝马,但价格起码高了十倍,黑色的,看上去没什么不同,但从配置以及内饰却能看出不凡。

    有钱了,没必要委屈自己。

    “小白呀,这身不错,哪儿买的?赶明儿我也去搞一套去”白建军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眼光很毒的他看出了白杨这身的不凡。

    “嘿嘿,老爹我跟你讲,这身你有钱也买不到,私人订制,全世界没有相同的,不过我可以给你把裁缝找来量身定做,要多少有多少”

    “那感情好”白建军眉开眼笑。

    “得先给我做!”甄国萍在后面毋庸置疑的说。

    父子俩对视,白建军无语,白杨则是嘿嘿笑,自家老爹这一辈子都被老妈管着,估计是翻不了身了。

    “酒厂现在走的是高端路线,‘草还丹’很畅销,因为价格太高,暂时还没有和一般酒类产品有冲突,但这些都是小事儿,接下来我想推出中低端品牌全面占领市场,种种矛盾我能解决,只是原浆你得多搞点来,其次,我已经让人在组件科研实验室,准备研究这种酒,看能不能通过它进军医药市场,然后你老爹我现在正在学习各方面的知识,下一步是电子科技,搞不好未来你老爹我还能搞出几样黑科技来,一个商业帝国的轮廓在我心中已经慢慢成型”白建军话锋一转说了这些话。

    一般脑回路不够的基本跟不上节奏。

    “老爹你使劲折腾就好,钱是赚不完的,但要注意多休息”白杨点头道。

    “年后我将调往一个县城担任书记管理一个县,有你老爹的商业支持,很快就能高升,我的计划是两年内走入市级,五年内走入省级,十年内进入京城,二十年内……!”甄国萍也在后面开口道。

    白杨嘴唇颤抖,得,老爹老妈都是很有想法的人。

    没关系,你们使劲折腾,哪怕是把天捅破有你们儿子撑着!

    这些事情,一家三口适可而止的停下话头,意思说清楚就可以了,接着开始兴致勃勃的讨论采购的事情。

    额,好吧,他们一家三口出去转了一圈,其实啥也没买又回去了,你说为什么?那天白杨该买的不该买的都买的差不多了,至于年夜饭的食材?

    白杨说自己能搞来更好更新鲜的,那还买个毛线,回家!

    回家后,白杨借口出去一圈,其实是跑异界那边,让虎子等人麻溜给我忙碌起来,各种野味纯天然野果野菜弄来,白杨打包带回家。

    甄国萍在厨房忙碌,白杨白建军父子俩打下手,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早餐随便吃了点,然后休息一会儿直接开始折腾年夜饭。

    从中午一直忙到晚上,足足准备了二十多个各种菜肴,桌子都快放不下。

    嗯,如今他们一家三口都是吃货的说,再多都吃得下……

    “小白呀,你和清雨的事情……?”

    一家三口,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甄国萍笑眯眯的看向白杨问。

    得,又来了,话说过年就谈终身大事的魔咒白杨也没逃过。

    “老妈,你看我像找不到媳妇的人吗?”白杨无语道。

    “我想早点抱孙子,你看看隔壁,人家年纪比你小,孩子都快上幼儿园了”甄国萍没好气道。

    “我……”白杨无言以对。

    隔壁那哥们猛啊,白杨是知道的,十九岁就给人家女孩肚子搞大直接奉子成婚,二十岁当爹,可那是非法同居好不好?结婚证都拿不到……

    “对对,这事儿小白你可得抓紧咯”白建军在边上帮腔,接着蹦出一句:“小白条件这么好,要不多娶几个回来呗,一家人热热闹闹,而且再多咱家都养得起”

    这都什么老爹这是……

    “姓白的,你是不是也想多找几个?”甄国萍眼睛一瞪,杀气腾腾的看着白建军说。

    “我哪儿敢啊,媳妇你这么漂亮,比那些十八岁的女孩还漂亮,我眼瞎了才去找”白建军立刻义正言辞的拍马屁。

    “这还差不多,老不羞”白了白建军一眼,甄国萍接着笑眯眯的看着白杨说:“我家小白还是可以多找几个的,嗯,过完年我再给你物色几个,保管不比清雨差,不过到时候你可得一视同仁,而且搞不搞得定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我:“#¥%……&*()……”

    白杨那个无语就别提了,老爹老妈,你们这样真的好吗?

    自家儿子是全天下最好的,做什么都应该,为人父母大概都这样的想法吧?

    (今天两更提前搞定,石头要去拜年了,我还单身的说,万一被亲戚问女朋友的事情咋搞?在线等,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