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准备好的军用悍马就停在不远处,白杨挥挥手驾车离去,留下一群人面面相窥。

    “就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说不管就不管了”苏忠国一脸无语的看着白杨的背影,就差骂娘了。

    “首长,那接下来……?”苏溪水抱着王清雨一脸纠结。

    身穿军装,在军旅中就只有上下级没有亲情,尽管是父亲,苏溪水依旧称呼苏忠国为首长。

    老王家生了个好闺女??!

    苏忠国看着脸色苍白无法行走的王清雨心中感叹,老王家的闺女?这句话为毛如此膈应……

    “将她护送回家,顺便……这不过年了嘛,买点拿得出手的礼物带过去”苏忠国想了想说道。

    都是活了一大把年纪的人精老江湖,王清雨和白杨跑了一趟东瀛,要说双方之间没有发生点什么为妙的变化那是不可能的,他这是在提前烧冷灶。

    “是,首长”苏溪水身躯一挺大声道,然后抱着王清雨离去。

    接着,剩下的一群人全都看向苏忠国,你最大,你先说话……

    “我现在传达一下上头的命令,从即刻起,国防方面实行一级戒备,各方面随时待命,直到通知解除戒备为止,同志们,虽然过年了,但大家辛苦一下,现在是非常时期”苏忠国表情一正说道。

    “首长,这个年,我们过得比任何一年都开心”

    “是啊,这个年,比见到亲人更开心”

    周围一圈人大笑,都知道指的是什么。

    “嗯,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苏忠国也笑了笑道,随即转身离去,眼神中难掩开心的神色。

    小东瀛这次吃了大亏啊,太特么解气太特么激动了,想争我们的吊雨岛,龟儿子食屎吧你……

    因为白杨在东瀛搞出的重大事件,国家安全方面不但实行了一级戒备,就连海关等等都高度警戒起来,防止东瀛间谍或者武装力量无声无息渗透进来。

    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对方岂会善罢甘休?

    这个烂摊子白杨不管了,但国家却不得不接手,没办法,谁让他们拿到了切实的好处,是出力的时候了。

    驾车行驶在街道上,整个世界都沉寂在节日欢快的气氛中,大红灯笼高挂,弥红灯璀璨。

    这会儿是晚上十一点,再过一个小时,就是腊月三十,一个华夏普天同庆的日子。

    低头看了看身上,既然第二天就要过年,得把自己收拾利索了。

    将空间袋中的钱包拿出来,其中一张黑卡飞出,白杨拨打上面的电话。

    “尊贵的VIP客户白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对面一个甜美的女声传来。

    这张卡是当初唐十六给白杨的,他家旗下的服务行业遍布各处各个产业,这种VIP黑卡很少发行,每发出去一张,都有专门的人二十四小时待命服务。

    “我现在在魔都XX路,需要整理一下发行和着装”白杨看了一眼周围的路牌说道。

    对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音,两秒钟后回答:“白先生您好,请您向前三百米左拐,那里就有一家美发沙龙,会有人接待您,其次,当您头发做好后,我们会有专门的服务团队出现在您的面前”

    “好”白杨挂断电话。

    啧啧,这种生活,多少人向往?哪怕是大过年的,一句话就有无数人跑断腿。

    而且,不得不说唐家的服务做得真心很好,当然,能享受到这种服务的人很少很少。

    根据对方的提示,白杨很快就找到了那家美发沙龙。

    寸土寸金的魔都,这个美发沙龙只有五层楼高,外面还有花园假山,占地不小,不对外营业,只服务会员,哪怕一些大明星想要来这里收拾一下也得提前预约。

    然而当白杨来到这里的时候,尽管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依旧有十多个人等候在门口。

    开玩笑,唐家大少都要小心接待的客人,他们这里还不麻溜供着。

    “白先生您好,欢迎光临”

    刚停好车,就有一个长相清纯身穿黑色职业装的女子迎了上来甜美的说道。

    这里是高级美发沙龙,那些个非主流什么的死一边去,看到没,人家身上穿的都是世界知名奢侈品,胸牌显示这个妹子居然还是这家沙龙的一个经理。

    “麻烦你们了”白杨下车点头道。

    “不麻烦,能为白先生服务是我们的荣幸,请跟我来,造型师已经到位,若是白先生不满意的话,我们随时帮您联系其他的”妹子甜甜的笑道,走在前面带路。

    不愧是高级场所,人家走路的姿势都经过专门培训,看着就养眼。

    黑丝大长腿能玩一年那种,包臀裙下的小屁屁扭得优美无比,美而不淫。

    周围的人一脸微笑,哪怕白杨穿得不伦不类也没有任何人展露出一丝异样。

    看着白杨离去,一帮人心中松了口气,这是哪位大少爷,我的天,军用悍马,买都买不到,尤其是那车牌,在魔都飚到一千也没有人敢拦那种……

    进入沙龙,白杨任由这帮人折腾,洗头按摩一套下来爽得不行,最后坐在镜子前,一个妹子走到了白杨身边。

    身高一米六左右,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超级可爱,看一眼就让人忍不住捏一捏她的脸蛋那种。

    “白先生您好,逸美国际美发沙龙首席造型师唐果为您服务”

    这个超级圆润可爱的女孩看上去也就十八岁的样子,站在白杨什么甜甜的笑道。

    “麻烦你了,哎对了,你也姓唐?唐十六你认识吗?”白杨点头。

    “那头肥猪是我哥”唐果翻了个白眼说。

    难怪长得有点像,白杨微微咧嘴,妹子你称呼自家老哥叫肥猪这样真的好吗?

    “额,话说你成年了吗?这就首席造型师了?”既然是唐十六的妹妹,白杨不介意和她闹磕。

    “我都二十了,长得年轻而已”唐果给白杨披上围裙(?)有点小得意的说。

    好吧,天生丽质这没法搞。

    白杨没说什么,任由她折腾。

    咔嚓咔嚓咔擦……

    已经快齐肩的头发在唐果的收拾下很快变短,七搞八搞咋看咋顺眼,白杨不得不感叹,看到没,不愧是首席造型师……

    头发收拾利索,白杨都快被自己帅呆,咳咳……

    随后,不知道啥时候恭候在一边半百老头就凑到了白杨跟前。

    他身穿燕尾服,头发一丝不苟,脖子上搭着皮尺,胸前别着一把剪刀。

    “白先生您好,我是皮诺德,负责帮你订制衣服,现在我需要给您量一下身材,最多一个小时,您将能穿上一套满意的服饰”

    “额,那好”白杨有点傻眼。

    原本他还以为唐家的服务了不起也就是让人带自己去奢侈品店购买呢,搞半天居然是现做,不过一个小时来一套真的可以吗?

    皮诺德看上去很专业的样子,也不知道和匹诺曹是啥关系……

    量好身材,皮诺德离去,白杨喝着咖啡等,一个小时不到,那老头还真心带来了一套衣服。

    是整套的,有衬衣有外套有裤子,甚至连内/裤袜子都有,顺便还带来了一双鞋!

    这效率,真特么专业。

    黑衬衣,亚麻色西服,褐色高邦皮鞋一穿,再配上之前的发型,白杨估计自己的颜值蹭蹭往上窜了三百个百分点。

    无论是发型还是衣服裤子,不愧是量身定做的,反正以白杨的目光都挑不出太大的毛病来。

    “皮诺德先生,麻烦帮我多做点,到时候送到住处,最好是百八十套的,然后再给我算一下多少钱”白杨很满意,提出自己的要求后准备付账。

    百八十套的‘订单’让皮诺德有点懵,大爷,你以为是衣服厂呢?我这是私人订制懂不?每一套都是世间独一无二的!

    然而皮诺德不敢得罪白杨,只能笑道:“好的白先生,不过酬劳已经有人付过了”

    “谁呀?”白杨哑然。

    破诺德笑而不语。

    耸耸肩,不用猜都是唐十六那货,别以为你藏在楼上的包间我就不知道,暗中记下这个人情,白杨走人。

    此时已经是腊月三十凌晨两点了,普天同庆的日子,白杨必须得在天亮前回到家和父母一起过年。

    白杨离去后,唐果来到楼上,找到胖子唐十六说:“哥,他就是白杨?长得人模狗样儿的,但怎么就杀出重围快要成为王清雨的未婚夫了呢?”

    唐十六上下打量自家妹子,摇摇头一身肥肉乱颤叹息道:“妹儿啊,人家这是没看上你啊,走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

    “唐十六,半夜三更你让我来给他弄头发,打的就是让他看上我的主意?”唐果咬牙,指着唐十六咬牙切齿,已经在发飙的边缘。

    “嗯呐,妹儿,你不懂,哎……”唐十六深以为然的点头,为白杨没有能成为自己妹夫而惋惜。

    “我杀了你个坑妹子的家伙”唐果发表,拎着剪子就开始追杀唐十六。

    你这都是人啊,说好的兄妹呢,有你这么坑的吗?

    白杨是不知道唐十六的鬼心思,要不然保管给他爆捶一顿打成死胖子,还嫌老子不够乱呢。

    这会儿白杨驾车,突突突的杀向家的方向,父母应该等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