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战斗机群咆哮,如一柄柄利?;撇择?,那是一群可怕的钢铁机器,震撼心灵。

    这些战斗机从东瀛太平洋航母舰队起飞,负责执行对白杨驾驶的这架战机的歼灭任务,因为连番的意外,东瀛对这起事件高度重视,足足出动了六十多架先进型号战机!

    原本这次任务对于他们来说再轻松不过,不就是歼灭一架战机嘛,我大东瀛的军事素质,分分钟就能搞定,上头居然还如此重视……

    可当他们前方火网凭空出现,横贯苍穹,如一轮骄阳升空的时候,集体傻眼蒙圈了。

    那是什么?

    老天爷,我们不可能驾驶战机来到了诸神国度,见到了传说中的金乌出行了吧?

    “它飞过来了!”

    “快,进行战术规避!”

    “来不及了,它面积太大速度太快……”

    白杨驾驶战机直接向着对方撞了过去,一公里外的火网就如同渔网,而那些战斗机群就是鱼儿。

    火焰高温扭曲空气,阻隔了那些战机中驾驶人员的视线,甚至火焰温度高到一定地步还能干扰那些飞机上的雷达扫描!

    是以,处于火网中的白杨,驾驶战机根本就不惧他们集体开火对自己进行轰击。

    双方的战机是相向而行的,顷刻间就‘碰撞’到了一起!

    因为速度过快,尽管白杨的异能火焰温度奇高,却也无法一下子如刀子一样燃烧撕开战机材料。

    可并不需要直接撕开,可怕的高温作用在他们的战机之上,总有地方被破坏。

    战机高速飞行,任何一点故障都是致命的!

    有几架战机的驾驶舱玻璃在接触火网的时候被融化出一道缝隙,强大的风力灌注进去,驾驶舱直接被撕裂,恐怖的气压让里面的驾驶人员当场死亡!

    火网划过一些战斗机的机体,故障不断。

    尤其是其中很多战机的机翼被破坏,高速下是致命的,连锁反应下战机都扭曲了,随后一头栽倒下去,掉落海洋坠毁爆炸!

    想弹射出去逃生?

    别逗了,离开机舱,触碰火网还想活?

    然而白杨也没有闲着,战机开火,机载高射机枪倾泻子弹,不用瞄准,意念锁定开火,哒哒哒,子弹倾泻。

    轰轰轰……

    一架又一架战机被击毁爆炸,引爆他们的机载导弹,天空中轰鸣不断,一个一个火球照亮夜空。

    “这就是所谓的吊打吧?”战机中白杨咧嘴直笑。

    接着他突发奇想,我特么跑个毛线,这帮家伙又瞄不准我,干脆给他们全部歼灭得了!

    于是乎,他念头一动,在最外围那层火网内部,一百米之处,又出现一层火网,再一百米又出现一层火网,最后,以战机为中心,五百米外,每隔一百米就是一层火网,足足五层!

    火网炙热,扭曲空气,阻挡了他们的视线,更是干扰了他们的雷达,他们找不到白杨的具体位置,进入一层层的火网,更是成为了无头苍蝇!

    “干!”白杨冷哼!

    火网‘抓捕鱼儿’,战机上的武器开火,锁链变大横空如蛟龙游弋抽打,白杨驾驶战机在这片天穹盘旋,歼灭一架又一架东瀛战机。

    在外面看,根本就是一个庞大的火球在夜空中横空碾压吞噬一架架战机,进去之后就出不来了,爆炸变成碎片!

    在这个过程中,白杨感官开到最大,念力弥漫天上地下直径两公里区域,躲避那些战机防止碰撞,还得躲避碎片!

    这些事情,让地球人来做根本就不可能,但白杨却做到了!

    短短十分钟,这片天空安静了,敌方出动的战机无一幸免,全部被歼灭,人员全部死亡。

    火网和锁链一收,白杨驾驶战机飞速远去。

    吊打小东瀛的感觉太爽了,尤其是念力看到那些驾驶人员惊恐绝望懵逼的表情。

    “呼,不玩了,又要控制火网,有要计算避免和战机碰撞和那些碎片,还要控制锁链,对心力消耗太大,若不是成就阴神施展异能消耗减小了很多,我根本就玩不起”

    此时白杨脸色微微发白,之前看似短暂的歼灭行动,其实对他来说消耗很大,那种精神上的消耗比身体上的剧烈运动还要来得累人。

    白杨驾驶战机跑了,可东瀛当局却懵了。

    谁特么来解释解释到底是什么情况?

    导弹无法摧毁那一架战机,升空的歼灭机群没几下就全部被歼灭了,这特么是在逗我吧?

    尽管那些准备歼灭白杨驾驶战机的机群及时传回了一些画面,然而那又是什么鬼?一片红彤彤的画面特么是什么意思?

    这短短的时间,东瀛损失太大了,几颗导弹,几十架战机和精英驾驶员,这些消耗可都是要秋后算账的。

    而且这还不算东京那里的情况,那更严重。

    面对这些情况,别说东瀛军部大佬,就是安贝都不敢轻举妄动了,紧急磋商,一致达成共识,暂时别追了,卫星监控跟踪那架战机,先调查清楚再说。

    然后,特么东京这边还有一个超级烂摊子等着收拾呢……

    东瀛怕了,不敢追了,白杨驾驶战机飞行在太平洋上空,一路倒是安静了。

    王清雨一脸麻木的看着窗外,一脑袋浆糊,一个声音不停在她脑?;氐矗汗碇牢揖耸裁础?br />
    “前面就是公海,也不知道东瀛的卫星和雷达能不能扫描到我们,不过无所谓了,国内方面应该有办法处理,我们很快就能回家”白杨说道。

    蒙圈的王清雨根本就没听见白杨在说什么,整个人都处于混沌状态。

    耸耸肩,白杨理解王清雨的状态,当初他莫名能够穿越两界的时候心态比王清雨还不如呢,那会儿他都觉得自己神经病了……

    想了想,白杨为了安全起见,念力波动,催眠王清雨,并没有将她怎么样,只是给她一个暗示,无论如何也不要说出自己看到的任何画面。

    有了自己的精神暗示,白杨觉得以地球的催眠手段别想从王清雨口中套出任何信息。

    战机进入公海,白杨打开了飞机上的电子设备,带上耳机,很快就有卫星信号请求接入。

    “这里是华夏国防部,请问是白杨吗?”

    当信号接入的第一时间,耳机中就传来了一个威严而紧张的中年人声音。

    鬼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我的位置并且准确的信号接入的,白杨撇嘴,回答道:“我是”

    “没事了好,我们现在已经确定了你的位置,请问现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对方松了口气问。

    “帮忙倒是不需要,不过有个事情你们别怪我啊,驾驶战机回去,东瀛方面肯定能锁定我,这个后续麻烦你们处理”白杨一推二五六不负责任道。

    “你小子,才知道麻烦啊,不过你放心,后续麻烦你不用管了,直接飞回来就是”

    “那行,对了,我就这样飞回去不会被击落吧?你们可得悠着点啊,自己人”白杨突然想到这茬说道。

    自己驾驶战机回去,万一被华夏航空部扫描到导弹升空就好玩了。

    “下面都打好招呼了,锁定了你,不会有事儿的,不用担心,对了小子,回来后到我家来坐坐?”对面和白杨友善的说道。

    “去你家?你谁啊”白杨眨眼,我认识你么?

    “臭小子,我是谁?你欺负了我闺女多少次了你问我是谁?”对方炸毛。

    “额,你老人家怎么称呼?”

    “我是苏忠国!”

    “苏溪水的老爹?”

    “对!”

    “那拜拜了你”

    白杨麻溜挂了通讯,我去你家不是找死的么,把你家闺女欺负成那个样子你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即使不扒了我的皮万一赖上我咋办,身后还有一个小妞我没搞定呢……

    接下来的一路到是平安无事,不过在进入华夏海域之后,有两架战机飞来,第一时间和白杨进行通话确定身份。

    然后,两架战机一左一右给白杨护航回去。

    我还需要你们护航?

    几个小时后,白杨驾驶飞机从东瀛出发,一路飞跃太平洋,最终平安降落到了华夏沿海某空军基地。

    当战机停稳后,一大群人就围了过来,一个个看白杨跟看怪物没什么区别。

    在东瀛抢了一架战机飞回来,这还是人么?尤其是途中发生的事情,虽然知道的人很少,可却还是有不少人通过卫星看到了的。

    老天爷,地球人已经阻止不了这家伙了!

    站在机舱内,白杨看着下方的一群人,除了苏溪水之外一个都不认识。

    耸耸肩,转身抱起浑身发软的王清雨走下飞机。

    “回来就好,后续事情你不用担心,上头会帮你处理,你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当白杨抱着王清雨来到地面,苏忠国第一个站出来给白杨说道。

    这位大爷居然跑这儿来了……

    白杨咧嘴,点点头就真没过问什么了,想了想说:“给我准备一辆车呗,我得回家过年,老爹老妈恐怕等急了”

    你大爷,弄出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有心情过年?这神经是得多粗大?

    “好样的,我很佩服你的所作所为,早就想这样做了,但一直无能为力,尽管这样,但我依旧不待见你”苏溪水来到白杨身边拍了拍白杨的肩膀说。

    “正好,她交给你了”鬼才有心情理会你个小妞,白杨眼睛一亮,将王清雨往苏溪水身上一塞。

    接着,白杨看着茫然的王清雨笑道:“你先回去,我也先回家了,你平静下来后给我你的回答,希望不要让我等太久”

    说完,白杨大步离去,管你一帮大佬怎么样,管你身后天塌地陷,我还得回家过年呢……

    (嗯,石头也过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