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径两公里内,所有人陷入昏迷,整个世界静悄悄,很多地方起火,车辆燃烧,房屋燃烧,那是人们突然陷入昏迷后引发的后果。

    饭店周围,那些武装人员,但凡沾染到火苗,整个身躯化作飞灰,就连他们身上的枪械武器,也在火焰燃烧下变成铁水滴落,子弹内的弹药被点燃,弹头咻咻咻乱飞……

    “这样的世界,你还能适应吗?”白杨低头,看着怀中站不起身的王清雨低语。

    王清雨身躯轻轻颤抖,她一直都睁着眼睛看着所过的一切,此时听闻白杨的话,摇摇头又点点头,思维凌乱的她已经表达不出具体的意思。

    毕竟,她虽然出生不平凡,可依旧只是一个普通女孩。

    “还是那句话,你不用现在回答我,这样吧,我们回国之后,我再听你最后的答案,在这个过程中,或许你还会看到其他画面,你自己想清楚,当你最后的答案出口后,就不可能后悔了”

    白杨笑道,揽着王清雨的腰肢,搀扶着她,走向不远处的一辆豪车。

    这里是七星级饭店,不乏世界顶级豪车,此时对白杨来说都是无主之物,任由取舍。

    最后白杨选择了一辆黑色法拉利双坐超跑,貌似全球只限量十几辆的样子,没想到这里有一辆。

    将王清雨搀扶到副驾驶做好,给她系好安全带,白杨坐在驾驶室,汽车发动,离开饭店,前往目的地。

    路上到处是车祸,所有人昏迷,世界静悄悄,这幅画面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世界末日。

    意念延伸出去,寻找可通行的路线,同时,将一路上的电子摄像头摧毁,不管是官方安置的摄像头还是民用摄像头甚至是车载摄像头。

    白杨不可能留下自己的影像资料被世人所知。

    同时,意念覆盖范围内,人们一个个昏迷,这种昏迷时间不会很长,最多一两个小时就能醒来,拥有念力这么长时间,白杨已经能够很好的控制将人弄晕后的时间。

    可想而知,当数十万人无缘无故昏迷,与外界失去联系将引发多么恐怖的波澜。

    是以,白杨驾车带着王清雨上路不到半分钟,从各个方向就有一架架武装直升机飞来,甚至高空中还有战斗机!

    “尽量减少平民损失吧”白杨看了一眼窗外轻声说道。

    “你想做什么?”稍微恢复一些的王清雨艰难开口问。

    “你不用说话,看着就好”

    白杨微笑,随即,血纹剑再度飞出,冲天而上,夜色下一抹淡淡的红色轨?;?。

    脑海中计算撕碎那些直升机后有可能跌落的地点,咻咻咻……

    一架又一架进入白杨念力范围内的直升机被撕碎,引爆,化作火球跌落,在白杨尽量而有效的控制下,只是击毁了直升机,并未造成太大的二次破坏。

    还是那句话,平民毕竟是无辜的,白杨也只能尽量的避免。

    其实,若不是想让王清雨直观的看到自己的另一面,白杨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

    那些升空而来的武装直升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看到其他的同伴飞机被毁灭跌落,差点崩溃,最后不得不请示上级后撤离。

    只管挖坑不管埋,弄出那么大的事情,白杨不去理会事后东瀛当局将怎么处理如何焦头烂额,反正自己没有留下任何把柄。

    当然,这样的说法根本就经不起推敲,只要让东瀛当局无法正面直接的找自己就够了。

    至于若是最后对方不讲道理的想要搞事的话,白杨会比他们更不讲道理。

    如若真的那样,白杨就会高呼来呀,互相伤害呀,看谁刚得过谁……

    带着王清雨安然离开市区,一路所过世界静悄悄。

    半个小时后,他们驾车来到了位于郊区的一个仓库。

    这里原本是柳生家族一个小产业的一部分,在白杨的授意下,通过他们家影响力搞到的东西都会带来这里。

    当白杨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大车小车停了数百辆,满载着各种物品。

    不得不说,柳生家族的影响力够大,动作够快。

    当然,不出白杨预料的,柳生家族的事发,东瀛当局已经紧急调查到了这里,出动了数百警力正在控制这个地方,那么多珍贵文物国宝的调动,想不惊动东瀛当局都不可能。

    然而这些在白杨面前简直就是摆设,直接开车过去,平民昏迷,东瀛军警去见你们的天照大神去吧。

    “东西还真多,但这么点时间内,能弄到这些已经算柳生家的能量惊人了,可惜更多的没时间弄来”

    意念一扫,白杨心中感叹。

    各种青铜器瓷器古玩字画数量多达两万三千多件,这些都是当年东瀛从华夏抢走的,保存完好,但这些,只是曾经东瀛从华夏抢走的总和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有不确定数量记载,曾经东瀛从华夏抢走的各种珍贵文物多达上亿件,可想而知那是一笔多么可怕的数字,这还不说真金白银!

    “能走吗?”白杨侧身问边上的王清雨。

    王清雨点头,但身躯依旧发软。

    “跟我走,我给你变个魔术”白杨笑道。

    随即两人下车,白杨带着王清雨走向那些大大小小的车辆。

    在王清雨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一辆中性货柜车的门自动打开,里面一件件字画瓷器凌空飞起,飞向白杨,然后白杨一挥手,那些东西凭空消失!

    眼神有些麻木的看了白杨一眼,王清雨已经不觉得惊讶了,哪怕白杨做出再神奇的事情她都不觉得奇怪。

    “尽管我对古玩一窍不通,但是,真的很难想象,很多市面上几乎已经绝迹了的华夏历史名家真迹都能在这里看到,这些,都是我们华夏的瑰宝,不知道在这个国度,还遗失了多少我们的文明文化遗产”

    意念中看到那些珍贵的文物,白杨轻叹。

    王羲之,李白,杜浦,唐伯虎……

    一位位历史上华夏文豪的手书真迹白杨看到了上百件,真心无法想象这些东西当年都是怎么被东瀛抢走的,想来每一件文物背后都有着一段血腥的故事!

    一路所过,一辆辆满载‘货物’的车门打开,意念控物重量范围内的物品都飞向白杨,被他收进空间袋,意念无法控制的大件,他走过去,伸手一摸,东西消失。

    “咦?”

    当白杨收取一件精美木箱的时候,心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下意识惊咦。

    这个木箱长一米五宽半米搞三十公分,材质应该是金丝楠木,雕工精美堪称巧夺天工。

    并没有仔细查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白杨心中记住,先收好后续慢慢研究。

    接着他继续收集东西,空间袋长宽高都足足五十米,空间足够大,将所有东西收起来也占据不了三分之一的位置。

    在这个过程中,白杨收取东西的时候,有好几次触摸某件东西或者看到某件东西的时候心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搞不懂具体是什么,他暂时压在心里,等着回国后慢慢研究。

    一个小时后,所有东西收集完毕。

    “接下来,我们回国”白杨看着身边的王清雨说道。

    弄出的动静足够大了,再继续下去东瀛真的会发狂,将事态控制在他们崩溃的边缘这样最好。

    这一路过来,起码上百万人昏迷,造成无数大大小小的事端,有得东瀛当局忙碌,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后续若是东瀛不识抬举,白杨不介意再来一次,到时候惹怒了他,直接给他把天捅破!

    不过,那要看东瀛是不是懂得收手了。

    “我们怎么回去?”王清雨问。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坐飞机是不可能的,横跨一个大海,他们也不可能走回去。

    “这个简单,你看到东京上空盘旋的战斗机了吗?我们坐那个回去,速度够快,只是不知道油料够不够”白杨看向夜下的东京上空笑道。

    “……”王清雨茫然。

    战斗机飞行在空中,速度那么快,而且在几千米的高空,要怎么坐上去,还有白杨你会开吗?

    虽然心中闪过这样的疑惑,但王清雨没问,既然白杨说了,他肯定有办法。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奇迹,不,神迹!

    再次带着王清雨回到东京市区,然后两人来到一栋高楼顶端,白杨念力捕捉到一架飞行较矮的战斗机,直接将里面的人弄晕,关闭里面的电子系统,改为手动操作。

    当然,所谓的手动操作也只是白杨的意念在代替双手操作而已。

    战斗机速度降下来,在虚空中不坠落的情况下做盘旋飞行。

    舱门打开,里面的飞行家直接丢出去,白杨手腕上锁链延伸出去固定在机舱内。

    嗯,这幅画面有点像白杨在放风筝,但风筝却是一架战斗机。

    “走吧”白杨一揽王清雨的腰肢说道。

    随即锁链收缩,两人腾空而起,风驰电掣间就进入了战斗机的驾驶舱,战斗机的机舱能坐两人,正好白杨和王清雨一人一个。

    话说这种上战斗机的方式地球上恐怕只有白杨才能做得出来了。

    舱门关闭,战斗机咆哮,尾部喷射两道橘红火焰,向着华夏方向横空而去。

    回国,对于白杨来说如此简单!

    这架不合群的战斗机当然引起了各方面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