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步下楼,白杨所过便是尸山血海!

    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数千东京警察包围左边香饭店,进入大楼的不下千人,可没有人来得急开一枪,成片成片的死亡。

    景象很可怕,血纹剑飞过,淡淡的红色痕迹一闪即使,全副武装的警察不管是防爆盾牌还是枪械防弹衣都被撕成两半!

    白杨揽着王清雨的腰肢,一步一步下楼。

    她的身材没得说,好到爆,皮肤雪白细腻,好似一掐就能出水,柔软而极具弹性的腰肢楼在手中,白杨想到了水蛇这种生物。

    妖精呐……

    此时王清雨脸色苍白,浑身都在轻微颤抖,只有靠在白杨身上她才能继续行走。

    周围的画面对她这个普通女孩子来说,真的太可怕了。

    可饶是这样,她依旧睁着眼睛,紧抿嘴唇不发一言。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世界,你见到的,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白杨开口说道,表情平静,甚至脸上还带着丝丝笑容。

    这些画面,对于他来说,真心没有什么,异界那些丢到地球上直接能吓死人的猛兽他都能平静面对,这些他亲手导演的简直毛毛雨了。

    “我会学着适应”王清雨艰难的开口道。

    作为一个有轻微洁癖的女神级别美女,此时王清雨闻着血腥味看着那些尸体,一开口就差点呕吐。

    真的太刺激了!

    “你不用现在回答我,或许这才刚刚开始,当然,接下来的情况,要看东瀛当局的做法了”白杨笑道。

    王清雨不说话,睁着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这就是身边这个男人的世界,这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一阵我在遥望的蛋疼铃声响起,有人给白杨打电话了。

    话说这么久了,白杨钱多得花不完也没换手机,甚至连那让人蛋疼的铃声也没换,说明他是一个很怀旧的人……

    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国内打来的,而且打来的人还是苏溪水。

    想了想,白杨还是接通了,他依旧带着王清雨下楼,手机就飘在耳边。

    “白杨,你那边情况怎么样?”电话接通后,苏溪水第一时间问。

    血纹剑在楼层中飞舞杀戮,白杨平静的说道“我很好,没事,还有,多谢关心”

    “谁有空关心你,你对国家很重要,不容有失,我们这边得到的最新信息是,你被东瀛当局锁定,已经派出大量警力将你包围,现在国内方面也鞭长莫及,但也在想办法通过各种手段帮助你,如果你能突破包围,请前往东京某地,那里有国内特别行动员会给你提供帮助……”苏溪水在电话那头沉声道。

    “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我能搞定,还有,让那些人在这个敏感时期藏好,我不想连累了他们”白杨说道,然后挂了电话,将手机收近空间袋断开信号,防止被定位。

    这个时候,国内方面如果给他提供帮助的话,根本就是在自找麻烦。

    柳生家族在东瀛的影响力太大,弄出的事情堪称惊天动地,是以东瀛首相安贝都不得不暂时丢开其他事情亲自督办。

    国家机器运转,柳生家族的主要成员都已经被迅速抓捕控制,交由司法部审查,想要弄清楚他们为什么要做出那些荒唐的事情。

    安贝焦急等待结果的时候,也在关注白杨的抓捕情况,可是迟迟没有传来消息。

    “怎么回事?抓一个目标明确的白杨,出动了数千人,为什么还没有结果?我需要一个解释!”

    等不到结果,安贝发怒,大声咆哮。

    他的秘书很有眼力劲,这个时候立即询问了解情况,然而得到的信息却让人不安,小心翼翼的给安贝汇报:

    “首相大人,那边的抓捕现场最新消息,但情况诡异……”

    “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安贝皱眉问。

    “首相大人,其实,我刚才了解了一下,根本就没有收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据了解,左边香饭店为中心,直径两公里范围内都没有任何信息能够传出,那个范围内,一切电子设备都被破坏了,那些进入饭店进行搜捕的警员无法和外面取得联系,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秘书忐忑的汇报。

    安贝所在的地方,距离抓捕白杨的地点很远,那个地方电子设备全部被破坏,消息传递不出去,相当于对那个地方的监控成为了空白。

    听到这个信息,安贝惊怒,沉声道:“难不成有人屏蔽了那个地方的信号?但那怎么可能,那里是东京闹市!再说,哪个国家有这样的本事屏蔽那么大区域的信号?”

    “不是信号被屏蔽,而是所有电子设备坏了,直接坏了”秘书有些茫然的回答。

    “……”

    这他娘的就没法搞,屏蔽信号还有办法解决,可设备都坏了哭都找不到地儿哭去。

    “再等等看,必要的时候,直接以国会的名义出动军队!”安贝最后深吸口气沉声道。

    东京街头出现军队,这特么真的是要翻天!

    饭店中,白杨带着王清雨下楼,几十层楼他们走得不快,十多分钟后才来到楼下。

    在这栋大楼中,平民和工作人员都在白杨的念力之下陷入昏迷,至于大楼内的警察,则全部都被血纹剑撕碎了!

    白杨算了一下,进入大楼的一共有一千三百多人,已经全部死了,无一活口。

    对于平民,白杨还不会滥杀无辜,哪怕是这个国度的平民,但对于东瀛的爪牙军警,他就不客气了。

    站在饭店一楼大堂,白杨说道:“柳生家族的人恐怕已经被东瀛方面全部控制了起来,希望他们动作够快,在这之前已经弄出了一部分东西,我现在去指定地点接手”

    让柳生家族通过影响力搞来当初他们抢夺华夏的国宝,这件事情白杨并没有忘记,但交付地点并不是这个酒店。

    白杨并不知道有多少,是些什么东西,但他都需要带走。

    王清雨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跟着白杨。

    站在酒店大厅,白杨莫名笑了一下,那笑容,王清雨不懂。

    可在这一笑之下,谁能知道,白杨那可怕的念力辐射出去,覆盖两公里内的区域,在这个范围内,平民全都眼皮一翻,不管在做什么都陷入了昏迷之中。

    砰砰砰……

    顿时,无数车祸发生,各种意外情况上演。

    就这一下,白杨念头闪烁之间,两公里内至少有数十万人陷入昏迷,直接或间接经济损失无法估量!

    念力穿透人体撩拨神经,就是这么不讲道理,毕竟这个世界的人可没有真元能屏蔽白杨的念力。

    他不想杀人,要不然念力范围内的数十万人都死了!

    饭店周围,还有数千东京警察,当他们看到周围无数平民无缘无故晕倒的时候,直接傻眼懵逼,这他娘是什么情况?

    带着王清雨走出饭店,站在门口,白杨目视周围,表情平静。

    但看到周围的情况,王清雨的世界观再度被刷新,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整个世界死一样寂静?远处灯光下那些人为何全部倒在地上?

    无数枪支指着饭店门口,当周围的警察看到白杨和王清雨出现后,在这诡异的气氛下直接崩溃了。

    谁来告诉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杀……杀了他们!”

    看到王清雨和白杨,尤其是白杨身边漂浮的血纹剑,负责现场指挥的人惊恐下令,这种紧张的气氛下,他已经忘了上头的指示。

    “被这么多枪指着,怕吗?”白杨笑问王清雨。

    王清雨身躯颤抖,被那么多枪指着,能不怕吗?浑身冰凉,**都湿了一丢丢,太羞耻了……

    她睁眼,摇头,表示自己不怕,尽管怕得要死。

    人之常情,谁能不怕?

    “让你看点好玩的”白杨笑道。

    两张金色纸张出现,凌空漂浮,上面布满了让人眼晕的线条。

    刹那间,两张金色纸张化作两道金光加持在了白杨和王清雨体外,他们仿佛神临世间,身上绽放金光。

    哒哒哒……

    周围无数枪械开火,火光点点,子弹如雨一样倾泻而来,下一刻他们就要被打成肉酱。

    王清雨因为本能的害怕,双腿绷直颤抖,**又湿了一些,咳咳,怪她咯?正常反应……

    然而,无数子弹倾泻而来,他们体外金光扭曲,挡住了那密密麻麻的子弹。

    近在咫尺,子弹如雨点定格,却无法伤害到他们。

    “护体金光符,一点小玩意,别说他们的手枪冲锋枪,就是高射机枪也要轰一段时间才能轰碎,下面的事情你看好了”白杨再次笑道。

    他伸手虚空一点,无数萤火虫大小的赤色火苗在虚空出现,唯美无比,轻轻摇曳。

    下一刻,无数火苗横空飞出,各自寻找目标,直径两公里内,但凡开火的清醒军警,无不被一朵火苗找到。

    然后,王清雨不可思议的看到,只要被火苗落到身上,那些人都被点燃,很快化作飞灰!

    这是魔法还是仙术?

    再一次,王清雨的世界观被刷新,可她依旧什么都没问。

    当火焰消失后,整个世界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