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街头一片惊慌,人群奔走惊叫四起。

    数千警力出动,这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尤其是还有特种兵配合的情况下。

    正直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东京璀璨辉煌。

    原本宁静的夜晚被喧闹打破,气氛紧张。

    名为左边香的七星级饭店成为了喧嚣的中心,被包围,禁止一切人员进出。

    原本就因为柳生家族新闻发布会而汇聚的各家媒体打了鸡血似的往这里蜂拥而来,对于这些无冕之王来说,新闻就是收入,管你危险不危险,先搞到第一手信息再说。

    看着外面喧闹的城市,白杨表情默然。

    对于这个狼子野心的民族,虽然他不是愤青,但绝对没有任何好感。

    “或许平民是无辜的,其中也有好人,但你们这些警察和军队不是平民,你们为这个国家卖命,就随时做好付出生命的代价,原本你们能平安无事,可非要来找我……呵……曾经华夏大地上数千万人何其无辜?如此一来,干掉你们这些想要对我不利的人,算不得心狠手辣,就当收点利息了……”

    心中权衡,白杨已经有了计较。

    他不想滥杀无辜,但也绝对不是好人,既然你们想要抓捕我对付我,那么就要付出代价,虽然自己的手段或许会激烈一点!

    “我的存在,会不会拖累你?”王清雨在白杨身后问。

    她不清楚白杨,觉得自己在这里会成为累赘。

    “不存在”白杨轻轻摇头。

    然后,他目光闪烁,转身,走向王清雨,来到她跟前一米开外,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

    王清雨平静的看着白杨,两人四目相对。

    她不知道白杨想表达什么,但却没有逃避。

    看了王清雨十多秒,看得她都目光闪烁了,白杨才开口道:“我不了解你,你也不了解我,我们其实只是萍水相逢的两个人,却因为一次相亲而有了牵连,甚至有了婚约,这一切让我始料不及,既然已经这样……”

    “你想说什么?我听着”王清雨打断白杨平静道。

    “我想说的是,你接下来或许会看到我真实一面的一部分,那是一个你无法想象的世界,当见识到那些之后,你再回答我你是否依旧坚持你曾经的想法,若那个时候你依旧坚持,我和你订婚,以后娶你,若你无法适应,只能说有缘无分,我会想办法让你忘了这段经历”白杨看着她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完全没有想到白杨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王清雨愣了一下。

    旋即她看着白杨笑道:“人生其实很短暂,人要学会任性一回,或许未来……”

    “你不用现在回答我,接下来,你看着就好”白杨打断王清雨笑道。

    门外的走廊上,有凌乱而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一种压抑的气氛扑面而来。

    人影幢幢,手持枪械的数百东京警察已经来到了这个楼层,挨个检查每个房间的每一丝角落。

    楼房外的墙壁上,一个个从天而降的特种兵宛如蜘蛛侠般吊着绳索在外墙上四处巡查。

    房间里,在王清雨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眨眼间白杨身边出现了一柄剑。

    一柄血红色的剑,剑身上有血丝般的纹理。

    剑长三尺三,冷冽而血腥,杀气腾腾。

    剑身漂浮,轻微颤抖,好似在为接下来的饮血而激动。

    看到这一幕,王清雨水润的嘴唇紧紧抿着,目光惊骇,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这太不可思议了,那把剑白杨是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它为何能悬空?

    “害怕吗?”白杨看着她笑道。

    尽管门外脚步声已近,但他不在乎,这些都只是蝼蚁而已,轻易可以捏死,若不是想让王清雨看到自己真实的一面,白杨压根不用那么麻烦。

    轻轻摇头,王清雨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砰!

    房间的门被暴力打开,外面一下子涌入数十位防爆警察,他们手持盾牌枪械,第一时间看到白杨两人,迅速展开包围。

    可当他们注意到白杨身边静静漂浮的血纹剑的时候,一个个瞪大眼睛,那是什么鬼?

    “你看好,我宰畜生给你看,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我相对温柔的一面而已”白杨淡淡的笑道。

    “不要……动……”

    包围白杨两人的一群警察中,有人惊骇颤抖的说台词,心中却在怒吼,这是现实,不是动漫,火影忍者是不存在的!

    “杀!”

    白杨轻启嘴唇淡淡的说出这个字。

    唰……

    血纹剑横空而出,快如闪电,在灯光下闪烁出一点点妖异而鬼魅的红色轨迹。

    一秒钟左右,血纹剑再度回来,静静的漂浮在白杨身边,纤尘不染。

    周围的防爆警察动作定格了一瞬间。

    咔擦咔擦的声音中,他们手中的枪械,手上的盾牌出现一丝裂纹,然后哗啦一声破碎,全都裂为两节掉在地上。

    接下来是他们的衣服,裂痕出现,被撕裂。

    体内心脏跳动,血液流淌,血压的作用下,他们的脖子出现一道红色痕迹,然后……

    噗!

    鲜血瀑布般喷涌,染红了雪白的地毯,人头滚滚,皮球一样咕噜噜乱滚!

    数十个进入房间的防爆警察,全灭!

    “看到了吗?这才是我真实一面的一部分,我并非在炫耀自己有多么强大,只是在告诉你,我并非什么好人,看到这些,你还能适应我这个人吗?你现在不用回答我,因为还没有完”

    不曾看那些人,白杨一直都看着王清雨。

    王清雨此时身躯有点颤抖,脸色发白,周围血腥味呛鼻,她有些犯恶心,作为有点洁癖的她来说,眼前的画面真心让她受不了。

    饶是女神般的她,身处这样的场景也拼命才忍住尿意,刺激,紧张,可怕,恐惧,新奇……

    等等情绪充斥她的脑海,有点头晕。

    她死死的闭着嘴唇,看向白杨摇头不说话,不知道在表达什么意思。

    白杨没问,偏头微微看向窗外。

    血纹剑再度横空飞出,直到血纹剑都消失几秒,不远处的玻璃窗户才传来咔擦一声轻响破碎。

    外面墙上,一个个吊着绳索下来的特种兵,他们身上的武器和身躯被撕裂,绳索被割断,从数十层的高楼掉下去,血雨滴落好似上天在哭泣,尸体落到地面成为烂西瓜!

    天上,几架直升机盘旋,但下一刻,血纹剑飞过,轰然碎裂,或许是某根电线短路发出火花,直升机爆炸,变成火球映红了半个夜空。

    “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直升机爆炸了?”

    “血,有血液从天而降!”

    “尸体,好多尸体!”

    饭店周围,无数人看到了天上直升机爆炸,有血雾飘到脸上,顿时惊恐大叫,这是世界末日了吗?

    “怎么回事?手机坏了,无法拍摄画面!”

    “摄像机也不行,坏了?这可是几十万美元的高级货!”

    有站得较远的人吩咐惊讶,无论是平民的手机还是那些无冕之王记者的摄像机都在这个时候坏了,拍摄不到任何画面!

    别说这些摄像设备,此时以左边香饭店为中心,直径两公里内所有的摄像头和能记录画面的电子设备都已经坏了,不可能拍摄到任何画面!

    白杨要搞大事儿,当然考虑到了这点,尽管他不怕任何麻烦,却也不想自己的所作所为被记录下来流传于世。

    酒店房间中,白杨看着王清雨笑道:“跟着我,曾经我们华夏大地一寸山河十寸血,现在这染血的东京也才开始而已,我其实并不想滥杀无辜,可有些人自己找死怪不了我,我这么说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虚伪?一方面不想滥杀无辜一方面又举起屠刀?我只能说人的内心都是矛盾的,充斥着光明和黑暗,呵,无所谓了……”

    说着,白杨迈步走向门口,满地鲜血,他一席白衣纤尘不染。

    “修罗血海也有洁白花开”

    尽管脑海已经乱成一团浆糊,但此时看着白杨的背影,王清雨心头依旧下意识的蹦出这句话来。

    颤抖着深吸口气,王清雨迈着打转的腿肚子跟上白杨的步伐。

    门外,人影幢幢,一群又一群的警察涌向这里。

    可是,迎接他们的,是快到看不见的血纹剑飞过,他们来不及说话,来不及开枪,身躯已经被撕碎。

    尸骨成堆,血流成河,在饭店走廊上流淌。

    白杨带着王清雨走在尸山血海中,仿若修罗血海中唯一的光明,他们身上滴血不沾。

    没有走电梯,白杨带着王清雨走楼梯,每下一层,东京的军警就会被血纹剑撕碎一层!

    “我有一次在网上有幸看到一个视频,曾经在华夏大地上,东瀛士兵以杀平民取乐,相比起来,我简直太仁慈了,只是让这个饭店中的平民昏迷了而已,他们醒来,恐怕这里已经被打扫干净,不会看到这些”

    白杨一路走,一边淡淡开口道。

    王清雨已经说不出话来,浑身颤抖跌跌撞撞,再如何古井不波的她也只是个普通人,再怎么女神此时也忍不住尿意如蹦,忍得好痛苦……

    如此画面,别说她一个普通女子,就是一个战场老兵看到都要崩溃。

    最后,白杨转身,伸手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搀扶,因为她已经没法走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