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东京,七星级饭店中,白杨站在窗户边俯瞰这座繁华的国际大都市,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远处,王清雨拿着手机,不时用手指滑动屏幕观看网络上信息,眼神偶尔会看白杨的背影一眼。

    此时白杨就在不远处,但给王清雨的感觉却很遥远,遥远到咫尺天涯的地步。

    “接下来不知道要面对什么,也可以说危险才刚刚开始,很刺激的,你不要离开超过我五十米范围,直到回国安全到家,其他一切你随意就好”白杨并未回头,背对王清雨说道。

    王清雨平静的点点头,尽管白杨看不到。

    她是一个蕙质兰心的女孩子,一切的遭遇她都没有问什么,回想当初和甄国萍的一番谈话,她此时倍感无力。

    水润的眸子闪烁,她笑道:“遇到你,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

    “怎么说?”白杨转身,看着王清雨好奇问。

    “幸运的是,站在你的身边,能经历无比精彩的人生,不幸的是,我或许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站在你身边的那个人”王清雨淡淡的说道。

    “老实说,我不喜欢这样的说话方式,太文艺了,让我浑身别扭”白杨耸耸肩,转身继续看着窗外。

    王清雨笑了笑不说话,从随身的小包中掏出一本书静静的看了起来,安静得像一首诗。

    或许是看到了感兴趣的地方,她轻声读了出来:

    人的一生,是一段未知的旅行,不知道前方于何处会出现坎坷,或许拐过路的尽头又是美丽或者悲凉的风景。

    途中会遇到很多很多人,或许只是擦肩而过,或许会在生命中留下随时会忘记的回忆。

    途中会遇到很多风景,美丽的,萧瑟的,凄然的……

    但人生的旅途,无法回头,前行的脚步,无法停下。

    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遇到什么,或许是惊喜,或许是更大的惊喜。

    ……

    莫名其妙,白杨撇嘴。

    文艺女青年,啧啧,纠结啊。

    心头一凝,白杨再度转身看着窗外,呵,好戏要开始了。

    自己跑来东瀛,让柳生家族弄出那么大的事情,真的就那么结束了?不,只能说是才刚刚开始!

    半个小时前,也就是白杨打发走柳生家族的那些人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后不久,东京某地,柳生家族大本营。

    在这弹丸小国,土地可谓寸土寸金,尤其是东京这种地方。

    可柳生家族这样的势力,却拥有这一块不下一平方公里的豪华庄园,这里防守严密堪比国家元首的住处。

    当柳生家各个主要成员新闻发布会后不久,一连串车队出现在这里。

    来的人,全部是东瀛高官政要,甚至安贝都一脸寒霜的亲自来了!

    “叫柳生上川出来见我!”

    下车后,安贝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了这句话。

    这个庄园是柳生家的私人庄园,但没有人敢拦安贝这一群人,尤其是带着一群司法高官甚至军队的前提下。

    他口中的柳生上川,是如今柳生家真正的家主,柳生十一郎的父亲。

    “首相大人,各位,里面请,家主马上就到”一个头发花白但打扮一丝不苟的老人出现,腿肚子打颤说道。

    柳生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了,作为柳生家的下人,觉得简直太特么刺激了,老板这个事儿搞得有点大啊。

    “走”安贝挥手,一脸寒霜的前往柳生家的主客厅。

    一群人来到这里,默不作声,气氛压抑到极点。

    很快柳生上川就出现了,年近七十,但依旧坚朗,身穿一套黑色长袍。

    “上川君,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看到这个老人,安贝咬牙切齿的说道。

    面对这周围一群能左右整个东瀛国度的高官政要,柳生上川表情平静的说:“首相大人,你需要我解释什么?”

    “你……!我需要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何你柳生家会做出那么荒唐的决定!”安贝声音提高一倍怒吼道。

    柳生家将掌握的科技和财富都投向华夏,后果太可怕了!

    谁给你柳生家的胆子?

    “我柳生家做出任何决定,都是我家内部的事情,无需向任何人解释!”柳生上川依旧平静道。

    他已经被白杨控制,不可能出现反叛心理,自然的,面对这一群东瀛高官,他也不可能出卖白杨。

    “你家内部的事情?笑话,柳生家很多产业都和国民民生息息相关,太多军事技术与你们柳生家合作,将那些技术投向华夏,这种事情,形同叛/国!你居然告诉我这只是你柳生家的事情?”安贝咆哮道。

    “送客!”柳生上川一指门外说,一点都不给面子。

    安贝怒极反笑,指着柳生上川说道:“与其让你柳生家将我大东瀛推向万劫不复之地,不如快刀斩乱麻付出一定代价铲除你们这颗毒瘤,来呀,传我命令,下达通缉令,将柳生家族所有人给我抓起来,送交司法部审查!”

    “你没有这个权利”柳生上川皱眉道。

    “我是没有这个权利,但是,国会议员大部分都在这里,他们谁反对了?”安贝沉声道。

    周围一群一员冷漠看着柳生上川,他家搞出那么大的事情,谁都救不了。

    尽管灭掉柳生家会对整个东瀛经济体系造成巨大的动荡,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家做出那么荒唐的事情来。

    柳生家族虽然强大,但棒子国总统犯错都要被审查,何况只是一个家族?

    “已经晚了”柳生上川突然笑道。

    “什么已经晚了?”安贝下意识问。

    “我柳生家能掌握的各种技术资料,都已经通过电子储存的方式投降了华夏,是以合作的方式,已经签署了电子合同,你们没有任何理由找华夏麻烦,所以一切都晚了”柳生上川说道。

    他尽管依旧平静,尽管不可能背叛控制他的白杨,可他思维是正常的,自己家族做出来的事情,真的太荒唐了,所以,苍老的他在流泪,生命本能的对做出的错误而感到懊悔,但他控制不了自己!

    “你……!”安贝一脸煞白,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真的已经晚了,电子方式流出去的资料,追回都不可能,天知道被复制了多少份!

    “将柳生家的人全部抓起来,调查这段时间接触的所有人,一定要给我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安贝咆哮。

    顿时,带来的军队出动,柳生家的整个庄园鸡飞狗跳。

    国家机器运转,调查一件事情还是很快的,不久后,一份资料就摆在了安贝和一群东瀛大佬的面前。

    柳生家,因为接触了一个人之后,回来就做出了这些荒唐决定。

    而这个人,叫白杨,来自华夏!

    他还在东瀛,还在东京!

    “抓住这个叫白杨的人,立即,马上,不能让他离开东瀛国土!”安贝在得到资料后的第一时间再度下令!

    于是,东京街头警铃大作,一辆辆警车紧急开往那家七星级饭店。

    因为事态严重,只为了抓捕白杨一人,出动的警力高达两千,甚至还有特种部队配合!

    饭店中,白杨看着楼下街道一辆辆警车包围,一脸平静。

    同样听到震天警铃的王清雨心头一颤,大概猜到是针对她们的,合上书籍,犹豫片刻问:“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老实说,我很矛盾”白杨语气轻松的摇头道。

    “走不了了吗”王清雨恢复平静说。

    事态严重到何种地步她大概知道,面对眼前的局面,她觉得真心无解,面对的可是一个国家机器啊。

    “不说这个问题”白杨摇摇头回答,然后问她:“你就不好奇我在矛盾什么?”

    “谢谢你,让我经历了一场很特别的人生,尽管短暂,但作为参与者,这短短半天的经历或许会成为我一生最精彩的一页”王清雨笑道。

    答非所问。

    “妹子,我发现,如果和你成亲的话,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白杨此时摸着下巴打量王清雨说。

    “为何?”王清雨愕然问,随即笑了笑,纯粹是好奇白杨不着调的举动。

    “因为你胸大啊……好吧,两个原因,第一,你好奇心不重,而且应该守得住秘密,第二,我也需要给父母一个交代”白杨耸耸肩说。

    “呵……我没得选择”王清雨平静道。

    尽管依旧不了解白杨,但从蛛丝马迹中观察,若是白杨做出任何决定,估计她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发现我这个人很奇怪,不过天地都在运转时时刻刻改变,人也一样,这很正常,嗯,太哲学了,再说吧……”

    说出这番莫名其妙四六不通的话,白杨看着窗外,要如何解决眼前的局面?

    此时,整个饭店都已经被几千东瀛警察包围,周围各个街道和楼房都被控制,这里已经成为了重点关注的中心。

    饭店楼下已经有东瀛警察从电梯楼梯全面推进向上进行搜查。

    天上有直升机盘旋,特种兵巡视,通过绳索下降到饭店楼顶,沿着外墙向下。

    可以说这个时候饭店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然而面对这样的局面,白杨没有一点压力,他在考虑的是,要以什么样的方式解决眼前的小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