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郊区的工厂破败不堪,已经荒废多年,杂草丛生。

    意念延伸过去,白杨看到,在那废弃工厂内部,居然还有三十多个人隐藏,这些人一看就是狠茬子,肌肉鼓胀,双手布满老茧,眼神冷漠,身上杀气腾腾。

    并且,那些人还装配了各种武器,手枪冲锋枪甚至狙击枪都有!

    “来头不小啊,有点像雇佣兵,又有点像特种兵,军事素养很不错嘛”白杨冷笑。

    从面包车上下来,看向驾驶室被控制的那家伙说道:“车上你的三个同伙给我丢下来,然后你开车把你打晕的送水工送回原来的位置,之后你也不用回来了,直接意外车祸死亡吧”

    “好的”对方麻木的回应。

    将三个同伙砰砰砰丢下车之后,对方驾车离去,不久之后,市区出现一起车祸,一个人横穿马路被一辆大货车碾得没个完整,经查证,此人身份不明……

    看着地上三个身份不明的家伙,白杨懒得废话,直接一把火烧成飞灰,然后迈步直接走向几百米外的废弃工厂。

    工厂中,各个要点被人占据。

    一个杂乱的房间里,有四个人聚集,肤色居然囊括了黄种人黑种人和白种人。

    为首一人是个白人光头,身上布满纹身,一身肌肉宛如猎豹,大冷天穿着一件黑色短袖,极其彪悍。

    没有人说话,只有他拿着一柄雪亮的匕首在削指甲的声音。

    “头,有人向这边来了,穿着古怪”

    此时,放边上的对讲机中传来声音,说的是一种很少见的语言,熟悉的人才能听出这是一种非洲极其少见的土著语言。

    白人光头手指一顿,操起对讲机问:“是什么人?”

    “好像是我们这次的目标……”对方迟疑道。

    房间中其他三人目光一凝,看向光头皱眉。

    咔擦,对讲机被捏成碎片,光头随意丢掉沉声道:“其他四人栽了!”

    “头,我们怎么办?”左边一个一米六的精瘦黄种人手持冲锋枪凝重问。

    目光闪烁,白人光头当机立断说道:“这个国家原本我们就不应该踏足,现在,这笔买卖我们不做了,违约金照付,一分钟后准备撤离!”

    “头,没必要吧?对方只是一个人,我们正好抓住回去交差,这可是一笔八千万美金的买卖,干了这一票我们就赚了”一个近两米的黑人壮汉不满道。

    “你想死?听我的还是听你的?”光头眼睛一眯。

    “但这样不明不白的放弃,我不甘心,毕竟是八千万啊”黑人微微低头。

    “给你个理由,其他四人去找他,没有回来,反而他来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懂?”光芒深吸口气说。

    这才多少点时间,去的四个人身手他们都清楚,然而正主来了,用屁股想都知道招惹了不能招惹的存在。

    钱虽然好,但小命更重要。

    难怪上家要花八千万美金雇佣他们,然而这笔钱咬手。

    作为一支专业的国际雇佣兵头子,光头对于各种危险有着极其敏锐的认识,这个时候发现一点不对果断放弃。

    “好吧,听你的”黑人无言以对。

    然而这个时候边上另一个没有说话的金发白人惊恐道:“头,我们的通讯器全部坏了,无法联系道外界,连对讲机都无法使用!”

    “什么!”白人光头大骇。

    “难道对方用了信号屏蔽装置?”精瘦黄种人沉声道。

    “头,怎么办?”其他两人看向光头。

    心念闪烁,光头立即说道:“现在只有两条路摆在我们面前,一是跑路,二是拼命,我建议跑路,丢掉武器进入市区,混入人群,想办法离开这个国度后汇合”

    “头,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金发白人愕然。

    “走不了了”白人光头莫名叹息。

    “啥?”其他人不懂。

    “你们还能感觉到其他兄弟的动静吗?”光头白人苦笑。

    他满手血腥,见惯生死,枪林弹雨中都睡过觉,这会儿却浑身颤抖。

    自己等人接了一笔生意,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妖孽?

    踏踏踏,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听到声音的四人浑身一颤,看向声音的来源。

    白杨叼着一根烟大大咧咧的走进来,看着四个人喷出一口烟雾笑道:“哥几个玩什么呢?对了,你们外面的小弟都被我干掉了,这会儿估计在和阎王打麻将,然后你们有什么感想?说华夏语”

    “我们认栽,你想知道什么?”白人光头丢掉匕首举起双手,萎了。

    白杨一脸蒙圈,握草尼玛,你的节操呢?

    “杀”精瘦黄种人狞声怒吼,举枪就要冲着白杨射击。

    白杨看都不看他一眼。

    只见房间中火光闪烁一下,温度突然高了一瞬间,那个动手的黄种人变成了飞灰,手中的枪成了一坨铁水跌落……

    噗通噗通噗通……

    其他三人直接跪了,冲着白杨高举双手跪下,白人不停在胸前画十字架,黑人跪拜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念叨啥玩意。

    “我们是一支国际雇佣兵,总人数一百二十六人,我们只是其中一部分,总部在非洲某地点,人员分散世界各处,此次接受委托到华夏将你带走,目的地点是东瀛东京,上家具体情况不知道,到了地点会有人联系我们,是单线联系,我们无法联系到对方”

    白人光头很干脆,一股脑将自己的情况全部交代了。

    白杨无语,我特么都没问你就说了,这让我怎么发挥?

    “那么,对方是通过什么手段找到你们的?”白杨耸耸肩问。

    心头有些凝重,对方如此小心谨慎,有点难搞啊,针对自己是为了什么?图谋不简单!

    “暗网(不懂的可以自己百度),有一个专门的雇佣网站,对方发布任务,我们接任务,不和雇主直接联系”白人光头无比配合的回答。

    “懂了”白杨点头,转身就走。

    “那……白先生,我们……?”

    哪怕白杨转身,光头他们依旧跪着没敢动,小心翼翼的问。

    脚步一顿,白杨问:“作为雇佣兵,你们没少做杀人的勾当吧?”

    “这……”白人不好回答,也不敢回答,更不敢说假话,被白杨那诡异到让人尿崩的手段给吓住了。

    “你们三人,回去后,想办法找到你们这支雇佣兵的所有人,全部杀掉,然后自裁吧”精神力波动,白杨丢下这样一句话离去。

    剩下的三人表情一僵然后恢复正常,点点头,直到白杨离开后才离去。

    他们接下来的人生只有一个任务,杀掉自己昔日的所有生死兄弟……

    “危险来自于东瀛,通过暗网发布任务让雇佣兵前来带走我,有点意思……”白杨冷笑。

    原本这个废弃工厂中有几十号人的,白杨嫌麻烦,除了那四人哦最后是三人,其他人全部变成了飞灰。

    将工厂内一切痕迹抹除,白杨迈步离开,来到外面何等之握草,我特么怎么回市区?

    正想打电话找人开车来接自己回市区,然后电话正好响了。

    接通后对面苏溪水沉声问:“白杨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情”白杨语气轻松道。

    苏溪水明显松了口气,接着说道:“你的父母没有任何安全隐患,我们有人在秘密?;?,这点你放心,然后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算了,估计你们也能找到我,快来,有事”白杨话锋一转说道。

    “等十分钟”苏溪水丢下这几个字啪挂了电话。

    收好手机,白杨蹲边上抽烟等。

    事实上十分钟都不到,五辆军用越野就杀到了这里,从上面跳下二十多个配合默契道极点的武装人员分散四周。

    眼睛一亮,白杨看到了苏溪水冲着自己走过来。

    此时的苏溪水也是一身迷彩服,然而那火爆的身材哪怕穿着臃肿的迷彩服也是辣么好看,尤其是武装道牙齿的一身装备更是显得像一只小野猫。

    “什么事情?”苏溪水啪啪走过来冷眼看着白杨问。

    话说白杨给她的那本秘籍太羞耻了,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况她想方设法的都要暴打白杨一顿。

    “这么快?”白杨眨眼看她。

    这小妞养眼啊,看着就赏心悦目。

    “我问你什么事儿需要我们配合?”苏溪水声音更冷了。

    撇撇嘴,白杨发现来到这里的人都是当初被自己收拾过的那一帮精英战士,国家的这个态度就很好。

    “那什么,我不想走回市区,能蹭车不?”白杨咧嘴道。

    “你说有事儿找我们就这个?”苏溪水表情一僵。

    “嗯呐”

    “我杀了你!”

    苏溪水咬牙,镶嵌钢板的军用皮靴就呼一声冲着白杨踢了过来。

    白杨撇嘴,小妞你太嫩了。

    抬起右手捏住她的脚脖子一推,苏溪水只觉浑身一麻来了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你!”

    坐在地上,苏溪水只觉屁股都摔没知觉了,看着白杨瞪眼。

    周围的其他人看向别处,我特么是瞎子我看不到看不到,无论是苏小妞还是白魔头都惹不起啊……

    “咳咳,好了,说正事,你们对所谓的暗网了解不?”白杨干咳一声认真道。

    强压下心中的怒气,苏溪水沉声道:“了解一些,但那是正常网络背后阴暗的一面,属于三不管地带,你问这个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