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白杨无语,直言不讳的回答。

    对面甄国萍明显被白杨的回答给噎了一下,愕然问:“你看不上她?”

    “额,老妈,这不是看得上看不上的问题……”

    “别给我扯那些没用的,小白我跟你说,人家清雨可是好闺女,长得漂亮不说性格也好,反正我和你爸很满意,而且你和她可是有婚约的,虽然在米国的时候因为恐怖袭击延迟了订婚,但婚约一直存在……”甄国萍在电话那头吧啦吧啦一大堆。

    白杨完全不敢接嘴,嗯嗯啊啊的敷衍一番挂断电话。

    “我的天,为什么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长辈说的都是对象问题?读书的时候不能早恋,毕业就巴不得立马结婚生孩子,这什么世道……”

    抹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白杨相当无语。

    关于王清雨的问题,白杨的态度是能拖就拖,她是个好女孩,长相性格都没得说,然而白杨不想去伤害她,可父母中意,白杨这就没辙了。

    所以,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放下电话,白杨挠头,自己接下来干嘛?

    家里就白杨一个人,闲来没事的白杨挨个打电话进行骚扰,首当其冲的就是宋一道。

    “出来了?”电话接通后宋一道阴阳怪气的问。

    “什么出来了?”白杨无语。

    “你若不是被关进监狱能消失这么长时间?”

    你大爷,原来是这个梗,白杨撇撇嘴说:“在干嘛呢?”

    “你管我,没事我挂了啊”宋一道相当不给面子,说完啪一下挂了。

    我这暴脾气,白杨又给他打过去,对方再挂,再打再挂……

    被烦得不行,宋一道接通无语道:“你到底想干嘛?我这忙着呢”

    “那么你告诉我你在忙什么?我无聊,兴许我还能给你帮个忙什么的”

    “忙着相亲,你帮不上忙的,就这样”

    “啥玩意?你相亲?”白杨瞪眼。

    “谁规定我就不能相亲了?你都有王清雨了,我也得赶紧找一个,就这样啊……”

    说完宋一道直接挂断电话并且关机不给白杨骚扰的机会。

    我去,这超级二代居然也相亲,可惜不知道具体地点,要不然过去看戏。

    再次翻看电话簿,通讯录中的人虽然不少,但随着时间的过去,联系少了关系也就淡了。

    看到苏溪水的电话,白杨给她打了过去,然而人家根本就不接,把白杨整得没脾气,打个骚扰电话就这么难?

    接着白杨挨个打电话,不是在忙就是在忙,就他一个人清闲。

    最后想到自己毕业了几乎没有和同学怎么联系,于是打开了企鹅软件,无论是高中同学的群还是大学同学的群,里面都死气沉沉的没有人冒泡。

    “毕业后天各一方,忙着事业忙着家庭,联系少了关系也就淡了,那都是逝去的青春啊”

    心中感叹时光匆匆,白杨在群里发了个有人在吗的消息,然而没有人回答。

    “看我王炸,就不信炸不出来一帮潜水党!”

    白杨就不信邪了,点开红包功能,两百的红包滴滴的声音中发了十个出去。

    老天爷,下一秒,无数潜水党瞬间出现,三秒钟红包就被抢完了!

    “老白?”

    “土豪啊,哭死,没抢到,求再发一个”

    “老白发财了?”

    “我去,老白冒泡了,大家出来围观……”

    红包一出,顿时炸出一堆潜水党,纷纷表示土豪求包养。

    包养个蛋蛋,白杨只管挖坑不管埋,炸出一群人任由他们折腾去,他悄然潜水。

    眼珠子一转,接着他一拍脑门给熊大打了过去,话说很长时间没联系那帮‘非人类’了。

    “老板有事儿?”熊大瓮声瓮气的问。

    “没事,话说你们在干嘛呢?”白杨问。

    “这不快过年了嘛,几乎都回家了,我和几个哥们闲得没事,在厂里待着”熊大回答。

    “啧,这样啊,话说快过年了,也没有和你们聚一聚,这样,等下我给你转两百万过去,你分发给他们,就当年终奖了”

    “老板,你是真土豪……”

    “滚蛋”

    挂断电话,和银行方面沟通,确认转账,搞定。

    嗯,钱现在对白杨来说就是一堆数字而已,能让人开心的话他是无所谓的。

    接着他继续翻看通讯录,猛然看到王清雨的电话,顿了一下,略过……

    “无聊啊,老爹老妈不在家,找个人打发时间都找不到,我这也太失败了”丢掉电话,白杨躺沙发上生无可恋。

    恰好在这个时候有人在敲他家房门。

    “谁???”也不起身,白杨直接开口问,同时意念散发出去。

    门外,一个扛着桶装矿泉水的中年人回答说:“你好,我是送水的”

    眉毛一挑,白杨嘿嘿一笑站起来,走到门口开门说:“那行,进来吧”

    “你家饮水机在哪儿?”对方一边问一边穿鞋套。

    白杨一指不远处说那边,然后懒洋洋的跑沙发上坐着一脸戏虐,看你丫搞什么鬼。

    送水的?老子信了你的邪,父母不在家谁叫的水?话说你一个送水的腰里别着枪械是几个意思?

    “挺专业啊”白杨看着对方古怪道。

    “公司要求,进入客人家一定要穿鞋套,以免弄脏客户家里损害公司形象”对方有些憨厚的回答。

    “不是,我说别演了,我门都关了你就和我说这个?到底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吧,我估计你挺忙的,我无聊,听听你想干嘛,权当打发时间了”白杨给自己点了根烟笑道。

    对方一愣,随即放下矿泉水,看着白杨眯眼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是我在问你OK?老实点回答,要不然打得你爸爸都不认识你”白杨撇嘴道。

    “跟我走一趟吧,别试图反抗,要不然子弹不长眼睛”对方眼睛一眯,伸手间就拿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指着白杨沉声道。

    “我问你有什么目的,这是第三遍了,不会再问第四遍,回答我!”白杨不悦道。

    自己前脚刚回家后脚就有人跑来了,看来是有人想搞事儿啊,会是谁呢?白杨心头琢么,对方手中的枪直接无视,对他来说和烧火棍没什么区别。

    对方不说话,持枪指着白杨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显然是想将白杨控制住再说。

    嘿我这暴脾气,就不能好好说话是吧?

    心念一动,白杨想到了自己如今可是神道修士来着,脑海中有一个**音的神道功法,正好现学现用。

    **音是开慧境界就能使用的小手段,对于如今阴神境界的白杨来说当然没有难度。

    甚至都不需要想开慧境界那样用言语引导,直接精神力以一种奇特的波动散发出去就将对方搞定。

    走向白杨的中年人浑身一颤,表情变得麻木茫然。

    “你来我家干嘛?”白杨问。

    “抓你,将你带走”对方直接回答。

    被白杨控制住了,由不得他不吐露真话。

    “带到哪里去?”白杨皱眉,还真是冲着自己来的。

    “郊外,一个废弃工厂”

    “为何带到那里去?”

    “在那里会有人接应,将你悄然转移到东瀛”

    “你是曰本人?”白杨目光一寒。

    “是”

    “为何找到我,为何要将我带回东瀛?”

    “我们有人潜伏在你经常出没的地方二十四小时监视,你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你,至于为何要带你回东瀛,我不知道,只们只负责将你抓走……”

    一番询问下来,白杨得到的信息不多,这个人知道的很少,一帮人只负责抓他,具体原因不清楚。

    除了他之外,楼下还有三个人,意念一扫,楼下有一辆面包车,里面有三个人在等着。

    那是一辆矿泉水公司的送水面包车,里面有一个人被打晕了丢在车厢里,显然是这几个人抢的。

    意念将车上的三人弄晕,心念闪烁,白杨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苏溪水,很简短,只是让对方想办法?;ひ幌伦约旱母改?。

    白杨的短信刚发过去几秒钟,之前连电话都不接的苏溪水直接打过来了,声音凝重问:“出什么事情了?”

    “有人要搞事儿,针对我的,来自东瀛,我还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我能处理,唯一担心的是父母,劳烦你们帮忙照看一下”白杨语气轻松道。

    “你父母的安全请放心,我向你保证不会出任何差错,倒是你这边,如果需要什么帮助的话,随时联系我”苏溪水很认真的说。

    “多谢”白杨没多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而白杨还是小看了国家对他的重视程度,他一个短信过去,直接惊动了最上层,某位大佬直接拍桌子咆哮,一定要?;ず冒籽畹募胰瞬荒艹鲆凰恳缓敛畲?!同时也在紧急下达命令调查到底东瀛为什么要针对白杨……

    挂断电话,白杨又给父母打过去,说自己无聊去找朋友玩,晚上不一定回家,然后才看向客厅里被他控制的那个人说:“前面带路,带我去你们郊区集合的地方”

    “好的,跟我来”对方木然说道,转身带路。

    出门,到了楼下,对方带着白杨上了送水的面包车。

    被白杨控制的人驾车七拐八拐离开市区,来到郊区距离一个废弃工厂还有五百米的时候白杨让他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