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虚空之上,白杨俯视天地,觉得无比神奇。

    山川草木花鸟鱼虫身上都在绽放奇异的光芒,颜色各不相同,强弱也不一样,有的给他一种积极正面想要亲近的感觉,有的却让他本能的厌恶排斥。

    “那些光芒,应该就是所谓的‘气’,这才是世界的本质,肉眼不可见,太神奇了”

    白杨感叹,觉得自己见到了世界真实的另一面。

    看久了也就那样,那些光芒反而会影响他的‘视线’。

    “难道以后阴神出窍都要看着这种古怪的世界?”

    心头这样想的时候,白杨只觉眼睛一花,世界还是那个世界,那些所谓的光芒消失,仿佛根本没存在过一样。

    “这种功能还能随心控制?”白杨挠头。

    虽然他现在已经是神道阴神境界的修士了,不算是垫底的存在,然而依旧只是一个小白,对于神道修士的种种手段他压根就不会。

    还有天地间各种物品身上散发的那些光芒是什么意义他也不知道。

    他站在虚空中,体外赤红火焰升腾,微风吹拂再感受不到那种身躯被撕裂的感觉。

    四下打量片刻,他心念一动,身躯腾空,上下飞舞,自由自在翱翔在夜色下,仿若一颗流星急速划过夜空。

    人类都有一个自由飞行的梦想,尽管此时白杨只是阴神状态,却真切的做到了这一步。

    不得不说他的神经还是很粗大的,一点都不恐高,反而玩得不亦乐乎。

    “自由翱翔天际,多少人穷极一生都无法达到的梦想,我现在却做到了”

    飞行在空中,白杨只觉天地任遨游。

    明明感觉自己好像有真实的身体,可却能无视世间重力的影响,这种感觉很奇妙。

    在虚空中飞了几圈,白杨意识到,阴神飞行的速度应该还能更快,只是自己目前还没有修行阴神飞行的秘法,只是本能的在飞,算不得真正的飞行速度。

    但即使这样也让他惊喜莫名。

    他在虚空中翱翔,眨眼远去,好似一枚流星,飞了几圈,玩得差不多,其实感觉也就那样。

    “只是阴神境界,就已经能出窍翱翔天际,还能看到世间真实的一面,那么再往上的真人,真君甚至天师之境,又拥有何种不可思议的能力?然而这些还只是境界本身带来的变化,各种秘法我都还不会,那些才是关键”

    站在虚空中,白杨心头思索。

    境界的高低,其实可以比喻成财富的多少,然而此时的他就好像拥有无尽财富的人,却不知道如何将财富的价值体现出来!

    学习各种神道修士的手段秘法,才能将其转化为战斗力等等各种手段。

    “还好的是有完整的传承,去观察学习就可以了,省去了寻找秘籍的时间,要不然还真的成了手握金山的乞丐,不过我直接就达到了阴神境界没有什么阻力,是不是还能更近一步,成为所谓的真人?到那时候再学习各种手段也不迟……”

    回想了一下脑海中的真阳观想法修炼秘籍,白杨发现,想要更近一步成为真人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真人真人,那就真的几乎和一个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现在的阴神,虽然白杨自己感觉上是实体,其实依旧是虚幻的,有形而无质,这点从自己能随意穿过山石草木就能看出。

    真人境界,阴神再度进化,真实和虚幻之间可以自由转化随心所欲,能被人触摸到,并且这个境界哪怕肉身毁了也能继续存活一段时间,不过却有诸多限制,很多事情不如肉身那么方便。

    并且,真人境界的时候还能在白天出现,生存在世间,和常人无异。

    但是,想要成为真人境界的神道修士,有一个坎必须要去面对,那就是挨雷劈,就是所谓的经历雷劫,唯有阴神挨过了雷劫,经过天雷洗礼,阴神中有了一丝至刚至阳的气息,才能在白天出现,抵御太阳真火的炙烤。

    “额,雷劫?挨雷劈?”

    想到这里白杨心头古怪,用发电机代替行不行?

    仔细翻阅剑云留下的注解,白杨发现估计行不通,他说必须要经历天雷洗礼,阴神才能拥有那一丝至刚至阳的气息,那是天地赋予的,其他方式无法取代,哪怕布置雷霆阵法引来的雷电都不行,必须要天地自身形成的雷霆闪电。

    “挨雷劈啊,这个还是等等吧,稍不注意就会被劈得魂飞魄散,哪怕再自信的阴神在这个时候都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得准备各种物品自保,饶是这样度过雷劫成为真人的阴神也百不存一,天雷之威岂是等闲,我还是先熟悉目前的境界,将各种手段都学会再说”

    想了想白杨还是觉得算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再说这会儿也没有雷霆闪电让他渡劫。

    玩得差不多,他找到来时的方向,流星一样划过夜空飞了回去。

    此时山洞中,小猫等人依旧和银狼在对峙,气氛很不好,剑拔弩张。

    银狼阻止小猫等人接近白杨的肉身,而小猫等人担心白杨的安全,双方僵持就快要打起来。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山洞中所有人突然感觉浑身发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好,有危险!”瞎眼的单秋林第一个反应过来,抓起自己的木剑沉声提醒。

    “额,别紧张,是我,话说你们能听到我说话吗?”白杨的阴神出现在这里开口道。

    “老白?”单秋林一下子蒙圈,微微偏头,那边是白杨的肉身,然而白杨的声音为毛在另一个方向出现?

    “少爷?”小猫等人傻眼。

    看了看躺床上安睡的白杨肉身,又看了看说话的方向,一脑袋浆糊。

    “额,这个山洞好像有点矮,你们变得好小”白杨古怪道。

    山洞其实不算矮,有十多米高,然而白杨此时身高十米,离地漂浮,虽然是阴神状态不受实体影响,却下意识的以为自己随时都会被撞到脑袋。

    “少爷,你怎么会……”林冰儿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看了看阴神状态的白杨,又看了看安睡的肉身,直接懵了。

    阴神和肉眼看到的很多东西都不一样。

    白杨阴神状态下看到的自己,觉得和常人没什么区别,了不起就是体型大了点,可此时林冰儿她们看到的白杨又是另一幅景象。

    她们眼中此时白杨是一尊身高十米的巨人,体外有一层赤红火焰升腾让她们感到炙热,然而白杨那阴神在她们眼中却漆黑阴森,宛如地狱魔神,让人下意识胆寒害怕,看一眼都背脊骨发冷浑身鸡皮疙瘩。

    “没事,我一不小心就修炼到了阴神境界,这不没经验嘛,谁知阴神出窍一不小心就飞天上去了”白杨解释道。

    “一不小心?阴神?难怪……”单秋林嘴角抽搐,明白为何白杨的身躯仿佛死人一样了。

    “你们等等,这样说话怪怪的,我先‘回去’再说啊”白杨挠挠头道。

    然而他出来是出来了却不懂怎么回去,好在有教材,按部就班就能回去。

    白杨回忆返回识海方法的时候,单秋林在边上好奇问:“这么说,那传承之地中的神道传承被你得到了?”

    “对啊,我好像忘了告诉你们……还有,老单你这家伙现在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能威胁到阴神状态的我一样”白杨点头看着单秋林惊讶的说。

    明明这家伙只是武徒而已,居然能威胁阴神?难道是他琢么出来那种剑法的缘故?

    心中这样想,根据秘法所述,白杨向着自己肉身踏出一步,眨眼间就回到了识海之中。

    在冰清玉洁她们看来,白杨化作一股黑烟从肉身脑门钻了进去,无比神奇。

    识??湛盏吹?,白杨的阴神再度出现,闭上眼睛,思维散发,再睁眼的时候,白杨已经回到了肉身之上。

    周围一圈人看着自己,气氛古怪,前一刻自己还以另外一个视角看他们呢。

    “屋子都被拆了?”白杨睁眼,看着周围第一句话如此愕然道。

    “呜呜……”

    银狼在边上看着白杨回应。

    “少爷,刚才银狼跑来,不让我们砰你的肉身,此时想来,它是在?;つ?,我们之前误会它了”小猫一脸古怪说。

    “好吧,既然你没事儿我就先走了,你说你,都多大的人了,做什么事情之前就不能提前打个招呼?大半夜的弄得一群人一惊一乍的”单秋林撇撇嘴丢下这样一句话摸索着走了。

    “那我们也不打扰少爷了”冰清玉洁四姐妹对视一眼说道,然后也离开了。

    白杨修炼神道自然可喜可贺,但作为下人的她们却不能去随意询问什么。

    呜呜,银狼庞大的脑袋挨了白杨一下也走了。

    眨眼间人去楼空,就剩下白杨和小猫了。

    啧,白杨原本还想显摆一下呢……

    “算了,还是睡吧,大晚上的”愕然片刻,白杨耸耸肩看着小猫说道。

    “好的少爷”小猫眯着眼睛点头笑道,白杨没事她也就放心了。

    其他事情明天再说,白杨捡起丢床上的手机看看几点好确定一下自己修炼了多久,但却看到手机上有一条之前被自己忽略了的未读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