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深处的床上,白杨闭目躺着,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形同死人,但身躯并未冰冷,依旧暖和,情况相当古怪。

    小猫不懂这是什么情况,真的吓坏了,眼泪刷刷的流,浑身颤抖,大声呼喊。

    对于她来说白杨就是她的一切,此时白杨的状态对于她来说无异于天塌下来了一般。

    “少爷你别吓我,快醒醒,醒醒啊”

    小猫焦急呼喊,可白杨没有半点反应。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外面的人。

    虎子第一时间安排人警戒,带人往这里赶。

    冰清玉洁四姐妹最先来到房间,尽管她们进来的时候白杨和小猫都光溜溜的一看就知道没干啥好事儿,可这会儿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她们拦住外面的人,帮忙给白杨和小猫穿衣服,边询问具体情况。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少爷睡得好好的,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冰儿姐姐,你们说少爷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好好的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

    小猫哭泣说道,六神无主。

    “别急,我先看看情况”林冰儿强制冷镜下来安慰小猫说道。

    可一番检查下来,她也搞不懂白杨是怎么回事,无病无灾莫名其妙。

    “发生什么事情了?”此时瞎眼的单秋林也来到了这里询问情况。

    小猫看向单秋林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焦急道:“单公子,你快来看看我家少爷这是怎么了”

    “别急,我看看再说”

    单秋林丢掉木头片子,在虎子的引导下来到床边,唯一的右手搭在白杨的手腕上皱眉观察,然后又摸了摸白杨的脖子和心脏位置。

    最后,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他松了口气说道:“别急,应该没事”

    “单公子还请言明,我家少爷到底怎么了,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实在是放心不下”林洁儿忐忑的看着单秋林问。

    在这里,单秋林算是各种经验最丰富的人了。

    可白杨都这样了还叫没事?

    “他具体是什么状况我不知道,但他应该没事,没有心跳和脉搏,是你们感受不到,极其微弱,好似陷入了沉眠一样,这种微弱的频率,一天估计也就几十次的样子,呼吸也是一样,并非没有,而是微弱到让人察觉不到的地步,这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身体机能处于自我?;ひ馐断萑肓顺撩叩贾碌摹?br />
    单秋林耐心解释道。

    “真的吗单公子?我家少爷真的没事?”小猫忐忑问。

    摇摇头,单秋林说:“小猫姑娘,你先告诉我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才好进行判断”

    小猫脸蛋一红,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她能告诉单秋林自己一开始和白杨在滚床单,然后睡着睡着白杨就这样了?

    额,少爷不会是像爷爷说的那样太虚了吧?可之前那么生猛的说……

    单秋林虽然没有经历过某些事情,但小猫的状态他还是秒懂的,顿时尴尬不说话了,这事儿搞得,白兄,你要节制呀!

    “单公子,那我家少爷什么时候能醒来?”虎子在边上焦急问。

    眉头微皱,单秋林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对于治病救人我不在行,恐怕得找个大夫问问了”

    “这样的话,那我马上去安排,我们得离开迷河林带着少爷去找大夫”虎子想都不想的说。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找专业的一定没错。

    众人都同意这个办法,决定带白杨离开迷河林去找大夫。

    然而这个时候嗷呜一声咆哮响起,将山洞震得嗡嗡作响。

    体型已经长到十五米长的银狼此时来到门外,锋锐而狰狞的爪子咔咔两下就将房门给拆了,匍匐在床边白杨的身体面前冲着所有人龇牙咧嘴,那意思是你们都别动我老大。

    这又什么情况?众人面面相窥。

    “小狼让开,少爷现在危险,我们得带他离开去找大夫,听话”小猫站出来沉声道。

    如果银狼耽误了白杨的治疗,她不介意把它宰了吃肉。

    呜呜呜……

    银狼看了看小猫,又看了看众人,最后看了看躺着的白杨摇头呜咽,然后又冲着他们龇牙咧嘴,就是不让开。

    甚至,当有人想靠近白杨的时候,它浑身毛发根根炸起,一股凶厉而危险的气息弥漫。

    这种气息出现在银狼身上,让在场包括单秋林在内都感到心惊胆战。

    这家伙,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这么可怕了?

    小猫他们在山洞内僵持不下的时候,白杨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在识海中,他刚刚修成的阴神闭眼,纵身一跃,只觉身躯一轻,一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出现在心头,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站在极高的虚空之中!

    “额,眼睛一闭一睁之间,我经历了什么?”站在虚空之中,白杨愕然挠头。

    此时他立于虚空之上,脚下有白云缥缈,下方的山林幽暗阴森,天边异界奇特的三月环绕奇观悬挂苍穹。

    站在虚空中,阴神状态的他是一个身高十米的巨人,但他自己却并无所觉,在他的感受中,自己和平常貌似没有什么两样,身躯充满了一种爆炸性的力感,而且无拘无束,天地任由自己遨游。

    然而下一刻,来不及观察世界的白杨脸色大变,变得无比惊恐。

    虚空中,他阴神站立,微风吹拂在他的阴神之上,只觉那微风宛如冰冷的刀子在撕裂自己的身躯,自己随时都要崩碎一般。

    “糟糕,这什么情况?”白杨惊恐。

    第一次阴神离体,他没有经验,一跃就来到了虚空之中不说,为什么那轻柔的微风居然如此可怕?

    他心念急转,回忆秘法上的介绍以及自己了解到的神道方方面面,很快就想到了为什么会这样。

    阴神,说白了就是一个人的意识离体,也可以称之为灵魂,这种东西虚无缥缈,失去了肉身的?;?,出现在天地间可谓无比脆弱,风有可能将其吹散,阳光也能将日烤得灰飞烟灭。

    说到底,阴神只是一股虚无的负面能量寄托了精神意识,暴露在天地间,一切感官都被无限放大!

    “神道修士,阴神境界虽然手段诡异莫测,但本身却无比脆弱,出窍的时候,都会无比重视,需要特殊的手段?;ひ跎癫皇芡饨缬跋?,通常都会使用一种燃香,香火气息?;ひ跎?,免受天地之力的影响……”

    心中思索,白杨想到了自己见过的那个血莲教阴神,当初他阴神出窍的时候周围就环绕着香火气息,自己灭掉他点燃的燃香时对方也惊恐无比。

    原来问题出现在这里!

    想明白了,白杨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大意,没有任何准备就阴神出窍,这简直就是和作死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这也怪不了他,毕竟没经验,从修炼神道直到现在也就一个多小时而已……

    可是此时面对这样的情况怎么办?

    原本轻柔的微风吹在身上如刀锋,冰冷彻骨又带着撕裂之力,持续下去白杨觉得自己就要被撕裂了。

    “好冷好痛,我需要暖和!”

    心中焦急,几乎是本能的,他的阴神身上,呼一声火焰升腾,赤红如血的火焰将他笼罩。

    在可怕的火焰高温下空气扭曲,别说,这样一来,他一下子就不难受了,只觉整个人都暖洋洋,别提多舒服,之前那种被撕裂的感觉荡然无存。

    “这也行?阴神也能使用异能火焰?”面对如此情况白杨有点愕然。

    异能火焰,以他的精神念力作为燃料燃烧,然而此时他精神寄托在阴神中,岂不是说燃烧的就是自己本身?

    别说,还真是这样。

    异能火焰燃烧,他的阴神身躯在变得逐渐变得虚弱,也亏得他精神力强大,体外燃烧的那一点火焰让虚弱的状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而且这种状态下使用异能,他能感觉到比人体状态下还要轻松,甚至消耗也要小一倍以上!

    “古怪,好像阴神状态下使用异能,天地间有某种能量在帮助火焰燃烧?”

    仔细感受,白杨发现了点端倪。

    阴神,毕竟和肉眼不同,发现了异能火焰的异常之后,他打量眼中的天地,发现居然真的不一样了。

    肉眼看到的世界,是五光十色的,阴神看到的也差不多,可又不一样。

    比如此时白杨看到的脚下山林中的那些草木,它们本身好像在发光,有淡淡的绿霞升腾,强弱不一。

    一颗茂密的大树,绿霞浓郁,而一株快要枯死的大树,却绿霞暗淡随时都要消散。

    再看远处的铁剑门遗迹,白杨心头一跳。

    只见遗迹上方黑气滚滚宛如黑云压城,内中后血色光芒闪现,让人压抑恐惧……

    “这是怎么回事?天地间任何事物身上都有烟霞一样的光芒在闪烁,颜色各不相同,有的同时有不同强弱颜色的烟霞在升腾,那些颜色代表了什么?”

    白杨皱眉不解。

    心念闪烁,他眉毛一挑,想到了当初在红岩山杀掉的钟午夜说的那些话。

    天地间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气,生气死气杀气财气霉气病气……

    “当初钟午夜说,要开启所谓的慧眼才能看到天地间的这些气,我现在看到的这些是不是他当初所说的那些气?可我并未开启所谓的慧眼???难道是因为当初的他太弱了,而我此时的阴神不用修了所谓的慧眼也有了这种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