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河林广阔无边,越往深处,雄浑原始的一面展现无遗。

    奇峰高耸入云,或是滂沱大气,或是险峻陡峭,或是俊秀唯美,云遮雾绕,山涧流泉飞瀑,让人目不暇接。

    广阔的原始老林中参天大树比比皆是,树皮炸裂如龙鳞翻卷,老藤盘横似巨蟒缠绕,奇花异草,猛兽出行……

    “叹为观止,如果在这些地方拍魔兽大片的话,压根用不着什么特效”武装直升机上,白杨目视远方一脸惊奇。

    乘坐武装直升机离开冷热泉,他们一路深入迷河林,途中油了加了几次,已经再度深入迷河林几千里,快要到达从曾经钟午夜那里得到的地图最深处了!

    途中遇到了几次小意外,都被轻松解决。

    尤其是一次,一只展翅百米的雄鹰横空而来,遮天蔽日,武装直升机在它面前和小鸡仔似的,然而却被白杨隔空一把火给烧死了……

    其余也有猛兽从林间冲出欲要攻击武装直升机,都被火神炮轰杀!

    此时,武装直升机处于高空三千米左右的高度继续深入迷河林。

    “虽然我看不到,但也知道这些也算不得什么,传闻世间最大的国度,天元帝国境内,有一座天下第一峰,名为摘星山,深入九天之上,那才叫让人震撼,可惜,我今生无缘得见了”单秋林在边上淡淡的说道。

    他已经瞎了,啥也看不到。

    点点头,白杨笑道:“天元帝国,世间最强大的国度,版图也是最大的,无法丈量,尤其是天元帝都,世间繁华第一,不知我有没有机会去见识一下”

    “你连陈王朝一个小小的郡城都没有去过,天元帝国,还是别想了”单秋林给他泼冷水。

    “不就一个小小的郡城嘛,这次我们回去了就去见识一下,然后四处逛逛,接着去王城,然后去天元帝国”白杨撇嘴。

    单秋林闭嘴,不和白杨说这些无聊的话题。

    白杨无聊,看向单秋林身后的那把传承之剑,虽然已经看过无数次,但依旧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来。

    这把剑锈迹斑斑,根本就是一坨铁棍,然而它却自动静静漂浮在单秋林身后寸步不离。

    白杨不敢碰,鬼知道碰一下会不会把自己搞死。

    “话说你对这把携带了铁剑门传承的剑就没有什么想法?”白杨看着单秋林古怪问。

    一路到了这个位置,单秋林已经知道了身后那把剑的存在,然而他却一直都无动于衷。

    “于我来说,一柄木剑足以,要它有何用?”单秋林轻笑。

    白杨无语,那把剑简直就是热脸贴单秋林的冷屁股……

    要是让冷热泉那些眼热传承的人知道单秋林的态度不知道会不会万里追杀砍死他?

    想到冷热泉,也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但白杨觉得情况一定很不好。

    当时他从地下出来,在大树上看到远处四面八方有浓雾汹涌过来就知道要出事儿,麻溜跑路哪儿还顾得了那么多。

    估计是血莲教的人,在传承之地的入口只有一个人冒了个泡,其他人都没有出现,必定是他们在搞事儿,只是希望冷热泉周围的人聪明点,有能力的跳入泉水中,恐怕还能活下来几个……

    眺望来时的路,白杨微微皱眉。

    “少爷,前面那个山头就已经是你提供的地图最深处了,而且直升机也快没油了”这时,驾驶舱的虎子开口道。

    “嗯,知道了,翻过那个山头后,找个开阔的地方降落,不宜再继续深入了”白杨点头吩咐道。

    向前看去,前方一座大山耸立,原始而险峻,光秃秃并没有多少植物存在,再前面被山体遮挡,看不到具体情况。

    在进入迷河林之前,白杨就大概根据地图计算过距离,飞机油也只准备了那么多,至于回去还不简单,到时候回地球再弄点过来就是。

    一二十架武装直升机从侧面绕过这座大山,前方已经是地图最深处的未知地带。

    “这……”

    当绕过大山之后,看到前方的景色,白杨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在他们前方,依旧是一座又一座的山体横陈,让白杨瞪眼的是,在那些山体上,存在着无数建筑!

    亭台楼阁,飞檐斗拱,这些山体上,有着无数建筑!

    但是,这些建筑都已经破败,明显能看出被毁掉的痕迹,而且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月的风雨,已经腐朽不堪。

    杂草丛生,成为了野兽的乐园。

    那些拥有建筑的山体,很多都已经断裂坍塌,可以看出,明显是被剑斩拳灭!

    甚至很多山体上的剑痕拳印依旧清晰可见,触目惊心震撼心灵!

    尽管只是看到前方景象的一角,但白杨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无法想象历史上曾经这里是一副何等让人心旷神怡的画面。

    “怎么了?”单秋林好奇问。

    白杨是个闲不住的人,这会儿久久不说话让他有点不习惯。

    深吸口气,白杨看着他说:“老单,我们好像来到了历史上铁剑门的遗址了,但具体是不是还有待考证”

    “你打算怎么办?”单秋林问。

    坐下,给自己点了跟烟,白杨深吸一口说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来迷河林深处,我只是想要找一个人,就是有可能拥有雷霆秘典后续功法的陈永发,然而来到这里,见识了前方的景象,如果这里就是曾经铁剑门的遗址,连当初的陈永发前辈都消失了,可想而知里面有多么危险……”

    “所以你到底想怎么样?”单秋林打断白杨问。

    挠挠头,白杨说:“先在外围安顿下来吧,然后一点点探索,看看能不能找到那老头的踪迹,实在是不行也只能退出了,更前方谁也不知道有什么,不能冒险”

    “我无所谓”单秋林淡淡道。

    说了等于没说……

    很快,直升机群找了个开阔的平整地带降落,所有人下机,汇聚到一起,看着前方,无不震撼。

    “少爷你看,那把剑好大”小猫来到白杨身边,指着远处一片林子惊叹。

    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那边几千米外,有一片密林,但在林间,却有一柄巨大的石剑横陈,长满了青苔,哪怕已经断裂,但依旧有八百米长!

    “大宝剑?额,那把剑曾经应该只是一个装饰品,被巨力打断跌落在那里,你看,前方的山脚下,有半节巨大的石剑插在大地上”白杨左右打量沉声道。

    他真心无法估量这里曾经是一副何等壮观的景象,一把装饰的石剑完整状态起码千米高,而这一切都毁灭在了历史中,到底曾经这里经历了什么?

    “少爷,这里用巨大的石剑作为装饰,如此看来,前方这片广阔的地带,无疑就是历史上铁剑门的遗迹无疑了”林冰儿走过来说道。

    点点头,白杨意念延伸出去扫描一圈,然后指着一个方向对虎子说:“虎子,那边有一个山洞,大概百米深,但里面有一头猛虎,你们过去将其解决了,然后砍伐树木,将里面装饰一下,作为我们临时的落脚点”

    “好的少爷”虎子点头,带着十多个人离去。

    接着白杨才看着林冰儿说:“冰儿,等下你们将猛虎尸体洗刷干净,晚饭就它了”

    “好的”林冰儿笑着点头。

    之所以寻找山洞作为落脚点,是因为这里已经是迷河林深处,鬼知道有什么恐怖的家伙,在野外扎营不安全。

    然后,白杨避开人们的视线消失了一下,回来后找来一个叫岗严山民,交给他一个任务,操作当初白杨从地球老狼那里搞来的无人机,利用雷达扫描前方的地形,绘制三维地图,同时还要开启红外线,将有可能隐藏的猛兽落脚点都尽量的标注出来……

    做完这些,白杨看着前方连片的山体陷入了沉思。

    这里应该是铁剑门遗迹无疑,历史上陈王朝的开国太祖曾御驾亲征这里,将一切都毁灭得不成样子,里面未知危险无数,不适合轻易涉险。

    然而关键的一点,那个诡异的陈永发老人,是不是就在那片遗迹中?

    如果在,从当初那封信上看,他已经足够强大,是什么样的险境,才让他没有走出来?

    这些,白杨都不得而知,只能一点点探索。

    “咦?”此时,瞎眼的单秋林突然发出一声惊咦。

    白杨看过去,顿时眉毛一挑。

    一直都跟在他身后寸步不离,肉眼不看根本感觉不到的那一坨剑体,此时在轻微颤抖。

    “它好像在害怕?”单秋林不确定的说。

    “一把破剑,还会感到害怕?”白杨相当惊奇。

    “谁知道呢”单秋林摊手。

    然而事实是,那把剑真的在颤抖,就好似一个人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在颤抖,相当古怪。

    搞不清楚情况,白杨也没在意,这个世界稀奇古怪的事情太多,要全部搞明白简直不可能。

    那边,虎子他们已经拖着一头脑袋都被打烂的猛虎过来。

    “少爷,这头猛虎等下就当吃的了吧?对了,刚才我们在那边好像还发现了点人为活动的痕迹,不过应该是几天前的事情了,估计有人比我们先来这里”虎子走过来说道。

    白杨意念顺着虎子指的方向延伸过去,在所谓的火堆边扫了一下,看到了一些脚印,然后看向单秋林一脸古怪。

    从那些脚印分析,分明就是单秋林的大师兄姜山和他小师妹留下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