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冷热泉为中心,直径一百公里的区域都被浓雾淹没。

    浓雾中伸手不见五指,几米开外的事物肉眼已经很难分辨,这并非自然形成的雾气,而是神道修士布下阵法引来,阳光都无法驱散。

    浓雾中?;莘?,毒虫猛兽若隐若现,更有血莲教的人冷漠穿行。

    汇聚到冷热泉周围的人们惊恐,身处如此环境,他们简直就是待宰的白菜,分不清敌人和危险在什么地方,极度危险。

    唰……

    有人冲天而起,攀爬大树,企图到达高处离开雾气区域。

    但是,浓雾翻滚,足足数千米高,根本无法脱离雾气区域。

    咻……

    一支漆黑箭矢横空而来,噗嗤一声,冲天而起的那个人额头被贯穿,一头栽倒下去,掉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身躯几乎被摔成了烂西瓜。

    “什么情况!”听到动静,有人惊呼。

    然而浓雾遮掩,他们根本看不到具体情况,心中惊惧,?;盗倭?!

    周围,人影幢幢,分不清敌我,人人自危。

    “所有人不要乱,血莲教妖孽作祟,保持阵型,他们一旦出现,格杀勿论!”玉飞龙大吼,声音传递出去,稳定人心。

    这个时候他们全部处于危险之中,千万不能乱,一旦乱了,就真的完了。

    “人呢?都死哪儿去了,快汇聚到我身边”白马寨的二当家郑十方大吼。

    “二当家,我看不到你啊,听到你的声音了,我这就过来……”

    “古少爷,你在哪里?我们必须要离开这里,要不然危险!”

    “……”

    各种呼喊,各种大叫,冷热泉周围的数万人一下子就乱了,心乱了。

    人心一旦乱了,气势不足,那种恐惧的气氛将无限放大,这才是最致命的。

    冷热泉周围,浓雾中,三千血莲教黑袍人分散四周,已经将中间包围,他们一个个眼神如刀锋般冷冽,注视着前方,眼中杀气腾腾。

    有几个处于外围的人,心慌意乱之下,迅速往冷热泉靠近。

    但一头庞然大物从浓雾中出现,那是一条体长三十米的漆黑鳄鱼,一爪子拍下,将其中一个人拍成肉饼。

    砰,地面颤抖,鳄鱼张嘴,一口吞下其中两个,咔擦咔擦的声音中,两个人被囫囵咀嚼吞下。

    唰唰……

    几根漆黑的蛛丝从浓雾中出现,缠住剩下的人脖子,他们眼睛一鼓,想要反抗,但蛛丝剧毒,比刀子还锋利,将他们脑袋切下,身躯很快化作脓水!

    视线受阻,原本这些人们眼中的猎物偷袭起来,无比致命!

    “死吧,海量的毒虫猛兽,只是开胃菜,一场混乱厮杀就要展开,当你们乱得差不多的时候,就是我们收割生命的那一刻!”

    浓雾中,有一个血莲教黑袍人站在树梢上冷漠自语。

    嗡嗡嗡……

    一群数万只拳头大小的蜜蜂嗡鸣,穿过浓雾冲向人群,很快,惊叫与惨叫四起,有剑气刀光闪烁,却被浓雾掩盖。

    死亡的序章已经拉开!

    唰唰唰……

    一只体长三米的黑色螳螂如闪电般在浓雾中穿梭,它的一对前腿比刀锋还要锋利,所过之处噗嗤噗嗤的撕碎一个个人体。

    咔擦咔擦……

    一条三十多米长的巨蟒,缠绕住几个人,直接将他们勒碎!

    桌子大小的蜘蛛成群结队,在浓雾中编织大网,等着猎物自动送上门来。

    拇指大小的蚂蚁如潮水涌动,所过之处任何人都被啃食成白骨。

    巨熊咆哮,地面颤抖,熊掌扬起,拍死拍飞一个又一个人。

    身高十米的野猪横冲直撞,将一个个慌乱的人撞得骨断筋折抛飞……

    “啊……!”

    “该死,什么东西?”

    “我的腿断了,谁来帮帮忙!”

    “杀”

    浓雾中,惊叫和怒吼四起,人群开始反抗,但效果不大,因为他们根本就看不到危险来自于何方。

    在毒虫猛兽的冲击和猎杀下,顷刻间无数人惨死!

    玉飞龙目光冷冽,注视周围,耳朵不停抖动,突然,他目光一凝沉声道:“所有人不要乱,在这里等着!”

    说完,他唰一下冲出去,穿过浓雾,一掌拍下,罡气吞吐,凝聚成一个金色拳头轰出。

    嗡……

    空气嗡鸣,肉眼可见的涟漪扩散,金色拳头轰下,将一头体长二十米的野猪轰杀。

    身躯在空中闪烁,他飞退而回,唰唰唰的声音中,至少有上百跟洁白的蛛丝席卷了他之前所在的位置。

    另一边,一道道桌面大小的影子在浓雾中穿行,那是一只只漆黑的怪鸟,利爪如勾,冲向了禁武堂的阵型。

    “啊……”

    一个禁武堂的人惨叫,眼珠子都被抠出一颗。

    杀!

    他怒吼,长刀出鞘,刀锋闪过,一只黑鸟被劈杀。

    但紧接着,数百只黑鸟冲下,这里一下子就乱了。

    黑鸟的爪子在他们铠甲上抓扯,发出咯吱咯吱让人牙酸的声音,好在禁武堂的人装备精良,这些鸟儿还没法破防。

    刀锋四起,噗嗤噗嗤的声音中,黑鸟被一只只灭杀,但效果不大,毕竟视线受阻。

    远处,浓雾中,一个血莲教黑袍人冷漠的看着,轻声冰冷自语道:“禁武堂,陈王朝的爪牙,全都该死!”

    语毕,他嘴里吐出几个古怪的音节,浓雾中,铺天盖地的蚁群向着那个方向涌去。

    “这是什么鬼东西?天啦,蚁群!”

    正在全神贯注对付鸟群的一个禁武堂成员惊叫,他身上爬满了蚂蚁,半个身躯都陷入了蚁群中。

    蚁群顺着他铠甲的缝隙钻进去啃食,很快这个人就成为一具穿着铠甲的洁白骨架!

    浓雾中,禁武堂装备精良身手再好,面对无穷无尽的蚁群也是无解,你一刀劈下去能杀死千百只,可有数万只蚂蚁将你包围这就没法搞……

    古奇峰手持一柄赤红长剑,皱眉站立,但凡周围出现动静,不管是什么东西,他都一剑劈过去,剑芒闪过,浓雾中往往都会传来一声噗嗤闷响。

    唰……

    他再度劈出一道剑芒。

    “啊……,谁偷袭我?”一声惨叫过后,对方没有了声息。

    表情微微一僵,古奇峰暗道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你是人啊……

    其实,类似的事情还不少,浓雾中分不清敌我与?;?,人心一乱,听到动静就开始拎刀乱砍,误死误伤无数。

    这种情况,俗称炸营!

    不知道浓雾中有多少毒虫猛兽在肆虐,汇聚到冷热泉的人可谓成片成片的死去。

    但没办法,不知道?;醋院未?,视线受阻,跑都没法跑!

    残值断臂,鲜血淋漓,毒虫猛兽穿行,如果没有浓雾的话,人们将看到一副无比可怕的画面。

    外面,一个血莲教的黑袍人看着前方,冷笑道:“死伤大半,差不多了,杀!”

    一阵古怪的音节传递出去,其他血莲教成员得到通知,顿时行动开来。

    他们隐没在浓雾中,开弓搭箭,一箭一个,展开打靶一样的收割行动。

    唰唰唰……

    箭矢横空,在浓雾中穿行,噗噗的声音中,每一箭都有人倒下。

    一个黑影闪烁,在浓雾中无声无息穿行,来到冷漠站着的冷镜身后,手中一柄匕首无声无息递了上去。

    目光一闪,冷镜反手一指点出,锋芒闪烁,对方瞪大眼睛倒下。

    这是个高手,老子冒险了,艹……

    然而这个人已经死了。

    毒虫猛兽肆虐,血莲教的人暗杀收割生命,冷热泉周围,很快就逐渐安静下来,除了毒虫猛兽咆哮之外,很少有人发出声音了。

    轰……

    玉飞龙一脚跺地,罡气如涟漪辐射出去,震碎无数蚂蚁,目视周围方圆几米,肝胆俱裂。

    禁武堂的人,被蚁群啃食成了骨架,活着的已经不多了。

    “血莲教,该死!”他咬牙切齿,却又没有办法。

    浓雾遮挡,血莲教是在暗处操作,不正面抵抗,这就没法搞。

    锵……

    古奇峰一剑劈出,居然被挡住了。

    “我擦,是你,也不吱个声”看到对方,古奇峰当即开口。

    “疯子,你还有没有护体金光符?”胡图手握长刀问。

    “你问这个干嘛?”古奇峰好奇道。

    “还能干嘛,下水啊,周围被血莲教搞出的浓雾遮挡,其中危险无比,这个时候唯有下到传承之地里面就没事了”胡图焦急道。

    “哎,我怎么没想到”古奇峰眼睛一亮。

    “想个毛线,赶紧的……”

    胡图催促,下一刻超级无语,只见古奇峰从裤裆掏出两张护体金光符,其中一张递给了他。

    “拿着呀”古奇峰反过来催促。

    特么的,膈应死人了,不管了,先用来了再说。

    两人一人拍了一张护体金光符,然后跑到冷热泉边噗通一声跳了下去。

    他俩算是开了个好头,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地面有浓雾,去传承之地!

    然而事实是冷热泉环境恶劣,有几个人能下去的?更多的跳下去也只是找死……

    “进入冷热泉,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浓雾中,不知道是谁这样大吼了一句提醒他人。

    “该死,谁这么笨蛋,不知道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下水就意味着找死吗?”玉飞龙暗骂。

    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自己也才从下方出来不久,再次跳了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