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十架武装直升机带着白杨等人飞天远去,消失在迷河林深处。

    林间,无数人追逐,想要抢夺武道传承,他们速度并不比直升机慢,只是无法如同直升机一样长时间奔行。

    “离去也好,我就说,面对?;?,他总有办法解决”原本想要不顾一切跳出来帮忙的叶商函,看着白杨他们离开的方向松了口气自语。

    脚步声响起,古奇峰来到叶商函身边表情古怪问:“你和白杨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的?我之前看你好多次都想跳出去帮他”

    你这家伙观察得倒挺仔细的……

    叶商函无语,笑道:“在迷宫中,我差点死掉,是他帮忙我才得以活着出来,欠他一条命,如果他有危险,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原来如此,笑了笑,古奇峰神色纠结问:“叶兄,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什么?对了,话说你们在泉水下面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胡图跑过来强势插入问道。

    听到古奇峰的问题,叶商函冲着胡图点点头,接着疑惑的看着古奇峰,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你们听我分析,看看对不对啊,按照白杨能杀掉那条巨蟒的行事风格来看,你们觉得他面对之前那些人会束手无策吗?恐怕单单是他之前展现出来的火焰与锁链就足以和那些人周旋了吧?”古奇峰皱眉道。

    胡图一巴掌拍在古奇峰肩膀上没好气说:“你到底想说什么?跑一趟地下什么时候学会婆婆妈妈了?”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笨?用你的脑袋想想,既然他不怕周围这些人,为何要跑?”古奇峰鄙视道。

    “对呀,为什么要跑?”胡图也反映过来了。

    叶商函皱眉,愕然道:“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就琢磨了一下,估计这里要发生什么比之前那些人加起来还要危险的事情,所以白杨才跑路了……你们觉得呢?”古奇峰有点蛋疼,心头发毛。

    是什么事情,让白杨都不得不跑路呢?

    另一边,玉飞凤也皱眉对她哥玉飞凤纠结道:“哥,你觉得以白杨能打败你的实力,会怕周围这些人吗?可是他却跑了,我觉得这其中必定有古怪!”

    “我也在纠结这个问题,只是,到底什么地方不对我却想不明白”玉飞龙摇摇头说。

    稍微熟悉白杨一点的人都觉得事情不对头,可就是想不明白什么地方不对。

    直到一个紧张的声音出现。

    “报……!玉大人,大事不好!”一个禁武堂成员快速跑来神情惊恐的禀报。

    心头一凝,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玉飞龙问:“慌慌张张成何体统,说,出什么事情了?”

    “玉大人,周围起雾了,很大很大的浓雾,伸手不见五指,从四面八方向这个方向包围过来”禀报的人一脸慌张。

    “起雾了?”玉飞凤愕然。

    看了看天色,艳阳高照,怎么会起雾?难道是迷河林的瘴气飘来了?

    玉飞龙脸色微变,当即腾身而去,很快出现在一棵数百米高的大树顶端,举目四望,下一刻,饶是他宗师之境的心境也无法保持平静。

    以冷热泉为中心,四面八方,数千米外,滚滚浓雾遮天蔽日的汹涌而来。

    洁白雾气如浪潮,所过之处好似潮水淹没一切,雾气浓郁的真如禁武堂汇报的那个人说的一样,伸手不见五指!

    “怎么会这样!”玉飞龙脸色大变。

    无法保持平静,在那滚滚浓雾中,以他武道宗师的直觉,感受到了可怕的?;?,在他眼中,那仿佛不是雾气,反而是无尽的杀机汹涌而来。

    恐怕他也是提前看到了远处涌现的雾气,感受到了?;呕崤苈返陌??

    此时,玉飞龙突然想到了白杨奇怪的举动。

    下一刻,不笨的玉飞龙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不好,这些雾气明显是人为的,有神道高手布下阵法引来雾气,目的就是要杀死汇聚在冷热泉周围的人,背后的人想要杀死所有人!这里几乎是汇聚了来自周围几个州府大部分的精英人物,若是全部杀死的话,将会造成可怕的动荡,能做出如此事情的……!”

    心念闪烁,很快就想大概明白了原因。

    三个字瞬间沉甸甸的出现在了玉飞龙的脑海。

    血莲教!

    也只有他们,才会有如此手段和手腕弄出这样的事情,灭杀这里的人,造成王朝局部动荡,随即他们恐怕就能乘机兴风作浪了!

    想明白了,玉飞龙当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作为禁武堂的人,职责所在,他当即运转罡气放大声音大吼道:“所有人注意,血莲教布下天罗地网欲要杀死所有人,大家提高警惕!”

    什么!

    听到玉飞龙的提醒,下方的人心头颤抖,惊恐无比。

    血莲教,对于整个陈王朝的人来说,代表的是血腥的杀戮,没有人能淡定得了。

    提醒人们后,玉飞龙立即来到地面,抓着玉飞凤的手沉声道:“凤儿,你必须离开这里,恐怕迷河林外围也不能去了,你得去迷河林深处,那里虽然危险,可相对来说才是安全的!”

    “哥,你在说什么?”玉飞凤没反应过来。

    没时间解释,玉飞龙抓住玉飞凤的手用力一提,将其往天上丢,呼一声,玉飞凤就被丢上了百米高的空中。

    就在此时,一只展翅二十多米的巨鸟从林间飞出,接住玉飞凤升空往迷河林深处飞去。

    “哥,你在做什么?把你的坐骑给我了你怎么办?”玉飞凤附身鸟背上焦急的问。

    人在空中的她此时也已经看到了越来越近的滚滚浓雾。

    “凤儿,?;ず米约?,职责所在,我必须要对付血莲教的人,记住,活下去!”玉飞凤大吼道。

    当那只巨鸟带着玉飞凤远去后,玉飞龙目视周围禁武堂的人沉声命令道:“接下来,我们将面对的是老对手血莲教的人,都打起精神来,杀光这些乱臣贼子!”

    “杀!”

    数千禁武堂成员怒吼,杀气腾腾。

    砰……

    经过玉飞龙提醒,也跑空中去看了一眼的古奇峰落到地上,神色惊恐道:“握草,血莲教,这次是要玩大的啊,遮天蔽日的浓雾,他们必定派来了强大的神道修士布置阵法,光是搞出浓雾的手笔就足够骇人了,鬼知道还有其他什么手段,这可怎么搞?”

    “难怪白杨要跑”胡图一脸无语。

    “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活着离开迷河林,哎……”叶商函看着周围无数茫然不知所措的人群叹息,同时也为自己接下来的安全担忧。

    浓雾遮天蔽日而来,速度很快,如浪潮般淹没所过之处的一切,浓雾中,视线严重受阻,肉眼几乎看不到三米之外的东西。

    同时,伴随浓雾而来的,还有一阵阵地面颤抖的声音。

    浓雾中,一头头一群群毒虫猛兽奔行,它们如同死神的镰刀,将要收割人类的性命!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个如同幽灵一样的黑袍人在穿行,不知道用了何种手段,视线居然不受浓雾影响,如此一来,浓雾中的人,简直如同地里的白菜一样等着他们去砍!

    距离冷热泉五十公里外,有一个光秃秃的山头,在山顶上,有三个黑袍人迎风而立。

    他们黑袍下的目光,看向前方翻滚的浓雾,如同刀子一样冷冽。

    “大人好手段,布置阵法引来浓雾,那里面的人就是活靶子了”

    山头上,左边一人看着中间的人弯腰笑道。

    “哼,真以为所谓的传承之地消息扩散那么快?若不是我们血莲教在后面推波助澜,这么多人如何会快速汇聚于此!”

    “狗屁传承,我血莲教要什么没有,才不稀罕,但若是杀了这里的所有人,必定会引发附近几个州府的混乱,那个时候,我血莲教就能乘机搞事儿!可惜,时间太短,若是时间久一些的话,来的人更多,杀掉之后就能引发更大的混乱了”中间那人有点遗憾的说。

    “大人不必介怀,杀了这里的人,陈王朝几个州府都将动荡,等于是撕开了陈王朝的一道口子,我们血莲教乘机起事,必定能席卷天下推翻陈王朝秩序”右边那人拍马屁。

    “哼,没有那么容易的,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都安排好了吗?尤其是阵旗的地方”中间那人摇摇头说。

    “大人放心,足足十三位阴神在阵中驱赶兽潮,更有三千血莲教众蛰伏,必定能杀光那里的所有人,四个阵旗之处,分别有一个武道宗师与十个武师守护,确保万无一失!”左边那人低头道。

    “嗯,那就好……”

    以冷热泉为中心,直径一百公里的范围都被遮天蔽日的浓雾笼罩,雾气中可谓伸手不见五指,且?;莘?。

    在这片浓雾外,四个方向,分别有一杆三米高的白色三角旗子树立插在地上。

    旗子上面勾勒了无数让人眼晕的线条,绽放蒙蒙白光,旗子迎风咧咧作响,有滚滚浓雾在旗子上升腾,扩散开去,笼罩一方天地!

    冷热泉这里,因为一个所谓的传承,汇聚了数万影响力很大的精英人物。

    接下来,他们将要面对来自于血莲教的绝杀!

    冷热泉传承的出现只是偶然,但他们的到来,这本身就是一场惊天动地的阴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