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地中,白杨带来的所有人都悄然后撤,离开周围人们的视线。

    事实上虎子等人本身就处于一种战术半隐蔽状态,他们撤走并未引起人们的关注,尤其是在白杨插科打诨的情况下。

    一双双眼睛此时看着白杨他们,尤其是单秋林身后的那‘一坨铁棍’,眼神炙热。

    来到这里的人,在意的是武道传承,虎子他们这种山民小虾米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

    “传承?什么传承?”单秋林愕然问,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

    传承不是在什么冷热泉下面吗?在这儿来找什么传承?

    啧啧,眼睛瞎了就这点不好,看不到,这就没法搞,所以眼睛一定要?;ず谩?br />
    “你不知道?”白杨比他更愕然。

    老单你是在逗我吧,那把剑都跟着你了你却告诉我你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吗?”单秋林学着白杨平时说话的作风耸耸肩问。

    他俩在这儿嘀嘀咕咕,周围的人不爽了,说好谈论传承归属的问题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姓白的,让你那瞎子手下把传承交出来!”那边人群中有人嚷嚷。

    转身,白杨笑道:“好啊,传承就在这里,自己过来拿,我可不敢砰,会死人的”

    可不是,传承之地中,靠近那把剑的人都诡异的成了碎片,白杨是真心不敢碰,看一眼就觉得浑身冷飕飕‘辣眼睛’……

    郑十方等人脸色一黑,看着传承的那把剑即渴望又忌惮,亲眼目睹了那把剑的可怕,饶是这会儿就摆在那里也不敢贸然上前。

    若不是忌惮这点,早就一窝蜂冲上来抢了。

    “等等,为什么你们说的我不明白?”单秋林无比纠结的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不能来个人给我解释解释?

    欺负瞎子很好玩吗?

    “这个等下再说,老单,?;ず梦?,你心中默念十个数,我们跑路”白杨在单秋林身边低声道。

    “你让我一个瞎子?;つ??”单秋林鄙视。

    “就是争取点跑路的时间,要粗大事儿了,再不跑估计所有人都要死,快,还有五个数”白杨再度低声道。

    “传承就在那里,交出来!”

    有人等不及了,大吼一声,冲出人群,飞速奔向白杨两人,欲要抢夺传承之剑。

    “要宰掉吗?从对方的速度判断,应该只是一个武士”单秋林问。

    “别管,让他过来,冲向你你也别在意,别动手,还有三个数”白杨低声说道,然后麻溜跑开一点。

    从传承之地出来的人只是看着,且约束自己的手下,那把剑有古怪,让人去试试水先。

    虽然冲过来的那家伙不懂为毛那么多人看着自己,但白杨两人不反抗,自己就要得到传承了,然后跑路,隐姓埋名闭关修炼,然后成为绝世高手,从此制霸天下……

    哇咔咔,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然而我为什么死了?

    那家伙速度很快,一两秒就冲到了单秋林身边,伸手去抓那把剑。

    结果单秋林身后漂浮的那把剑轻轻一震,那家伙就变成了一堆碎片。

    轻轻的抹了一下脸颊,单秋林无语,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毛冲过来的人就死了?血溅了我一身……

    “嘶……那就是武道传承的载体?居然如此可怕,难怪从传承之地出来的人没有轻举妄动!”

    看到这一幕,众人目光闪烁,倒吸一口冷气暗自庆幸本大爷没有冲过去作死。

    那么问题来了,传承载体就在那里,要怎么得到?

    “把那个瞎子抓了,控制起来,岂不是说传承就相当于自己的了?”

    很快人们就想到了办法。

    “我为毛觉得很多人看着我的样子?”单秋林嘴角抽搐问。

    白杨也懂了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耸耸肩说:“别在意这些细节,主要是你太帅了,他们被你迷住,多看一眼又不会死……注意,我俩现在要撑半分钟左右争取跑路时间!”

    单秋林不说话了,拎着破木头片子点头。

    嗡嗡嗡……

    就在这个时候,白杨他们的营地后面,人们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嗡嗡声,切很快就有狂风吹拂。

    周围树叶摇晃,干燥的地面飞沙走石。

    “什么情况?”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心头不解。

    作为禁武堂老大的玉飞龙可谓见多识广,然而这个时候看着白杨他们营地却百思不得姐……哦解,没见过这种动静啊。

    “这家伙又要搞事了,哥,我觉得接下来恐怕要出大事儿”玉飞凤在边上沉声道。

    “你好像很了解白杨?”玉飞龙眉头微皱。

    “谁了解那个色……坏坯”玉飞凤呸了一口。

    嗯?玉飞龙看自家妹妹的表情再度古怪了一些,沉声道:“凤儿,你不会和白杨有什么吧?我告诉你,你可是家里的掌上明珠,玩闹可以,为了家族利益,别轻易动情闹出笑话,你未来的夫君,至少是名动一州的青年才??!”

    “哥,你在说什么啊,我恨不得杀了那家伙”玉飞凤无语。

    “那样最好”玉飞龙有点不放心。

    他们兄妹嘀嘀咕咕的时候,周围的人也在愕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那边那么大的动静?

    一个个心头疑惑之间,只见白杨他们营地后方,一二十个黑漆漆冷冰冰的金属疙瘩居然就那么飞了起来,且越飞越高。

    “那是什么?”一个个皱眉,目光闪烁。

    他们当然不认识白杨之前借着撒尿的借口搞过来的武装直升机,这种能乘坐二十个武装人员的东西第一次在这个世界小规模亮相。

    “不好,拦住他们,他们要乘坐这种古怪的东西飞天跑路!”

    有人大吼,猜测到了白杨的打算。

    然而白杨这个时候强势发话了:“谁过来弄死谁!”

    武装直升机升空这个时候是关键,这里的武道高人都有活拆了武装直升机的手段,然而一旦让武装直升机升到高空他们就没辙了,毕竟他们武功高也不能飞天。

    然而白杨的话也要人听才行啊。

    眼看你们跑路还无动于衷?

    唰唰唰……

    当即有几十个人从人群中冲出,腾空而起,真元澎湃,想要冲过去将武装直升机弄下来。

    “滚蛋,别逼我杀人!”

    白杨大吼。

    哗啦啦……

    手腕上的锁链横空而出,变成一米直径,长达七公里,蜿蜒如蛟龙横空,一圈圈环绕,形成一个直径五百米的圆圈,将升空的武装直升机包围在其中。

    并且锁链之上还升腾可怕的赤红火焰,无人能靠近。

    那冲天而起的几十个人感受到?;?,顿时折返,脸色惊骇的看着横空盘绕的锁链。

    神道修士!

    这四个沉甸甸的大字出现在他们脑海,顿时看向白杨的眼神忌惮无比。

    能掌控如此神道器物的人,其修为到了什么层次?那种可怕的火焰是何种术法?

    “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单秋林不解。

    虽然听到感受到了周围的动静,然而他是瞎子啊,看不到的说……

    “没事,?;ず梦?,再坚持一下”白杨沉声道。

    这是关键时刻,一定要?;の渥爸鄙?。

    “哼,不能让这些奇怪的东西跑了,穿云弓,给我射下来!”

    人群中有人冷哼。

    下一刻,唰唰唰的声音中,数十支箭矢升空。

    这些都是穿云箭,能被加持武道真气,真气颜色不同展现出来的效果也不一样,数十支穿云箭升空,如同一道道各色流星划过天际。

    该死,这他娘的相当于火箭弹了,搞不好真能一箭射下武装直升机!

    白杨心中暗骂,横空的锁链哗啦啦抖动,意念锁定那些箭矢进行拦截。

    叮叮当当的巨响中,箭矢被锁链挡住,武装直升机再度飞高。

    “大家不要再犹豫了,拦住那些奇怪的东西,抓住白杨”有人看到武装直升机越飞越高脸色大变吼道。

    虽然不知道白杨想搞什么鬼,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跑了!

    “快千米高了,走!”

    不用抬头,白杨也知道武装直升机的高度。

    心头一动,虚空生火,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焰屏障,遮挡周围所以人视线的同时,也让他们不敢轻易靠近。

    与此同时,横空盘绕的锁链收缩,变成手指粗细,缠绕在一架武装直升机下方,白杨一拉边上的单秋林。

    走你!

    锁链缩短,他俩冲天而起,上方的武装直升机还在升空,带着他们前往高空!

    在他们升空的时候,火焰扭曲,在下方形成一片火焰天幕,遮蔽众人的视线防止他们射箭或者腾空而起冲上来。

    “该死!”

    这一系列的变故让人眼花缭乱,很快武装直升机就到了两千米的高空,他们已经鞭长莫及了。

    到了那种高度,穿云箭仰射上去也没啥威力,然而他们也飞不了那么高……

    “呼,总算是安全了,虎子,再度升高两千米,方向,迷河林深处,快走!”

    上到武装直升机上,白杨松了口气的同时立即吩咐道。

    “追!”

    下方,数万双眼睛看着一二十架武装直升机升空,哪儿能让他们跑了,大部分人沿着直升机离去的方向追。

    然而有人要留下,毕竟还有人在泉水中呢,其中还有一个神道传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