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锁链哗啦啦作响,被白杨控制在手指粗细,延伸出去上百米,缠绕在大树树枝上,他如蜘蛛侠一样在林间荡来荡去前进。

    从地下传承之地出来的地方,距离冷热泉那边至少有十公里距离。

    没有武道高人的身手,白杨的速度相对要慢很多。

    一棵数百米高的参天大树在林间耸立,锁链缠绕在树枝上,白杨在空中一个翻滚落在腰粗一样的树枝上。

    正要飞速赶往冷热泉的他,此时突然停下了脚步。

    一种无与伦比的?;辛衷谛耐?,来得太突然,说不清道不明。

    “奇怪……”

    站在距离地面数百米高的树干上,白杨皱眉不解,这种感觉来得太突然,却真实存在。

    我回去有危险?

    他皱眉看向冷热泉的方向,但又觉得不对。

    目光一凝,他手腕上的锁链飞出,再度向上缠住一棵树枝,随即几乎来到树冠顶端,极目看向远处。

    “不好,要出大事!”

    白杨眼皮一跳,心道要遭的同时,用更快的速度赶往冷热泉那边……

    冷热泉这边,营地之中,小猫走出木屋,平静的走向外面无数虎视眈眈的人群。

    白杨不在这里,作为白杨的女人,这个时候她必须站出来,只要她还在,冰清玉洁四姐妹都没有资格代表白杨!

    吱呀……

    边上,一栋木屋房门打开,瞎眼的单秋林走了出来。

    单秋林拎着一个破木头片子,表情平静,耳朵轻微抖动,判断小猫的位置,站在了她身后两米开外跟随。

    “额……”

    转身看了一眼单秋林,小猫表情一愣。

    瞎眼的老单微微偏头,疑惑道:“小猫姑娘,有什么不对吗?”

    张了张嘴,小猫摇摇头说:“没事”

    单秋林眼睛瞎了,看不到,在他身后十公分的地方,‘一坨铁棍’静静的漂浮着,跟在他身后,无声无息,不是肉眼看到根本就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小猫觉得这恐怕是瞎眼的老单自己搞出来的把戏,没太在意,毕竟他都自己琢么出一套诡异而强大的剑法了,再‘弄出一坨铁棍’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然而人家老单眼睛瞎了啊,看不到,那‘一坨铁棍’漂浮,无声无息,他也感觉不到……

    “小猫姑娘别怕,我单秋林虽然瞎眼残疾,但并非无用之人,我欠白杨太多,哪怕外面那么多虎视眈眈的人,只要我老单还没倒下,谁也别想伤害你一根汗毛!”

    单秋林平静的说道,他以为小猫之前的迟疑是在害怕。

    “多谢单公子,我家少爷说过,其实世间任何看似无解的难题都有解决的办法,只要会动脑子,所以眼前的麻烦都不是麻烦,不管他们是为了什么”小猫自信一笑说道。

    单秋林点点头,没有多问什么。

    白杨很不靠谱,他反正是猜不到白杨面对这样的情况会怎么做,同样的,白杨最亲密的人,小猫会怎么做他也猜不到。

    老白和小猫滚床单的时候都教了些什么只有天知道……

    小猫之所以不怕眼前的困难,是因为她早就准备了两个面对麻烦的办法。

    第一,已经留好了退路,营地下方,有三条通往不同方向的通道,就在地下,一旦遇到危险,只需要抵挡片刻,所有人退回地下,炸踏通道,他们就能远去。

    第二,转移注意力,若退路都不行,银狼会通知林间狼群,驱赶猛兽来到这里制造混乱,到时其他人注意力集中在猛兽上面,他们自然就能脱身……

    小猫和单秋林两人走向营地外,身后的各种武器整装待发,稍有不对就会炮火掩护。

    两人来到营地边缘,小猫不说话,表情平静的看着前方。

    唰唰唰……

    他们出现,周围数万双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小猫眉头一皱,这些人的眼神好奇怪。

    炙热,贪婪,冰冷,阴森……

    那些眼神让她很不舒服。

    “我们好像被很多人看着?”单秋林感觉到气氛不对,疑惑问。

    看了看那些人,小猫古怪的看着单秋林说:“他们好像全部都在看你”

    “看我?我一个瞎眼的残疾有什么好看的?”单秋林不解。

    营地周围,数万爽眼睛齐刷刷的看着单秋林,不,准确的说是看着他身后漂浮的那‘一坨铁棍’……

    玉飞龙兄妹,叶商函,冷镜,方烨,郑十方,何老三等等所有从传承之地出来的人看着单秋林,目光有些愕然。

    蕴含武道传承的那把剑,为何会在他身后?

    是那把剑选择了他还是因为他降服了那把剑?

    可是,这就只是一个瞎子啊,而且还是缺了一条胳膊的残疾,他何德何能?

    传承之地的武道传承!

    数万人此时看向单秋林,内心这句话不停闪烁。

    传承就在那里,就在那里啊,若是得到的话,就能获得能修炼到大宗师灭杀人王的功法秘籍,甚至还能修炼到突破人王的地步!

    一定要得到!

    炙热贪婪的眼神中,一双双目光展现凌厉杀机。

    同时,这些人还警惕他人,传承只有一个,谁得到谁得不到需要用拳头和刀子说话。

    小猫和单秋林的出现,让冷热泉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安静得可怕。

    皱了皱眉,小猫看向周围说:“各位,你们什么意思?我男人不在,你们想要欺负我这个弱女子?”

    数万人表情古怪,又是这句。

    几天前小猫说了这句话,然后紫衣阁和霍家留在上面的人被平了,现在又来这句?

    “怎么了?”

    发现自己手下表情不对,郑十方问。

    他们从地下出来,不知道小猫做了什么事情,完全没搞懂周围的气氛为何如此古怪。

    “二当家,如果那把剑就是武道传承的话,恐怕,不是那么好拿的,如果硬来,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搞不好全灭也说不定……”被问到的人超级纠结的回答。

    “笑话,我们这里数万人,能碾压他们营地所有人只在弹指间,还拿不到一个区区传承?”郑十方冷哼,觉得自己的手下脑袋估计被门夹了。

    “二当家,你听我说……”

    “闭嘴!”郑十方不听。

    一个残疾,一个弱女子,一帮拿着烧火棍的家伙,还把你们给吓住了?

    诡异的气氛僵持了两秒钟,就在快要爆发的时候,砰一声,一个人从天而降落到了双方中间。

    “少爷?你回来啦”上一秒还冷静无比的小猫顷刻化作的小女子,来到从天而降的白杨身边眉开眼笑道。

    “猫儿,我想死你啦”白杨收起锁链搂过小猫就狠狠的亲了一口。

    当着数万双虎视眈眈的视线亲热这样真的好吗?

    其中某些个女子面红耳赤的转身,这种画面对她们来说太刺激了。

    切,这才哪儿跟哪儿啊,地球那边直播爱爱的都有……

    白杨撇嘴,看到边上的单秋林,表情微微愕然,然后看到周围那些人的目光,嗯,情况秒懂。

    “老单,你干嘛了?”白杨问单秋林。

    如果不是这家伙做了什么,那把剑岂能选择他?

    “我没做什么,之前一直在屋子里面琢么剑法,经过那天的实战,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单秋林想都不想回答。

    “好吧”

    白杨嘴角抽搐,估计是单秋林的剑法有所突破的时候正好被那把剑感觉到,然后飞了过来。

    好神奇的赶脚有没有?

    他觉得还是先逃命要紧,什么传承不传承的到时候再说。

    相比起即将到来的?;?,眼前这些家伙想要抢夺传承的事情都不是个事儿啊。

    “小猫,给我撑一分钟”白杨在小猫身边耳语道。

    然后,他转身看着周围数万双眼睛朗声道:“诸位,我知道你们想要得到武道传承的那把剑,好说,等我去撒泡尿就来和你们商量归属问题,挺急的,回见”

    丢下这样一句话,白杨快速跑进了营地中。

    周围数万人面面相窥,皱眉,并未轻举妄动,等白杨回来看他怎么说。

    白杨暂时离开,小猫又恢复成了那个波澜不惊的女子,目视众人凌然不惧。

    “白杨在搞什么鬼?”禁武堂人群中,玉飞龙皱眉自语。

    玉飞凤撇嘴咬牙道:“谁知道这家伙的,他就是个混蛋,恐怕等下所有人都要被他坑,哥,你得最好准备,他们都想打那把剑的主意,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疑惑的看了自家情绪不对的妹妹,玉飞龙相当不理解。

    “这是要跑路了,而且还是要坑死无数人的节奏”瞎眼的单秋林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语。

    他太了解白杨了,当他不靠谱的时候往往意味着接下来粗大事儿!

    一泡尿的时间,白杨又回来了,冲着周围挥手道:“嗨,让大家久等了”

    来到小猫身边的时候,白杨在她耳边耳语道:“小猫快退回去,快,我都已经安排好了”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小猫却没有迟疑,立即转身就走。

    在小猫离去的时候,白杨冲单秋林说:“老单留下”

    接着,他再次转身看向众人笑道:“来来来,我们来商量一下武道传承的归宿问题”

    当即,一群眼神火热的人都注视着单秋林背后的那把剑,对于白杨他们营地中悄悄撤离的山民下意识忽略……(未完待续。)